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教视窗>> 回望长安

义净与“海上丝绸之路”

2020年11月12日 10:55:11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佚名 浏览数:201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义净(635-735)俗姓张,字子明,河北范阳(今涿州)人,幼年时“仰法显之雅操,慕玄奘之高风”,发愿要效法其德行,做一名佛门信徒。七岁时便辞亲落发到山东济南城郊四十里外的土窟寺出家为僧。初拜善遇法师为亲教师(传授佛法与经论),拜慧智禅师为轨范师(施教戒律与礼遇、行为),开始了漫长的僧侣生涯。义净是继玄奘之后最通晓梵文的佛教高僧,被称为中国佛教三大翻译家之一。由于他是第一个从海上赴印度求法的僧人,在玄奘、法显两位从西域陆路去印度西游之后,成为我国早期最为杰出的佛学家、翻译家和旅行家。义净自印度回国后到玄宗开元元年(713)去世,十八年间,共译出经书56部230卷。

小雁塔 | 义净与“海上丝绸之路”(上)

贞观十九年(645)玄奘经由西域丝绸之路,从印度取经回长安,住慈恩寺,创“法相宗”,译讲佛经,著《大唐西域记》,太宗皇帝亲为其作“圣教序”。公元652年由他亲自设计营造了慈恩寺塔(即大雁塔)。“浮图高耸,万法归一。”时义净年方十七,倍受震动和激励,暗暗发誓,定要习大师之雅操,继唐僧之宏志,步玄奘后尘,赴西天印度求法学习。

说到玄奘和义净西行取经,离不开他们所走过的那条著名的“丝绸之路”。丝绸之路始于西汉时期,西汉以前,前秦时期已孕育发展。西域诸国与中亚地区已有间断的小规模商贸往来。到汉武帝建元三年(前138)派遣张骞出使西域,始全面开通了中国(本土)与西域乃至中亚的商旅通道。到了隋、唐,丝绸成为西人抢手之货,“丝绸之路”应运而生。所谓“西域”,从狭义上讲,是指葱岭以东,凡疏勒、敦煌间、天山南麓及昆仑北麓的广大地域,包括今天新疆全境概属西域;广义上讲,指葱岭以西,凡葱岭至地中海间许多地方,也统称西域。这是指陆路丝绸之路而言。玄奘和法显先后由此往返印度和中国。到了唐宋时代,由于国内外航海技术的发展,越过葱岭的那条艰难的陆路通道,开始渐渐为印度洋及南海一带的海路交通所代替。我国早期形成的出海口岸,主要有广州、泉州、扬州三处。到中亚去的商船多由这三处走越南湾,过马六甲海峡到达印度洋。这就开辟了又一条海上的“丝绸之路”。这条海上丝绸之路为义净选择取海路西行创造了条件。义净在济南土窟寺二十八年,苦心修炼,娴习群书,博通古今,潜心效法先师德行,二十岁始受佛教具戒法规,又以数年时间精习律典,三十五岁时已成为一名造诣匪浅、意志坚贞的律藏法师了。唐高宗咸亨一年(670)义净决定赴印度,他几赴长安探访出游途径,拟定远征计划,得到众多同仁支持。由于玄奘之举成功在先,义净的此番举措与玄奘“潜出长安”不同,也得到了当时朝廷的支持。行前他“重归故里,亲请大师,师乃教诲曰:‘尔为大缘,时不可再,激于义里,岂怀私恋?吾脱存也,见尔传灯,宣即可行勿事留顾。观礼圣踪,我实随喜,’义净“既奉慈听,难违上命。”终于咸亨二年(671)三十七岁时毅然登程,决意取海路赴天竺(印度)佛国,时玄奘死后七年矣。据载,义净出游从广州起航,广州古称“番禺”,当时是中国去印度的主要海港。当时广州千帆万舟、商旅云集。外国商贸主要集中旅居在蕃坊之地。今天的广州光塔寺,又称怀圣寺,就是唐代的江岸出海码头和贸易区,现在它已离江边一华里多,可见千年的沧桑巨变。据考证,当年义净可能就暂居在怀圣寺和制旨寺,由此乘外国商船出海当是属实。当时义净即将出发时,“得同志数十人,及将登舶、余皆退罢,净奋励孤行备历艰险”。

