首页>> 文化驿站>> 衣冠妆饰

一场明代服饰的盛宴:山东博物馆“衣冠大成——明代服饰文化展”举办

2020年09月27日 16:49:03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佚名 浏览数:231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中国,又称华夏,服章之美谓之“华”,礼仪之大故称“夏”。在中华五千年的文明当中,衣冠是中国古代重要的礼仪制度,从上古时期“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服饰便成为政治、经济、文化以及社会结构的形象化体现。

山东古代的服饰文化,兼收并蓄,内涵丰富,有着丰富的文物资源,其中最大的亮点是“孔府旧藏明代服饰”。

明代社会经济繁荣,科技和文化都取得了很大的成就,是继汉唐之后的又一繁荣时代,后人称之“治隆唐宋”“远迈汉唐”。明朝建立以后,明太祖朱元璋根据汉民族的习俗,上承周汉,下取唐宋,对服饰制度进行重新规定,但是由于服饰的实用性特质,在实际生活中,明代服饰仍然保留了前代的一些样式,呈现出多元性与融合性的特征。可以说,明代服饰集历代之大成,继承中又有所创新,是中国古代服饰艺术的典范,对后世及周边国家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

明清易代,留存下来的明代服饰数量非常有限,而孔府由于特殊的历史地位,保留了一批传世明代服饰,可谓绝无仅有。这批服饰种类丰富、做工精美、颜色鲜艳、保存完好,体现了当时的舆服制度和服饰制作高超的工艺,对于古代东方服饰文化的研究具有重要价值和意义,一直受到国内外服饰专家学者、中国古代服饰爱好者的关注。

一直以来,山东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在致力于文物保护的同时,也在精心策划如何让这些珍贵的文物以崭新的形式再现于观众面前。

2013年11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山东曲阜视察时提出大力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号召,又在纪念孔子诞辰2565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上,提出要“努力实现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

山东博物馆决定以此为契机,推出“衣冠大成——明代服饰文化展”,展陈选取孔府旧藏明代服饰精品以及画像、器物等相关辅助展品80余件,从服饰传承厘清“礼仪之邦”文化脉络,从服饰文化感受文明之伟大,同时以展陈为依托,大力发展文化产业,推动服饰文化的传承、创新与发展。

一场明代服饰的盛宴:山东博物馆“衣冠大成——明代服饰文化展”举办

展览海报

衣冠服饰,华夏有明

此次展陈主要分为四个部分的内容。序厅简述中国服装发展史,以便观众理解明代服饰在整个中国服饰发展史中的特点和地位。第一单元“垂衣天下治”,讲述明代官服是服饰文化体系中礼文化的代表和典范。它分为朝服、祭服、公服、常服、忠静冠服等,突出了“见服能识官,识饰而知品”的特点。第二单元“华锦庆嘉时”,介绍了在明代,把用于时令、节庆活动、寿诞、筵宴等各种吉庆场合的服饰,称为吉服。《明会典》记载:“凡正旦节,自十二月二十八日起、至正月二十日止、百官俱吉服。冬至前三日、后三日、圣节前三日、后三日、俱吉服。”吉服还用于节日、寿诞、筵宴、婚礼等吉庆场合。吉服多绘蟒、飞鱼、斗牛、麒麟等图案,多使用大红等喜庆色彩,是展陈中最华丽,图案最吉祥,工艺最精湛的部分。第三单元“香霭入长裾”,这部分展示了日常便装,这类服饰淡化人的身份等级差异,更强调服饰的实用、舒适,注重色彩搭配,讲究美观,追求时尚。明代男女便服的款式种类繁多,男子便服主要有道袍、直身、贴里、曳撒、褡护、襕衫等,女子便服主要有衫、袄、裙、比甲等。

展陈共选取山东博物馆和孔子博物馆藏明代传世服装32件,辅以馆藏古代书画、青铜器、并借用济南市博物馆的玉器和济宁兖州区博物馆金银器等文物共48件套,主要展现明代服饰礼仪文化和传统生活方式。

这件山东博物馆藏“赤罗衣裳”,就是此次展陈的明星展品之一。这是一件明代文武官员朝服。衣直领、大襟右衽、大袖,领、襟、袖、摆处缘以四寸宽的青纱边。此件上衣按规定应使用罗,但实际质地为纱。裳分为两大片,每片均由三幅织物拼缝而成,左右相向各打四褶。侧缘、底边缘以青纱。此件下裳按文献规定应使用罗,但实际质地为纱。

