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游记随笔

马家骏:我的商洛情结

2020年10月07日 03:33:49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马家骏 浏览数:209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我的商洛情结

商洛师专有同志来我处,说建校20周年,将举行校庆,希望我给学报写几句。我给省上诸高校文科学报差不多都给写过文章,但尚未给商洛师专的学报写过什么,想来,真应该在祝贺商洛师专校庆20周年时,补上我的缺憾。

商洛地区与商洛师专和我的关系是密切的,感情也是颇深的。还是在1951年,我读大学三年级时,中文系师生去商洛参加土地改革运动.初次来到商洛地区,在专员公署住了几天,学习文件、听报告。当时,商县还没电灯,石条铺街,有一个水坑,说是莲花池。三天之后,我们徒步溯河上行,奔向洛南。走到分水岭,天已黑,人极疲劳,住进一家小店,吃了一顿令人难忘的浆水面片,度过了元旦佳节。次晨,继续徒步走到洛南城。

我在离洛南县城一百里的洛源乡桃坪、黑章,土改了三四个月,留下了极深印象。此后,几十年魂牵梦绕,常常梦见土改时的情景与乡亲们。过去三十七年了,弹指一挥间,我还是找了机会,回到土改过的地方,看一看,住了一夜,拍下一些纪念照片,在《西安晚报》上写了一篇《洛源行》,了却了心债。(现附《洛源行》于文末)。

1976年,陕西师大在宝鸡、汉中、商洛等地成立了分校。1978年,我去几处分校讲课,上半年是宝鸡、汉中;八月底,开学前,我再次来商县。这次是给分校(即后来的商洛师专)讲授《外国文学》课。当时,适逢陕西人民艺术剧院在商县演出话剧《白卷先生》。他们得知我在分校讲课,便开了辆大客车,载三十多位演员来东龙山听课。教室装不下那么多人,便改在食堂讲课。演员中有许多熟人:毋永康、李荣昌原都是小伙子,现在已步入中年。陈坪,贾文采、高凯、周英虽保留年轻时的风采,但也是徐娘半老了。记得我在讲古希腊戏剧时,坐在后排的演员,李荣昌等人听得兴味盎然,还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扰得课堂一惊。这次讲学,除了校方热情招待,中文科全体同仁还举行茶话会,大家交换意见。有天晚上(9月 10日星期日)来了位学员,他自报姓名,说叫李中合,是我二三十年前在那儿土改的洛南县洛源乡桃坪村人,并说他父亲认识我。我于是想起了有一位年轻的民兵队长,后来,这小伙子娶妻生子,儿子也成了大学生。我当时许愿说,以后一定找机会回桃坪一次。果然,10年后(即1988年),我完成了洛源之行。那个已成了商洛师专教师的李中会,专程由商县回桃坪陪我旧地重游。

我的商洛情结

回想1978年那回讲课之余,我还带了写作任务,以备冬天去广州出席学术会议。于是我把在商县的感触写成一首七律《商山授课》:

商洛山中试嫩凉,丹江夕照水声长。

霞浓熊耳山烟紫,雾淡东龙岭黍黄。

夜坐修文熬壮叟,早行听课挤秋娘。

鸡鸣残月笔摇秃,满纸晨风墨散香。

这首诗后被1993年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现代名人咏三秦》收入,算是留下了纪念。

一晃又是多年过去,1986年5月3日,已由分校改成独立校名“商洛师专”的同志,专车接我去讲学。记得我1951年第一次去商县是坐三天马车,1978年第二次去是坐六七个小时长途汽车,然后由商县汽车站徒步走到东龙山。这次,是学校的小汽车,把我由陕西师大家中只用3小时一直拉到商洛师专我下榻的客房,一步路也没走。这时商洛师专已由较远的东龙山,迁到市区边新址,盖了许许多多的高楼,变化真快。在去商州的路上,小汽车不走麻涧镇顺丹江而下,却翻了比秦岭都又高又难又险的麻涧岭,原来,这里修了大水库,公路改了道。(最近听说打通了麻涧岭隧道,下次再来商州市,就会又是一番光景了)。

总之,一切在变,商洛师专变得更正规、规模更大了。这一回讲学,连去带回只有4天,除了讲荒诞派文学等专题外,还出席了一个座谈会。教室灯火通明,挤得满满的,想听听我对由贾平凹小说《鸡窝洼人家》改编的电影《野山》的意见。事前,有人告诉我说:地方上有官员对这个电影有意见,说把商洛写得那么落后,是出了地方上的丑;还说换老婆的故事,纯系捏造,且有伤风化。

这种介入争论的会,原不想去,但师生的厚望不可却。便硬着头皮参加了。我是治外国文学的,不懂中国当代文学,隔行如隔山嘛!好在曾在陕西师大学生办的影评学会上就此问题发过一次言,也就大胆去再说一遍吧。贾平凹是商洛丹凤人。他上大学时,爱写东西。毕业后,在陕西人民出版社工作。刚好,1976年陕西师大中文系应邀派了些师生去王保京所在的礼泉县烽火村编写村史。原来在1960年中文系写过一部村史《烽火春秋》,这次是续写一部新的。书将由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责任编辑就是贾平凹。为了加强力量,于是抽调了一些得力的人手换掉一些学员。新的写作班子,除了有贾平凹,还有礼泉县文化馆的邹志安,中文系助教白描,另派我与中文系教师阎景翰(作家候雁北)为顾问,而写村史的10位学员要求老师讲点课。我便用晚上时间讲点文学与创作之类。有的学员,白天劳动累了,不好好听课,在打瞌睡,而贾平凹他们却听得很认真。我们共同生活了两三个月。

