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史大观>> 史海钩沉

说说古代妻妾的等级

2020年09月28日 07:00:00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佚名 浏览数:194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你知道妾的等级吗?尤二姐对比杨九红,谁才是合格的妾?

古装剧里少不了三妻四妾,亦少不了她们的内斗。古代的妻妾制度,始终是观众最感兴趣的点。

因为感兴趣,就少不了争论,当然也少不了错解。

比如对尤二姐,新一届年轻人普遍认为,她是个野心昭彰的小三。身份下贱而做派猖狂,最显著的证据是全府都尊称王熙凤为“二奶奶”,唯有她叫“姐姐”。

有人拿她跟《大宅门》里的杨九红比,说杨九红初见黄春就赶紧跪下,毕恭毕敬的叫奶奶,这才是做妾的态度。尤二姐当个妾,倨傲得瑟成那样,不该死吗?

事实真是如此吗?

其实呢,等级观念本质上肯定是糟粕,是扭曲人性、灭绝灵魂的鸩毒。只不过,我们想正确理解剧情、理解人物立场,以及作者的价值取向,又不得不探究清楚。

本文就来全面梳理下古代妻妾的等级制度,让大家不仅能正确认识尤二姐和杨九红,更能俯视所有古装剧。从此有关妻妾地位的剧情,将不再困扰你。

1、古代妻妾的等级

先来补习历史课,了解下妾的等级。

①媵室

跟随正妻一同嫁到夫家,多为亲姐妹,也有宗族女子同嫁的情况。媵妾地位要比其他妾高的多,可以出席正式宴会,可以代替妻子行权,所生子女归属正妻,为嫡子。

媵,通影,意思是正妻的影子。既然是正妻分身,那正妻若去世,自然会被升为正妻。

这个制度在战国贵族中非常盛行,直到三国时期还有。比如孙权的母亲,就和妹妹一同嫁给了孙坚。

芈月传里出现了媵女,但故事情节并不符合历史。芈月在后宫的发展,只能用“瞎编乱造”来概括。

媵妾无疑是最高级别的妾,如果对应清朝的妃嫔制度,那就是皇贵妃。

你知道妾的等级吗?尤二姐对比杨九红,谁才是合格的妾?

