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史大观>> 文化杂说

说说中国古代文人的“山水情结”

2020年09月26日 08:30:00来源:东方国学 作者:圆萝卜头 浏览数:147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中国古代文人的“山水情结”

古话有云,“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从古至今,文人墨客总是热衷于于自然山水之中,怡情悦性、吟哦歌咏。美丽的山水激发文人的灵感,留下了古代诗词大海里的一篇篇经典美文。

“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在诗情澎湃的古人眼里,满目的山水正象征着自己的内心世界。若自己欢笑,山水也是欢乐的,若自己哀伤,山水仿佛也蓄满了泪水。钟灵毓秀的大好山水,承载着古人的苦与乐,哀与思。在美丽的诗词笔下,山水呈现了丰富的情怀。

中国古代文人的“山水情结”

最突出的当是遁世情怀。中国文人一直深受老庄超脱出世思想的浸润。当他们的人生道路或者仕途遭遇挫折时,他们便委身于自然山水,从中寻找精神寄托。“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与朱元思书》即是其中的代表。南朝的文学家、史学家吴均因撰《齐春秋》,“帝恶其实录”,触怒梁武帝,遭焚书贬官,却在富春江山水找到了内心的慰藉。“风烟俱尽,天山共色;从流飘荡,任意东西。”,江水明丽而宁静、从容而怡然;“水皆缥碧,千丈见底,游鱼细石,直视无碍。”作者的心境也一片澄明。“异水”如是,“奇山”更富情趣。“负势竞上,互相轩邈,争高直指,千百成峰。”还有山中“泠泠作响”的泉声,“嘤嘤成韵”的鸟声,“千转不穷”的蝉声,“百叫无绝”的猿声,浑然一支大自然的交响曲。此情此景,令作者情不自禁地慨叹:“鸢飞戾天者,望峰息心;经纶世务者,窥谷忘反。”再无功名利禄之心。

中国古代文人的“山水情结”

山水在失意者眼里是遁世的象征,在积极奋进者眼里又是另一派光景。几千年来,老庄的道家思想与孔孟的儒家思想,几乎是中国文人的两条精神支柱。时而消极遁世,时而积极入世;有人主张清静无为,有人渴望大有作为。这种积极入世渴望一展抱负的思想同样体现在山水作品中。最典型的当是范仲淹的《岳阳楼记》。同样是遭受贬谪,范仲淹抒发的是“先忧后乐”的政治抱负。其实这篇作品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山水作品,尽管作者用了相当多的篇幅描绘岳阳楼的景色,但写景并不是目的,只是铺垫。作者真正的意图是借题发挥,谈一个人的政治抱负,并以此规箴友人。

中国古代文人的“山水情结”

还有一类作品,它既不像《与朱元思书》那样消极遁世,也不似《岳阳楼记》那样积极进取。它体现的是作者保持个人的独立人格,卓然立于世间的傲世情怀。如柳宗元的《始得西山宴游记》。唐宪宗永贞元年,柳宗元因参加翰林学士王叔文领导的政治革新运动失败,被贬为永州司马。初到永州任闲职,柳宗元的情绪自然低落,终日漫无目的地游览永州的山水。有一天,他登上西山,极目远眺,“则凡数州之土壤,皆在衽席之下。”高低景致,尽收眼底。其卓然不群,傲然挺立的形象恰与作者心目中的自身形象相吻合。淋漓尽致地表达了自己孤标傲世的情怀:“然后知是山之特立,不与培为类。”柳宗元欣喜之余,“引觞满酌,颓然就醉”,以至于“心凝形释,与万化冥合。”达到物我交融、天人合一的境界。在这里自然景物的美好与社会现实的黑暗,不协调地激荡着作者的情感。使他在并非崇山峻岭的西山山水之间浇灌自己的情感,赋予山水以人的情感,使其成为傲世蔑俗的作者的化身。

中国古代文人的“山水情结”

山水田园诗在我国古代诗歌中占据重要的一席之地。古人寄情于山水,诗情与美景交相辉映,组成了中华古典文化的灿烂篇章。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说说中国文化中的“鹤”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