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游记随笔

肖国芳:怀念父亲

2020年12月02日 11:52:26来源:本站来稿 作者:肖国芳 浏览数:214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今年,父亲去世整10年了。在他老人家不在的这些日子里,我时常会回想起他为整个家庭操劳、为工作奔忙的往事。

“想一想您的背影,我感受了坚韧;抚摸你的双手,我摸到了艰辛;生活的苦涩有三分,您却吃了十分。”

父亲的一生是崎岖坎坷的,也饱尝了人世间的辛酸苦辣。他早年辛勤耕耘,历尽千辛,用他的勤恳、踏实和吃苦耐劳和自己的辛勤汗水养育了一家人,让4个儿女全都上了学;这在那个经济贫困的年代,的确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以后,他和母亲又费尽心血,耗尽精力为我们4个儿女先后成了家。

上世纪50年代初,他考进了西安市三桥技校,二年后分配到东郊华山机械厂工作。父亲得过许多奖章、先进称号;之后又被提拔为企业的中层干部。他的性格是十分执拗、倔犟的,干事那是钉是钉铆是铆。

他平时有句口头禅:“举头三尺有神明”。他担任运输处领导时,生产任务繁忙。因为车多人少,司机们白天晚上加班,十分疲惫。父亲三番二次地找厂领导反映实际情况,要求增加人手;厂领导为难地摇头,父亲见解决不了问题,发了火:“举头三尺有神明!不赶紧解决人手问题,这车辆迟早要出大事的!”。果然两天后,厂里一辆大卡车出了重大事故,造成职工一死六伤。处理事故后,厂领导当着全厂中层领导的面,公开检讨,并很快解决了司机人少的问题。

我刚参加工作时,看护料埸,晚上值班寒风刺骨,实在受不了,就回家烤火取暖,父亲知道后,他吼叫着“举头三尺有神明!”并发火骂着我,让我穿着他的大衣,立即去上班;我当时含泪记住了他这句话“人没有责任心,一辈子啥事都干不成!”。

父亲担任厂基建处长时,家中经常有人找上门来,并带来的各种礼品和红包,他都一一拒绝;有一次一位远道来的亲戚带来一台大彩电,想让父亲给个基建项目,父亲当时吼了起来:“举头三尺有神明!”严词拒绝这位亲戚。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十分孝顺,把家里节衣缩食省下的钱经常给在老家的爷爷奶奶寄去,自己却常穿着补丁的衣服。

在全家人心目中,他是默默奉献,家庭支柱的代名词。

10年来,我多次在梦里见到父亲,他的音容笑貌始终定格在他健康强壮的样子,全家人总感到他在家里、身边陪伴着。每次从梦中醒来,我的心都会久久地疼痛;那种失去人间最宝贵、最珍爱东西的痛苦,犹如他离开时那种万箭穿心的感受,却永远无法消除。

父亲的爱就像一条永无尽头的丝线,把他一生的爱绵绵密密缝织在我们做儿女的心中。

我们老家在河北省容城县大河镇的一个农村,家境清贫。父亲自幼凭着聪明的天赋,只读了几个月的夜校,就考进了西安市三桥技校。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如果不是父亲年青时勤于学习,奋发向上,我们兄妹4个可能就要在滞留在偏远的老家农村生活了。

父亲是华山分厂的奠基人之一。20年纪60年代初期被上级派到北郊分厂,当时主要任务就是盖厂房、建福利区、医院、学校、俱乐部、综合楼。

如今遥望着分厂福利区那一排排高大整齐的楼房;那一条条平坦宽广的水泥路面;那一棵棵充满微生机的穿天杨;那高耸矗立的工人俱乐部;那异峰突起的商品楼;那欢声笑语的校园……这些都是父亲和他的同伙们留下共同创业的历史凭证呀!有谁相信,50多年前,这里曾经是野草丛丛、野鸟群群、野兔堆堆、杳无人烟的荒凉之地呀!

分厂护厂小河流向那一九七五年的秋天。那一阵接连几天大雨不断,护厂河的上游——皂河泛滥,它涌进了小河中,使护厂河水顿时汹涌澎湃,很快河水将厂前区淹没了,紧接着河水又逼向福利区。这时很多职工家门口堆放着装满泥土的草袋子,父亲、大哥同厂里的人们一起抗洪两天两夜。兄弟和同学们则躲在教室中,每天的唯一的愿望是洪水早日退下去,好开学上课。以后洪水终于退了下去,再后来听父亲讲,上级拨了专款,父亲负责制定和完成兴修上游护厂河的工程。从此,再没有听说洪水侵袭分厂福利区了。

那宽阔宁静、设备先进的分厂医院,这也是父亲一手筹建,具体负责的基建项目。85年、86年母亲、大哥因患出血热,先后住进这所新盖的医院,由于发现的及时,并且得到了迅速的治疗。在他们住院的时候,我们每天陪伴着,心中默默地庆幸着——幸亏有了这所医院,为多少职工家属和当地的农民解除了痛苦,挽救了多少生命!

