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驿站>> 饮食文化

《水浒传》中的饮食文化

2020年11月28日 12:20:25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西安老餮 浏览数:167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水浒传中的饮食文化(一)

水浒传中的饮食文化(一)

中国古代四大名著大家都熟悉,我们通常对这四大名著的理解是这样的----红楼梦:官二代。官场争斗,人世情感,因果循环;三国演义:权二代。政治权谋,战争计谋,改朝换代;西游记:妖二代。人际关系,宗教斗争,人性塑造;水浒传:市井文化,底层生活,离经叛道。但在我看书的过程中,我看到了中国饮食的演变,如红楼梦是宫廷菜和官府菜;三国是食礼、位餐;西游记是大众菜和寺观菜;水浒是市肆菜、商贾菜。而这四部书中,也只有水浒是最接近市井,最有人间烟火味道,所以,我们来分析一下水浒传中的饮食文化,是非常有趣和值得借鉴的。

一、社会风尚的转变

1、唐末贵族、士族阶层的消灭

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则更让人们清楚地看到当时的饮食业竟是如此发达兴旺。图中的都城汴京,饭店酒肆遍布大街小巷,有挂着正店招牌的三层大酒楼,有街岸两旁描有大伞形遮篷的食摊。熙熙攘攘的人群围站食摊,从业人员忙碌着殷勤地接待顾客,桌面上杯盘狼藉,生动逼真,心驰神往。

却说金二在赵员外外宅招待鲁智深,带着一个小厮去了街上买菜,金老买回来的熟食共有这么几样:鲜鱼、嫩鸡、酿鹅、肥鲊、时新果子。武松请四邻喝酒,给潘金莲录口供,买回来的菜是猪首、一只鹅、一只鸡、一担酒,和些果品。吴学究在石碣村请三阮喝酒,吃的是牛肉、大鸡。林冲发配沧州之前,张教头在城外酒店给他饯行,“酒盏,菜蔬、果品、按酒都搬来摆了一桌”。

这几个情节,都反映了当时北宋老百姓的日常饮食,是十分普通的家常生活。虽然不及宫廷那般铺排,但毕竟有肉有酒,有蔬菜果品,施耐庵给普通百姓安排的菜品,基本上能入《东京梦华录》所列举的食谱菜单。洪迈在《夷坚志》中,也有写到百姓家餐桌的菜品,大致也是“羊一槃(盘)、猪一槃(盘)、鸭鸡各一槃(盘),凡四品”。

北宋的老百姓在吃肉方面,与宫廷、官僚们是大有区别的。宫廷肉食主要是羊肉,一日要杀羊两三百只,原则上不上猪肉。李焘《资治通鉴长篇》中说,皇宫饮食不异样,是赵家的家法:“饮食不贵异品,御厨止用羊肉,此皆祖宗家法所以致太平者。”吃羊肉竟然也能吃出个天下太平来,可见北宋时期为何对饮食文化如此看重了。

施耐庵在饮食方面的备细,其隐喻也是凸显两极分化,宫廷百官的奢靡,与百姓的简朴,似乎也是导致盗贼蜂拥的一大缘由。老百姓以猪肉为主,梁山好汉则经常吃牛肉,最为奇葩的是鲁智深还吃了一回狗肉。宋徽宗属狗,曾经下令禁吃狗肉,施耐庵写鲁智深吃了狗肉,便是针对宋徽宗的。

2、宵禁制度的取消

《水浒传》在写林冲、杨志故事时,并没有多着笔墨写京城的饮食状况。其实,据《东京梦华录》介绍,东京汴梁的饮食行业不仅很繁荣,而且,非常专业化:出朱雀门,直至龙津桥,自州桥南去,当街水饭,爊肉、干脯。王楼前貛儿、野狐、肉脯、鶏,梅家、鹿家鹅、鸭、鸡、兔、肚、肺、鳝鱼、包子、鸡皮、腰肾、鶏碎。至朱雀门,旋煎羊、白肠.鲊脯、爝冻鱼头、……香糖果子。间道糖荔枝、越梅……皆用梅红匣儿盛贮。冬月盘兔、旋炙猪皮肉、野鸭肉、滴酥水晶鲙、煎夹子、猪脏之类。直至龙津桥须脑子肉止。