时正是十一月天气,随义净者仅有弟子善行一人。他们冒着惊涛骇浪附舶广州、举帆南国、振锡西天,经受了巨大的意志考验。不到一个月他们首先到达宝利佛逝(今苏门答腊东南部),义净在此停留了六个月,主要学习掌握了梵语文,此后成了他学习交流的主要语言工具,由此可见义净的聪慧和刻苦。据义净记载,南海诸州的佛教,“盛多敬信人无国主,崇福为怀,以佛逝郭下僧众千余,学问为怀,并多行钵,所有寻读乃与中国不异,沙门轨仪,悉皆无别。”该国高僧释迦鸡粟底与当时印度著名的羯罗茶寺,那烂陀寺高僧齐名,并甚通因明、瑜迦、中观,有部诸请学,与义净交往十分密切。义净专译介了他的《手杖论》。

小雁塔 | 义净与“海上丝绸之路”(上)

广州光塔

685年,他离印度返归时,再次来到佛逝,居留六年,从事翻译和撰著,写成了传世巨著《大唐西域求法高僧传》和《南海寄归内法传》两书。义净在《寄》书中叹谓“昔在神州,自言明律,宁知到此,反作迷人,若不移步西方,何能鉴斯正则。”方感到外界之博大,自己知识之浅少和求学之必要。义净认为,唐僧海路西游者,最好先在这里学习一二年再行。这是因为佛逝可以提供学习西语、了解西方知识的便利条件。以后踏义净足迹无不按此为寻而成者。唯一跟义净同行的善行也因中途染病,不堪困苦,从宝罗筏返回国。此时义净只身一人继续沿马六甲海峡西行。他的求法意志深深感动了宝利佛逝国王,国王给予他经济上的巨大支助,并赠给他一艘舶船。友邦的真诚极大地鼓舞了义净。其后义净到达罗瑜国(今马来半岛南端)休停约两日转向羯茶国(今来半岛西岸槟榔屿北部)。咸亨三年(672) 义净辞还王舶,换船继续北行,约十多日到达裸人国(今尼科巴群岛),再向西进半月余,于咸亨四年二月抵东印度南界海口登岸。

义净在茫茫大海上航行一年有余,冲破千层风浪,战胜艰难险阻,终于踏上了印度次大陆,实现他向往“西天”的神梦。步玄奘陆上丝绸之路后,首航开辟了真正具有文化内涵的、更具有传奇色彩的海上“丝绸之路”。

小雁塔 | 义净与“海上丝绸之路”(上)

在耽摩立底国的频都伐昔尼寺,义净见到了该国当时著名的梵僧大乘灯法师。在此居住了一年,主要学习梵文经论(印度教的一种教义佛说)和声论(语言和佛典)。咸亨五年(674)义净与大乘灯同道赴中印度,在中途染病不医又遇到土匪打动,因见他们是佛门行者,并无钱财之物,才幸免一死。深夜,经当地同伴搭救才得解脱。随后继续北行,途中险阻不可胜数,终于到达了印度的佛教中心,也可称是当时的最高学府——印度摩羯国的那烂陀寺。

那烂陀寺位于恒河右岸,古王舍城以北三十余里(今印度巴腊贡地区),该寺院规模宏大气势雄伟,它不仅是印度的佛教中心,也不愧为世界佛救的发祥地。在它周围座落着大大小小的五十多所寺庙。在寺内藏有大量佛经和其它书籍,寺内度僧四千多。义净记载说:“僧徒数出五千”可见规模之大。中国西行的先驱者法显和玄奘都曾到此求法取经。义净到达以后拜宝师子和智月两位法师为师,学习经、论、律三藏佛学。他广泛交佛友,虚心求教,刻苦习法。一住就是十个春秋,译出《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颂》和《一百五十赞佛颂》等经卷,受到印度佛师的敬慕。