②侧室

这是盛行于商周和春秋战国时期的制度。发展到后世,陪正妻一起出嫁的亲姐妹或者堂姐妹,被称为侧室。由于媵妾制度后来消失了,侧室成为最高级别的妾。

侧室名字入男方的族谱,死后入祖坟有牌位,享受男方家族的供奉和祭拜。如果正妻去世,侧室会被抬为正妻,所生的孩子也能从“庶子女”变为“嫡子女”。

正妻在世,侧室的孩子只是庶子女,政治财产权跟嫡子女没法比。

③副室

比侧室低一等级的妾。纳娶对象是正妻表姐妹出身的姑娘,即正妻的姑姑、舅舅家的女儿们。

请注意,由于以上三种地位较高,又被称为平妻、偏妻、下妻。民间常说“三妻四妾”,除了嫡妻不必解释,其他的妻就从以上这几种里出。

简单说,嫡妻+(媵)侧室+副室,就是三妻。

也就是说,以上这几种虽然是妾,但地位确实跟妻差不多,民间把她们与妻并列。

④偏房

偏房出身跟正妻无任何血缘关系和家族关系,但必须是良民,一般是大家族的庶女。

如果正妻是贵族,偏房也得是官宦人家的女儿,只是比正妻出身略差而已。

⑤陪房

从正妻娘家陪嫁过来的丫鬟、女管家等。

这些人跟着正妻陪嫁过来,就成为了男主人家的所有物。只要男主人看上,可以纳为妾。王熙凤的大丫鬟平儿,就是陪房丫头。

从陪房开始,以下的妾都不属于良民。所以陪房是个分界线,她们的地位跟上面几种没法比。上面的都是主子,陪房及其以下都是奴才。

但是陪房是正妻的心腹,又比其他奴才侍妾地位高。

⑥侍妾

就是侍女被抬成的妾。侍妾出身奴籍,即便生育了孩子,也毫无地位。子女地位也很低。

三妻在一起,是以姐妹相处,可同吃同坐。而陪房、侍妾永远是奴才,与前者主仆相处。

《红楼梦》中的赵姨娘,原本是贾府家生奴婢,后来做了姨娘,那就是侍妾的一种。

赵姨娘即便有贾政宠爱,照样过着熬油似的日子。下三等的小丫鬟都敢和她吵闹对打,凤姐更是随时骂她个狗血喷头,自己的女儿也视之为奴才........所有这些糟心,全都因为她卑贱的出身。

你知道妾的等级吗?尤二姐对比杨九红,谁才是合格的妾?

妾的地位,对子女影响很大。贾环就被贾府人各种鄙视,元春省亲甚至都不让他露面。书中只说他人物猥琐,其实是恶劣的环境令他猥琐。换个环境,也许成了金尊玉贵。

而探春之所以不受影响,是因为一直被贾母养在身边,家人就不敢轻视她。

⑦婢妾

古代刑罚中有株连。官员犯罪,家里的女眷受牵连,会成为官奴。这类女子如果被男主人纳妾,就成为婢妾。

婢妾比侍妾地位更低。侍妾生了孩子,好歹算是这家的人了。但婢妾既然生育过,都还是个物品,随时送人。

与之类似的是乐妓、娼妓从良。由于出身贱籍(娼和优为贱,社会最低等),永远不能摆脱贱物的标签,终生都没有人格权。

像苏轼以妾换马的故事,那就是婢妾。唐宋时期很多贵族的妾,是家养乐妓,她们被遣散、被送人,都是分分钟的事情。 

⑧通房

通房丫鬟是大家比较熟悉的啦。侍女出身,陪男主人过夜,但没有正式身份的,就是通房。

红楼梦里平儿,因为没被正式纳为姨娘,就是通房丫头。她的地位很微妙,既是陪房,也是通房。

男主未婚时相中的侍女,一般都做通房,而不会直接做姨娘,这是对正妻的尊重。所以香菱被称为“菱姑娘”,也是通房。

通房丫头虽然是最末端的,也不能随随便便,需要家长公开认定。袭人梦寐以求要做通房丫头,但直到80回结束时,都没得到正式任命。论职称的话,她还是个普通丫鬟。所以晴雯怼她:

“明公正道,连个姑娘还没挣上去呢。也不过和我似的,那里就称上‘我们’了!”

邢夫人劝说鸳鸯,很重要的一个吸引条件是不必经过通房,直接升做姨娘。这对丫鬟而言,算是莫大的恩典,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脸面。

通房不比婢妾地位低。只因为它是后补状态,名义上只能排在最后。实践中最受歧视的是婢妾。

你知道妾的等级吗?尤二姐对比杨九红,谁才是合格的妾?

2、妻妾等级小结

①妾的等级,完全取决于出身。

②妾分为贵妾、良妾和贱妾三种,地位差异很大。

媵、侧室、副室,属于贵妾。偏房属良妾。陪房、侍妾、婢妾、通房,是贱妾。

③贵妾能贵到何种程度,全凭与正妻的血缘远近和出身比较。

④民间说的三妻,是指贵妾。四妾,就是指贱妾。

⑤在每一个等级里,还可以根据妇人不同的来源,分出尊卑贵贱来。

比如香菱是正式摆过酒席的,意思是开过脸、经过了结婚仪式。这比未经结婚仪式的通房,就高贵一些。

再比如,秋桐是被长辈赏赐的侍妾,地位就高于其他侍妾。以至于她忘乎所以,都不知道自己姓啥了。

总之就是一层又一层的鄙视链。每个人的生存空间,取决于自己的等级,这是阶级社会的本质。

3、尤二姐到底是哪个等级

侧室在民间又被称为二房,尤二姐就属于这种。

许多读者可能不相信二姐地位这么高,但事实的确如此。关于这一点,证据有很多。

贾蓉一开始向贾琏拉线时,就说

便笑道:“叔叔既这么爱他,我给叔叔作媒,说了做二房何如?”