这段记载非常详细的介绍了东京当时的繁华景象,饮食文化在当时来说,十分的火爆。真可谓饮食几条街,都形成了各自的特色,显得很专业化。而且,这段记载,讲的是当时的“早市”和“夜市”。一大早到深夜都是如此,北宋时期的吃文化到底是怎样的繁华局面,也就可想而知了。

水浒传中的饮食文化(二)

水浒传中的饮食文化(二)

水浒传中的饮食文化(二)

3、市井文化的兴盛

“美髯公智稳插翅虎,宋公明私放晁天王”中,写到何涛破获了生辰纲大案,拿着公文去郓城县衙,请求派兵前往东溪村捉拿要犯。书中写道,何涛到了衙门,却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原来,早衙散了,办公人员都去吃早饭。到哪里去吃呢?书中没有交代,但却写到何涛不明白其中原因,便到衙门对面的茶肆里去打听。此时,才是早上九十点钟,茶肆早就开张营业了。有些地方有喝早茶的习俗,其实,早在北宋时期,山东地界就流行喝早茶了。这便是《水浒传》提到的北宋时期“早市”。

此前,雷横在灵官殿捉了刘唐,押进晁盖庄上,此时,天还没有亮,晁盖便吩咐摆酒招待雷都头。这么一大早,哪里能炒菜?晁盖总不能拿剩菜招待客人吧。所以,雷横吃的,大概应当是熟食。虽然东溪村有没有城市中的食品加工店,施耐庵没有写,但这样的饮食习俗也影响到了乡村。备些熟食,即取即食,临时来个客人,随时都可喝上几杯。书中这样的情节还真不少。

郓城县中,也有专门从事食品加工的从业人员,宋江的耳目唐牛儿便是专卖糟腌的。这回书中,还写到宋江夜里去了阎婆惜家,阎婆点上灯,去巷口买了熟菜,招待宋江喝酒。郓城县中,也时兴夜市,大晚上的还能买到熟菜。

宋江这晚就在阎婆惜处歇了,阎婆惜不理他,自觉没趣,五更时就出了门。宋江出门后,便遇到了王公,卖馄饨的王公一见宋江,便立即盛了一盏醒酒二陈汤。说明,王公早就打理完毕,汤都做好了,准备赶早开张发市。

这几个细节表明,《水浒传》中的饮食描写,非常符合北宋时期的实际情况,施耐庵对此研究得十分详细。

二、饮食习俗的转变

就餐形式由位餐—桌餐(围餐),由席地而坐—高桌子低板凳。就餐的环境也因为位置和级别不同。

村边酒店,就是如此:“傍村酒肆已多年,斜插桑麻古道边。白板凳铺宾客坐,须篱笆用刺荆编。破瓮榨成黄米酒,柴门挑出布青帘。更有一般堪笑处,牛屎泥墙尽酒仙”,这是鲁智深在五台山下看到的饮食店、板凳、破瓮、牛屎墙。再如“前临驿站,后接溪村。数株槐柳绿荫浓,几处葵榴红影乱。门外森森麻麦,窗前猗猗荷花。轻轻酒旆舞熏风,短短芦帘遮酷日。壁边瓦瓮,白冷冷满贮村醪;架上瓷瓶,香喷喷新开社酝。白发田翁亲涤器,红颜村女笑当垆”,这是林冲在被押解去沧州途中,在野猪林被鲁智深救起来之后,中途遇到的一家饮食店。武松醉打蒋门神之前,在施恩的陪同下,在树林里遇到一家普通的饮食店,是这样的:“古道村坊,傍溪酒店。杨柳阴森门外,荷花旖旎池中。飘飘酒旆舞金风,短短芦帘遮酷日。瓷盆架上,白冷冷满贮村醪;瓦瓮灶前,香喷喷初蒸社酝。未必开樽香十里,也应隔壁醉三家”,一看就是家普通店铺,而且其描述和前面林冲、鲁智深遇到的饮食店有雷同,“瓷盆架上,白冷冷满贮村醪;瓦瓮灶前,香喷喷初蒸社酝”,说明都是村镇级小酒店。

