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教视窗>> 考古文物

秦公陵墓之谜:古老中国的西部艺术,一个金属“浇注”的地下世界

2020年07月15日 14:35:47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佚名 浏览数:184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沉睡了2000多年的18座秦公墓,静卧于陕西雍城(今陕西凤翔县)的南郊笼罩在年代湮远的迷雾之中。

秦公陵墓之谜:古老中国的西部艺术,一个金属“浇注”的地下世界

一、“临其穴,惴惴其栗”

公元前621年,号称春秋五霸之一,曾“开地千里,以霸西戎”的秦穆公,在雍城下世了。在阴森、恐怖使人窒息的陵区中,为他而殉葬者排成长长的队伍,有177人之多,其中包括秦国著名的“良臣”子车氏三兄弟。

当时考古队员指着一片片麦田、油菜地、电线杆、村庄说,秦穆公墓一定在这片陵区之内,也许就是西边那座最大的七号墓,它的基室面积比正在发掘的一号墓还大,车马坑又宽又长,时代较一号墓早,只是目前尚无法肯定;至于那位“与晋大战河阳”的秦宣公、送舅舅时赠以“路车乘黄”的秦康公、“令吏初带剑”的秦简公、“伐蜀取南郑”的秦惠公等,他们可能都埋在这里,多数就在已发现的18座秦公墓内。

公元前677年,秦德公用三百头牛羊等牺牲品献祭天神,定都雍城。就在前一年,他为哥哥秦武公送丧,“初以人从死,从死者六十六人”,使这个带有浓厚军事民主制色彩的国家,开始了全面向奴隶制的转化。294年后,秦献公下令“止从死”,秦国向另一种社会形态——封建制的过渡出现了兆头;同时,秦献公迁都他乡,秦人辉煌的雍城时代结束。

秦公陵墓之谜:古老中国的西部艺术,一个金属“浇注”的地下世界

不少专家、学者认为,中国奴隶制时代的秦国,奴隶制度从秦穆公之死开始衰落,理由是这时殉葬已遭到人们的强烈反对。秦公一号大墓墓主人是秦穆公之后的秦公,墓中却发现185个“从死者”,这是“衰落吗?简直是在发展。众多的历史教科书中写道,中国奴隶社会末期的春秋时代,“从死”制度即使有,人数也不多,殷时盛行的人殉、人祭之风已完全衰落。秦公大墓及其陵区的累累白骨仿佛在告诉人们,历史真面目并非如此。除在一号大墓中发掘出大量人殉、人牲棺椁外,还有的墓在墓道一侧建起安放殉人的耳室,有的在基外挖了大型人牲祭祀坑,有的把人活活杀死压入墓道,夯进填土,其数量相当众多秦公一号大墓中“从死者”是分等级的,他们或以一棺一椁相安,或以一棺为伴或紧贴墓主四周,或置之墓道,放之基室上层填土;“高贵”者佩以金玉,裹以丝绸;低下者枕以工具。

这么多雄踞一方的诸侯,他们的墓葬中珍藏了多少深刻反映秦国社会政治、经济制度和军事、文化业绩的实物资料?这些,目前虽然还是个谜,随着一号大墓的发掘,作为一个重大发现的开端毕竟是出现了。

秦公陵墓之谜:古老中国的西部艺术,一个金属“浇注”的地下世界

二、巨大的古代车马博物馆

在陵区内,一座座巨大的车马坑坐落在大墓右前方的深土中。虽未作发掘,经考古队员指点,人们仍能从地面向下看,看出其规模的宏大。

考古队员从离地面15米的地下世界,钻出一块块马骨一件件车马器碎片,探明最大的车马坑长116米,宽25米,占地面积接近7个篮球场大。队员们找到了包括18座秦公墓在内的21座大墓的车马坑,但所藏车马的数字之谜却始终未能揭开。

几年前,他们在陵区附近发掘了一座小型墓葬的车马坑,属春秋时代早期坑长11米,宽3米,排列了三乘车马。有人按此推算,陵区最大的车马坑可容208辆车,833匹马,最小的可容3辆车,12匹马。如此看来,21座车马坑计可容1100多辆车,4400多匹马,不啻于一座巨大的古代车马博物馆!

