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驿站>> 衣冠妆饰

简述宋代女性抹胸的面料、色彩与纹样

2020年12月14日 19:04:58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佚名 浏览数:205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抹胸”是女子的重要内衣之一,据目前的材料来看,最晚五代时女子已经穿着“抹胸”,但文献和图像尚不足以支撑对五代时期“抹胸”的研究。到了宋代,不少女子“抹胸”的实物出土,辅以大量图像和文献的支持,便可以对宋代女子“抹胸”进行较为深入的个案研究。

宋代女性穿什么抹胸?以粉色为主,有凤纹和鸳鸯纹,比豹纹好看

一、宋代墓葬中出土的抹胸实物

由于墓葬中纺织品较于其它明器更难保存,且抹胸并非宋代葬制中的必须品,所以实物较少,目前出土抹胸的宋代墓葬仅花山宋墓与福州南宋黄升墓两处。

(一)南京高淳花山墓

2003年9月30日,南京高淳县花山在道路施工中发现宋代砖室墓一座,墓葬位于高淳花山茅庵山南麓,为长方形砖砌单室墓,墓室后部设有砖砌棺床,棺床上黑漆棺保存较好且被运回南京市博物馆进行清理。棺内出有女尸一具、银器、铜器、玉器、竹木器、铁器等一批文物,特别是出土了52件(套)丝绸服装,然而墓主身份及生卒年失考。

顾苏宁在《高淳花山宋墓出土丝绸服饰的初步认识》详细记录了该墓中出土的绝大部分纺织品,其中包括抹胸6件,皆为长条宽幅状:

1、素绢抹胸

呈长方形,长42cm,宽90cm,另有一块长93cm,宽14cm的织物应是该抹胸的上半部分横向系带,现已与正身脱线分离,尚能看出残留的系带断头,与一根系带断裂系带正好可以对位连接,另一根系带缺。面料组织结构为1/1平纹绢。

2、素纱抹胸

呈长方形,长46cm,宽112cm,两边有系带,带长60cm,宽3.5cm。上部打有1个小褶,褶宽5cm,深10cm。织物组织为1:1绞纱,系带为1/1平纹绢。

3、菱形朵花纹印花绢抹胸

呈长方形,长50cm,宽116cm,两边系带分别为长51cm,宽3.5cm。上部中间处打有一个折褶,褶宽5cm,深10cm。面料为1/1平纹绢,以印花工艺用黑色印出菱形纹,菱纹内填以柿蒂小花,相错排列,花纹循环:经向1.5cm,纬向1.5cm。衬有绢里,1/1平纹组织,并以宽6cm的朵花纹印花绢贴边。

4、芙蓉山茶梅花纹罗抹胸

呈长方形,长50cm,宽116cm,两边系带长59cm,宽3.5cm。上部中间处有一折褶,褶宽4cm,褶深10cm。面料地部组织为1:1绞,花部组织为1/2左向斜纹花。图案是一排芙蓉、一排山茶、一排梅花交替排列,花为折枝。图案循环:经向10cm,纬向8.5cm。上下两头存幅边,通幅正好是抹胸的长度。系带织物组织为1/1平纹绢。

5、素纱抹胸

呈长方形,长40cm,宽80cm;两边系带分别长为80cm,宽为16cm。面料组织结构为1:1绞纱。

6、卍字菱格纹罗抹胸

呈长方形,长50cm,宽120cm。破损严重,多处糟朽,系带脱落,分别只剩下5cm、1cm的长度。面料组织结构地部为1:1绞三梭横罗,花部为1/2右向斜纹。图案主体是菱形,在菱格内为一个卍字,菱格外为联珠形成的菱形,四方连续排列。图案循环:经向7cm,纬向4.5cm。