当然,也有上档次的,例如宋江在江州的浔阳楼,“雕檐映日,画栋飞云。碧阑干低接轩窗,翠帘幕高悬户牖,吹笙品笛,尽都是公子王孙。执盏擎壶,摆列着歌姬舞女。消磨醉眼,倚青天万叠云山,勾惹吟魂,翻瑞雪一江烟水。白苹渡口,时闻渔父鸣榔。红蓼滩头,每见钓翁击楫。楼畔绿槐啼野鸟,门前翠柳系花骢”,雕檐画栋,碧阑翠帘,一看就知道是高级场合,还有楼外一派美景,至于吃的东西,“少时,一托盘把上楼来,一樽蓝桥风月美酒,摆下菜蔬,时新果品、按酒,列几般肥羊、嫩鸡、酿鹅、精肉,尽使朱红盘碟”,品种有交待,器具也精美。

三、烹饪技艺的转变

由烤、蒸、炖——炒

书中极少写食物加工的情节,仿佛只有两三处提到这件事。第一处是鲁智深吃狗肉,写明了店家锅里煮着一只狗。还有一处就是吴用到石碣村说三阮撞筹,“阮小七便去船内取将一桶小鱼上来,约有五七斤,自去灶上安排,盛做三盘,把来放在桌上。”晚上,吴用出钱,还买回些生牛肉,估计又是阮小七掌勺,炒熟了下酒。鲁智深经常在菜园里与张三李四们喝酒,猪羊都是自己杀的,自然,也就在菜园子里烹制了。至于山寨中的宴席,那就得自己置办了。不过,其中也肯定备有熟食。要不然,说摆宴席就摆宴席,临时宰牛杀羊,得多费功夫。

可见,当时的熟食业应当是百姓日常生活中主要的食物,但凡生活上过得去的,家中都备有熟食。即便临时来客,无论早晚,都能在很方便的地方能够买回一桌熟菜。《水浒传》与《东京梦华录》所反映的情况,是完全一致的。

水浒传中的饮食文化(三)

水浒传中的饮食文化(三)

水浒传中的饮食文化(三)

四、食材的丰盛

第一回书的开篇故事,写的是高俅发迹。施耐庵写的这个小王都太尉,历史上确有其人,此人便是宋英宗的女婿,宋哲宗、宋徽宗的妹夫王诜(王晋卿)。从《水浒传》的情节看,小王都太尉与当时的端王关系很近,时常有往来。有一次,端王来访,书中写道:“王都尉府中,准备筵宴,水陆俱备。”所谓“水路俱备”,讲的是餐桌上的菜品有水里游的,地上跑的,很是丰盛。《水浒传》两次写到“水路具备”的宴席,确实反映了当时宫廷与官僚阶层的饮食状况。“水路俱备”到底又吃了些什么呢?阳枋在《字溪集·卷九》中写道:“食不肯蔬食、菜羹、粗粝豆麦、黍稷、菲薄清淡,必欲精凿稻粱、三蒸九折、鲜白软媚。肉必要珍馐嘉旨、脍炙蒸炮、爽口快意。水陆之品,人为之巧,缕篡雕盘,方丈罗列。”

阳枋是南宋人,这段记载讲的也是南宋官僚的饮食,真可谓“食不厌精”。南宋虽然偏安一隅,早期也是承袭了北宋的饮食习惯。正所谓“乍贫难改旧家风”,“直把杭州作汴州”了。阳枋生活于公元1187—1267年,据北宋亡国的1127年(靖康二年)相隔不远,他所记载的宫廷官僚饮食习惯,与北宋相关文献是比较接近的。

