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游陕西>> 民俗技艺

陕北民俗之迎媳妇

2020年10月16日 07:45:48来源:陕北阳光 作者:张有庆 浏览数:337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陕北民俗」欢天喜地迎媳妇

陕北人结婚媳妇,称“迎新人”或“迎新媳妇”。从古到今,生活在陕北黄土高原上的人们,超常喜庆、热烈、欢快的场面,最为迎媳妇红火。

“轰隆、轰隆、轰隆——!”三声铁炮挨着轰响,浓烟直腾腾升空与白云接吻,徐徐扩散的余音和天际牵手。“呜呼呼——!”的长杆铜号的碗头摸地吹开,尔后又缓缓的直指凌空,告知天神与地神,民间有喜事要办整。在号声振天动地,炸开山庄的间隙,搂紧的小镲、铜锣、牛皮鼓,跟上铜号声,各走各的门路,各耍各的窍道。上下手两支唢呐,跟上敲打的响音,瘜一口来憋一口地扬达着吹奏起来。

炮声的轰鸣,唢呐的吹打,表达着新媳妇将要上轿了。这一陈,就看到张干大抱(为“掐轿”一说)着他的侄女,头达红绸盖头的新人,放到轿里头。又听到挑梢轿夫一声呐喊:“起轿”,四个轿夫便抬着花轿起身了。一队壮观的、气派的、红火的、热闹的迎亲队伍一字摆开。吹手前头响吹细打引路,随后是迎人的,然后就是一乘花轿,跟着是一对门箱由四人抬着,压陈的是送人的。

送人的一行有步走的几个送人汉,拉驴半达小子一个,送人婆姨骑着健壮,毛色光溜溜的母驴(迎送人婆姨不骑公畜和骡子,忌不生育)。送人婆姨撅过脸施过粉,没点口唇山丹丹红。梳洗打扮得花枝招展,就是好看;穿戴得流光异彩,令人喜爱。真应了“七分的人材三分打扮”。送人婆姨怀揣着不如迎人婆姨的体面、光彩、得意的情态。更晓得“迎人的像只虎,送人的像只狗”这话。这时送人婆姨一缕情丝浮在心间,你迎人婆姨有啥能气?没有我们送人的新人,你迎的什么亲?养下胖小子,身身白嫩的皮肤,就是刚出筛筛里的豆腐脑,胳膊又像这剥了皮的水萝卜,圆格蛋蛋的脸脸一笑就像开了花。迎人的婆姨能气谁?不是能我们的女子迎过门“养儿包蛋,烧火捣炭”哩!想到此,又想到当一回送人婆姨是百里挑一,才落到自己头上。送人婆姨骑在驴背上,还是腰身随着驴蹄的步子一摆一摇地摇摆起来,前胸一捻一捻地捻起,后背一耸一耸地耸着,前摆后摇,左动右晃,尽显风姿。同时,流露出一副别人漠视而自己看重自己的神态。喜悦着人生以来难当一回送人的喜悦,漠视着别人对“虎与狗”的漠视,质疑着世俗的“重男轻女”的质疑。由是,眼神的光芒,流露出一派的能气。脸色定得平平,女人不可张扬的本色深藏不露,保存起一股超人的人气。

「陕北民俗」欢天喜地迎媳妇

迎人婆姨骑到驴背上的爽气,被一路上夹道观看的人流指点着,论道着,说笑着,赞扬着,内心的美气浑身三万六千个汗毛孔里溢流出来。眉挑微意之笑,那笑是从得意爽快心底处流泻出来的微笑。面显平静,那静是从激扬神情中难压情感中表现出来的平静。身板直挺,那笔直挺立的身段深藏着一个迎人婆姨含而不露的情感的直挺。迎人婆姨在健壮有力,头戴大红缨缨的驴脊梁上,竖起两耳,倾听路人的赞语,抿起口唇,显得不慌不乱,十分镇定。两腿紧紧圪夹着驴肚子,感受着骑在驴身上的美好感受。两手牢牢地搬住驴鞍子的前横梁,搬出的是内心的爽快感觉。

