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海撷粹>> 文人轶事

颜真卿与皎然:满庭看玉树,更有一枝联

2020年01月28日 16:01:45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佚名 浏览数:163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安史之乱,不仅改变了大唐的历史,而且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颜真卿便是其中一位,为抵抗安史叛军,颜真卿弃笔从戎,浴血奋战。兄长颜杲卿“身殁名存,实彰忠烈”,爱子颜颇,妙龄驰誉,听从父亲的安排,为平叛深入险境,生死未卜。颜真卿舍下骨肉亲情,终于盼到了战争的胜利,然而时隔多年以后,颜真卿始终没有忘却心中的悲恸, 每每想起颜颇,他便声泪俱下,这时候,有一个人常会及时出现,陪伴左右,给予他最大的温暖,这个人正是皎然。“满庭看玉树,更有一枝连”,“徒想嵊顶期,于今没遗记”,诗歌成为两位诗人相互倾诉的方式与彼此的慰藉。那么,颜真卿与皎然之间有哪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呢?从这些故事中,我们又能得到哪些关于友情的启示呢?

颜真卿在书法和诗歌方面都有很大造诣

首先皎然这个名字可能很多人是陌生的,颜真卿这个名字很多人确实知道,但知道他是因为他是一个大书法家。唐代有许多书法家,比如说欧阳询,柳公权等等,但我从个人角度来说,最欣赏的还是颜真卿的“颜体”书法,我们经常用一个词形容盛唐的那种精神气象就叫“盛唐气象”,每次有人要问我解释什么叫“盛唐气象”的时候,我都觉得有点为难,但是如果把颜真卿的字放在你面前,你看一看,你对颜真卿字的那种感觉大概就是“盛唐气象”的一个主要内容。

颜真卿与皎然:满庭看玉树,更有一枝联

颜真卿的书法不是今天这篇文章的主要内容,其实颜真卿也是一个很有名的诗人,有一首诗很有名,我们来看一下:

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

黑发不知情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

这首诗的作者就是颜真卿,这个诗歌经常被拿来作为励志的这么一首诗歌,要叫人早读书,而且勤读书。颜真卿是京兆人,也就是今天的陕西西安。他在26岁的时候考中进士,他的基本情况我想先介绍到这儿。

皎然他的情况我要适当地多说几句,他姓谢,字清昼,浙江湖州人。他自己说他是谢灵运的十世孙,但是后人经过考证,发现有点差距。考证之后发现他是谢安的十二世孙,谢安是谁呢?谢安就是率领着东晋的部队,赢得淝水之战的那员大将,当然他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政治家。谢安和谢灵运是什么关系呢?其实他们是一家的,谢安有个侄子叫谢玄,谢灵运就是谢玄的孙子。皎然说他是谢灵运的后人也没有大错,因为往前追溯的话,他们还是一家的。那么皎然为什么在追寻这么一个家族的源流的时候他不提谢安,而要提谢灵运呢?很简单,皎然非常看重谢灵运作为一个诗歌史上重要人物在他们家族中的重要地位。

一个是写诗的诗人,一个是大书法家,他们两个是怎么认识的呢?他们两人之间又有怎样的交往经历呢?我想这两个问题我们都先放一放,我先个大家讲一个故事。

公元的775年,这一年颜真卿已经66岁了,他来到浙江的湖州担任湖州刺史也已经两年多了。颜真卿一来湖州,就跟湖州的这帮文人建立了非常密切的关系,当然跟皎然的关系就更加密切。在颜真卿主持的各种各样的文人聚会当中,皎然基本上是不缺席的,但是皎然也发现这个颜真卿有的时候跟大家在一起诗酒唱和,别人非常兴奋,非常高兴的时候,颜真卿会流露出一种郁郁寡欢的情绪,有的时候甚至待在一边沉默不言。皎然就觉得奇怪了,所以就追问颜真卿为什么在大家这么热闹的时候你突然好像是跟这个热闹无关的一个人呢?在皎然的一再追问之下,颜真卿就把自己的内心的一个秘密告诉了皎然。这个秘密是什么呢?也就是20年前,他的长子叫颜颇,在战乱中走失了,后来更听说颜颇已经去世了,所以颜真卿每次想到这个事情的时候,他心里都非常地懊悔,非常地自责,一直觉得自己欠这个长子太多的情分了,所以颜真卿在这个家族去世的人写碑文的时候,有的时候会提到这个颜颇,但说到颜颇的时候都承认颜颇已经去世的事实,但有的时候真的是世事难料。