1、主食品种:麦、粟、稻

《宋代经济史》记载,宋代无论是粮食种植面积还是亩产都超过前代,促进了人口的增长。当时,还没有引进玉米、地瓜等高产作物,北方以粟麦为主食,南方以稻米为主食。麦子面成了北方农民的主食,这在前朝是不敢想象的,同时麦子面的食品也作为商品进入流通领域。

宋朝凡是用面粉做成的食品,都可叫饼。烤制而成的叫烧饼,水煮而成的叫汤饼,笼中蒸成的叫蒸饼。宋仁宗名赵祯,为了避皇帝名讳,人们又将蒸饼改称炊饼。炊饼是今天馒头的前身,汤饼是今天面条的前世。

在宋代,炊饼作为一种主食,是百姓餐桌上不可缺少的。《水浒传》中武大郎每天早起,挑起做好的一担炊饼出门叫卖。武松离开阳谷县赴东京公干前,特地对兄长说:“你从来为人懦弱,我不在家,恐怕被外人欺负。假如你每日卖十扇笼炊饼,你从明日为始,只做五扇笼出去卖;每日迟出早归,不要和人吃酒。如若有人欺负你,不要和他争执,待我回来,自和他理论。”

这里的扇笼就是蒸笼,可以断定,武大郎卖的炊饼是蒸出来的,而非烤制的烧饼。宋代黄庭坚在《涪翁杂说》里指出:“起胶饼,今之炊饼”,说明当时炊饼都是发酵的。这可以证明武大郎卖的炊饼并不是“烧饼”,而是现在的馒头。《东京梦华录》记载,清明节出游,开封市民都带上枣粥、炊饼与鸭蛋,“谓之门外土仪”。神行太保戴宗作法捉弄李逵的道具也是炊饼,说明炊饼是很平常的一种食品。郓哥去向武大报信,武大要送他十个炊饼,他嫌“炊饼不济事”,非要武大请他吃肉喝酒,可见连市井平民也不认为炊饼是什么美味。燕青与李逵让刘太公“煮下干肉,做下蒸饼,各把料袋装了,拴在身边”,这里的蒸饼应该就是炊饼。

水浒中也提到了馒头。母大虫孙二娘在大树十字坡开店,卖的就是馒头。武松来到孙二娘店中,孙二娘介绍说:“本家有好酒、好肉,要点心时,好大馒头。”武松说她家“馒头馅肉有几根毛”,证明了“好大馒头”是带馅的。岳珂《馒头》诗说:“公子彭生红缕肉,将军铁杖白莲肤”,就是指那种带馅的包子。宋仁宗出生后,喜得独子的宋真宗高兴万分,宴请大臣时“宫中出包子以赐臣下,其中皆金珠也”,赏赐给大臣的包子,馅都是金银珠宝,这是以“包子”一词寓吉祥之意。可以确定宋代炊饼是今天的馒头,绝非烧饼,而馒头却是今天的包子或有馅的点心。

汤饼是面条演变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环节,包括面儿汤和面条两种形式。面条在水浒中也出现了多次。武松被发配到孟州的牢城之中后,管营的儿子金眼彪施恩看中了他的一身好武艺,让他在监狱中受到了特别的优待,有人为他送饭。武松第一天的午饭:“一大旋酒,一盘肉,一盘子面,又是一大碗汁。”很明显一盘子面是主食。可能是传说中的宋朝“浇头面”,还包含了“上轿饺子下轿面”的民俗,第一顿饭吃面有接风的意思。

戴宗和李逵到蓟州寻访公孙胜,晌午时分,两人走得肚饥,进了一个素面店,吩咐造四个壮面来。戴宗道:“我吃一个,你吃三个,不少么?”李逵道:“不济事,一发做六个来,我都包办。”素面店在《水浒传》中称饭店,所谓素面,一种是没有任何浇头的,一种是只用素菜做浇头。壮面是素面的一种,即大碗的不加肉调料的粗面条。吃面对于李逵来说是一次惩罚,不过因为吃饭打听到了公孙胜的消息,也是一个奖励吧。