在印度期间,义净遍礼佛迹。玄奘所到之处他皆巡行。他还到佛祖释迦牟尼觉悟成佛的菩提树金刚座朝圣。圣佛伟迹激荡胸怀。此时他仿佛置身于佛国仙山而领悟到佛的无限、无量、无畏、无我的崇高境界。他还常幸游王舍城和印度的名山大川,为了寻觅玄奘足迹,甚至巡游到了大雪山以北阿富汗的巴尔赫的另一佛教中心“新寺”。

垂拱元年(683)义净终于求经功满,离别了旅居十载的那烂陀寺,踏上了归国之途。回经重返羯茶国和宝利佛逝等诸国,都受到热情接待。义净所到之处皆设台施讲,宣扬佛法,倍受敬仰。

永昌元年(689)义净初返广州,“因经本尚缺,所将梵本并在佛逝。”是年先回广州求墨纸抄写梵经,并雇手直(译抄人员),又于当年十一日同贞固等人重返佛逝,继续译著。时又三年。692年义净曾派僧侣大津回长安国都携新译经论十卷,《南海寄归内法传》五卷及《西域求法高僧传》两卷,受到当朝重视。

则天诞圣元年(695)义净于夏日回到洛阳,武则天亲出驾迎义净于上东门,并“请寺辎伍具幡盖歌乐前导。”可见义净归国不是仅仅以一个普通的僧人受誉,而是他作为一个学者,一位文明使者,一位航海家,探险家,一位爱国者而得到的应有的崇高礼遇。

义净取海路赴印度是早于郑和下西洋六百余年的壮举。他与玄奘、鉴真东渡共辉煌于世,实为海上丝路的开辟,走出了创世的一步。据记载,当时义净乘坐的波斯商船:大者长二十余丈(约50米)高出水面二、三丈,望之如阁道,载六,七百人,物出万斛随舟大小,或作四帆,前后沓载之。有卢头木,叶如牗,开张丈余,织以为帆。其四帆不正前向,皆使斜移相聚,以取风吹,风后者激而相射,并得风力,若急,则随意增减之,邪(斜)长相聚风气,而无高危之虑,故行不避迅风激波,所以能疾(快)。描述简明生动,一艘千年前的波斯巨舟跃然字间,仿佛历历在目。

义净在印度各国历时25年,游访30余国,带回梵本经、律、论四百部,合五十万颂。还带回金刚座佛真容一铺,舍利三百粒。他主要精习律典,成为律宗佛派一大理论传戒师。不仅此,他还精通经藏和论藏,成为自玄奘之后又一佛学高深的三藏法师。他在印度取经,并不照搬“圣地”一切教义教规,而是择其精华,避其愚昧,他反对违背佛教宗旨的野蛮和不健康的戒规、行为,主张文明、立节、披德和理制,反对杀身,“灭名”“舍身施虎” “割身代鸽”等做法,认为这并非沙门所为。他说:“自佛教传入,曾未闻遗行烧指,亦不见令使焚身,”他还说:“烧脂焚肌”之事先师们也并无此教。他对恒河之内偏远小国日杀几人,伽耶山边自殒非一,或饿而不食,或上树投身等“外道”和“迷途”的殒教行为给予驳斥。对于那些“食粪便为医”的污秽荒唐作法义净忿忿然曰:“呜乎!不肯施佳药,逐省(省钱)用‘龙汤’虽复小利在心,宁知大亏圣教。”他极力传播和倡扬灿烂的文化遗风,推广文明、卫生的风俗习惯和生活方式。他在《南海寄归内法传》一书中详细记载和介绍了印度僧人健康文明的生活习惯,如散步、沐浴、疏牙(刷牙)、饭前洗手等等,详细生动。他还在著书中大量记叙了海路沿岸各国的政治、经济、文化、航海、地理、气候、饮食、民俗风情等等,是一部游记式的异邦风情大百科书,有着极高的研究价值,故而该著作早在1896年就被英国牛津大学翻译成英文版刊行欧州一些国家。

小雁塔 | 义净与“海上丝绸之路”(下)