而花山宋墓出土的的其它丝绸服饰也有着宋代典型的矜持与素雅。

(二)福州南宋黄升墓

1975年10月,在福州市浮仓山的西北面发现一座三圹并列的宋墓,据出土砖制买地契知,右圹墓主为黄昇,左圹墓主是孺人李氏。其中,左圹墓有一直径0.6米的盗洞,清理中仅见零星随葬品,中圹葬具已腐朽,随葬品亦仅剩不多,而右圹墓保存尚好,墓主黄昇为南宋命官黄朴之女,其夫赵与骏为赵宋皇室宗亲。右圹墓中随葬品数量繁多,共计四百一十余件,丝织品丰富为全国罕见,其中罗为最多,绢、绫次之,还有少量纱。罗、绫多为提花,纱、绢则为素织。这批丝织品的出土也使我们看到了南宋时丝绸工人的纺织技术水平。

其中该墓中出土一件抹胸,疑似抹胸两件。

此件抹胸素绢质地,为表里两层的夹衲衣,内絮少量丝绵,并且,在当肩两端分别接缝一片三角形,长55cm、宽39—40cm、上端和腰间缀带,上端带长34—35cm、腰间带长35—36cm,仅施于胸而不施于背。

值得一提的是,在南宋黄昇墓的陪葬衣物中,有五件用途不明的“围件”,均为长方形,由表里两片叠合而成,缘边,上端一角缀带,绑结相连。其中三件在上一章中已经写到,根据其尺寸和形制的推断,有极大的可能是裹肚。另外两件中,一件面里均为烟色绢,133×48cm,罗带2.5×58cm;一件印花素纱为面,素纱里,119×46cm,带残缺,笔者根据其尺寸大小,以及同花山宋墓中抹胸形制的高度相近似,推其很有可能就是抹胸。

此次墓中还出土了其它大批丝织料剪裁的袍、衣、裤、裙、带以及鞋、袜等,其中有长袖宽袖的花袍、曳地的裙裤等皆花色富丽,绶带以及衣袍上普遍饰有花边,这些制作也是宋代贵族官府子女生活的一种真实写照。

根据所有出土的宋代抹胸,整理出宋代两种形制的抹胸,并且也能够在宋代当时的文献或者图像中得到映证。一种为矩形宽幅布帛,贴身围裹于胸腹部位。

宋洪迈《夷坚志》戌卷记载到:“行道之际,观者云集,两女子丫髻骈立,颇有容色。任顾之曰:‘小娘子穏便,里面看。’两女拱谢。复谛观之曰:‘提起尔襕裙。’襕裙者,闽俗指言抹胷;提起者,谑媟语也。其一曰:‘法师做醮,如何却说这般话?’”踰时而去。”60在凌蒙初《拍案惊奇》第十七卷之《西山观设箓度亡魂,开封府备棺追活命》补叙道:“盖是福建人叫女子“抹胸”做“襕裙”,提起了,是要摸他双乳的意思,乃彼处乡谈讨便宜的。”在此称之为为“裙”,且任道元用“提起”二字,也说明这类抹胸在形式上有宽松的一面,或有如裙子一般,下摆是无拘束的。

宋代女性穿什么抹胸?以粉色为主,有凤纹和鸳鸯纹,比豹纹好看

又《山居新语》中记叙:“十二日,内安康夫人、安定陈才人又二侍儿失其姓氏,浴罢,肃襟焚香于地,各以抹胸自缢而死,解下衣襟有清江纸书一卷云……”,既是能够用作绳索自尽,那么抹胸必定要有相当的长度。

在四川大足石刻宋代造像“推干就湿恩”一景中,如母亲内衣所示,在女服内以一带横裹于胸腹。

第二种只覆前胸,后背袒露,在宋王居正《纺车图》中的老妪形象,就着有此种抹胸。

然而需要注意的是,在江苏金坛县的南宋周瑀墓中,出土过一件同样被命名为“抹胸”的亵衣。墓主周瑀为男性,南宋太学生,生于宁宗嘉定十五年(1222),淳佑九年(1250)卒。该墓中出土的所谓“抹胸”由一块驼色素绢对角缝制成梯形,上宽15cm、下宽83cm、竖直30cm,下边中间打褶2cm,上下钉有四条绢带,宽2.5cm,残存最长者63cm。6由于其高度和上宽长度并不能够遮掩胸乳部分,尤其又是对于一个成年男子而言,所以将其作为“抹胸”,应是在考古定名时的一个误称。