一场明代服饰的盛宴:山东博物馆“衣冠大成——明代服饰文化展”举办

明赤罗朝服 ( 上衣 )

一场明代服饰的盛宴:山东博物馆“衣冠大成——明代服饰文化展”举办

明赤罗朝服(下裳)

再如这件山东博物馆藏“香色麻飞鱼贴里”,男服,直领、大襟右衽、宽袖,袖端收口,衣身前后襟上下分裁,腰部以下做褶,如百褶裙状。衣身左后侧开衩。此袍地部组织采用二经绞结构。云肩处取片金线、红、白、黑、绿、蓝、黄、粉红等色彩绒丝为纹纬,采用局部挖花技法织过肩飞鱼、海水江崖纹。袖襕和膝襕处亦采用局部挖花技法织流云飞鱼纹。

一场明代服饰的盛宴:山东博物馆“衣冠大成——明代服饰文化展”举办

香色麻飞鱼贴里

在展厅内还有一件山东博物馆藏“白色暗花纱绣花鸟纹裙”也特别引人注目,裙分为两大片,每片均由三幅织物拼缝而成,左右相向各打四褶。裙身衣料为暗花纱,裙摆用红、绿、蓝、黄等彩色丝线绣山石、小桥流水、牡丹、石榴花、蜀葵、牵牛花、蝴蝶、翠鸟、燕子、鸾凤等纹饰。

一场明代服饰的盛宴:山东博物馆“衣冠大成——明代服饰文化展”举办

明 白色暗花纱绣花鸟纹裙

展陈对服饰的色彩、面料、纹样和款式都有深入的解读,对织绣工艺和裁缝技术也有详细的介绍。服装与着装人身份的要求是展陈中重点关注的,以历史画像结合展示;服饰的穿搭顺序除以图文表示以外,还用多媒体的方式进行展示;为了帮助人们更好地理解不同服装不同的穿着场合,展陈还将明代于慎行的《宦迹图》以多媒体的形式,直观地呈现在观众面前。展陈还吸收了文物、考古、服装史等学术成果,对幞头的演变和礼服的袖型的变化予以说明。

活动赋彩,连接古今

展陈还辟出了将传统文化与现代设计相结合的专区,专区中第二部分“知来处,明去处”是其特色所在。展陈内容设计团队与著名服装设计师合作,仿制了此次展陈中的三件明代服装。并同时将传统的服饰元素与现代设计相结合,制作出符合当代审美的服装。将古代与现代,传统与时尚完美结合在一起,进行了一次跨越700年的服饰美学新连接。

一场明代服饰的盛宴:山东博物馆“衣冠大成——明代服饰文化展”举办

传统服饰 “ 白罗绣花裙” 创新设计展陈空间效果图

展陈在策划过程中注重每一个细节,并不断尝试突破自我。为了丰富展陈外延,展陈内容设计团队还策划了三个主要活动,让整个展陈更加充实。在开幕式中策划了一场穿越古今的服装秀,内容包括古代服装、具有明代美学风格创新设计的服装、当代经典设计的服装等作品。展陈期间将推出“中国节日”传统服饰美学沙龙,在传统服饰文化的内涵维度和形式维度中汲取营养和智慧,自觉延续文化基因,同时结合当下中国的真实生活语境,创造出系统的、具有仪式感、属于今天的“中国节日服饰”。闭幕式还将策划举办一场公益慈善拍卖会,把展陈中复原服饰和高定时尚服饰作为拍品,拍卖所得将用于公益慈善事业,让传统文化活动与公益慈善事业完美结合,也为展陈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语境建构,形式创新

此次展示设计的核心目标是:首先,超越单纯的物质呈现,通过视觉语言揭示明代服饰背后的多元文化内涵;其次,尽可能消除现代公众与古代服饰之间的物理、生理和心理的距离。最后,用当代的美学视角阐释中国传统文化。

