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游陕西>> 地方戏曲

马家骏:我与《陕西戏剧》

2020年10月11日 02:11:01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马家骏 浏览数:277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我与《陕西戏剧》

《陕西戏剧》(现名《当代戏剧》)是1958年创刊的,到现在整整50年了。半个世纪以来,它对陕西和西北的戏剧起了良好的作用。作为戏剧类核心刊物,《当代戏剧》在全国也产生了不小的影响。在她创刊50年之际,我祝贺她不断繁荣昌盛。

我是一个跟随苏联专家学俄罗斯文学而一生教学世界文学的教师,怎么会同戏剧刊物产生了48年的关系的呢?

从我个人来说,自幼就爱好戏剧,读大学时演过戏、排过戏。二年级时在1951年6月17日的《群众日报》上首次正式发表的文章就是对戏剧的评论。

《陕西戏剧》创刊后的次年即1959年底,陕西剧协通过陕西师大中文系,派人来我家,约我写文章。来的是位女同志,名叫苏棠,她说:1960年1月是俄罗斯戏剧家契诃夫诞生100周年,让我写篇这方面的文章。于是《陕西戏剧》1960年1月号上发表了我的《契诃夫的戏剧艺术》一文。在这篇文章中,我就契诃夫戏剧的抒情性与哲理性,还有他戏剧中的内在潜流和对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表演体系的影响作了阐释(后来,它作为一节文字,收入我1998年出版的《西洋戏剧史》中)。陕西人民艺术剧院的郑大年同志,读了以后,认为有启发,经人介绍,我们成了半个世纪的朋友。不久前,他来我家,还谈起此事,并赠送我一本他的摄影集。我的这篇文章成了我与《陕西戏剧》建立联系的开始。

我与《陕西戏剧》

接着,1960年4月号《陕西戏剧》在第一篇的重要位置上,又发表了我的《坚持列宁关于文学艺术的党性原则》以纪念列宁诞生90周年。我这篇文章多强调戏剧的社会作用与戏剧家的革命倾向性,在列举当时上演的剧作为例证时,有大跃进的时代局限。后来我出版《美学史的新阶段》一书时,只收入《<党的组织与党的文学>的时代背景》,而没有将它收入。

六十年代初,我国经历了三年经济困难时期,政府实行调整的政策,《陕西戏剧》由正式刊物改为内刊,更名《陕西戏剧动态》。此时,中央提出戏曲改革问题,《陕西戏剧动态》1963年12月号刊登了我写的《批判地吸收精华,改革戏曲艺术》一文和《陕西师大中文系讨论戏曲改革问题》的报道。当然,它们也免不了留有时代的痕迹。

自从1962年毛泽东对小说《刘志丹》提出批评,在戏曲中提倡现代戏和表现阶级斗争成为了风气。陕西戏剧界也写作和上演了《三世仇》《杨立贝》等等。剧协组织大家看戏后,我在《陕西戏剧动态》1964年2月号上发表了《看<三世仇>和<杨立贝>》,3月号上发表了《漫评话剧<千万不要忘记>》两文。五一剧团演的秦腔《三世仇》和西安市越剧团演的《杨立贝》是我们陕西创作的写阶级斗争的现代戏。我的文章中将这两个戏放在一起,用比较文学研究方法,分析了它俩与别的戏的异同。它们不像外省写现实的阶级斗争(如《夺印》《海港》写阶级敌人搞破坏),而是像马健翎的《穷人恨》一样写解放前地主对劳动人民的压迫和剥削。《三世仇》与《杨立贝》在人物形象的配置和情节安排与发展上雷同很多,而两个戏的区别主要在音乐上。我在不言中是说,写阶级斗争,应该避免公式化。

我与《陕西戏剧》

1965年冬天,陕西剧协通知我去座谈姚文元的《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我对姚文有不同看法,准备去说一说。12月15日,剧协来了一位女同志(忘记了名字),约我前往。但很不巧,刚好我的幼子出生,不能参加会议。1967年“一月风暴”中,省“革委会”成立,全校参加游行,队伍停在大差市,正好,遇见了《陕西戏剧》编辑部的程渡同志,我们便聊了起来,先是互相问候“文革”中的遭遇,又说到那次座谈姚文元文章的事。程渡告诉我:那次所有发言的人,没有一个不被该单位造反派冲击的。因为发言记录在案,《动态》上有白纸黑字,是逃脱不了的。

“文革”后,一切逐渐恢复正常,《陕西戏剧》也复刊了。像经过冬眠一般,我与刊物恢复了联系。1983年3月号的《陕西戏剧》上发表了我的《马恩论戏剧艺术的倾向性及其他》一文。它与我发表在《陕西师大学报》1983年第1期上的《马克思与戏剧文学》是姊妹篇,都是纪念马克思逝世100周年的。《陕西戏剧》上这篇文章是一篇讲稿的一部分。还是在1960年,陕西文化局在陕西省戏曲研究院办了一个三年制的“戏剧创作研究班”,局长鱼讯任班主任,院长黄俊耀任主管的副主任,30多学员中有易俗社后来编《西安事变》的段肇升,有陕西人民艺术剧院的陈坪——即后来的名导演陈薪伊等人。我被邀请讲授《俄罗斯与苏联戏剧史》,并参加戏剧美学讲座。其中,我讲了《马克思恩格斯论戏剧》等四五个讲题。《马克思恩格斯论戏剧》的核心部分刊登在《陕西戏剧》上,后来,《渭南师专学报》创刊号(1986年第1期)发表了全文。这篇文章阐释革命导师对戏剧艺术的美学观点,它们对戏剧文学创作是有指导意义的。