颜真卿父子战乱后久别重逢

就在大历十年,也就是公元775年的一个春天。颜真卿与皎然还有一帮朋友再湖州找了一个酒馆开喝了。喝着喝着颜真卿可能又想起了颜颇,情绪一下子就不好了。颜真卿坐在一边突然就泪流满面,因为朋友也见多了这样一个场景,他们也知道在这个时候劝说颜真卿是没有意义的,所以这些朋友们也就待在一边不声不响地来陪着颜真卿。

颜真卿与皎然:满庭看玉树,更有一枝联

就在大家很安静的时候,酒馆的门被打开了,湖州当地的一个朋友带着一个高高大大的大概三十多岁的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皎然抬头一看不认识,不知道来者是谁。颜真卿也抬头一看,这一看,那就把颜真卿给镇住了,从五官和外表来判断,这个人分明已经是长大了的颜颇,但是颜颇早就传言去世了,怎么可能又有一个颜颇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呢?所以颜真卿半信半疑就问湖州的这个朋友说这位年轻人是谁?这个湖州的朋友赶紧走上两步对颜真卿说这就是你的儿子颜颇,我刚才正走在路上,颜颇一路打听您的情况,我听了他的自我介绍,我才知道他就是您的儿子,所以我就把他带过来了。颜真卿揉了揉眼睛,细细地看了这位年轻人,没错,这个人就是颜颇。虽然有二十年没见,但是整个人的感觉在那里。

想到自己朝思暮想了二十年的儿子,而且是以为早就去世了的儿子突然出现在面前,真是喜从天降,所以颜真卿控制不住情绪,一下子就嚎啕大哭起来,他的哭声也让周围的人对他们父子从离散到团聚被感动,感动的泪水涟涟。

久别重逢引佳句

颜真卿父子失散多年,重逢之时,颜颇已长成翩翩君子,老父亲颜真卿不禁喜极而泣。他的伤感背后不仅有对乱世小家的愧疚之意,更有对大唐劫难的惋惜之情。战争摧毁了无数人的家园,百姓流离失所,妻离子散,如今颜真卿父子能够重逢,真是人生大幸。皎然作为颜真卿的故交,目睹了这一人生幸事。那么,他将会以怎样的诗句书写此情此景?从他的诗中我们又能体会到皎然怎样的内心情感呢?

过了好一会儿,颜真卿才从相见的激动当中平静了情绪。皎然赶紧让人加了一个凳子,让颜颇就坐在颜真卿的旁边,皎然坐在他的对面看着这一对二十年没有见面的父子,他也很有感慨。沿着去看出了皎然内心里面情绪也比较激动,所以就对皎然说你平时一有事就写一首诗,今天你看到了我们父子相隔了二十年才又见面,你要写首诗吧。皎然说那当然,刚才你们父子紧紧相拥的时候,其实我就已经想好了写诗,现在你一催,我马上就把这首诗献给你们父子俩。我们看一下皎然写下的这首诗:

相失值氛烟,才应掌上年。

久离惊貌长,多难喜身全。

比信尚书重,如威太守怜。

满庭看玉树,更有一枝联。

这首诗的题目叫做《奉贺颜使君真卿二十八郎隔绝自河北远归》。“二十八郎”就是颜颇,“自河北远归”这是说明颜真卿跟颜颇失散之后,这个颜颇其实一直就在河北境内,所以这次也是千里迢迢从河北来到了浙江的湖州,来寻找他的亲人。皎然此前就已经知道颜真卿父子的这么一个故事,所以要写这首诗他只需要调动一下记忆,再结合一下刚才看到的情景,就很容易地写下这首诗。