展陈通过多层次的视觉隐喻,使物回归历史语境,揭示服饰的多元内涵。朝服、公服与命妇服饰的展示布局,采取了空间隐喻的手法。这三类展品是明代服饰中的高等级服饰,透露着较高的社会等级与显要的社会身份。然而,如何将这个抽象概念转化为观众可感可知的文化知识呢?展陈借用中国传统建筑“轴对称”的概念,设计了两组中轴线。正对着展厅入口中轴线的视觉尽头,放置着朝服,象征着高等级权力。朝服东西两侧延伸出另一条中轴线,分别是公服与命妇服饰,对称地陈列在朝服两侧,象征着次一等级的权力,以及服饰背后的性别关系。

一场明代服饰的盛宴:山东博物馆“衣冠大成——明代服饰文化展”举办

展陈空间效果图

一场明代服饰的盛宴:山东博物馆“衣冠大成——明代服饰文化展”举办

序厅

为了让观众更直观地感受不同类型服饰的功能、风格与气质,展陈形式设计团队提取了不同类型服饰各自的典型颜色与纹样元素,应用在空间的装饰及整体的视觉系统中,第一单元展示等级森严的官服,提取香色与靛青为主色调,布局亦遵循了服装本身的等级关系,空间中营造出循序渐进、规整、肃穆的秩序感;第二单元展示华丽奔放的吉服,提取牙色、绯红、靛青为主色调,呈现工艺与纹饰之美,空间中弥漫着华美热烈的气氛;第三单元展示素雅内敛的便服,提取水色、月白为主色调,空间闲逸雅致,亲和宜人,表现明人的日常生活与情志。在三个单元中,配合相关主题的光影、肌理与材质,脱离语境的古代服饰再次回归到官场、礼仪、日常三个历史语境中,并得以解读。

展陈服务观众,调动多感官认知,促使古服与今人零距离接触。展陈设计团队非常重视多感官认知与沉浸式体验。比如,为了更熨帖服饰本身“适身体,和肌肤”的温和触感,空间中多运用去尖锐化的造型,以及柔性的帷幔等装饰来渲染这种氛围。再如,吉服单元设置了一个“镜面影院”,利用镜面对称原理,飞鱼、斗牛等传统纹样在其中以充满张力的现代化视觉语言来表达,犹如置身万花筒中,多感官共同沉浸其中,感受传统服饰的现代魅力。

除了让观众在历史语境下观察服饰,并借助多媒体装置多感官体验服饰的色彩、纹饰魅力之外,展陈设计团队还设置了一些互动展项,通过关联观众的日常的生活经验,缩短观众与服饰之间的距离感。比如,展陈中的互动点,观众可通过触摸绫、缎、纱、锦、绢等面料样品,感受其中的微妙区别,有效连接观众的日常经验,解除观众与传统服饰文化之间的场域隔离。

预防保护,系统调控

经过多年的工作实践,山东博物馆预防性保护工作形成了一套适合本馆实际的工作模式,建成了“环境监测”“病害评估”“温度控制”“湿度控制”“空气净化”“照明控制”“保存储藏”七套应用系统。

一场明代服饰的盛宴:山东博物馆“衣冠大成——明代服饰文化展”举办

现场检测展厅温湿度

本次展陈展出的明代传世成衣珍藏有丝、棉、麻等多种材质。结合多年的预防性保护工作和经验,采取了如下工作流程:

首先,在工艺特征、机械强度、染色力度、污染程度、霉菌虫害等方面对上展文物进行了评估。然后对展陈相关人员进行了培训,内容包括纺织品保管、移动、病害评估等方面,提高工作人员的文物保护意识。

在环境调控方面,采用“小环境和微环境综合调控技术”,参考历年同期的展厅温湿度监测数据后,为了保证文物的展出安全,对展厅的空调系统和排风系统进行了全面排查。利用中央空调、湿膜加湿机组、排风系统对展厅小环境进行调控,同时使用密闭展柜,加装净化调湿机对柜内进行调控。丝织品保存环境控制在温度20℃~22℃,相对湿度55%~60%,温度日波动不高于2℃,相对湿度日波动值不大于5%。展陈中使用的材料为低污染符合规范的材料,严格控制污染物的排放,使柜内环境达到“适宜、稳定、洁净”的状态。灯光方面,采用多个美术灯拼接出展品的形状,均匀照明,并根据展品的质地,严格控制灯光照度,丝织品光照度不高于50lux。

