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海撷粹>> 校园播报

建于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华州杏林镇沙圪塔小学

2020年11月26日 05:41:19来源:华州文史荟萃 作者:宋欢武 浏览数:233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我是上世纪70年代初在村办小学——华县杏林镇沙圪塔小学开始接受启蒙教育的。我就读的村小,建于上世纪30年代,旧址据说是一座庙宇。

建于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华州杏林镇沙圪塔小学

沙圪塔东巷口老房子 宋朝峰摄

民国时期,我村至少有三座庙。其中,东巷那间庙直到我读书时还保留着,里面住着一位周姓河南老人。村南那座庙被改建为村办小学后,学校历时70余年,于本世纪初因生源锐减而停办。村里年过半百的人都对这所普通农村小学难以忘却。

在我的印象中,学校正门朝南,墙壁正中上方还有竖写的“沙圪塔小学”几个秀气的大字。校门外左侧有棵粗大的杨树,校园里除了一棵白杨外,还有几株很好看的花树。跨进校园,紧靠校门的是东西对称的两个房间,一间是小教室,一间是老师办公室。矗立在校园北侧的则是大教室,足能容纳三、四十个孩子。大教室外墙上,还有村里一位老三届高中生宋宽定写的楷书标语“团结紧张、严肃活泼”。

在村小读书时,我曾经看到过教室屋顶木梁上的一段用毛笔撰写的文字,毛笔字写得非常秀气,很有功力。据村里年长者说,它出自我村的咸中高中毕业生宋甲瑞之手(也有说出自宋庆运之手),令人遗憾的是,这两位老人均已离世多年。那段文字大概讲述了学校创办的过程以及学校理事会主要成员的姓名。其中提到,孟志浩、宋生乾、曾呈祥等村民是村小理事会成员。

学校建成不久,村民宋秀銮在护校时惨遭意外,这在当时是件不小的事儿。抗战时期,国难当头,民不聊生,即使出了此类命案,治安部门也无暇过问,最终成了个无头案。直到今天,村里70岁以上的老人还不时聊起这个沉重的话题。

这所建于抗战期间的农村小学,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办学实践中,既让本村幼童有了读书、习字的场所,解放初期还承担过村民扫盲任务。先后在村小任过教的有温建明、宋子江、宋新年、魏占林、宋云香、宋敏肖、武慧娴、张小龙等等。

建于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华州杏林镇沙圪塔小学

1996年冬天的沙圪塔南场 宋朝峰截图

记得1971年初春,村小宋云香老师(也是我家邻居、长辈上世纪六十年初毕业于渭南师范,因而是当时令村民都很羡慕的公办老师。)入户来劝适龄儿童入校读书。没费任何劲,父母就同意把我送到学校认字、读书。和我一起入校就读的小伙伴有十多个。如若算上已经读完一年级的同村伙伴,那时候的校园里至少有三十几个低年级学生。

在村小读书的两年间,印象最深的就是宋云香老师的复式班教学,一、二年级轮流上课、交叉自习。下午到校后,先要在校园用粉笔或废旧电池里的芯棒在地上反复抄写生字。这招很厉害,既培养了孩子自觉识记生字、词的习惯,又让我们练就了一笔相对不错的粉笔字。

在那个物质和精神生活都极为贫乏的年代,我们最开心的就是课余在教室外玩游戏。踢方格、斗鸡(我们叫鸡掐仗)、摔四角、弹溜溜、挤暖暖等等。在村小究竟学了些什么?留在记忆里的不多,但那些简单的游戏带来的快乐还是让我与发小们建立了友好、密切的关系,温暖终生。

建于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华州杏林镇沙圪塔小学

2020年春节沙圪塔南巷 宋朝峰摄

短短两年后,我就结束了村小学习。和小伙伴一起走出了人口仅有200多的小村庄,而到了邻村的建华学校继续学业。到建华学校后,结识的新同学和新老师自然更多。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