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杂文评论

刘玉花:灵魂的倾诉

2021年01月29日 22:01:53来源:本站来稿 作者:刘玉花 浏览数:341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迫不及待读完乡人海瑜的《岁月从心中走过》一书,不禁感慨:这才是灵魂倾诉的书作;这才是对社会有贡献的良心作品!

作者海瑜是蟠龙刘坪的土著人。

蟠龙刘坪位于延安市宝塔区北部,居市区約一百二十华里。这个自然村距蟠龙镇五华里左右,故土刘坪北头子长安定镇(解放前蟠龙隶属安定县),南头玉皇庙,以刘坪为中心点,一条马路做直径通往南北两头。西头以圪坨村一线村庄连接南北两头做圆的弧线,村子东头以背靠永坪一线村庄连接南北两头(北子长余家坪至南玉皇庙)作圆的另一条弧线。东西半径短,南北直径长。自然形成一个椭圆形地球。

解放前刘坪的土著人及外来户们的繁衍生息大都在这个方圆不足三百华里的小椭圆形地球内上演。

海瑜的《岁月从心走过》便为我们还原了这一方水土上历代具有代表性的陕北乡人的生活场景。

我的父辈在十九世纪四五十年代和奶奶从榆林吴堡老家移民到刘坪。

这是个有故事的村庄,听说宋朝大奸臣潘仁美就埋在刘坪村对面的背阴地柏树山。山有阳坡背坡,人居其中亦有忠臣,圣贤与奸臣,歹毒之分。这些善恶一样在故土刘坪存在。,

《岁月从心中走过》,这是他的处女作,虽初试锋芒,却旗开得胜。由“陕西新华出版集团,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延安新华书店和中山图书馆均有出售。

他的书将故土刘坪写了个活灵活现。你看那蟠龙战役、古镇将军、土匪烈子、圪坨崖窑,宋老总……这些土名土镇,山村奇闻读来津津有味。这些似故事似碑文将为刘坪的“村志”和史册。

本书内容与书名一脉相承。先从《蟠龙街的记忆》入手,而后笔锋一转写《故乡的记忆》。前者不仅是故乡的小镇,而且有解放战争史上三战三捷的蟠龙战役。

语言干净利索且自心声,很接地气。笔法细腻,恰似一位世故老者眯眼静静品读、审视故土。语气缓急掌握得恰到好处。

每篇作品的结构框架或层次铺垫,辞藻修饰如行云流水般自然流露。看似想到什么写什么,其实不然,没有对文字、词句、语意、文体灵魂的扎实功底,不会书写得如此娴熟。

描写善用修辞,拟人、比喻、引用的写法,因而真实的人物事件,平凡的素材,乏味的纪实性档案材料,作者却用扎实的文字功底,细腻的笔法,使作品有了灵性的动感,一路清风引领读者如饥似渴读完《岁月从心中走过》一书。

看笔者随手翻看他的《远足》里的一段语言:“我们又上路了,路在山上,弯弯曲曲,从这个崾崄到下个崾崄,蜿蜒似一条长蛇……”类似这样的句子篇篇皆有,读来朗朗上口,土的掉渣却又多么熟悉亲近。因为这也是我们心存故乡人的亲身经历。如今距离我们却很遥远。海瑜的作品却恰时弥补了我们同时代人从农村转型到城市精神上的空缺。

每位作家看似写山写水写故事,其实都在书写自己那一粒孤独的灵魂。作者海瑜写故乡的沧桑、困苦,反映作者自己的艰苦岁月。

故乡的先天条件,乡人喜欢不喜欢无可选择,或被迫接受或苦苦挣扎。在他的《延安揽工记》一文中,此种心境表现的淋漓尽致。

我们看他在《揽工記》里的心态:岁月本静好,作者急想知道山外的世界,急想走出自己的地球,看看外面的世界。

犹如爬山,“山底的人不顾一切想爬到山顶,山顶的人却迫不及待想下到山底。”人生如此这般折腾便有了沧桑,人生岁月亦从心中走过。我们来这世界也便有了生命的体验,这体验总是为有准备的人而醍醐灌顶,这洗礼非基督徒的形式,而是像凤凰涅槃,经历外形及心里淬炼后身心意三位一体和谐的成长。因而同一片蓝天下,同一方水土,同为红尘人,因心性不同,人与人却有了天壤之别。

作者书写故土的人和事,同时也在侧面使我们看到作者自己的生活轨迹、人生变迁、本真淳朴的心性。

做人做事不怨天尤人,总在自律。通过辩证人生、人心、人性,总结思考。如此苟日新,日日新中收获、满足。这满足不夹杂名利得失,这岂不是神圣文学的使命和召唤么?

因而《岁月从心中走过》在灵魂中早已成型,我们所看到的书只是作者灵魂转换的实体而已。犹如闪电和雷声,虽然同时出现,我们先看到的总是闪电,雷声却姗姗来迟,而雨点还排在最后。这才是符合气候的自然现象。如果光打雷不下雨!这个就是非正常的。

三十年磨一剑,功到自然成。作者海瑜找到了开启书写自己灵魂的密码。可喜可贺!与此同时也为故土刘坪打开了倾诉的心肺,开创了故乡在文学意义上的记载。

其实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体,每个写作者之所以把它发挥到极致,牢固其本性。因为他天性不仅有不同常人的见解,排俗弃众的倔强,还有一颗感恩自然万物的仁心。作者海瑜《岁月从心中走过》一书便是修身固性,感恩故乡的倾心奉献。

然本书并非毫无缺憾,一因严谨乏味的档案式的地域素材,所以难免出现生涩、磕坌的词句。二写作境界停留在实体层次。笔者认为作者还应该注重“释道”文化。写实体的同时也刻画出故乡血性、刚健的乡魂。她千百年来不离不弃守护我们家园,使一代一代人生生不息,我们不得不熟悉和记住她神秘的面纱。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奈保尔曾这样说:长篇小说是十九世纪的产物,二十一世纪则是写实的世纪。

因离乡入城,无数人难以安放的乡愁,跟随现代化的脚步,熔铸成新的城市精神。游荡的乡愁,寄托在城市新的文化记忆中。

《岁月从心中走过》一书,是顺应时代的步伐,如实记录乡愁的佳作。

完成于2020.1.20 

 

【作者简介】刘玉花,曾用名:张巧玲,笔名:雨和。

中国散文诗协会会员、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会员、延安市作协会员。

安静是我的天性使然,也喜欢阅读并随性涂画些文字;爱山爱水爱旅游;爱喝白开水,不嗜茶沾酒,爱简单饮食,爱简单交往,但不欺善惧恶。

近一年开始对肉类敏感,但不是过敏。确切一点对肉有一种矛盾心里:一边认为食肉是剥夺其他动物的生命,一边心安理得地认为这是以生养生,有时又觉得冰箱里储藏的不是肉,而是其他生命的尸体,因而偶尔不得已吃它,又冒出一丝犯罪感。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