一场明代服饰的盛宴:山东博物馆“衣冠大成——明代服饰文化展”举办

微环境调控恒湿净化器加水维护

在环境调控完成以后,对展厅环境进行环境监测、评估,如果符合上展条件,再操作上展。展陈中还将继续对环境进行监测,及时发现问题,进行调控,做好展陈预防性保护工作,保证文物的展出安全。

数字信息,精益求精

本次展陈文物数字化采集工作包括文物高清照片拍摄、文物三维数据采集和加工、文物纹样提取3项工作。

为了实现服饰文物采集对细节的要求,在人力和设备上都提高了投入,在方法上也进行了创新。拍摄使用的相机像素高达1.5亿像素,以至于服饰的每一根丝线都清晰可辨。由于服饰文物面积大且比较脆弱,不能悬挂放置,所以将服饰文物放置在一个长3米、宽1.8米的斜面上进行拍摄。为了使相机焦平面与拍摄斜面平行,摄影师要坐升降机升到约6米的高度进行拍摄。

一场明代服饰的盛宴:山东博物馆“衣冠大成——明代服饰文化展”举办

服饰平面高清影像采集现场

服饰文物三维数据采集和加工流程主要由数据采集、打版建模和信息映射组成。数据采集工作主要利用结构光扫描技术进行高精度点云数据采集和利用高清单反相机进行局部(细节)数据采集。打版建模是参考数据采集到的信息,由服装设计专业和历史专业人员共同分析古代服饰的版型,进行版型重绘,再由以上专业人员配合材料学专业人员共同分析古代服饰的布料材质,结合软件参数指定符合的三维服装材质,最后根据版型和材质对服饰文物进行打版建模。信息映射把服饰的细节结构和颜色纹理映射到服饰三维模型上,形成具有结构信息与颜色信息的完整模型。

一场明代服饰的盛宴:山东博物馆“衣冠大成——明代服饰文化展”举办

服饰数字化采集成果(服饰三维显示效果)

通过对服饰文物的纹样进行提取、分析与标注,建立了一套面向纹样的研究方法体系。体系由传统纹样交互分割、中华文化元素交互标识软件、服饰常识图谱三部分组成。

一场明代服饰的盛宴:山东博物馆“衣冠大成——明代服饰文化展”举办

传统纹样交互分割采用基于凸性约束的测地线交互分割方法,首先在服饰照片中对纹样前景和背景进行标记,然后利用算法提取目标纹样的边界,最后把目标纹样图片分割出来。把分割出来的纹样图片进行标注并录入中华文化元素交互标识软件,就可实现服饰纹样的查询、利用等管理操作。提取的服饰纹样作为一个重要部分加入服饰文物常识图谱。

宣传推广,全媒覆盖

在博物馆宣传工作中,山东博物馆积极探索,大胆尝试,充分利用新媒体助推传统文化传播,让观众透过屏幕时刻了解展陈进度,理解展陈理念,并与策展人实施互动沟通。

微信公众平台提高了宣传工作的针对性。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微信公众号在博物馆展陈宣传的工作中发挥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各大博物馆纷纷在微信平台上开设自己的公众号,山东博物馆微信公众号于2013年开通。与之前博物馆依赖传统媒体宣传为主不同,微信公众号开通后,山东博物馆有了自己的信息发布渠道,可以定时定向发布展陈、文物及社教活动信息。

在展陈前期宣传工作中,山东博物馆微信公众平台形成定时推送机制,培养用户的阅读习惯,提高宣传工作的针对性。8月起,山东博物馆微信公众号通过《新展速递》栏目,每周定时为公众推送“明代服饰文化展”相关信息,通过实地探展、策展人专访、设计理念解读等内容,从不同的角度为观众解读展陈信息及策展理念。在语言风格上实现自我突破,一改以往晦涩难懂的专业化风格,用生活化的语言讲述文物,让展陈及文物更加平实易懂。自5月起,通过《国宝说》《视觉志》《格物致知》《古物新颜》等栏目,充分利用图文介绍、手绘漫画、电子海报、短视频等形式,实现传统服饰知识的多元化、可视化、扁平化的表达。