二、抹胸常用之面料

根据宋代墓葬中出土的女性抹胸整理,抹胸质地共有罗、纱、绢三种面料。以下将对这应用于抹胸的此三类面料结构略作分析。

(一)花罗

在花山宋墓出土的抹胸中,有两件抹胸为花罗质地,分别为芙蓉山茶梅花纹罗抹胸和卍字菱格纹罗抹胸。罗是一种经丝互相绞缠后呈椒孔的丝织物,即凡是应用绞纱组织的织物统称为罗,也因着经丝互相绞缠呈椒孔的特征,故有“椒孔曰罗”一说。其质地轻薄、丝缕纤细,因宋代织造技术的高超,罗更是风靡一时,深受人们喜爱。罗一般分为素罗与花罗,花罗是罗地出各种花纹图案的罗织物总称,也叫提花罗,花罗又分为二经绞、三经绞、四经绞等三类。

根据其不同的罗组织构造,二经绞花罗有两种:起平纹花和浮纬花。

1、二经绞花罗

(1)平纹花罗(图17-1)。二经绞组织为地,平纹起花经丝有拈,纬丝无拈,经纬密度36*27/cm²根或32*18/cm²,花纹有卍字纹、梵轮、必定、叶状四向“十”字形等以“杂宝”为主题的小提花织物。工艺精巧,结构疏密得当,透明轻拂,富有特色。

(2)浮纬花罗。地组织是平纹组织,经纬密度为32*18根/cm²(图17-2)。花纹处结构是:绞经和地经不起绞而平行列排,绞经下沉为奇数梭不等,纬丝浮于经丝上亦奇数梭不等。由于结构不同,在罗织物表面形成浮纬起花罗。这种花罗的花纹有卍字纹、梅花、四向花、四瓣花等四种(图17-3)由于采用浮纬显花,经丝不与纬丝相较,因而呈现出短小的发披现象。

2、三起经花罗

三经绞花罗又分为平纹花、斜纹花和隐纹花三种。

(1)三经平纹花罗:地组织以3根经丝(1根绞经、2根地经)为一组,花纹部位以单经、双经平纹起花。经纬密度差异最大的是45×18根/cm²。花纹有牡丹、山茶、海棠、百合、月季、菊花等,而以牡丹、山茶花为最多。

(2)三经斜纹花罗:花纹部位起二上一下的斜纹组织。经纬密度差异最大的是45×19根/cm²,花纹有牡丹、山茶、栀子、蔷薇、月季、芙蓉等,以牡丹、芙蓉为主。

(3)隐纹花罗,地组织外观与二经绞相似,实是三经的隐现。当A、B、C3经粗细相绞成地部,花纹部位粗经中分出一根作单独的平纹组织,不起绞的经平纹最长达13根,最短的也有三根。这种花纹有连枝和折枝花卉两大类。有一块单一的牡丹花,朵径达12厘米。花纹单位最大的是41×15根/cm²,是宋代以前少见的大型花纹,花纹以牡丹或芙蓉为主体伴以山茶、栀子、梅花、菊花等组成繁簇花卉图案。这种以花卉写实题材作为提花工艺的表现形式,富有生活气息。

而花山宋墓中的芙蓉山茶梅花纹罗抹胸:面料地部组织为1:1绞,花部组织为1/2左向斜纹花;图案是一排芙蓉、一排山茶、一排梅花交替排列,花为折枝;图案循环经向10厘米,纬向8.5厘米;上下两头存幅边,通幅正好是抹胸的长度。卍字菱格纹罗抹胸面:料组织结构地部为1:1绞三梭横罗,花部为1/2右向斜纹;图案主体是菱形,在菱格内为一个卍字,菱格外为联珠形成的菱形,四方连续排列,图案循环经向7厘米,纬向4.5厘米。综上可见花山宋墓中的这两件罗组织面料为质地的抹胸,是具有二绞、三绞、四绞等复杂经绞结构,具有多种花細案的织造纹样。

