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教视窗>> 三秦回眸

马家骏:我与陕西师大的校报

2020年10月09日 04:20:37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马家骏 浏览数:294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我与陕西师大的校报

我知道可以谈这个题目,比较晚,但说起来,总是有些话需得有人知道,于是打开了电脑,敲起键盘来。

我是1949年考上陕西省立师范专科学校国文科的。陕西师专没有校报。解放后,师专并入西北大学,与西大教育系合为西北大学师范学院。西大有校报,我在上面发表过最初的散文与戏剧评论文章。不过那校报是西大文、理、师、财、医五个学院共同的校报。1952年底西大师院迁到现在的雁塔区校址,次年我毕业留校任教。

又一年,西大师院脱离西北大学独立为西安师范学院,这时,新的学校办起自己的校报《西安师院报》(即《陕西师大报》的直接前身),由语专毕业留校的阎景翰、韦效基等做编辑。这时我去了北京师范大学进修,我给校报寄回来一篇文章《苏联专家怎样指导我们学习苏联文学》,它发表在1957年4月2日的该报上。这算是我与咱们独立后的校报开始建立起的文字联系。

1958年秋,我结业回西安,这时学校在大跃进中遵照上级指示,也将掀起“学术批判运动”,于是领导上让我针对中文系刁汝钧教授的《中国现代文学史》讲义,写一篇文章。刁先生曾是我教育实习时的指导教师,我进修前教学《中国现代散文选》课时,1954-1955年间,也听过他的《十九世纪欧美文学》课。让我去批判这样一位虽然没有给我上过课但我心中还是对他很尊重的老师,实在很难。但若拒绝领导上派给我的任务,那是不可能的;我又得听党的话,又得尊重我的前辈先生,于是不得不去读了一番刁先生的讲义。

我发现,确实刁先生有许多疏忽。因为他是法国留学的,讲外国文学课是拿手的事。他在解放前教过中国古典文学,尤其对敦煌学、戏剧学很有研究,但他没有教过现代文学。因为他是中国现代文学的参与者,抗战期间,他在重庆办过文艺刊物,教过戏剧,与当时的文艺界熟悉,所以让他来教中国现代文学。他要全面掌握现代文学的内容,非得下大功夫不成。在仓促上阵的状况下,他有所疏忽是在所难免的事。

于是,我奉命写了《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党的领导不许抹煞》的批判文章,刊登在9月25日的《西安师院报》上。

我与陕西师大的校报

那天在联合教室(积学堂)开全校大会,动员开展学术批判运动,号召师生们“拔白旗,插红旗”。参加会的人进门时,给每人发一张两版的校报,第一版是文件精神与重要报道,第二版就是我的长文。可以想像当时对刁先生的压力有多大。好在我那篇文章是学术商榷性的,摆事实,讲道理,对批评对象口口声声以“先生”相称,是尊重对方的。不似以后的年轻批判者对老师直呼其名,甚至扣帽子。刁先生有学者的雅量,对我很宽容,所以后来我与刁先生关系一直很好,每年春节,大年初一,我都去他家向他拜年。他对我的批评意见还是吸收到教学中去的。

那次动员大会后,学校领导考虑到刁先生的具体情况,没有再批判他,而把重点转向了别的老教师。但是,我将刁先生的疏忽称之为主观的“抹煞”,是过分了。1994年7月11日,刁先生逝世,我去了三兆吊唁,特别写了追悼文章送给校报。但是在假期。一个多月后开学,校报忙于更重要的事,我的文章没能刊出,我在那里面向刁先生表示的我对1958年在校报上的“过份”所致的歉意,也未得表达,所以在这里借机补写了这一大段,在校报上的回顾中向刁先生致敬、致歉、致祷!

1960年学校正名为陕西师范大学,校报也就正名为《陕西师大报》。1960年5月7日全校在大操场开大会。省委文教书记赵守一代表上级来宣读批准成立陕西师大的文件。在会上向有关人员颁发了一纸新的《陕西师大报》创刊号。这个第一期校报,是5月6日创刊并印就的。

在第一期的校报上发表了我写的诗词《满庭芳·陕西师大成立》,我歌颂“锦纶五月又添花,放奇葩,尽人夸。”祝福“育新芽,绽红霞。文教英雄、万里驾长车。共产精神大纛展,高唱处,耀中华。”

果然,四十多年后,陕西师大培养出了千万文教英雄,为祖国贡献了可贵的力量。四十多年来,校报(应扣除六七十年代被迫停刊的十多年)推动学校事业付出了全力,发表了许多优秀文章。我在校报上先后也发表了40余首诗词,其中一些被《陕西日报》《西安日报》转载。我被省文联出版的《百年陕西文艺经典》一书的诗歌卷,选为一百年中的五十个诗人之一,又担任陕西诗词学会的顾问,这是同校报的提携分不开的。

2004年校庆六十周年之际,原校报的编辑韦效基要为离退休人员编一本文集,约我写一篇《六十年之变迁》,谈谈从陕西师专到师大我的见闻。

我与陕西师大的校报

因为我是经过这四个校名的人。那篇长了些的文章我投给校报,校报分三次刊登出来(内有一首诗《贺六十周年校庆》);我还专给校报写了一篇《我校外国文学课的沿革》,以之记述下学校的巨大变化。

我从十九岁考入咱们这所学校上一年级,到留校任教42年后退休。直至今天,退休也十多年了。我这个过了戊子元日就进入八十岁的人,校报还在发表我的诗文,我不能不感谢校报,感谢几代校报的编辑们。我祝他们健康,祝校报不断繁荣昌盛。

写于2007年12月17日

(注:原文“我与校报”载于2008年6月15日《陕西师大报》总413期)

【作者简介】马家骏,河北清苑人,1929年10月5日生,现为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陕西省外国文学学会名誉会长(原会长)、中国外国文学学会原理事、中国俄罗斯文学研究会原理事、陕西省高等学校戏曲研究会原会长、陕西诗词学会原顾问、陕西省社会科学学会联合会原常务理事、陕西省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先进个人、陕西省教书育人先进教师等,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独著有《十九世纪俄罗斯文学》《美学史的新阶段》《诗歌探艺》《世界文学探究》等12种;与女儿马晓翙二人合著《世界文学真髓》《西洋戏剧史》等4种;主编有《世界文学史》(3卷)、《高尔基创作研究》等9种;编辑有《欧美现代派文学30讲》等4种;参编合著有《马列文论百题》《文化学研究方法》《东方文学50讲》《二十世纪西方文学》等40多种。

名列《中国作家大辞典》《中华诗人大辞典》《中国社会科学学者大辞典》、剑桥《国际传记辞典》(英文第27版)、俄罗斯科学院世界文学研究所《国外俄罗斯学专家名录》(俄文版)、《陕西百年文艺经典》等40余种。)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马家骏:解放初,西北大学学生演戏的那些事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