迎人婆姨担当一回迎人的重任,又是人选的精英,女人们一辈子的幸事。人选的准则极其严格而规则铁定,寡妇、再婚、不育、休弃者靠边站、丑八怪、没人样、不够灵动的弱智者不到圈里。并且有“姑不迎姨不送,姐姐迎得人样俊,妗子迎得黑枣棍”的古谚束缚。只有嫂嫂、姐姐人等才有如是资格担当这一重任。那迎人婆姨的能气、神气、爽气、骄气、美气就不用赘述。

「陕北民俗」欢天喜地迎媳妇

新娘嫁妆

一乘花轿,一对油漆红门箱,八人组成。抬轿的最前者称“挑梢轿夫”,亦是揽生意,挑选人手,指导行程的全权使者。不论轿夫与抬门箱者,曾被人们视以卑微者,有“抬轿埋死人,跟工拉草绳”的贬语。然则,轿夫们却不以为然,反倒觉得是为美差,感到既能挣工钱,亦可吃到操办红事的美食。四个轿夫二前二后,抬着花轿,走起路来圪兴打晃。平路走时兴头晃脑,拐弯过渠走的又摇头摆尾。随轿夫抬动轿子的摇晃动作,花轿时而如风摆水浪,时而似水推浪花。时而仿佛飘游的彩云,在高空游移飘荡。还不时听到挑梢轿夫呼喊着:“石子滚坡”意且路上有石块等障碍物。“前顶着哩!”意为放慢步子。“走支峁哩!”意说有拐弯路走哩。“上台下台”且是要走上坡和下坡路,等的行语。挑梢轿夫在前,路上有障碍物,不平的路面拐弯,以这些行语告诉后面看不清道路者,以防行走时出现差错。同时,编制这些行语,令别人听起来,有一种风趣和神秘感,从而来抬高他们从事这一行业的身份。当轿子抬回新郎的院子后,轿夫们有时来一段“闪轿”的杰作。挑梢轿夫,乘着看热闹的人流,乘着抬新人的雅兴,乘此显现他们的风彩,不顾一路的疲劳和艰辛,挑梢轿夫高喊“闪轿”。便扯起轿杆、筛动花轿,踢脚晃腿,朝前猛走三步,尔后又搂紧轿杆,绕圈后退两跷,如是周而复始来“闪轿”。花轿左右筛开,上下摇摆,如水推浪一般,似水中涟渏一圈圈地泛开。轿夫们跷出一步,或倒走一跷,有的还呲牙咧嘴,做起鬼脸,有的又歪鼻斜眼,扬胳膊踢腿,有的筛头晃脑,长声短气,有的有意拉扯花轿,不听挑梢轿夫的引导,一陈红火的“闪轿”后,花轿稳稳落地。

里三层外三层看热闹的人群,早已喊声,笑声迭起。王二娘磕头礼拜地笑上没了,李老汉豁着牙齿,露着风不断地哼哼地笑,他二嫂抿起几回嘴角笑,娃三哥胸敞开怀哈哈大笑,二妹子捏弄起辫梢来窃笑。脑畔上一排人夸着说着笑着,院子里一圈人叫好不断,说笑声连连。欢声笑语,飞出山沟沟,飘向远地。

花轿落地后,就是“倒毡”,以两块毡铺地,两女人搀着新娘、踏着毛毡来入洞房。一块毛毡走完,另一块接着铺上来,来回换着铺毡,让新人来行走。倒毡时,不论是院子里,还是院子周边都挤满了看新媳妇的人群,遗憾的是,新人头达盖头,谁也看不清其眉和眼,只得在一边长出气。也有一些女人和一群腿底里钻过来的娃娃们,拥挤着,争抢着要先睹为快。