(二)纱与绢

花山墓中出土了两件纱质抹胸,起织物组织都为1:1绞纱;另外同墓中出土、本文推断为抹胸的一件“围件”,为印花素纱为面,素纱为里。纱是“平纹素织、组织稀疏、方孔透亮的丝织物”,具有轻盈、纤柔、细腻等特点,古诗形容:“举之若无”“真若烟雾”,《古今服纬》注《周礼》言:“周礼之素沙,后世作纱,言其孔可以漏沙也,此帛类之至疏者。”故将纱作为贴身之服,细软清薄,剔透凉爽,连白居易也赞道:“鱼笋朝餐饱,蕉纱暑服轻。”宋代纺纱行业兴盛,“南方及两浙地区上贡的纱、糓等,全国上贡6611匹。……纱有素纱、天净沙、暗花纱、粟地纱、茸纱等名贵产品”。当时有记载,肖山对纱的织造已积累了季节与质量关系的宝贵经验,“以暑伏织者为上,秋织者为下,冬为尤下,盖霜燥风烈,则丝脆,帛地不坚,为衣易弊,故卖纱者必曰此良纱也。”

“绢为最普通的平纹素织丝织物,其厚薄疏密范围较大,常用于制作常服、内衣、衬料。因其质地较为爽挺、轻薄,故也常被应用于抄写或古代衣物的衬里。花山墓中出土的绢质抹胸有和素绢抹胸和菱形朵花纹印花绢抹胸,其中菱形朵花纹抹胸面料为1/1平纹绢,以印花工艺用黑色印出菱形纹,菱纹内填以柿蒂小花,相错排列,衬有绢里,1/1平纹组织,并以宽6厘米的朵花纹印花绢贴边。

宋代政府的四大类赋税里,仅布帛丝绵之征就有10种:“一曰罗,二曰绞,三曰绢,四曰纱,五曰施,六曰铀,七曰杂折,八曰丝线,九曰绵,十曰布葛”。,这显示出宋代纺织业的繁荣与兴盛,因着宋以“守内虚外”政策为主导,对民间手工业生产和经营活动采取较为开发的政治态度,而海上丝绸之路的开通更是为商品经济的繁荣与活跃锦上添花,藉此纺织品交易的势头乘风上涨,更是促进了宋代纺织业的辉煌。

宋代女性穿什么抹胸?以粉色为主,有凤纹和鸳鸯纹,比豹纹好看

三、抹胸的色彩

宋代墓葬出土抹胸实物数量相当有限,且大多颜色已经褪变,多为黄褐色,因此几乎不能仅从实物去判断宋代女子抹胸的色彩。

宋代女子抹胸的颜色大多以艳色为主,在目前所统计出的34件抹胸中,红色抹胸有19件,约占表内所有抹胸颜色的55%以上,这就不得不引起我们关注一个现象,就是为何宋代女性在穿着抹胸时偏爱红色。

第一,在古代,颜色也被认为是国家政权的象征,颜色的改变,意味着政权的更替,不同的历史朝代,统治阶层好尚的颜色也不同,从而也影响到民间对于不同颜色的偏爱,作为历史上最能代表中国文化的帝国王朝之一,宋代尤其崇尚红色。早在春秋时期,阴阳家邹衍提出“五德”学说,“五德”对应“五色”:“五德”即指金、木、水、火、土所代表的五种德性,每一种德性对应一种颜色,金德对白色,木德对青色,水德对黑色,火德对红色,土德对黄色,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周而复始,循环往复,五种颜色也随之更替。战国以后,几乎每一个王朝,都依据“五德”循环原理,给自己赋予一个新德,并规定新的国家颜色,以此表明自己依“天命”取得前朝政权。宋受禅于后周,木生火,故宋为火德,尚赤;赵宋南迁,一仍火德,尚赤,高宗年号建炎,即火德中兴之意。