义净传译佛典专重“律藏”。律藏是佛经中“经、律、论”三藏之一,是佛教的重要组成部分。相传释迦牟尼在世时,为约束僧众,使其潜心修炼,故制订各种戒律,曰“持戒严谨,持律第一。”佛经说:“戒为平地,众善由生、三世佛道、藉戒方住。”佛教主要奉从五戒,即:不杀生、不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并强调以地狱冥罚来威胁僧徒守戒。佛教传入中国,戒律随之传入,出现了律宗一大教派,其创始人道宣(唐初终南山白泉寺僧),其弟子就有著名的道岸和尚鉴真和尚和义净法师。义净归国后,广译一切有部律共十八部,七十八卷之多。他所久居的荐福寺,也就成为以律宗为教的道场。

义净步玄奘之后,无论在佛学上,出巡印度,学识造诣上,著作上都可与之齐名。尤其在梵文的精通和翻译上,更应首推无愧。他与不空、玄奘号称中国佛界三大翻译家。圣历二年(699)义净与印度沙门菩提流志,于阗沙门实叉难陀于东都(洛阳)大内遍空寺重译《华严经》,武则天临法座焕发序文,自运仙毫,首题品名。圣历三年、久视元年(700)义净又译出《金光明最胜王经》,武后亲为其制《圣教序》文。神龙元年(705)义净于东洛内道场译《孔雀王经》,中宗为制《大唐龙兴圣教序》又以著居房邸,常祈念药师及又命义净重译《药师、七佛经》亲自笔受,后亲御洛阳西门宣示群官新翻之经《宋传》《义净传》。又于大福先寺译出《胜光天子香菩萨咒》《一切壮严王经》四部。义净精通梵文,故和玄奘一样能自任译主,所译经典,也是出类拔萃。唐中宗在其所制《唐中兴三藏圣教序》中谈到义净的翻译时曾说:“古来翻译著, 莫不先出梵文,后资汉译。摭词方凭于学者,诠义别禀于僧徒。今兹法师不如是矣,既姻吾天竺语,又详二谛幽宗。译义缀文,咸由于已出;指词定理,匪假于旁求。超汉代之摩腾,秦年之罗什。”从而称颂他是“梵宇之栋梁”“法门之龙象。”对义净评价极高。

义净主持的译场,在整个唐代, 都是属一属二的,其组织庞大,人才毕集,不可比拟。例如他在荐福寺翻经院译著《浴象功德经》等时,参加翻译的人员就有:“吐火罗沙门达磨末磨、中印度沙门拔弩、罽宾沙门达磨难陀、居士东印度首领伊舍罗、沙门慧积、居士中印度李释迦度颇多,沙门文纲、慧沼、利贞、胜庄、爱同、思恒,沙门玄伞、智积,居士东印度瞿昙金刚、迦湿弥罗国王子阿顺等,西城僧伽王臣为之证梵文、梵义、梵本,作笔受、证译等;又有逍遥公韦嗣立、中书侍郎赵彦昭、吏部侍郎卢藏用、兵部侍郎张说,中书舍人李乂、苏颋等二十余人次为文润色,左仆射舒国公韦巨源、右仆射许国公苏環等监译、秘书大监嗣虢王邕监护。”(《开元释教录·卷9》)可见规模之大,译经之郑重。神龙二年(706)义净随驾(中宗)归雍京(长安)安置于大荐福寺居之,担负并主持由皇帝、王臣、命官、学士一并参与的大规模译经活动。从此,荐福寺实际上成了长安城名噪一时的国立译经院。它同慈恩寺、兴善寺并称帝都“三大译场”。此后八年间,义净在荐福寺小雁塔下完成了全部译著的经卷。

小雁塔 | 义净与“海上丝绸之路”(下)

今天,当我们伫立于这千古伟岸的宝塔之下,仰望追思,仿佛义净法师伏案撮笔的身影,顿时浮现在眼前,久久不能消失。一代大师的踪迹永远遗留在这里,一代宗师的英灵永远萦绕在这千年古塔之上。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