对着尤老娘说的是:

说贾琏做人如何好,目今凤姐身子有病,已是不能好的了,暂且买了房子,在外面住着,过个一年半载,只等凤姐一死,便接了二姨进去做正室。

“进去做正室” ,这句话是最显著的亮点。看贾蓉的口气,不费吹灰之力,能如此顺理成章被扶正的妾,必须是贵妾。

你知道妾的等级吗?尤二姐对比杨九红,谁才是合格的妾?

书中还写了一例,贾雨村纳娇杏时,是“转托他向甄家娘子要那娇杏作 “二房”,因此娇杏才能“命运两济”,轻易成为正妻。

娇杏虽然是丫鬟,但架不住贾雨村视为知己啊。反正不是贾雨村的丫鬟,只要两家商定,以甄家女儿的身份娶过来,就可以做贵妾,成了二房。

由此可见,出身这个东西不是绝对的,可以人为篡改。就算是皇家,还常有抬旗的事呢。

那么,尤二姐的出身符合礼制要求吗?

当然符合。她跟尤氏虽然没血缘,也是姐妹,她是以尤家的门楣出嫁。前面讲的妻妾制度很明显的印证,妹妹嫁人择人的高低,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长姐。

尤氏是宁国府正妻,三品诰命夫人。更关键的,还是整个贾府族长之妻。

那么,尤二姐作为她的妹妹,假如嫁给贾珍的话,百分之百要做侧室。假如嫁给其他人,找一个跟贾珍同级别的男人,并不算高攀。

而贾琏没爵位、没资产,也非族长,只捐了个挂名小官,论婚配条件比贾珍低多了。

很多读者要质疑尤二姐的品性问题了。这问题说起来复杂,尤氏母女确实三观不正,但问题的主要责任在于贾珍和尤氏!要论拿闺女当社交牌,薛家可比尤家大胆多了,为什么从不出事,反而被捧为上宾呢?

更何况,这是软性指标,只要人家贾琏没意见就行,其他人实在不必操心。尤二姐能否做侧室,需要看硬性指标。与尤氏比对的话,她嫁给贾琏做侧室还算屈就呢!

只因为尤家家境下滑,跟尤氏出嫁时是两回事了,所以她想按尤氏的标准择偶就不现实了。从她的角度而言,能嫁给贾琏是挺好的。

总之条件这个东西,常常是带弹性的,关键看从哪个角度切入。贾琏既然爱上尤二姐,那就像贾雨村一样,自然是从高抬她的角度切入。以尤氏妹子的身份,做贾琏正妻也没问题,何况只是贵妾!

这并非贾琏一时冲动,事实上此前他对凤姐积怨已深,只是碍于各种形势,无法发作。但内心早已不把凤姐当做妻子,只盼着她早死呢。

所以他娶尤二姐从本意上讲,就是要给自己另寻一个满意的妻子,而不是简单的纳妾,也不是“为子嗣考虑”。

你知道妾的等级吗?尤二姐对比杨九红,谁才是合格的妾?

在婚礼仪式上,他选了黄道吉日,拜过天地,焚了纸马,送入洞房。这些都是按娶妻的模式。连书本回目都是【贾二舍偷娶尤二姨】。你看作者用了娶字,而不是纳。

在下人方面,不许提凤姐,直以奶奶称之,自己也称奶奶,全是正妻称呼。奴才们私下里也是新奶奶、旧奶奶的议论。

还有更令人咋舌的呢:

贾琏又将自己积年所有的梯己,一并搬了与二姐收着,又将凤姐素日之为人行事,枕边衾内尽情告诉了他,只等一死,便接他进去。

将自己积年所有的梯己,都交给她了。不是把她当正妻,能这样吗?这可不是简单哄哄的问题吧!