第二,宋代染色技术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但凡蚕桑之地都可染色。同样,著名的染料产地周围也会聚集相关的印染工匠,形成一定的生产规模”。据《燕翼贻谋录》记载,北宋“仁宗时有染工自南方来,以山矾业烧灰,染紫以为黝,献之,宦者洎诸王无不爱之。乃用为朝袍,乍见者皆骇观”。大约在北宋时,湖州就能在绫罗上印染深红、浅红、淡红等色彩,即有名的“湖缬”。缬是我国古代丝绸印染产品的总称,出现较早,宋代盛行不衰,宫中与民间多有服缬者。当时杭州人服饰中有“绯锦缬彩”、“红缬锦团搭”、“红罗缬衫”、“彩缬幕”等河北西路的相州,正是因为出产茜草,所以印染业在当时最为著名。茜草又名:破血草、茹藘、红根草等,我国应用茜草染色有3000年的历史,利用其红色的根部进行染色,其主要成分是茜草素,是一种上乘的大红染料,且不易腿色。“《纲目》谓:‘茜草十二月生苗……叶如乌药叶而糙涩,面青背绿……可以染绛……’”;《尔雅翼》:“茜草染绛之草,《説文》曰‘人血所生’,故一名地血。今茹藘能治血又所染亦赤……其女子之染,則毛氏云‘茹藘茅蒐之染女服也’……”。正所谓相州朝歌城“出茜草最多,故相撷名天下”,且再加上宋朝尚赤,致使“相缬”在相州地区迅速发展起来,赢得了全国性的声誉,而“茜”也成为了红色的代名词,宋刘过《江城子》:“海棠风韵玉梅春。小腰身。晓妆新。长是花时,犹系茜罗裙”;宋寿涯禅师《渔家傲.咏提篮观音》:“清冷露湿金襽坏。茜裙不把珠缨盖。特地掀来呈捏怪。牵人爱。还尽许多菩萨债。”

红花又称之为草红花、胭脂花、山丹花等,生产区域分部於四川、河南一的山区,这一带生产的红花又叫做川红花,使用其花瓣,所提炼出来的色素,可直接在纤维上染色,宋《演繁露》:“山下有红蓝,足下先知不?北方人探取其花染绯黄,采取其上英鲜者作烟肢,妇人将用为颜色。”80红花所染为“真红”,唐代李中《红花》:“红花颜色掩千花,任是猩猩血未加。染出轻罗莫相贵,古人崇俭诫奢华”,成鲜红的色淀沉积在纤维上,获得具有一定牢度的红色衣物,故在有色染料中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又因巴蜀地区因丝织品质独特且宜于染色,其中蜀地彩帛成为当时一绝,宋吴中复诗《江左谓海棠为川红》:“靓妆浓淡蕊蒙茸,高下池台细细风。却恨韶华偏蜀土,更无颜色似川红”,可见,川红即海棠花般的红色,美艳动人。

因着取材的方便,红色也成为了受大众所垂青的颜色之一,在各种色彩中也就占有了相当重要的地位,中国汉字中,代表织物的字都带有部首“纟”,因此“红色”凭其高居不下的人气,也成为一切纺织品的代称,如唐杨汝士《贺筵占赠营妓》:“一曲高歌红一正,两头娘子谢夫人”,《红楼梦》九十四回:“还有两匹红送给宝二爷包里这花,当作贺礼。”

第三,人们常将美人与花相互比拟借代,而由于民间也对红色有着诚挚的热爱,红色便既可以代指美女也能够代指花儿,或是与美人相关的事物,从而在诗词中又达到了一语双关的效果,如高观国《祝英台近.荷花》:“拥红妆,翻翠盖,花影暗南浦”,陆游《钗头凤》:“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等。所以,宋代女性更倾向于红颜色的抹胸,应该也是一种美好女性情怀的向往。