秦公陵墓之谜:古老中国的西部艺术,一个金属“浇注”的地下世界

三、金属“浇注”的地下世界

当秦公一号大墓那黄中透红的椁木慢悠悠地从土中现身,一名考古队员看到,许多旋涡状木纹中心的“结巴”露出灰蒙蒙的一片,和木质本色不同他拭去木上的炭灰泥土,发现一个奇怪现象,木结早已不存,“异物”入其孔中取而代之。

不久,他们从残断椁木中找到完整的“异物”样品,查出异物”的许多特点。“异物”像银子一样洁白、发光;它的硬度比较大,可能是含有锡和铜等成分的合金。

主椁室、侧椁室和人殉棺椁所见之木,几乎都有金属“木结”。其中一根椁木残长四米,匆匆搜索了两个面,就发现十一处金属“木结”。据了解,该墓主椁室侧椁室和所有人殉棺椁,共用长短方木200根以上,如每根平均灌注金属半斤至一斤,整个墓中可灌金属半吨至一吨数量相当可观。

秦公陵墓之谜:古老中国的西部艺术,一个金属“浇注”的地下世界

椁木木结为什么要代之以金属?

考古队员认为,可能是为了加固椁木。当然,古人用金属灌注椁木究竟为了什么还是个“谜”。为了搞清注入椁木的金属的成分,样品已送往西安一所大学化验。

2500多年前,中国人就能向木材中浇注金属而不致灼焦,这是一种怎样的技术,又是如何发明这种技术?面积达21平方公里的秦公陵区的地下,共灌注多少这样的金属……这是参观者提出的疑问,恐怕也是研究中外古冶金史者所应深思的课题吧!

四、古老中国的西部艺术

展示在考古队宿营地的秦公大墓发掘的一件件巨型石磬,仿佛把人们带进这首古代《车邻》诗描绘的秦人音乐声中,使人们因对秦人“及时行乐的音乐观有了更深理解而赞叹不已。击之清脆悦耳的石磬,在春秋时代东方各国遗址、墓葬中也有发现,并非稀世之物。然而,秦公大墓石磬却给人以特殊的鼓舞和力量。当考古队员从深深的墓底填土中,抱出那个最大个的石磬残块时,人们顿时感到秦的石磬的非凡重量极大,抱起这残块,小伙子头上渗出汗珠;队员们按磬体各部分所占比例推算,这个石磬原长近一米。“这可是古代的石磬之王!”人群中发出一阵阵惊喜之声。

秦公陵墓之谜:古老中国的西部艺术,一个金属“浇注”的地下世界

墓中已发掘出20多个石磬或磬体残块。磬上还发现“百乐威奏,允煌孔乐”等颂“乐”文字。由于历史上大墓被盗掘,劫后所余的发掘工作尚未结束,编钟尚未发现,原“乐队”究竟有多大规模尚不清楚。“和这种巨型石磬相配套的编钟,规模一定相当惊人!”行家惋惜地猜测说。秦公陵区共有多少支这样的“乐队”?这也是个谜。

在清理殉人棺椁的工作中,考古队员惊喜地发现,椁外侧,光洁的黑漆底,托出一幅幅朱红色的绘画。画面上,一群花角短尾的鹿正目不斜视地向前方奔跃;竖耳扬尾的豹子,以贪婪的目光扑向鹿群……那画技之娴熟,用笔之简洁造型之优美,给人们留下难忘的印象。这些绘画,显示了我国古代西部艺术的特点,还具有某些草原文化气息,是迄今我国最早的油漆画之一。

秦公陵墓之谜:古老中国的西部艺术,一个金属“浇注”的地下世界

“美石”“琼瑰”(不纯的玉或质地高贵的石)和“玉佩”饰件,在秦公一号大墓中时有出土古人用丝绳将许多样式不同的美石、玉器穿在一起,戴之胸前,走起路来叮当有声,以为荣耀。这便是“玉佩”。秦公大墓的“玉佩”附件和各种玉圭玉琮、玉璋、玉璧、玉璜等数量众多计上千件。它们质地高贵,工艺精湛那时,工匠用简洁的几刀,就刻出了讲究仪表、男女饰不同发型的秦人形象。这形象浑厚粗犷,和著名的西汉霍去病墓石雕群艺术风格一致,使人们看到秦汉王朗辉煌的雕塑艺术,曾经历了漫长的孕育时期。

秦公大墓和陵园出土文物上的秦人文字,除为研究墓主人秦人历史提供了依据外,还以书法的卓越而引人注目。石磬文字书法,结构谨严,气势壮阔,朴茂自然,与《石鼓文》互为补充,体现了秦人书法艺术的宏大、浑厚风格。

秦公陵区中,一块块普通板瓦上也雕有漂亮的几何纹图案,一个个巴掌大的小陶罐上也刻有刚劲有力的大篆。

秦公陵墓之谜:古老中国的西部艺术,一个金属“浇注”的地下世界

一座座秦公大墓、一个个车马坑、一条条护陵沟……曾经被历史遗忘的地下世界,还有很多谜等待我国考古工作者去解,有很多未解之谜等待他们去发现。现在的工作仅仅是开始,但笼罩这里的迷雾终究会慢慢地消散。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下一篇:秦俑坑出土的兵器上为什么要刻文字?这些文字代表着什么意思?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