利用新浪微博增强宣传工作的互动性。山东博物馆新浪官方微博于2014年10月正式开通,目前粉丝量超过35万,为山东博物馆与公众搭建起了一座实时沟通交流的桥梁。3至4月,山东博物馆新浪官方微博以每日穿搭推荐为主题,通过直观、易懂的图文形式进行了“明代服饰文化展”的第一轮展品推荐,预告展陈信息,传播传统服饰知识。在后期布展的过程中,山东博物馆通过官方微博将整个施工过程向公众进行公开,与公众一起见证展陈“从无到有”的过程。通过微博中#明代服饰文化展#话题,公众主动与博物馆进行互动,将自己对于“明代服饰文化展”的要求、期待直接发送给博物馆,达到了双赢的效果。

在“流量”当道和“粉丝效应”盛行的互联网媒介环境下,山东博物馆在“明代服饰文化展”的宣传过程中,通过链接“流量明星”“网络大V”等拥有大批量粉丝的微博账号,激活圈层间的互动,吸引粉丝,共享流量。新浪微博@撷芳主人在本次展陈的宣传过程中起了到“意见领袖”的作用,通过他的评论、转发及互动,扩大了服饰展的交流空间。

一场明代服饰的盛宴:山东博物馆“衣冠大成——明代服饰文化展”举办

展览工作人员拍摄人物专访短视频

一场明代服饰的盛宴:山东博物馆“衣冠大成——明代服饰文化展”举办

大红色暗花沙缀绣云鹤方补袍 电子海报

短视频扩大了展陈宣传的覆盖面。短视频是继微博、微信等之后发展起来的传播媒介,一般指在互联网新媒体上传播的时长在5分钟以内的视频。在当下快节奏的生活中,短视频以其碎片化的资讯获取方式和社交方式越来越受到人们欢迎。在展陈开幕前夕,山东博物馆制作了系列人物专访短视频,受访者既包括城市白领、媒体工作者、教师、企业职员等观众代表,也有本次展陈的策展人、设计师、文博专家等展陈相关工作人员。采访从不同的角度出发,既为展陈工作人员展示了观众对于展陈的期望及需求,也从不同的专业角度为观众讲述展陈背后的故事,更有文博专家的点评及展陈解读。短视频节目在抖音及快手平台的发布,弥补了微信、微博以图文宣传为主的不足,扩大了展陈宣传的覆盖面,使“明代服饰文化展”宣传工作更加的完整、立体。

精审挖掘,精彩文创

本次展陈配套文创产品分为实物文创和数字化文创两大类,包括图书图录、IP形象以及主题纪念品,涵盖潮玩手办、服饰首饰、学习文具、家居用品等不同领域。

一场明代服饰的盛宴:山东博物馆“衣冠大成——明代服饰文化展”举办

流云双凤丝巾

文创团队从款式结构、工艺技术、色彩纹饰等角度挖掘明代服饰的风采与魅力,努力将优秀传统服饰文化中具有当代价值的精髓提取出来,牢固夯实文创产品的文化内涵基础。

结合展品工艺色彩纹路和所代表的重要意义,文创团队选取以衍圣公朝服、赭红凤补女袍等作为重点藏品进行系统的设计开发,并提取飞鱼、斗牛等纹饰元素十余种,与各合作企业群策群力,在遵循馆藏资源知识产权授权制度规范的前提下开放馆藏资源,从多维度多领域出发,鼓励并吸引具有较高行业水平的社会力量广泛参与设计开发、生产运营等活动,实现多维度文化创新,实物+数字化双落地,IP形象开发、文物复仿制品相结合。

一场明代服饰的盛宴:山东博物馆“衣冠大成——明代服饰文化展”举办

“大明襟风”

“文曲喵”是本次展陈诞生的首款卡通IP形象,这一IP形象设计灵感来源于山东博物馆藏明衍圣公朝服和一段孔子“鼓琴助猫取鼠”的趣事。(孔子的第八世孙汉代孔鲋所书《孔丛子·记义》中曾记载孔子“……向见猫方取鼠,欲其得之,故为之音也”。)形象以卡通化的“猫”为主体,身着明衍圣公朝服,头戴梁冠,萌态生动,根据这一形象转化落地的实物产品“衍圣公·文曲喵”系列桌面功能手办是山东博物馆首次尝试以“潮玩”的形式讲述文物故事,分别作为便签夹及笔架使用,既有可爱外表又兼具实用的桌面功能,一经上线就受到年轻观众的喜爱。