1980年陕西成立了外国文学学会,我成了负责人之一。学会吸收了西安话剧院留学过苏联的导演葛瑞五同志参加。他导演了一部南斯拉夫的戏剧《部长夫人》(有的译为《大臣夫人》),请学会的人去看戏,并让我写点意见。我先在1983年6月8日《西安晚报》上发表了《南斯拉夫讽刺喜剧的珍品——谈努希奇的<部长夫人>》一篇短文,但又觉得意犹未尽,随后写了同名长文,发表在《陕西戏剧》1983年10月号上。文章评论了作者的创作风格和西安话剧院的成功演出。文章不久被《中国人民大学报刊复印资料·戏剧卷》全文转载。这对于扩大西安戏剧及刊物的影响也许不无裨益。

上世纪九十年代,《陕西戏剧》改名《当代戏剧》。我与剧协交往中,认识了《当代戏剧》编辑部的王振伟同志。他告诉我说:他是郑州大学毕业的,而他的老师廖立是我的老同学。1998年,我出版了《西洋戏剧史》一书,送了他一本。我本该也送他老师廖立一本的,但廖立已专攻中国古典文学了,王振伟说,廖立的儿子廖奔是中国戏剧家协会的秘书长,书不必送父亲就送儿子好了。接着《当代戏剧》(双月刊)1999年第1期发表了我的《<西洋戏剧史>前言》。在文章中我提出:话剧是作家的艺术,电影是导演的艺术,而戏曲是演员的艺术。一次陕西省戏曲研究院的李小峰同志来陕西师大参加演出(我是“陕西省高等学校戏曲研究会”的会长,我们常组织演出,并约请专业演员参加),他说,他很赞成我的这个提法。我说:我的意思是戏曲演员应该提高个人的各方面修养。

我与《陕西戏剧》

在省高校戏曲研究会的演出活动中,我们曾邀请过陕西省戏曲研究院的李瑞芳同志参加。这位著名的演员,出版了一本大画册《李瑞芳五十年艺术生涯》,2003年5月某日,她来陕西师大时,赠送给我一本,并请我写写意见,于是,《当代戏剧》2005年第2期上发表了我的《瑞彩芳香德艺馨——读<李瑞芳五十年艺术生涯>》一文。李瑞芳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唱《梁秋燕》一举成名的,她演了五十年,但我仅仅看过她1964年演的《雷锋》中的母亲和1974年的《杜鹃山》两个戏,因之在文章中,我不能就她的戏曲艺术说三道四,只对这本大书的内容与形式谈了谈感想。我是很欣赏李瑞芳的成就和这部大书的。

2004年4月1日,《当代戏剧》的副主编雒社扬同志来我家约稿,说刊物要纪念契诃夫逝世100周年,想发表这方面的文章。我近二三十年没有再研究契诃夫的戏剧,没有新的意见和看法。于是,将《西洋戏剧史》中的一节,加以充实,寄给了刊物,它以《漫谈契诃夫的戏剧艺术》为题发表在2004年第4期的《当代戏剧》上。

我同《陕西戏剧》的联系,不仅在于发表文章上。自从陕西省高等学校戏曲研究会成立以后,特别是举办省大学生戏剧节,我同省剧协联系不少,《当代戏剧》上也反映了我的活动。但,主要的还是刊物在提携我在戏剧评论方面,给予了很大帮助。我深深感谢剧协和刊物。再祝刊物繁荣昌盛。

(原载于《当代戏剧》2008年第6期)

【作者简介】马家骏,河北清苑人,1929年10月5日生,现为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陕西省外国文学学会名誉会长(原会长)、中国外国文学学会原理事、中国俄罗斯文学研究会原理事、陕西省高等学校戏曲研究会原会长、陕西诗词学会原顾问、陕西省社会科学学会联合会原常务理事、陕西省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先进个人、陕西省教书育人先进教师等,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独著有《十九世纪俄罗斯文学》《美学史的新阶段》《诗歌探艺》《世界文学探究》等12种;与女儿马晓翙二人合著《世界文学真髓》《西洋戏剧史》等4种;主编有《世界文学史》(3卷)、《高尔基创作研究》等9种;编辑有《欧美现代派文学30讲》等4种;参编合著有《马列文论百题》《文化学研究方法》《东方文学50讲》《二十世纪西方文学》等40多种。

名列《中国作家大辞典》《中华诗人大辞典》《中国社会科学学者大辞典》、剑桥《国际传记辞典》(英文第27版)、俄罗斯科学院世界文学研究所《国外俄罗斯学专家名录》(俄文版)、《陕西百年文艺经典》等40余种。)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