第四,“首先,色彩给人以膨胀与收缩感,由于各种波长的光同时通过水晶体时……长波的暖色影像似焦距不准确,如‘红色'在视网膜上所形成的影像模糊不清,似乎具有一种扩散性,景物形象似有扩张运动的感觉。”眼睛在同一距离观察不同波长的色彩时,红色的波长较长,在视网膜上形成内侧映像因此红色有前进感,和温暖一样给人以临近的感觉,临近意味着真实,触摸得到。8宋代的女人们狡黠地选取红色作为抹胸的色调,即使在不若唐朝又露且透的着装下,依然能够巧妙而又成功地夺取人们的目光,她们深谙审性感并非暴露和开放,而是由内而外散发出的一种女性气质,一种含苞待放的风韵。

宋代女性对于服饰搭配着高度的审美和色彩对比反差有着独到的利用。从绘画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宋代女性常服以色彩的角度综合分析,1.主要色相彩强调本色,以淡雅为尚,淡蓝、浅黄、青、藕丝色、淡粉红、墨绿、白色等,服饰色彩均偏中高明度,纯度偏低,对比色应用则较少,如《荷亭婴戏图》《瑶台步月图》,抹胸色彩也偏素雅,通体的一色调,也更显得体态修长婀娜、简洁优雅。2.外衣或领抹鲜艳而抹胸色淡的反差:宋代宫廷女性服饰色彩会部分程度沿袭唐代宫庭女性服饰色彩的运用,但是没有唐代的富丽堂皇,纯度降低,反而更加和谐。期常服通常以红生色花罗为领子,红罗长裙和褙子,黄、粉红纱衫,白纱裤,黄色裙等,内着浅色抹胸,如《瑶台步月图》《歌乐图》等(图20-2/3)。3.外衣质朴素雅,衬以鲜艳的抹胸,利用这种大幅度色相对比,可以在并不丰腴饱满的身材上,将整体形象衬托得更具有层次感以及让人物形象更加立体,其内里的一点点艳丽,更如点睛之笔透露出女儿家内心的仪态万方、千娇百媚。4.艳色系内外衣搭配,在绘画中也不胜枚举,颜色搭配的十分谐调,更显温润端庄和线条流畅感。

宋代女性穿什么抹胸?以粉色为主,有凤纹和鸳鸯纹,比豹纹好看

四、抹胸之纹样

从宋代抹胸出土实物来看,除却单色即是植物花卉、几何纹样占最多,尽管出土实物非常有限,但也能够管窥到宋代纹样审美的独具一格。宋代服饰一方面喜欢直接运用纱、罗、绫等面料本身的织造图案而不加修饰,一方面会采用刺绣、印花等手法。因黄老道学对上层社会思想价值观的影响,“天人合一”、返璞归真成为此时审美追求的最佳境界,一花一草一木都是宋人寻求人与自然和谐相、生的审美心理,因而也影响了服饰审美的风尚。

(一)植物纹样

在出土的抹胸中,植物纹样的有两件,皆为花山宋墓出土,一件“芙蓉山茶梅花纹罗抹胸”,图案是一排芙蓉、一排山茶、一排梅花交替排列,花为折枝;另一件“菱形朵花纹印花绢抹胸”,即在黑色的印花菱纹内填以柿蒂小花,相错排列,花纹循环,且以朵花纹印花绢贴边。比起唐代祥瑞图案的运用,宋人装饰纹样中耕喜欢以写实花卉为主,谓之“生色花”,“宋代画院十分重视花卉作品,徽宗赵佶就是位花鸟画高手。……所画各种花木杂卉如桃、牡丹、梅花……山茶、石竹、木瓜之类。”“织物上所用的花卉图案题材与上述绘画相似。”“在临安市场上,四时有扑带朵花,亦有卖成窠时花,插把花、柏桂、罗汉叶。春扑带朵桃花、四香、瑞香、木香等花,夏扑金灯花、茉莉、葵花、榴花、栀子花,秋则扑茉莉、兰花、木樨、秋茶花,冬则扑木春花、梅花、兰花、水仙花、腊梅花。”又“杭州城里卖花者,也以马头竹篮盛之,歌叫于世,买者纷然。”可见宋人对花卉的热衷。