从这个角度,可以充分证明贾琏的自信,他认定尤二姐很快就是他妻子了,不可能有变故的,才会这样做。

为什么这么自信?除了凤姐那一关,其他方面他应该都考虑到了,比如家长是否同意,身份是否合适等。所以说尤二姐进荣府做侧室,肯定合情合理,并不存在高攀。

从各个角度都能证明,尤二姐享受了平妻的待遇,有很高的起点。绝不是某些读者想象的下贱地位。

凤姐就比读者们清醒多了,她再不乐意,在地位上也无法抹杀她,只能从长计议。所以她初见尤二姐,竟然一口一个姐姐的喊,为的是表示自谦。

这从侧面可以证明,侧室的高贵地位。正妻与侧室之间,确实是姐妹相称。甚至正妻自谦时,还自称妹妹呢。

凤姐对尤二姐抱怨说:

今娶姐姐二房之大事亦人家大礼,亦不曾对奴说。

这句话再次印证了尤二姐的身份定位。也印证了侧室用“娶”,属“人家大礼”,跟妻子“姐妹”相称。

你知道妾的等级吗?尤二姐对比杨九红,谁才是合格的妾?

后来在荣府里,贾琏回家,凤姐和“尤二姐一同出迎”,表面上把她捧的跟自己一样。挑拨秋桐时,就说“他现是二房奶奶,你爷心坎儿上的人”,这当然最能刺激她。

要折磨尤二姐,需要先装病:

凤姐既装病,便不和尤二姐吃饭了。每日只命人端了菜饭到他房中去吃,那茶饭都系不堪之物。

看到了吗,若按常规,凤姐需要跟尤二姐一起吃饭。而秋桐、平儿这些妾,只能伺候她俩吃饭。

书中还写到:

宝、黛一干人暗为二姐担心。虽都不便多事,惟见二姐可怜,常来了,倒还都悯恤他。每日常无人处说起话来,尤二姐便淌眼抹泪,又不敢抱怨。

你见这些姑娘们,为哪个姨娘侍妾担心过?也许会有,但只能在脑袋里一闪而过,不会有所表现的。因为姨娘侍妾都是私人物品,物品的毁损率当然很高,你心疼也没用。

但尤二姐不同,她是主子阶层的。尽管比凤姐低一等,也是她们的嫂子。主子原本就没几个,物伤其类,当然令人担心。

4、尤二姐对凤姐失过礼吗

只要你正确认识了尤二姐的地位,就会明白她从未对凤姐有过丝毫失礼。让我们来仔细品一品:

兴儿引路,一直到了二姐门前扣门。鲍二家的开了。兴儿笑说:“快回二奶奶去,大奶奶来了。”

兴儿当着凤姐的面,绝对要按规矩行事吧!他叫凤姐大奶奶,尤二姐为二奶奶。

很多读者说尤二姐是外室,最低等的贱妾,什么都不配拥有。真是这样吗?

从贾琏偷娶的角度,尤二姐当时不明不白的状态,的确如同外室。但不等于说她就是外室。

外室是通奸关系,并不包括在妻妾等级里,彼此不打算形成合法夫妇关系。做外室的女性,一种是出身非常差,不被男方家族接受的。还有一种是放荡女,以此暂时存身,露水情缘。而男性方面,肯定不打算将其收为妻妾,才做外室。

贾琏的初衷、尤二姐的出身、彼此的相处模式,所有这些都决定了她绝不可能是外室。这一点凤姐很明白,就算闹到家长那儿,无非贾琏认错而已,不可能改变尤二姐的等级。

你知道妾的等级吗?尤二姐对比杨九红,谁才是合格的妾?