颜真卿与皎然:满庭看玉树,更有一枝联

我们看一下这首诗到底写的是什么呢?开头说“相失值氛烟,才应掌上年”,“相失”就是相分离,相离别,“氛烟”就是战乱,正好碰上了战乱,在这首诗里面这个战乱指的就是安史之乱。“掌上年”就是说的少年,那么颜颇和颜真卿离别的时候也就是十岁多一点,所以前两句说父子相别就在那个战乱的年代,而离别的时候颜颇才十多岁,大家就有疑惑了,安史之乱固然使很多家庭流离失所,但是颜真卿跟他儿子也不是必然会离失,所以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原因呢?

颜真卿被贬为平原郡太守

这里边还真的有非常特殊的原因,要解释这个原因,首先我想把颜真卿的另外一个称呼要说出来。颜真卿也有人称他为“颜平原”。在天宝十二载,也就是公元的753年,颜真卿因为得罪了当朝宰相杨国忠而被贬为平原郡的太守,他的上级是谁呢?说出来大家就会吓一跳,这个人就是安禄山。大家一听就会发现问题了,在安禄山的手下,又是在安史之乱前不久来任职,注定颜真卿的命运会有些非常特殊的地方,颜真卿到任平原郡的太守之后不到两年,安禄山与史思明就发动了著名的安史之乱,大唐王朝由盛转衰,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

据说安禄山刚刚开始反唐的时候,河北的各个州县纷纷都是举手投降,但是颜真卿所在的平原郡是抗击安禄山的一支主要力量。他们坚持了一年多, 至少拖缓了安禄山进攻的这么一个步骤。但是颜真卿并不以此为满足,他想通过更大的力量来把安禄山这支部队给灭掉。那么要灭掉安禄山最方便的办法是什么?就把安禄山麾下的几员大将给策反,然后跟自己联合起来对安禄山形成压力。

为了表达诚意和决心,因为安禄山这些麾下的人有的时候也会怀疑颜真卿是不是真的有这么一个雄图大略,是不是真的有一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气呢?颜真卿当然知道。为了表示我的诚意跟决心,我让我的长子颜颇来作为人质,我的儿子在你们手上,我如果不是一心一意的反安禄山,你们可以把我的儿子杀掉。那么安禄山的麾下几员大将也真的是被颜真卿所感动了,他们决定联合起来,来形成更大的力量,他们想进攻的第一站就是安禄山的老巢范阳,但是他们中间可能出现了叛徒,消息泄露了出去,所以他们的联军在中途遭遇了埋伏,几乎全军覆没了。颜颇也在这场战乱当中走散了,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不久以后,颜真卿也离开了平原。他多方打听,一直没有颜颇的任何消息。后来也不断地听说颜颇可能已经去世了,所以慢慢地他也就放下了寻找颜颇的心思。而今天,颜颇就突然意外地回来,这真的是喜从天降,颜真卿激动不已,所以跟儿子抱头痛哭。因为当初让颜颇去做人质是颜真卿做出来的选择,所以他愧疚。第二来说,在战乱当中离别了那么多年,颜颇肯定经历了许多出生入死,历经磨难的这么一个过程,颜真卿也愧疚,他觉得作为一个父亲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儿子。皎然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也知道他们从合到分再到合的这么一个过程,所以开笔就写下了这两句。

接下来两句叫做“久离惊貌长,多难喜身全”,离别了二十年,当然是“久离”了,“惊貌长”离别之前,颜颇不过十岁多一点,二十年以后已经三十多岁了,所以颜真卿很惊讶当年还是小小的颜颇现在已经长成了高高大大的这么一个形象,所以“惊”可以看出来主要是惊喜。后面“多难喜身全”,因为听了颜颇的经历,他知道是身经多难,但是眼前的颜颇还是好好的, 所以他也很安慰,所以这一惊一喜,惊也是喜,那不仅仅是颜真卿惊,连颜真卿的朋友也感到惊喜呀。