潘巧云以到报恩寺还愿为名,来和裴如海幽会。海和尚送给潘巧云父亲的见面礼有“挂面、京枣”,这挂面即是晾干的手擀面,和壮面相比应该是细的,类似龙须面。壮面和挂面与今天的面条相差无几,当然这是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品。据载,宋朝开封食店出售的软羊面、桐皮面、插肉面、桐皮熟脍面等,临安面食店出售的猪羊庵生面、鸡丝面、三鲜面、笋泼肉面等,都属汤饼,也就是今天的面条。

水浒传中的饮食文化(四)

水浒传中的饮食文化(四)

水浒传中的饮食文化(四)

水浒传中的饮食文化(四)

2、肉食品种:

肉有牛肉、羊肉、猪肉、马肉,还有鸡肉、鸭肉、鹅肉、兔、鱼、海鲜等,当时以牛肉、羊肉最为珍贵。从《东京梦华录》当中看,当时确实没有人吃牛肉,牛主要是从事运输和农耕。这两个用途都很重要,南方缺少马匹,以牛运输物资,牛车是主要交通工具。宋徽宗死后,他的遗骸就是用牛车运抵临安的。施耐庵写杀牛、吃牛,更主要的是寓意元朝的统治破坏了中原农耕文明,是反元主题的隐写。所以,《水浒传》中一遇大事之前,很多地方都是有先吃牛肉的情节。因为元代统治者实行高压统治,但施耐庵却偏偏在文中写了大口吃肉的情节,也是表达了一种不满。

老百姓则极少有吃羊肉者,主要是价钱问题,虽然市场上也卖羊肉,但基本上是“卖贵细下酒,迎接中贵饮食”。所以,《水浒传》中,老百姓便极少卖羊肉待客,因为,书中的客人大多是梁山好汉,“中贵”者极少。

《水浒传》中,第一次写到梁山好汉在酒楼喝酒,是在第二回书“史大郎夜走华阴县,鲁提辖拳打镇关西”的时候。史进在渭州城茶肆里遇到了小种经略府相公提辖鲁达,鲁提辖很豪爽,当即邀请史大郎去潘家酒楼喝酒。到了潘家酒楼,鲁达、史进与街上遇到的李忠一道,拣个济楚阁儿里坐下。酒保一见鲁提辖来了,知道他的喜好,一上来先不点菜,问他打多少酒。鲁达回答道:“先打四角酒来,一面铺下菜蔬,果品,按酒(下酒菜)。”酒保又问,吃什么菜下饭。鲁达不耐烦的说道,但有,只顾买来。酒保不敢多问,随即烫酒上来;但是下口肉食,只顾将来,摆一桌子。

从这段描写来看,很符合《东京梦华录》当中所写的“天宁节”宴会的宴席铺排,上菜是有讲究的,先上果品、下酒菜,再上下饭菜。可见,北宋时期的饮食也是有规矩的,这个规矩大概都是从宫廷、官府中传出,比较大的州府和规格很高的酒店都纷纷效仿。鲁达是小种经略相公府管理后勤的提辖,自然知道这个规矩,只是因为性格急躁,便省略了逐道上菜的环节,酒保一股脑的上齐便赶紧走人,别惹恼了提辖大人。鲁达的按酒和下饭菜中便提到了肉食,其中,一定包括了猪肉。因为,渭州城有一家大肉铺,老板是郑屠,专门出售猪肉。。打死郑屠后,上了五台山。鲁智深虽是佛门之人,但六根不净,不戒酒荤。当了四五个月和尚后,“寻思道:‘干鸟么!俺往常好酒好肉,每日不离口,如今教洒家做了和尚,饿得干瘪了。赵员外这几日又不使人送些东西来与洒家吃,口中淡出鸟来。这早晚怎地得些酒来吃也好。’”于是抢了酒贩子的酒,趁醉闹了番五台山;消停了几个月后,又跑到五台山镇子上打牙祭。这时他遇到了砂锅炖狗肉,“那庄家连忙取半只熟狗肉,捣些蒜泥,将来放在智深面前。智深大喜,用手扯那狗肉,蘸着蒜泥吃,一连又吃了十来碗酒。吃得口滑,只顾要吃,那里肯住。”