所以,兴儿叫门时的称呼,是在传达凤姐的态度——她承认尤二姐的地位。

鲍二家的听了这句,顶梁骨走了真魂,忙飞进报与尤二姐。尤二姐虽也一惊,但已来了,只得以礼相见,于是忙整衣迎了出来。至门前,凤姐方下车进来。

尤二姐听说凤姐来了,先整衣,表示庄重、尊敬。迎了出来,就是迎出门。

这期间,凤姐一直在车上坐着等,等到尤二姐出来她才下车。所有这一切都符合礼数,彰显出尊卑次序。

尤二姐陪笑忙迎上来万福,张口便叫:“姐姐下降,不曾远接,望恕仓促之罪。”说着便福了下来。凤姐忙陪笑还礼不迭。二人携手同入室中。

迎上来行万福之礼,表达尊重肃拜。称姐姐是必须的,她的出身决定着这个问题。

如果她称呼“奶奶”,等于说自己是下人,是奴籍或贱籍。然而这又牵扯到尤氏和尤三姐,她自贬奴才,让尤氏将来怎么处?让尤三姐将来怎么嫁?

况且,凤姐已经承认她的地位,她硬叫“奶奶”,那才是矫情呢!凤姐会想:你是故意装可怜,想做给贾琏看是吧!

接下来进了正堂,两人正式相见:

凤姐上座,尤二姐命丫鬟拿褥子来便行礼,说:“奴家年轻,一从到了这里之事,皆系家母和家姐商议主张。今日有幸相会,若姐姐不弃奴家寒微,凡事求姐姐的指示教训。奴亦倾心吐胆,只伏侍姐姐。”说着,便行下礼去。

你看,谁说尤二姐没跪凤姐的?这里明明行的是跪拜大礼好吧!

虽然是贵妾,到底是妾,初次见正妻,必须要行最隆重的大礼。尤二姐礼数很周到。

自称“奴家寒微”,又“求姐姐的指示教训”,都很谦卑啊!尤其是,很及时的表达臣服态度:“奴亦倾心吐胆只伏侍姐姐”——这哪儿有一丁点倨傲得瑟?

你知道妾的等级吗?尤二姐对比杨九红,谁才是合格的妾?

再接下来:

二人对见了礼,分序座下。平儿忙也上来要见礼。尤二姐见他打扮不凡,举止品貌不俗,料定是平儿,连忙亲身挽住,只叫:“妹子快休如此,你我是一样的人。”


凤姐忙也起身笑说:“折死他了!妹子只管受礼,他原是咱们的丫头。以后快别如此。”

妻妾相见过,屋里其他人也要正式相见,这便是古人的礼节。平儿要拜尤二姐,她赶忙阻止,并亲身挽住,自称“你我是一样的人”。

这个环节最能体现真相:她不仅没有倨傲,相反,是个处处放低自己的人。

如果说对平儿客气,是为给足凤姐面子,尚可理解。那后来对秋桐也百般忍让,甚至对奴婢善姐也忍气吞声,对一切人的欺辱都照单全收,这还怎么解释?

既不反击,也不抱怨。不会攀拉关系,不会巴结高层,没任何应对,只会默默的忍。

喜新厌旧的丈夫,很快便对她不闻不问,任人欺凌。她心中应该是凄然的,但被命运抽掉了所有的骨头,卸下了一切铠甲的她,竟然不怪贾琏。受的所有委屈,也没向他诉过一句苦。

这是一般的“温柔和顺”吗?!

你知道妾的等级吗?尤二姐对比杨九红,谁才是合格的妾?