1、梅花

四君子之一,象征高洁坚毅的品格和清幽脱俗的气质而为士大夫所敬重,常常成为文人墨客所歌咏的对象,王安石就曾赞道过:“灯前玉面披香出,雪后春容取胜回”“望尘俗眼那知此,只买夭桃艳杏栽”,更是因其冰肌玉骨、凌寒留香而被喻为民族的精华和女子的端庄与贞洁。中国历代文人志士爱梅、颂梅者极多,不但吟之诗作其画,连纺织业也将梅花作为流行的图案印染或绘制于衣物上。在严寒中,梅开百花之先,独天下而春,因此梅又常被民间作为传春报喜的吉祥的象征

2、山茶花

中国传统十大名花之一。茶花又名曼佗罗花(注:不是“曼陀罗“),道家传说中,北方曼佗罗星君手持山茶花,仪态万千,妙不可言,故世人又将山茶花称之为曼陀罗花。苏州拙政园的“十八曼佗罗馆”,其得名就源于此。茶花也是“花中娇客”,四季常青,叶片翠绿光亮,冬青之际开红、粉、白花,花朵宛如牡丹,艳丽、娇媚,给人们带来无限生机和希望,是吉祥、长寿和繁殖的象征。山茶花喜温而耐冬,丰润端庄且坚韧、高洁、典雅,陆游《山茶花》也道:“东园三月雨兼风,桃李飘零扫地空。唯有山茶偏耐久,绿丛又放数枝红。”

3、芙蓉

《太平御览》:“芙蓉一名荷花,生池则中,实曰莲。”

《尔雅》:“荷,芙蕖。其茎茄,其叶蕸,其本蔤,其华菡萏,其实莲,其根藕,其中的,的中薏。”早在春秋之时,莲花纹就已成为了中国最早成系列发展的植物纹样之一。自佛教传入中原之后,由于佛教对莲花的崇尚,使中国原有的图纹扩大了表现范围,被赋予更多的含义,有了更多的样式。

除单独使用外,芙蓉纹亦常和牡丹、桂花组合成纹,借蓉寓“融”,借桂寓“贵”,取名为“荣华富贵”。

4、柿蒂纹

柿蒂纹,顾名思义如同柿子下部之蒂子一样,四瓣或五瓣,因其中一些花纹的形状像柿子分作四瓣的蒂而得名,作为统织绣纹样,其以圆点为中心,四周分列鸡心图案,整个造型如同柿蒂,故名。《南宋杂事诗•蓉塘诗话》:“乐天诗:‘红袖织绫夸柿蒂。’柿蒂,绫纹也”,92唐宋时较为流行,多用于绫锦及染缬。其设计形象美观、大方、装饰性很强、线条简单明快。《酉阳杂俎》载:“木中根固,柿为最。俗谓之柿盘。”寓意稳固、结实。柿蒂很大。从柿花开落后,就留下一个相对大大的蒂,随着果实的生长,蒂一直紧紧护托着果实,直到果实的成熟都难分离,这在自然界是鲜有的现象,果实当中基本都没有很大的蒂而相伴相生的情形。柿蒂肥大而厚实,形态美观,一生与果相生相伴,预示着家族、国家等的坚实牢固、人丁兴旺、传承祥瑞。“柿”与“事”同音同声,故除单独使用外,还常常和“如意”纹一起,构成“事事如意”等吉祥图案,流行于宋元明诸代。

