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教视窗>> 方言土语

说说陕西人常说的“咥”

2020年12月28日 10:55:00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路生观史 浏览数:767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提示:咥”,就是多人站在一起吃,哈哈大笑着吃,波澜壮阔地吃,很粗野也很雄壮地吃。它也许还有两种写法,三口加宜,或者,喋。是陕西关中、甘肃河西走廊一带的方言土音,是吃的一种方式。本义为“收拾”“拾掇”。引申的意思有:咥人,很过瘾地打人;咥饭,很过瘾地吃饭。现在常用的意思是引申含义,本意已不使用了。

今天,陕西和甘肃一带,为什么把吃饭叫“咥”?咥活的意思很丰富

我是在阳关那个地方想起那个字的,dié,怎么写,我不敢肯定,随后想到了那首歌,阳关三dié。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但在其之后,我强烈地想起了dié。

一dié:霜夜与霜晨,遄行遄行,长途越度闗津。惆怅役此身,歴苦辛,歴苦辛,歴歴苦辛,宜自珍,宜自珍。

二dié:依依顾恋不忍离,涙滴沾巾。无复相辅仁。感懐,感懐,思君十二时辰,商参各一根。谁相因,谁相因,谁可相因。日驰神,日驰神。

三dié:芳草遍如茵,旨酒旨酒,未饮心已先醇。载驰骃,载驰骃,何日言旋轩辚。能酌几多巡。千巡有尽,寸衷难泯。无穷的伤感,楚天湘水隔逺滨,期早托鸿鳞。尺素申,尺素申,尺素频申,如相亲,如相亲……

今天,陕西和甘肃一带,为什么把吃饭叫“咥”?咥活的意思很丰富

dié是什么呢?字的意思是重复。一首词的下片为Dié。在不断地重复中唱的是,余音余韵。这阳关三dié的dié因此也有多个版本,人们根据自身情感所需,传唱着不同的dié。

请原谅,在这里,我用拼音来书写它,说文解字中说,dié是这么写的——曡。并解释了其中的原由:以为古理官決罪,三日得其宜乃行之。所以,从日从宜。但是,后来人们觉得三日太盛,就改成了三个田字。三田加宜,这个dié字,我没见过,但我想既然能这么改,为什么就不能改成三口加宜,也让它读作dié呢?一则吃饱了才唱,二则吃得好才唱。三品为品,一口代表一人,三人为众,三口加宜就是大家吃得美极了!

你可以说我是个俗气的吃货,在这么高雅的曲儿面前还想着吃,但是,没办法,民以食为天,更何况,在我们的汉字里,吃至极致为dié的这么个字——咥。字典里还为其附上了这种解释:陕西关中、甘肃河西走廊一带的方言土音,是吃的一种方式。本义是收拾、拾掇。引申的意思有:咥人,很过瘾地打人;咥饭,很过瘾地吃饭。现在常用的意思是引申含义,本意已不使用了。

今天,陕西和甘肃一带,为什么把吃饭叫“咥”?咥活的意思很丰富

需要说明的是,我真不喜欢“咥”这个字,虽然它完整地表达了我要说的意思,但它实在是太瘦弱了,看着不雄壮、不过瘾。因此,在我的概念里分明还有这样一个dié,那就是三口加宜,或者把它变成左右结构,在左边再加个口,那才叫dié呢!但是,我又造不出字来,也就只能用这“咥”了。

“咥”让我想到秦人,事实上,它也与秦人有关。今陕西关中、甘肃河西走廊一带的秦人先民,他们站在一起咥饭,哈哈大笑着,轰轰烈烈地咥,很粗野,也很雄壮。所以,“咥”也有笑的样子的意思。

有人给“咥”这样一个基本要求,或者说是要符合以下条件才能达到“咥”的境界:第一,身体要好、食量要大;第二,从事重体力劳动且在饿透之后进餐;第三,饭菜可口且盛食器物要大。除此之外,“咥”时不必坐着、准确的姿势应该是蹲,其次是站着,进食时还要能发出让人唾涎的声音且汗流满面。

今天,陕西和甘肃一带,为什么把吃饭叫“咥”?咥活的意思很丰富

这个标准对于我们现在的人来说有些难,可以把它理解成老碗盛食,“狼吞虎咽”,吃出快乐,吃出气氛。但在秦人的站姿与进食时的声响以及大笑与汗流满面里,我想到了秦人由游牧向农耕的转变,“咥”也许就是从那时候起,被越来越少地应用了。甚至今日,已经基本不被用了。所以,我说的diédiédié应该还有一种怀念,是不断重复的三dié,diédiédié的怀念。

为什么叫“咥”呢?在这时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一方面,那时粮食缺,人们体力过重,所以,在一起吃饭时,只顾敞开了大胃地吃,吃了笑、笑了吃,要吃个痛快、吃个爽快,吃出吃本身的境界与美气来;另一方面,隐含着西北人健壮的体格与豪迈的个性,所以,吃在这里成了“咥”。

今天,陕西和甘肃一带,为什么把吃饭叫“咥”?咥活的意思很丰富

今天,人们还可以在陕西关中、甘肃河西走廊一带听到这样的对话:

“吃毕了吗?”

“啊,毕了。”

有时,后面还会带上一句:“咥美了!”

显然,这“咥”在这里还隐含着数千年前的秦人吃相。甚至,被渗透到了生活的各个方面。比如,咥活。

“你(娃)干什么去了?”

“打工挣了些小钱呗!”

“嘿,你(娃)肯定咥了个大活!”

今天,陕西和甘肃一带,为什么把吃饭叫“咥”?咥活的意思很丰富

啥是个“咥了个大活”呢?就是挣大钱了,办大事了。这是明面上的,比较隐私的意思就不是这样了——人们把夫妻之事,也可以说成咥活。

“那两口子干啥去了?”

“咥活呢!”

它指的就是造人之事。

人生在世,传宗接代是大事,联系到秦人咥饭的样子,古人所说的“食色性也”也会掷地有声!

今天,陕西和甘肃一带,为什么把吃饭叫“咥”?咥活的意思很丰富

至于,引申的意思,当地的对话往往是这样的:

“那娃怎么了,让你那么咥他!”

“他就是个坏蛋,我不咥他谁咥他!”

很暴力,也不值得人们怀念,而我要说的是:今天,人们食色的雄风都去哪里了?为什么“咥”被起用得越来越少了呢?难道真的是因为文明了吗?我们还有力气咥人吗?

最后,我想弱弱地说一句:咥,在当下还可以写成这个字——喋,也读dié,虽然被组成了喋喋不休的汉语成语,被经常用到,但作为动词,它是口开合、吮吸的意思,喋呷即是形容成群的鱼、水鸟吃东西的声音。那一定很响亮吧?

今天,陕西和甘肃一带,为什么把吃饭叫“咥”?咥活的意思很丰富

这也许就是咥了,它在我们走过的漫漫长路上,是军体拳一样的有力舞蹈,是杀鸡也要用牛刀!一个字,有时能照亮一个力量辉煌的超人时代,在这个字里,人们就不难理解,秦人为什么会在那个时候百折不挠地干出那么多大事情。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不过是离别时的一种歌唱,这个世界上还能有什么比吃让人感觉更美好的吗?diédiédié啊!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