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教视窗>> 三秦回眸

俞嗣如:北洋陆军第十五混成旅王鸿恩部被消灭经过

2020年10月10日 00:52:07来源:《陕西文史资料》(第十一辑) 作者:俞嗣如 浏览数:225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一九二五年春,刘镇华率镇嵩军东出潼关夺取河南地盘时,调北洋陆军第七师兼陕南护军使吴新田来关中“照料”督军兼省长职务,并邀驻川陕边境之北洋陆军第十五混成旅王鸿恩驻咸阳,以防兴平、礼泉、武功、岐山一带国民二军的陕军。

一九一七年间,省署派我为汉中区吏治财政调查委员。王鸿恩时任北洋陆军第十五混成旅管金聚部参谋长。我们在汉中相识。此次王调咸阳,设办事处于西安红埠街,不时来省。我正办《新秦日报》,彼此往来较多。

王鸿恩与吴佩孚系山东同乡,关系较密,吴曾给他一个配备新式武器的学生营。此时见国民二军节节胜利,李虎臣进驻潼关,二华、三原、耀县又为国民二、三军势力,他在三面武力包围下,逐渐动摇了对吴佩孚的信赖。一次向我说:“胡笠僧虽然死了,国民二军还不断发展,看来吴新田是站不住脚的,吴佩孚的前途也未见乐观。”我乘机劝说:“目前吴新田与你处于三面包围之中,如南山一带再要受敌,就陷入四面楚歌的绝境,识时务者为俊杰,不如早谋出路。”他说与国民二军曾有联系。我说:“这还不足取信于人,要干就得加入二军。这样吴新田即使失败,也影响不到你。”王鸿恩权衡利害,认为甚是。但又顾虑时机还不成熟,怕吴新田觉察不利。我乘势鼓动他说:“既下决心,说干就干。最近我去华山参加胡笠僧葬礼,事毕往开封,你可写一封诚恳的信致岳西峰,由我代交,玉成其事。”王表示同意,不久将信给了我。这时,驻长安、户县一带曾由刘镇华编为镇嵩军第七混成旅现属第七师步兵旅旅长邓全发,也辗转托人请我带信致岳西峰,愿意投靠国民二军。

我于华山参加胡笠僧葬礼后到开封,把王等的信,通过刘允臣转岳西峰。刘并电邀暂去北京的王鸿恩代表郭瑞圃(曾任《新秦日报》总编辑,与我相识。)回开封。我们三人研究了收编王鸿恩的问题。

岳西峰很快派人送来国民二军任王鸿恩为第廿二旅长、邓全发为廿一旅长的委任状。我偕郭瑞圃到洛阳,见国民三军总司令孙岳。孙对王鸿恩等投国民二军,很表称赞。我在洛阳小停,搭船至潼关,把王、邓两旅情况,告李虎臣,即回西安。过渭南时,见吴新田军队已在布防。我到田玉洁的办事处,托该处长将二军给王、邓的委任状,转送三原田玉洁,以便王鸿恩派人来取。

我回到西安,已是风声鹤唳,气氛紧张,城门增加岗哨,旅馆一日数查,吴军上下惊慌不安。王鸿恩也回咸阳驻地,不再和吴新田照面。

我赶到咸阳见王鸿恩,王让我偕其参议张某,赴三原和耀县,与田玉洁、杨虎城联络,谈得都很融洽。回咸阳,王鸿恩对我说,李虎臣由潼关西进,吴新田调邓全发旅东开堵击,他们拒绝调遣。吴获悉这两旅已受国民二军改编,知事不可为,已于七月十五日夜,弃西安南遁。有人曾劝王截击,王不愿落井下石,未予采纳。他又让我去兴平县见卫定一。卫对王投靠国民二军,甚表欢迎。我当日下午即返咸阳。

翌日,我回西安,见李虎臣,告其因王、邓按兵不动,吴惧而退出西安,李颇以为是。我又介绍李虎臣与王鸿恩在长途电话中交谈,李邀王来西安。次日王来,由我陪同见了李虎臣,两人谈得也很相得。

一天,我到李虎臣处,李的朋友王某,自称咸阳人,任某银行行长。王坚邀我至其住室,在烟灯下没谈几句闲话,就小声对我说:“王鸿恩有一营学生兵是新式好枪,大家看的眼红,得想法把枪弄到手,特请帮忙。”我正色告诉他:“王鸿恩已与吴新田脱离关系,现在属国民二军。李虎臣西进时,由于王、邓两旅拒绝吴新田的调遣,才加速了吴的溃退,李虎臣得以顺利入西安,现在怎么能对王的一营枪打主意呢?”那人仍是刺刺不休。我又说:“王鸿恩投靠二军,是我居间介绍,不能因一营新枪,使二军失信于人。如果这样做,以后谁还肯再来归顺呢?”我看那人见利忘义,也就不再与他交谈。正是这些人从中挑拨,使李虎臣与王鸿恩的关系冷淡下来,终至产生裂痕。