最为欢快,最有看头的还是喷呐的吹打。临进村庄人稠地点,唢呐手干脆停住脚步,用上吃奶的劲来吹打起来。两杆唢呐变换着五花八门的样数,耍上千姿百态的韵味,尽本事来吹着唢呐。唢呐碗子忽而仰天筛起,忽而摸地摇摆,忽而直逼人群,忽而搂在怀中。十指飞快地摸索着唢呐杆上的眼孔,指头如斗活龙一般,上下有致地翻飞。腮帮子随着运气,猛然鼓起两个大泡,仿佛两边腮上扣着两个窝头。突然又坍塌成两个大窟窿,似乎变成两个无底洞。欢快、热情、奔放、悠扬、清脆、激情的唢呐神韵,句句是和善的倾诉,声声为吉祥的表达。一陈陈如细细的流水漫过人们的心田,令听者浑身舒畅欢快,一陈陈似洪水从天而降来,淋湿人们的全身,令人骤然激荡起来。急促热烈地快板吹奏,牛皮鼓排山倒海,震天动地捣腾开来。鼓者双手风快地扬起鼓槌,鼓点如雨点敲打着鼓面,鼓者架势十足,精神饱满,扬欢捣着牛皮鼓。铜锣声音恢宏宽远,声播千里,远接天际。捣者老成持重,表情呆板凝重,欢快深藏内心。小镲扬欢跟上节拍来拍起,声音清脆干练,翻天揭地。拍者笑逐颜开,心花怒放,目光不断扫视人群。唢呐手们振动山摇,欢快激荡的唢呐神韵摇撼着每一个人的心旗。

「陕北民俗」欢天喜地迎媳妇

摇动心旗的唢呐韵味,石席间更能体现。迎亲回来时大都吹奏的是“大摆队”“得胜回荣”等曲谱,主欢快。而席间吹奏的曲调,多以热闹为主。这些门调多是陕北民歌中的“酸曲”。 唢呐悠然自得,陶然风趣地吹打着“插蒜胎”“你要来听呀你就早早的来,来的迟了就门不开,哥哥你难进来。”更吹奏着“半夜里来想你吹不歇个灯,抱定枕头当彻你热身身。”席间,客人们品尝着桌子上的七碟八碗,又听着唢呐吹奏的这些熟习的酸曲,彻听得一些女人们心口口动,心锤锤跳,浑身身麻,脸蛋蛋一阵阵的红,一阵阵的白,她们的身子不由得老往一起靠。还有站着的一些大女子,走也不是,站也不对,脚底如抹上润滑油,满院子圪拧起来。脸蛋一阵阵羞涩,一阵阵如绽放的花朵,窃喜开来。一些后生们,听着听着,热血沸腾,激情滚滚,沉浸在美妙的境界里,想入非非。

对面洼一个拦羊老汉,起先还“咩、咩……”地呼喊着游走的羊群,召呼着四散羊儿,后来羊族停住了吃草的嘴巴,站着不动了,两耳竖起,眼睛直愣愣地呆着,似乎融入悠然绵长的唢呐神韵之中,静听唢呐吹打的优美之音。放羊老汉看着羊儿的模样,听到唢呐吹奏的酸曲,干脆躺在土圪塔林林里头,细细品尝着唢呐的韵味,追忆当年自个儿的婚事,情不自尽地感叹吟唱起“赶牲灵”的调儿:“走头头的骡子呀马跑了,啊呀人家年轻咱老了”

这就是陕北人迎媳妇时唢呐吹奏艺术魅力的所在,亦是艺术魅力打动人心的所致。

陕北人迎媳妇最热闹,最红火的场景是临近院门,炮声隆隆,唢呐高奏,迎人的得意洋洋,接人的满腔热情,看客的点头哈腰。看红火的人流不断涌动,你拥我挤。满院的客人穿着新衣,来回游动,精神饱满,情绪高涨。男女老少,摸摸油嘴,打着饱隔,融入到喜庆、和善、吉祥的氛围之中。

最红火、最热烈、最吉庆,是为陕北人迎媳妇。

「陕北民俗」欢天喜地迎媳妇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李贵龙:毛毛匠,制作运输工具的手艺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