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游记随笔

吉建军:华州游记

2020年11月15日 06:54:52来源:华州文史荟萃 作者:吉建军 浏览数:209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回乡逾七日,未曾作文。假期将尽,离情徒增,遂访梁君、惠君、刘君者,驱车往南山腹地,沿途风景迤逦,秋意盎然,置身其中,心旷神怡,故诸多感慨,而作文以记。

文言文:华州游记

予为华县之人,而不能履全县之地,三十余年可谓悔矣。梁君、惠君、刘君三者,皆华县人杰也,又好摄影,是予亦师亦友之至交也。今次三人向导,驱车南指,一路讲解导游,答疑解惑,不遗余力。更令予在此至熟悉至陌生之领地,印象深刻。

山间闲适,不若城郊之喧哗也。一路南去,不闻机器马达之声,泉水潺潺,能感风抚落叶之妙。鸟鸣山更幽,蝉噪林愈静,山间日影隐隐,雾霾腾腾,树木繁茂,郁郁葱葱……皆数十年未曾见之美景也!

文言文:华州游记

行车数十里,见山村一座。居民皆老者妇孺也。适秋收季,有老者乘木梯而上,于树干上架横梁一,结玉米翎为绳,置于其上,垂近地平。老妇抽翎,老者结绳,家中皆数十年前关中地方家居摆设,桌上广播,秦腔飘忽室外。虽陶渊明之世外桃源亦不遑多让。

文言文:华州游记

见行数里,遇一古槐,村人有云该槐盖数百年之龄,二人合抱料无可能。槐旁两户人家,其一土木之屋,西墙已豁,支应以砖垒修补。屋主一近古稀老者,仅余一子,入赘他人,如今老者鳏居于此,虽生活艰辛,亦不见其面有悲戚之色。盖因饮食尚有着落,不至饥寒。山间物产颇丰,若不求富贵,温饱当不难矣。

梁君曾在此间工作,对此间居民颇多了解。语予曰:此间缺水,故宁舍旅者饭食一箪而不舍饮水一瓢,是缺水之故也。今之山间水坝修毕,蓄水足以此间村民用度。而村民犹惯常节省用水,洗涤之用,皆集结雨水也。

文言文:华州游记

一路登山入沟,日光亦晦明变换,山间秋景,令人驻足,不忍轻离。所谓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刘君言,山已游历,往桥峪观水可也。遂驱车复行,直奔桥峪。

不时即至。但见巍然大坝,截河而立,山谷之间溪水长流,皆聚于此地也。汇而成潭,又秋雨频仍之季,水位上涨,愈见其水面宽拓,波光粼粼,世间美景不过如此。

入山数里,徒增凉意。梁君言山间冷暖,不似山下城中。今日前来,未曾足备。至一处巨石嶙峋之地,刘君所言此乃古之栈道也。予观之似有栈道之故,而竟为何用,未可轻言。予但乐见于山涧流淌之溪水也。水至清而天愈朗,人至静而心愈明。予至石上,静观潺潺流水,更入佳境。

随后,欲深入山涧腹地,因梁君燃油不济,中途折返,引以为憾。适“朝花夕拾”外出归来,薛君以接风之故,盛邀各位前往饮酒欢聚。遂一路长歌,半路逢落日余晖,山间又秋雾朦朦,美景难得,复停下摸出相机,悉数记录。

文言文:华州游记

至晚七时许,四人方至薛君处,酒罢而归,之翌日晨,借宿酒残醉,作此文以为记!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