文物复仿制既是文博机构在现代科技背景下梳理文物保护与研究、复原和传承传统工艺技术的重要途径,也是观众观赏与收藏的需要。在研究调查观众喜好的同时,注重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结合,由山东博物馆鲁绣研究中心团队对本次展陈被网友喻为“梦中情裙”的明代白罗绣花裙进行了复仿制,寻找织作合适的面料,手工染色实验几十次,裙身纹饰图案均为手工落稿,在绣制过程中共使用了50种颜色的绣线、十余种不同的针法,用时33天手工绣制完成,对原物实现了由内而外自表及里的精彩复原。

美观精致、具有实用价值是文创产品基本的商品属性,设计创意来源于生活中,也应回归到生活中,流云双凤系列产品就是家居领域内的代表。这一系列产品的纹样和色彩均取自山东博物馆藏孔府旧藏服饰——明赭红凤补女袍。设计团队针对这件礼服上所缀的彩绣流云双凤纹团形补进行了提取活化,设计出一系列美观实用的生活用品,双凤围成团形,祥云贯穿其中,形象十分生动,寓意团圆美满。

多渠道文化输出,创意让生活更美好。山东博物馆从“互联网+文化”的角度出发,借助互联网强大的渗透力、宽广的包容精神和以用户体验为中心的特征,以 “构建文创产品全产业链服务”为初衷打造了“鲁博手礼”文创智造云平台。

“鲁博手礼”平台基于互联网生态链机制,综合利用云计算、大数据、移动互联网等技术,甄选全国百名优秀设计师以山东博物馆馆藏文物为元素进行文创产品设计开发,围绕设计升级、数据运算、流程再造开展业务。配合本次明代服饰展,平台以微信小程序为入口,观众可使用个人手机在线上进行产品选择、纹饰设计、下单制作,融合了线下消费场景和线上社交电商,实现了“一键文创生成、一件产品起订、一键快递发货”的体验模式,在提高观众参与设计、制作文创产品落地全链条体验度的同时降低了成本,强化了文创产品输出渠道,全力打造山东博物馆文创品牌。

文以载道,教育释展

本次展陈展前需求调查与展陈设计同步开展,是观众调查服务于展陈设计的一次新探索。首先通过访谈观众和策展人员,编制展前需求调查问卷;然后通过线上、线下两种渠道向目标观众群推送问卷;最终共取得255份有效样本数据,为展陈设计提供了参考,有助于“展方”按“览方”需求提供服务和资源的精准供给,对提升观众观展体验有着积极的意义。

一场明代服饰的盛宴:山东博物馆“衣冠大成——明代服饰文化展”举办

经纬之术获鲁省博物馆十佳社会教育案例

除此之外,山东博物馆在原有的服饰课程基础之上,进一步优化更新。首先,优化观众阶段划分。将参加该展陈教育项目的观众分为初级阶段(一至三年级)、中级阶段(四至六年级)高级阶段(七至九年级)以及进修及培训阶段(十至十二年级以及大专院校)。同一个教育项目会根据不同的受众群体,采取不同的教育内容。

一场明代服饰的盛宴:山东博物馆“衣冠大成——明代服饰文化展”举办

开展服饰主题教育推广培训

实施中国传统服饰文化研学,探寻文物里的服饰密码。在今年暑假期间,山东博物馆采取教育员分散指导,参观学生自主研学,学习手册辅助引导的方法最大限度地为观众提供优质的教育服务。

特展志愿者招募培训,形成展前社会动员。志愿者招募包括展陈的策划和组织、文稿的编纂等。

走进校园课堂,科普与推广同行。坚持博物馆科普与展陈教育推广相融合是山东博物馆走进校园的基本目标。在保证疫情防控安全的前提下,山东博物馆有限度地走进校园、走进课堂,开展服饰主题的博物馆科普和教育推广。

本次展陈,让人们了解了明代服饰的根脉,找回属于中国的审美精神。这些凝聚着几千年延绵不断中华文明的服饰,将衣冠载道、尊孔崇儒、彰显礼乐的文化内涵传达给观众,将中华民族优秀、深厚的历史传统与文化观念传播给大众,启迪国人回望历史、树立文化自信,立足当下,继承优秀基因。

对珍贵文物的保护、利用、传承、发展贯穿展陈的始终,并在此次展陈提出具有传统文化元素内涵的、山东人自己的“新中装”概念,在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等方面起到积极作用。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