原谅我又忍不住要发点议论了——为什么世人谬误,总会谬的如此奇特?曹雪芹塑造的尤二姐,明明是个对社会无知到傻的姑娘,却偏偏被认定成心机小三。而书中真正的心机girl,如宝钗袭人却被认定成万千贤良、娶妻首选。

心机,总要有所表现吧!如尤二姐只会退让、死忍,连个可怜都不会装,连博取上层同情都不会,更别说拉帮结派、借力打力了。

曾几何时,黄世仁是反面角色,如今他成了正面角色。其中的道理,我想大家应该明白吧。尽管会拉很多仇恨,但我还是想说句真话:

这届年轻人评价善恶,全根据自己的需求,只以“我”为中心。基本是罔顾历史、脱离社会、屏蔽真理的状态。

人家书上写得清清楚楚,凤姐说“咱们的丫头”,她和尤二姐在一个阶级里,平儿是她俩的奴才。你就算不懂历史,这句话还看不明白吗?

"妹子只管受礼......以后快别如此。”连凤姐都觉得尤二姐自贬身价不合适。这将连带一圈人被贬低身价!

尤二姐的地位明明无须争论,可如今满网上都说她是外室、是偏房,敢对正妻称姐妹,野心昭彰死有余辜。

其实她唯一的错是爱慕富贵,不想过穷日子,逃避吃苦。除此之外,她对这世界一无所知,受尽了欺骗和欺凌,命运如雨打浮萍般可怜。

当然,她的存在的确威胁到凤姐。但这是社会给予贾琏的特权,不是尤二姐能左右的。没有她,贾琏自有其他选择。换个真正有心机的,你看看凤姐又是什么处境?贾雨村的原配怎么一两年间就死了呢?

所以,威胁凤姐不是她的错,是琏凤畸形婚姻的必然。她是个牺牲品,是被作者寄予深切同情的女子,是控诉万恶的妻妾制度、控诉残暴人性的典型。如今却成了被万民痛骂的狐狸精。

真是别怪我不懂,世界太奇妙!

你知道妾的等级吗?尤二姐对比杨九红,谁才是合格的妾?

5、杨九红是哪个等级

杨九红自幼被长兄卖入济南的青楼,白景琦在青楼与之偶遇,自此俩人开启一世虐情。

她的出身很清楚了,是娼,也就是贱籍。那么如果白景琦纳之为妾,是为婢妾

同在婢妾里,出身为优伶、乐妓、罪妇的,还要比娼妓高贵些。也就是说,杨九红是最低等的妾。

前面我为何说“如果纳之为妾”?因为白景琦并没真正纳她!

熟悉剧情的朋友们知道,白景琦对她原本是露水情缘,从没打算纳娶她。请看下面这段:

杨九红说自己赎了身。景琦着急了:那往后你打算怎么办?娘家还有亲人吗?

九红叹口气:还有个娘家哥哥。

景琦急切的问:那怎么着,你找他去?

九红反对:我娘死了是他卖的我,我还去找他?

景琦:那你打算跟谁过?九红坚定的说:跟你!

景琦吓一跳:跟我?别别,就我们家……

九红不以为然:大户人家,纳窑姐做妾的有的是。

景琦为难:我们家他跟别人家不一样。不行,不行,不行,你这得容我想想。

九红:你想你的,反正我已经定了。

景琦恳求道:我先送你回去好不好?

九红:我哪儿都不去,你要是不要我,我就死。

说着,九红拿起景琦洋枪在自己头上比划,景琦吓得赶紧夺回洋枪,训斥九红......

白景琦主观上没打算要她,白家坚决不同意不承认,她漫长的青春岁月没进过白府一天。所以,从任何角度都能证明,杨九红才是个正儿八经的外室。

你知道妾的等级吗?尤二姐对比杨九红,谁才是合格的妾?

6、杨九红有自知之明吗?

对比尤二姐和杨九红,成婚过程有天差地别。各自的份量,自然也是天差地别。

杨九红遭到白家强力抵制,无论如何都不被承认。而尤二姐被雪藏,仅仅为瞒凤姐,为避免夫妻矛盾,并非家长那里通不过。

很多人还在迷信什么国丧家丧,那些礼制摆台面时大如天,可实际操作中不值一文。贾母说一年后圆房,那就是贵族的普遍做法,其实呢?不是自欺欺人么,还要解释下去么?