比信尚书重,如威太守怜”,这个其实是把安史之乱前后颜真卿的经历的变化写出来了,在安史之乱前,颜真卿是平原太守,安史之乱后他有战功,所以曾经一度让他拜尚书右丞,也当过刑部尚书。“重”就是非常看重这个儿子,“怜”就是因为知道儿子丢失之后那么一种让人同情的遭遇。所以今天我见了颜颇回来,颜真卿的反应,我知道了颜真卿为什么看重这个儿子,为什么这个儿子丢失的时候他如此地让人同情。

颜真卿与皎然:满庭看玉树,更有一枝联

最后说“满庭看玉树,更有一枝联”,其实这句话很简单,就有满庭的玉树,尤其看到它们枝干相连来比喻为颜真卿与颜颇父子就别重逢的这么一种感觉。本来颜真卿他们父子久别重逢,最高兴的应该是他们父子,但是我们读了这个诗之后,大家就能发现皎然是把自己的感情也完全融入到了这一场重逢之中,似乎那个痛苦压抑,如今又惊又喜的人不是颜真卿而是他皎然自己一样,所以皎然与颜真卿之间感情的深厚,通过这一首诗,我觉得就已经淋漓尽致地表达了出来。

难忘的相识往事

满庭看玉树,更有一枝连”,如果说颜真卿与爱子颜颇是“一枝连”的话,那么在皎然的心中,他与颜真卿更是“一枝连”。若不是同为天涯沦落人,怎能对彼此的心境感同身受,惺惺相惜,一次次的诗词唱和中,二人志趣相投,情意相通,那么皎然与颜真卿如此深厚的友情故事究竟缘起于何时?在湖州他们又一起做过哪些风雅之事呢?

这么深厚的感情当然不是短时期所能形成的,那么皎然与颜真卿最早有可能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呢?老实说我并不能很准确地回答这个问题,但是可以给大家描述一下这个问题。皎然曾经去长安,去长安干什么呢?为了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希望能够遇到一两个赏识自己的人来提拔自己。有没有遇到呢?答案是没有。不仅没有遇到,而且皎然把带在身边的钱也全花完了,自己身上穿的衣服也穿得破破烂烂的,最后一事无成。皎然曾经有一首诗表达了这样的一个境遇和心情,我们看一下:

饱用黄金无所求,长裾曳地干王侯。

一朝金尽长裾裂,吾道不行计亦拙。

花费了那么多的钱,卑躬屈膝去求张三,求李四,结果把自己弄的很狼狈,衣服穿得破破烂烂的,食不果腹,没钱吃饭了,还是没有办法来实现自己的理想,所以在万般无奈之下。当然在天宝初年他也参加一次进士考试也落第了,所以干谒王侯没有结果,参加考试没有考上,所以在这么一种两种可能把他带入仕途的路都被堵掉之后,皎然他的热情就慢慢地下降了。

皎然在长安待了不少的时间,我梳理的这段经历干什么呢?其实我是有想法的,也就是说皎然在长安的前前后后的这么一个若干年,他是有可能与颜真卿认识的。比如说在开元的后期,除了颜真卿因为母亲去世,他要在家守丧之外,他都是在京城任职的。天宝的初年,皎然应举的时候,颜真卿也可能频繁地来往于长安,与他任职之地之间,因为毕竟他是长安人。在安史之乱前的若干年,颜真卿也在京城,所以皎然与颜真卿相认识的这么一个机会应该是有不少的,但是很遗憾我还是拿不出直接的证据来证明他们在什么时候因为什么原因而认识的。

既然没有直接证据,我为什么还要把这段经历说一说呢?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在大历八年的正月,颜真卿一到湖州刺史任上之后,他急急忙忙地就去拜访了皎然。为什么这么急呢?显然是认识已久,也很久没联系了,现在到了老朋友的老家,当然得赶紧去拜访。