渔民出身的阮家兄弟为人实诚,虽然生活不富裕,但请吴用从早到晚大吃大喝,一点儿也不含糊。先是在石碣村的水阁酒店,由阮家兄弟做东,要了一桶酒、“新宰得一头黄牛,花糕也似好肥肉”切了十斤。吴用到底是文人,还有些扭捏,吃了几块便不吃了,只见三兄弟狼吞虎咽风卷残云。然后,阮小七还觉得不过瘾,又去自己船内取了一桶约有五七斤重的小鱼,让酒店做了吃。 “沽了一瓮酒,借个大瓮盛了,买了二十斤生熟牛肉,一对大鸡。”把这些吃喝打包后拿到阮小二家继续。阮小七还杀了只鸡,在阮小二家后面的水亭上搞了个烛光晚宴。

好汉们需要酒肉滋养,总不能饿着肚子去战斗。就像鲁智深虽然能耐大,可是饿着肚子时连不入流的崔道成和丘小乙都打不过,只有在吃了史进及时递上的干肉大饼后才得以满血复活,把对手干翻。《水浒传》里吃喝最欢实的好汉是武松。他出场时有些落魄,就是个在柴进庄上蹭吃喝的,有些讨众人嫌。结果在景阳岗打死老虎后,武松的人生开挂了。打虎前,武松吃了二三斤熟牛肉,喝了十八碗酒。酒的有壮胆的作用,而牛肉是结结实实的用来充体能的东西。有了酒足饭饱的前提,才有与老虎搏斗的可能,要不然早喂老虎了。

后来武松与哥哥团聚,住进哥嫂家,每日吃的是潘金莲亲自操办的鱼肉果菜家常菜,营养丰富。可惜好景不长,他杀嫂为兄报仇后成了刺配的囚徒。不过,犯人武松的利用价值马上就被施官营父子识得,“每日好酒好食相待”,于是武松在牢里伙食不错。然后是武松为施家父子卖命,遭到张督监陷害。施恩为武松送行,“把这两只熟鹅挂在武松行枷上”,让武松一路上大快朵颐。两只熟鹅为武松补充了体力,让他轻松解决掉了在飞云浦想谋害他的公人,又回到孟州城,在鸳鸯楼完成了复仇。

水浒传中的饮食文化(五)

水浒传中的饮食文化(五)

水浒传中的饮食文化(五)

水浒传中的饮食文化(五)

水浒传中的饮食文化(五)

水浒传中的饮食文化(五)

武二郎复仇飞云浦和鸳鸯楼之后,改扮成行者,于路奔走,眼看到了冬天,气温下降,这时候除了要穿厚实一点之外,还有一个方面很重要,就是要靠饮食驱寒,“当日武行者一路上买就肉吃,只是敌不过寒威”。可见,行色匆匆的武松,处于半饥寒的状态。于是,他来到了孔家庄的一家饮食店,正是一身的寒冷,一肚子的饥饿。偏偏店小二说店里没有肉吃了,只有蔬菜,“肉却都卖没了”。武松吃着那盘熟菜,越吃越饿。这时候有个大汉来到店里,店小二慌忙给他端出一对香喷喷的鸡肉,一盘热腾腾的精肉。最后,武松与孔家兄弟打了一架,“桌子上那对鸡,一盘子肉,都未曾吃动。武行者且不用箸,双手扯来任意吃”

宋江不是那么粗俗,还有些小情趣和小品位。比如,喝完酒后他“得些辣鱼汤醒酒最好”,不像清风山那伙山大王要拿人的心肝做醒酒汤。在江州著名的琵琶亭酒馆吃饭时,宋江又寻思起:“便是不才酒后,只爱口鲜鱼汤吃。”