过去我们这里看电影,得坐车和骑自行车进城去,几十里路的颠簸使人把看电影的享受心情会抛得九霄云外,如今分厂早有了自己的电影院;宽广平坦的西三路建成,大大缩小了这里人进城的时间,二十分钟左右就可进城;过去喜欢游泳的人,只能到渭河鱼池去,既不卫生又不安全,如今有了干净卫生的游泳场;过去这里只有几个售货员的小商店,买什么都得进城;如今这里盖好了商品楼;过去进城坐车常常几乎将公共车的玻璃挤碎,如今每天十几趟的班车,加上723路小公共汽车,进城方便之极呀!那成群结队的学子们早早就来到分厂欢歌笑语的校园,再也不用起早贪黑地赶车去城里上学了……尤其是到了夜晚,站在护厂河的桥头眺望分厂福利区,但见灯火辉煌,星光灿烂,尤如一个繁华的小城市。这个时候家家户户的人们都已坐在了彩电前欣赏着各种精彩的节目。人常说“吃水不忘挖井人”,眼前这些家乡的日新月异的变化,都是父亲这一代创业人打下的坚实的基础,付出毕生的心血呀!

父亲为人谦逊,做事低调,对自己要求严格,几十年来从不迟到早退;他从不被困难所吓倒,总是知难而上;他作风正派,硬朗,讲话干事掷地有声。他创建了分厂的基建处,并在分厂三科一处、运输科担任主要领导职务;他为人坦诚公道,胸襟宽阔,不计个人得失,关心同志,善于交心,留下了懂管理,有魄力的美名。他那种拍案而起的正义感,对不正之风的威摄力,秉公办事的执著心,为许多老同志而赞誉,有的事过了多少年,还有人回味不已,津津乐道。

妹妹走丢过,他四处找寻,整宿不睡,直至找到为止;兄弟患病,他背着楼上楼下找大夫;学校开家长会,他总是到的最早;多少年替妹妹扫地看车棚,多少次为外孙女看病请医生……那件件难忘的往事历历在目;父爱如山,简单而厚重!

父亲经常教育子女要懂得感恩回报。他说过:中国的老百姓最懂得知恩图报;他治家严谨,以身作则、言传身教,一身正能量;在他的熏陶下,我们弟兄三人都成为社会的有用之才。

父亲对人友善、热情,街坊邻里口碑相传;30多年的老邻居经常来家串门,诉说家事,他都坦诚相见,晓之以理;在工作中,生活上,踏踏实实做事,堂堂正正做人是他人生的准则。他说过:“一辈子对人最大的评价莫过于一身正气,两袖清风。”

人总是会老的。在父亲晚年时,年迈的他因冠心病、脑中风等疾病住进医院,几经辗转,病情严重。在老人家先后住院二年多的日子里,我们弟兄三人轮流日夜陪护。父亲总是对人说他三个儿子多有孝心,多关心他;从不说自己病情有多重,有多难受,尽管这时他鼻子插进食管,下身插尿管,手上插满针头。常去看望他的一位老同志说“我活了70多岁,你父亲是一位真正可交往的朋友;他对华山厂的贡献可圈可点,他是一位真正的男子汉!”

2010年11月5日下午2时,我们最亲爱的父亲去世了。这个被人称为“认认真真做事,清清白白做人”的老共产党员走了,福利区有四、五百个街坊、邻居、老同事、老职工自发地到我家来吊唁,这中间既有尊敬的老领导老俩口和他们的子女,也有与他整天抬杠扯皮的老同事;一个86岁的老人在父亲灵前流着泪说“你走得急,我没来得及看望,对不住了;我在这里给你嗑三个响头来表示对你的敬仰!”在她之后;有8个70-80多岁的老人整齐地排成队,毕恭毕敬地为这个干了几十年的基建和财务的人,却从不喝酒打牌,从不占公家一分钱便宜的人三鞠躬。人们常说的“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金奖银奖不如老百姓的夸奖。”在这里找到了最好的注角!

一位哲人说过“有一些人活在记忆里,刻骨铭心;有一些人活在身边,却很遥远。”我们觉得父亲没有走远,他就在我们身边,他与我们同呼吸,共欢乐!

父亲给了我们一片蓝天,给了我们一方沃土,父亲是我们生命里的太阳。我们永远爱你,亲爱的老爸!

在天国安息的父亲您听到了吗?

父亲活着,儿女生活在他的心内;父亲走了,他的身躯,是儿女人生的路碑……

2020年12月2日

【作者简介】肖国芳,男,64岁,中共党员,大专文化,系西安市作家协会会员、未央区作家协会副主席,现任未央区委的《未央统战》杂志编辑。30多年来,先后在国内各种报刊杂志刊登小说、诗歌、散文、通讯、评论300余篇。他的散文“延河在我心中流”2012年11月获得西安市老干局征文二等奖;散文“信仰依然神圣”2014年10月获得西安市职工素质建设工程征文大奖的三等奖:征文“两学一做 老干部谈感受”获得2016年西安市老干局征文二等奖。他的14万字的史料作品集《未央区属工业记忆》已经由未央区政协编撰,于今年年印刷出版发行;他与张鹰、马宇合编的37万字的《未央故事》一书已经于2016年出版发行。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