所以看问题请看实质,不要看借口好么!尤二姐的出身、资质都足够条件,只要贾琏喜欢,长辈没什么道理反对。亲上做亲,只会给足面子的。这是杨九红能比的吗?

很多人竟然想不通白文氏为何百般侮辱杨九红,这道理明摆着的:鄙视链的最低端是娼妓,那就是千人踩万人骂的对象,白家的门楣毫无疑问要被她玷污。你说她干嘛要接受杨九红?

假如杨九红离白家远远的还好,偏她又追到北京,这无异于挑战白文氏。所以杨九红的做派,才是真正在得瑟。

她对白景琦的死缠烂打,就是对白家门楣的进攻。以低贱的出身,加上攻气十足,老娘什么都不怕的样子,才是那个时代的心机婊,是当家人最厌恶的类型。

后来白文氏在新宅撞上杨九红,十几年来这是第一次见面,周围气氛迅速紧张起来。白文氏当然明白眼前这个女人是谁。她故意问:“呦,这是哪屋的女人啊?”

杨九红不知所措,转头就走。这个动作当然是无视尊长,白文氏厉声呵住:“站住!这么不懂规矩,回来!”又接着问:“跑什么啊?你哪屋的?”

黄春伏在她耳边轻声说:“这就是姨奶奶。”白文氏马上就怒了:“你是哪路的姨奶奶啊?我怎么不知道?”

哪路的姨奶奶啊?请体会下这句话里极度的轻蔑和不满。

你知道妾的等级吗?尤二姐对比杨九红,谁才是合格的妾?

黄春貌似贤良,这事上其实颇有心机。杨九红就算得到承认,也是最低等的婢妾,哪里配加“奶奶”二字?纵观历史上的婢妾,都是直呼其名,跟丫鬟一样的。更何况,她没被承认啊!!

所以,黄春的回答等于点了一把火!没有这句话,白文氏不会当众命令打杨九红。

虽说白文氏羞辱她,但放那个时代就算是仁慈待她了。因为至少她睁只眼闭只眼,让白景琦养着她这个外室。稍微再狠点,一定会掀了她的老巢,这种故事历史上比比皆是。

现代观众基本都站队杨九红,替她不值,替她叫屈。可放在那个时代,她明明是个不知足的女人。

能安享富贵生活,已经是上天眷顾她。能逍遥自在的做外室,不必在府门里受歧视受虐待,更是难得的好命。但她却满心要得到承认、得到尊重,怎么可能呢?

她的不臣服不自知,是做妾的大忌。尤其是贱妾,安守低位才是核心要件!去了解下董小宛从良为妾后如何生存的,再对比下杨九红,你才能看到真相。

白文氏死后,她便耀武扬威起来,仿佛成了一家之主。她口口声声鄙视槐花、香秀的丫鬟出身,然而丫鬟的奴籍,远远好过贱籍啊!

何况,长辈赏赐的侍妾脸面大得很。按红楼梦里写的,长辈屋里的猫儿狗儿,轻易也伤不的。父母赏的人必须另眼相看,待为上宾。

看看秋桐如何肆无忌惮,就知道历史背景了。父母的丫鬟,历来都是姨娘正途之选。香秀的底气,便是这样来的。

无论是等级制度,还是贵族习惯,杨九红的地位都远不如槐花。只因她有年岁资历,又兼槐花软弱,才被她欺负。

杨九红确实没资格做姨奶奶,白文氏死后,没人跟她计较这事就算了,她却借此生事,真是愚昧到极致。也因此而激发了香秀,一定要捋顺名份等级的决心。

由此可见,人与人的冲突,全是等级制度惹得祸。你若不了解,岂能看懂剧情?

白文氏对她是有压迫,但白家提供给她的条件已经算难得。杨九红自持过高,忘记了自己的出身,才是她纠结一生的悲剧之源。

你知道妾的等级吗?尤二姐对比杨九红,谁才是合格的妾?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