某天半夜,李虎臣派车接我到他处,说咸阳来人报告,王鸿恩扣留县参议员,有反叛迹象,嘱我立刻乘车前去,查清原因。

我天明赶到咸阳,分别向县知事刘次枫和王鸿恩了解情况。原来有人鼓动几个县参议会参议员来县署,要求停发王旅粮饷,王旅派人守提,双方发生冲突,后由王旅稽察处长命人把几个参议员带走,等提完粮饷,即把他们放了,并无军事行动。我对王说:“这样做会招致地方士绅不满,不如将稽察处长撤职,给些钱让他回家,免得受人报复。这样既有助于你和地方士绅恢复感情,也对李虎臣有理可讲,是一个三全其美的办法。”王表示愿意照办。我又到县参议会,议长张宝珊等人也说,王旅军纪还好,只是四千多人粮饷咸阳负担不起。我劝说:“饥寒生盗贼,如没粮饷,纪律也就谈不上了。过去西路一带驻军,苛害人民,可为前车之鉴。王旅人多,咸阳供应不起,可请军署调出一部,或请省署令他县接济,不能停止供应,以免酿成事故。”他们认为有理。第二天,我回西安,李虎臣听完报告说:“这下我的心掉到原地方了,只要不是兵变,就好得很。”由李话中,想来报告此事的人,故甚其辞,想煽起李的怒火,一举派兵往剿,他们好趁火打劫。幸李虎臣未急躁用事,否则真不堪设想。但王、李之间,自此隙嫌日深。此次我在咸阳,王鸿恩颇有感慨地说:“你这次来是上级所派,我要以客礼相待。”流露出对我不信任的情绪。

咸阳士绅与驻军王鸿恩发生冲突后,县知事刘次枫,深感左右为难,坚决辞职。省长刘治洲,几经考虑,希望我能继任。我想王鸿恩投国民军,是我介绍。二军改编时,把一个混成旅编成普通旅。后又有人向李虎臣谎报王要叛变,几至酿成战事。王虽未对我明说,内心不悦是可想而知的。因此他一直不挂国民二军的旗帜。这已使我对双方失信,若任其发展,势必还会出现更严重的问题,那我就更对不起人了。于是决定将所办的《新秦日报》稍加安排,应允刘治洲去咸阳干几个月。

王鸿恩得悉我继任咸阳知事,立刻打电话欢迎。陕西省长公署很快送来委任令,接着王鸿恩又送来一份国民三军总司令孙岳委我咸阳知事的委任令,弄得人莫明其妙。问王鸿恩,他说孙原委了一个县知事,后听王说已委我,就改成我的名字。我表示推辞,王说孙已下委,就不能再变更,还是早来咸阳。这时孙岳以国民三军总司令督理陕西军务,李虎臣帮办军务,刘治洲任省长。孙、李之间已有矛盾,暗中磨擦。李、刘同为陕人,可能关系较近,从发表咸阳知事这件事上,可见其中微妙关系。而王鸿恩靠拢孙岳,对李很冷淡,也就造成了王、李关系的加剧恶化。

我将报社事务安排就绪,到咸阳接事。中秋节后,王鸿恩以咸阳驻军过多,与田玉洁部张九才团商洽,开出一部。初决定张团开渭北,后改王旅开河南。我为此事曾劝止王鸿恩,因他对我已有芥蒂,加以国民二军对王旅虎视眈眈,万一再发生问题,就使我更加为难,所以不便多加劝阻。于是就为王旅筹款征车,准备开拔需要。

王鸿恩离咸阳前一天,张九才团长在县署三堂设宴饯行,邀王旅营长以上军官出席,我是陪客之一。席间闻女人喊冤,县署收发员徐筱轩和张部两个护兵跑进来,说有人告状,请我解决。等我出去,人已走了。我再回席上,王鸿恩已向张九才辞谢,在哈哈声中,一哄而散。

晚间,徐筱轩告我:“今天好险,你们快入席时,张团两个护兵来收发处对我说:‘一会有女人喊冤,你就把俞知事请出来,我们要解决王旅。’不久,真有女人喊冤,他们就挟着我到席间,请你出来,喊冤的人又不见了。以后张团的兵没来,宾主辞谢时候,都还很客气。”事后打听,原来张团阴谋,为王旅发觉,早有戒备,张团无法下手,一场火并才算暗中熄灭。他们表面雍雍揖让,骨子里却想置人于死,想起这场“鸿门宴”,我心里尚有余悸。

翌日拂晓,王旅出发前,张九才还想截留两门大炮,经我劝阻,他才作罢。我们一同骑马,到咸阳城外送别王鸿恩。

王鸿恩逃过了张九才的暗算,全军及辎重乘船至潼关时,遭到守军李虎臣部的猛烈狙击。王旅独立营长张某,骁勇善战,绰号张飞,舍舟登岸,率部向潼关猛冲,已占南原高地,李军纷纷后退。这时暗通李军的王旅机枪连连长郭某,集中火力,向张营扫射,李军乘势回扑,转败为胜。王旅大溃,王鸿恩率千余人东渡黄河,又遭阎锡山部缴械,王仅以身免。这支四千余众枪炮齐全的陆军混成旅,离咸阳不足十天,就这样全军覆没了。

一九六五年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吴新田祸陕记略 下一篇:冯幼青:卫定一部在眉县截击吴新田部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