返回西安后,各回各单位了。续写的书,铅印了样搞,随形势变化,未能正式出版。以后,我与贾平凹只是在文艺界开会时见见面,没有深交。新时期以来,外国文学教学与研究的专业忙了,新的中国当代作品很少再看。贾平凹给后续的烽火村史所写的几篇散文我看过,还提过修改意见,当时感到他人内秀,有才气。以后,贾平凹、邹志安、白描都成了著名作家,有的学员如邝彩琴、黄建军,工作得也很出色。但是他们的作品我再也没有读过。虽然,我没读过贾平凹后来的著名作品,但看过电影《野山》,印象很深,所以在陕师大的影评学会上、在商洛师专那天晚上的座谈会上,我对《野山》都是肯定的。我以为,只有承认落后,去改变落后,才能前进。《野山》写开放改革使人际关系发生的变化,是写了进步。如果总是掩盖落后,自欺欺人,又如何前进?至于所谓“换老婆”的事,这是文学虚构。男女各找志同道合的人,各得其所,有何不好?这和“风化”有什么关系呢?况且,生活中,这种事,也不是不可能的,只要不是为感官享受、不是庸俗的笑料。从事业出发、从爱情出发,四厢情愿,换换也好。既然对各方有利,贯彻改革开放路线,再吹毛求疵,就有些过分挑剔了。

我的商洛情结

四天讲学很短,我与商洛师专的情谊却增强了许多。1988年春,我去张家界开会,坐了西安到南阳的长途汽车(过南阳时好对南阳师专、南阳教育学院作场学术报告,以兑现许下的诺言),汽车路过商洛师专,我翘首注目,过后还与同行者谈了许多商洛师专的事。汽车颠簸中,我闭目静思,脑子里是一幕幕来商洛的情景。

陕西师大在西北和陕西各地市的教育学院办有函授生集中面授的辅导点,而商洛地区的辅导点就在商洛师专。1988年暑假,我又一次来商洛讲学。不过这次不是给商洛师专的学生讲,而是对商洛地区的师大函授学员。学员中,有不少是商洛师专毕业的,他们已取得了大专资格,再读三年函授,可拿到本科毕业文凭,甚至是文学学士学位证书,这样,提高了素质,也就提高了今后的工作或教学的质量。商洛师专派小汽车专程接我去做面授辅导,这使我很感动。与上次来相比,隔了二三年,商县也改商州市了,市区与学校变化都不小。有一天,起得早,浏览街巷。想起温庭筠的《商山早行》,我颇赞赏他的“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十个字全是名词,没有动词、形容词,更没有虚词,却画出蕴意隽永而又历历在目的生动图画,意境深远,耐人寻味。又想起十年前(1978)我吟的《商山授课》于是依十年前旧韵,借用温庭筠的题目,也吟了一首《商山早行》,不过不是五言,而是七言律诗:

安有鸡鸣茅店月?长街毕剥电声扬。

车灯楼影霓虹色,闹市晨风果菜香。

丹水江边房叠叠,商山道上树行行。

阴晴红绿映相掩,不识飞桥人迹霜。

如此的抒怀,也许并不高明,但它写的是我对商州变化的感受,只要真诚亦即可以了。

近几年,没有机会去商州。但同商洛师专同志的来往并没间断。汤志民同志是商洛师专的外国文学教师,他主编了一本书,由另一主编约我给书写序,我义不容辞地完成任务,也算尽了我这个陕西省外国文学学会会长的责任,推进了商洛地区的外国文学事业。李中合同志,因有我同他父亲的一层关系,不时有信来,谈商洛师专和他本人的情况。他现在是古典文学副教授了,担负起更重的任务。他们这一代中青年成绩卓著,科研教学都顶硬,是一批骨干力量。陕师大最早校名叫陕西师专,成立于1944年,到1964年,20年了;中文系教授中写过著作的没有一两个人,发表过大型学术论文的也不多,而商洛师专,从成立(分校)到今天,也不过20年,但中文系的同志们写书、发表论文,其成绩,远远赛过了陕西师大中文系的头20年。那头20年,陕西师大的学报,也没有出过几期;而商洛师专的学报已成绩卓著了。这就是进步,这就是发展,这就是后来者居上。当然,陕师大已成立51年了;那么,再过31年的商洛师专也许叫“商洛大学”了,一定会比现在的陕西的高等师范专科学校成就更突出。我祝愿商洛师专繁荣昌盛,事业辉煌。

注:本文原题为《祝商洛师专繁荣昌盛》,刊于1996年第4期《商洛师专学报(自然科学)》第1-3 页。

【作者简介】马家骏,河北清苑人,1929年10月5日生,现为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陕西省外国文学学会名誉会长(原会长)、中国外国文学学会原理事、中国俄罗斯文学研究会原理事、陕西省高等学校戏曲研究会原会长、陕西诗词学会原顾问、陕西省社会科学学会联合会原常务理事、陕西省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先进个人、陕西省教书育人先进教师等,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独著有《十九世纪俄罗斯文学》《美学史的新阶段》《诗歌探艺》《世界文学探究》等12种;与女儿马晓翙二人合著《世界文学真髓》《西洋戏剧史》等4种;主编有《世界文学史》(3卷)、《高尔基创作研究》等9种;编辑有《欧美现代派文学30讲》等4种;参编合著有《马列文论百题》《文化学研究方法》《东方文学50讲》《二十世纪西方文学》等40多种。

名列《中国作家大辞典》、《中华诗人大辞典》、《中国社会科学学者大辞典》、剑桥《国际传记辞典》(英文第27版)、俄罗斯科学院世界文学研究所《国外俄罗斯学专家名录》(俄文版)、《陕西百年文艺经典》等40余种。)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下一篇:马新:我家住在汉江边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