宋代女性穿什么抹胸?以粉色为主,有凤纹和鸳鸯纹,比豹纹好看

(二)几何纹样

花山宋墓中,出土几何纹抹胸3件,分别为菱格纹与卍字纹。几何纹样是用各种直线、曲线、以及圆形、三角形、方形、菱形等构成规则或者不规则的几何图形作装饰的纹样。宋代织锦纹样中几何纹样种类有很多,常用于服饰和书画装裱。受织法的影响,纹样主要为规则的几何式,大致可以分为菱形、条纹和综合构成三种基本类型。在此基础上加以传统的吉祥寓意,出现了“卍”字纹、双胜、龟背、锁子、盘绦、瑞花、棋格、联机、柿蒂、回纹、枣花、如意等程序化的几何纹样,这些几何纹也常作为花鸟纹样的衬地应用。

(三)动物纹

1、凤纹

北宋诗人毛滂在《蝶恋花》中咏道:“闻说君家传窈窕。秀色天真,更夺丹青妙。细意端相都总好。春愁春媚生颦笑。琼玉胸前金凤小。那得殷勤,细托琵琶道。十二峰云遮醉倒。华灯翠帐花相照。”说明歌妓所穿的抹胸绣有小小的金凤图案。

《说文解字》:“凤之象也,麟前鹿后,蛇头鱼尾,龙文龟背,燕颌鸡喙,五色备举。出于东方君子之国,翱翔四海之外,过昆仑、饮砥柱,濯羽弱水,暮宿风穴,见则天下大安宁。”

至宋代,凤凰的造型趋于写实和清新秀丽的形象,为鹦鹉的嘴,锦鸡的头,鸳鸯的身,仙鹤的足,大鹏的翅膀和孔雀的羽毛等,显得绚丽多彩。《礼记·礼运》:“麟、凤、龟、龙,谓之四灵。”由于凤的高贵,凤纹也就被赋予美好吉祥的寓意,深得宋代女性的喜爱,凤纹也逐渐世俗化,并受到花鸟画影响,多与花卉纹饰相得益彰,且凤凰性情高洁,“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更是女子贞洁端重的象征。

宋代女性穿什么抹胸?以粉色为主,有凤纹和鸳鸯纹,比豹纹好看

2、鸳鸯纹

黄庭坚在一首小词《好女儿》中写道:“粉泪一行行。啼破晓妆。懒系酥胸罗带,羞见绣鸳鸯。拟待不思量。怎奈向、目下凄惶。假饶来后,教人见了,却去何妨。”词中女子,大概思念意中人,却只能独自闺中,生怕见到抹胸上绣的那对鸳鸯而触景生情,以致不敢去仔细穿戴它。

(四)其它纹饰

1、缀有珠子作为装饰,有文献记载到:北宋时程颐伯祖母“至晩年家资悬罄而为义不衰,有儒生以讲说醵钱时家无所有,偶伯祖母有珠子装抹胸,卖得十三千尽以与之”。

宋代女性穿什么抹胸?以粉色为主,有凤纹和鸳鸯纹,比豹纹好看

总结

工业生产中的一个重要部门也同样如此,无论是纺织技术还是纺织工艺都高度发达,现代织物组织学上“三原组织”——即平纹、斜纹和缎纹至此均己具备,且出现大量服饰质料新品种和装饰纹样以及色彩染织的新技术,藉此也为抹胸的制作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中国古代女性服饰的发生与演变同中国古代服饰史是同步的、契合的,只是由于社会两性的不同塑造,使中国服饰的演变中有了专属女性群体的文化特征,服饰包括亵衣在内出现的一些新特点,同社会变迁密不可分,这些特征具体表现在包括了抹胸在内的中国古代女性服饰形式、色彩、纹饰、材料以及等各个方面。服饰的外观反映人的性别属性,对应着人的心理欲求,衣着是一种强调“遮盖的过程”的“行为”,而“饰物”则突出了形体改变的美学意味。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下一篇:简述明代内衣的款式设计、色彩配置与面料分类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