皎然曾任湖州诗会的领袖

颜真卿刚才一开始说他是书法家,这是我社会上尤其是后来的人对他的认知。在颜真卿那个时代,颜真卿他诗歌的名声也是相当高的,关键是他很好诗,也特别喜欢结交诗人,所以颜真卿去了湖州之后,很快就跟湖州的诗人打成一片,举办了好多期的湖州诗会,在湖州诗会里面谁是领袖呢?毫无疑问,皎然是领袖。现存皎然写给颜真卿的诗就有二十多首,这就说明他们当时唱和交往的频繁。颜真卿组织的这些诗酒唱和活动,皎然应该基本不缺席。他们有的时候在清风楼里面宴集,有的时候在妙喜寺里面联句,有的时候在骆驼桥上玩月,也就是到处都留下了他们诗酒唱和的痕迹,颜真卿的集子里面,我们今天能看到的写给皎然的诗只有一首,但很显然肯定很多的诗歌失传了,还有一些颜真卿,皎然加上湖州当地的其他诗人来作的一些联句,这些联句现在也还保存着,所以颜真卿跟皎然他们都度过了一段非常愉快的这么一段生活。

浪漫的三癸雅事

颜真卿在湖州做的另外一件大事就是写了很长时间的一部书叫《韵海镜源》,这是一部什么书呢?就是把历史上的典故跟辞藻按照云韵来编排,其实就是一本工具书,比如说我要写诗了,我要写某个韵了,那么要用哪些典故呢?翻开这个书,就能排在里边。《韵海镜源》已经编好了好几个月了,三癸亭去年冬天已经建好了,那么颜真卿就约了皎然跟陆羽几个人要在三癸亭里面来进行雅集。

颜真卿与皎然:满庭看玉树,更有一枝联

诗人雅集,免不了相约宴饮,吟诗作对,无数思想在雅集上碰撞,无数名篇佳作因雅集而生。自古以来,诗人们举办雅集的场地十分重要,临水登高,探幽涉远,于广阔天地间,纵情挥洒,歌以咏志,那么,颜真卿,皎然和陆羽三人为何会选在三癸亭举办雅集?雅集上的诗作留给几位好友哪些余生难忘的记忆呢?

为什么要建这个三癸亭呢?其实也有具体的原因,当时的浙西观察判官兼殿中侍御史的袁高巡察来了湖州,大概他对湖州说了很多好话,颜真卿为了纪念并表达对袁高的一个感谢,所以特地建了一个三癸亭。其实建这个三癸亭后来颜真卿说他还有一点小心思,因为湖州还有一个朋友叫陆羽,颜真卿和他的关系也很好,颜真卿建三癸亭也有来为陆羽而建的,这是颜真卿有诗歌专门提到过的一件事情。那么既然包含着为陆羽建这个亭,所以这个亭子建好了以后当然要有一个名字,那命名的人谁最合适呢?也当然是陆羽最合适,陆羽命名也很简单,因为这个亭子建好的那一年是癸丑年,建好的那个月是癸卯月,建好的那一天是癸亥日,所以叫三癸亭。

颜真卿,陆游,皎然很多人经常在三癸亭里面诗酒唱和。这一天他们三个也照常在这里诗酒唱和,谈得给常地热烈,非常地开心。颜真卿对皎然说,他说这个地方视野开阔,风景优美,但是如果不是因为你在这里的话,它肯能就缺少一种精神,皎然一听,这么夸奖自己也挺高兴,所以就对颜真卿说那我现在这里啊,那这个地方到底有一种怎样的精神呢?颜真卿笑着说这个精神要说起来,用一句话来概括,那就是超凡脱俗的一种精神。皎然一听,老朋友这么夸自己很高兴,哈哈大笑,说你既然这么夸我,为了把夸我变成一种历史,你是不是写一首诗来表达一下你的情怀呢?颜真卿说我本来就要写诗给你,我现在就写一首诗给你,很快颜真卿就写了下面的这首诗:

秋意西山多,别岑萦左次。

缮亭历三癸,趾趾隐灵踪。

元化隐灵踪,始君启高致。

诛榛养翘楚,鞭草理芳穗。

……

徒想嵊顶期,于今没遗记。

所谓“萦左次”,“左次”就是比较高险的地方,杼山其实不高,但是在这座山里面有相对较高的较险的地方,三癸亭就建在这个一个地方。“元化隐灵踪”这么一种灵气此前是隐藏起来看不见的,“始君启高致”,你来了以后才把这个地方的灵气跟高致才把它焕发出来。“诛榛养翘楚,鞭草理芳穗”,你皎然就像杂草当中艳丽的花和芳香的果实,那是一般的杂草远远比不上你的。这是这首诗歌的第一层含义,是说三癸亭的位置高险。第二个层次是说赞美皎然超凡脱俗,第三个层次是说三癸亭因皎然而别具风采。

最后说“徒想嵊顶期,于今没遗记”, 这里面用了一个谢灵运的典故,传说谢灵运在湖州的一个山上建立了“别墅”,写过了一篇著名的《山居赋》,大概因为嵊州在皎然的心目中是一个圣地,所以他也曾经来约这个颜真卿一起去访问嵊州。“徒想嵊顶期,于今没遗记”这句话包含了颜真卿对皎然的一种委婉的批评,约了那么久还没去,还只是徒想,所以最后表达了要与皎然交往不断增加,友情不断增厚的这么一个意愿。

颜真卿与皎然:满庭看玉树,更有一枝联

这首诗虽然写了很多内容,但是三癸亭与皎然是最核心的主题,而且写三癸亭其实就是为了写皎然,颜真卿把皎然的这么一个精神风貌与当地的景观结合在一起,说明什么呢?说明皎然是属于这片风景的,而这片风景也同样属于皎然,所以皎然与当地的风景融合为一,形成了特殊的这么一种人文景观,所以我们通过这首诗,颜真卿眼中的皎然具有怎样的精神气质,颜真卿是如何地敬佩皎然,而且希望两人的友情能一直延续下去,这首诗里说的都应该很充分了。

也许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到了大历的十二年,也就是公元的777年,颜真卿被召回京,担任刑部尚书,这意味着他要离开湖州,这同时意味着由他发起并且一度轰轰烈烈的这么一个湖州诗会也要告一段落了。终于到了告别的这一天,颜真卿虽然万般不舍,但是他也只能匆匆上路。正当他准备跨上马车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远处有一个人影,往这里快快地走过来。他从轮廓就能判断这个人应该是皎然,所以他把刚刚跨上马车的这个脚收了回来,在车下等着皎然走过来。皎然一走过来,当然他是来为颜真卿送行的,两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其实这个时候他们有很多话要说,他们也不再写诗,也不再要求写诗,因为这个时候千言万语都无法表达,所以最后他们也只是互道了一声珍重就分开了。

看着颜真卿的马车渐行渐远,皎然心中升起了一种莫名的寂寞感,因为他知道曾经风雅无比的湖州诗会现在到了结束的时候了。也果然从此一别,两个人就再也没有见面了。别后八年,颜真卿被迫害致死,具体原因我就不在这里说了。皎然是什么时候得到了颜真卿的死讯,获悉了颜真卿去世之后皎然有什么样的感觉和表现呢?现在我们也无从说起。但是他至少能够想起颜真卿送给他的诗里面“徒想嵊顶期”,原来不过就认为是诗人的一句话而已,现在皎然就觉得原来说的“徒想”现在变成真的是徒想的。

颜真卿与皎然:满庭看玉树,更有一枝联

在颜真卿去世之后,皎然还生活了十多年,在这十多年的时间里面,皎然除了面对生活,还要面对记忆。在这十多年的时间里面,他会不会觉得他与颜真卿之间也是“满庭看玉树,更有一枝连”呢?我觉得皎然会这么想的。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韩愈与张籍:喜君眸子重清朗,携手城南历旧游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