李逵吃鱼,就吃得精彩纷呈, “也不使箸,便把手去碗里捞起鱼来,和骨头都嚼吃了”, “便伸手去宋江碗里捞将过来吃了,又去戴宗碗里也捞过来吃了,滴滴点点淋一桌子汁水”。宋江确实能体贴人意,看出了李逵没吃饱,又专为他点了二斤羊肉,这才是硬菜!酒馆里提供的鱼汤非新鲜鱼,惹得李逵找鱼霸张顺去茬架。结果是宋江不但如愿吃到鲜鱼汤,还收了好汉张顺,李逵也成了宋江的跟班小弟。宋江有了张顺,从此在江州地界吃鲜鱼不掏钱。张顺拿了好几条来孝敬宋江,“把一尾鱼做辣汤,用酒蒸,一尾叫酒保切了”。“次日,张顺因见宋江爱鱼吃,又将得好金色大鲤鱼两尾送来。”非常有喜感的是,“宋江因见鱼鲜,贪爱爽口,多吃了些,至夜四更,肚里绞肠刮肚价疼;天明时,一连泻了二十来遭,昏晕倒了,睡在房中。”

《水浒传》 第三十八回里,落魄的林教头投奔家大业大的大官人柴进,小旋风便以“海味”热情相待。柴进当下坐了主席,林冲坐了客席,两个公人在林冲肩下。叙说些闲话,江湖上的勾当,不觉红日西沉。安排得酒食果品海味,摆在桌上。

在靠近山林的地区,野兔、野鸡等美味也让人大快朵颐,回味无穷。《水浒传》第二回中,检举揭发九纹龙史进与少华山强人私通的李吉,就是以抓野兔等野味为生的猎户。原来摽兔李吉正在那山坡下张兔儿,认得是史家庄上王四,赶入林子里来扶他,那里扶得动。

在王公贵族的餐桌上还不时有熊掌、驼蹄、银鱼等珍馐美味献身助兴。《水浒传》第二回里,驸马王都尉大宴小舅子端王(后来的宋徽宗),真可谓是大献殷勤、竭尽所能,许多珍馐美味,罗列其间,令人大开眼界。但见:香焚宝鼎,花插金瓶。仙音院竞奏新声,教坊司频逞妙艺。水晶壶内,尽都是紫府琼浆;琥珀杯中,满泛着瑶池玉液。玳瑁盘堆仙桃异果,玻璃碗供熊掌驼蹄。鳞鳞脍切银丝,细细茶烹玉蕊。

五、食具的丰富

漆器、金、银等盛行

《水浒传》 第三十九回,(原郓城押司)宋江到江州“浔阳楼”小酌抒怀一幕,就足以叫人眼界大开。

这座号称“世间无比酒,天下有名楼”的江州(今九江)第一楼,依山傍水,风景宜人,雕梁画栋,直插云霄。不仅金字牌匾由宋代大书法家苏东坡亲笔题写,而且就连浔阳楼的餐具、酒具竟然也是成套精美昂贵的“朱红盘碟“(漆器)。

酒保上楼来问道:“官人还是要待客,只是自消遣?”宋江道:“要待两位客人,未见来,你且先取一樽好酒,果品、肉食只顾卖来,鱼便不要。”酒保听了,便下楼去。少时,一托盘把上楼来,一尊蓝桥风月美酒,摆下菜蔬,时新果品、按酒,列几般肥羊、嫩鸡、酿鹅、精肉,尽使朱红盘碟。宋江看了,心中暗喜,自夸道:“这般整齐肴馔,济楚器皿,端的是好个江州!

从色彩来看,漆器的主要色调就是是红、黑二色,色正而艳丽,真正的朱红色彩的器皿非漆器莫属。尽管美观又轻便的漆器在宋代也是餐具、酒具和茶具中的大类,但由于造价不菲和如此金贵,一般主要用在上流社会的宴请席面之上,浔阳楼能大量使用昂贵的精美漆器,可见其实力不凡,彰显出北宋餐饮业的豪华奢侈。

《水浒传》里的饮食文化(六)

《水浒传》里的饮食文化(六)

《水浒传》里的饮食文化(六)

《水浒传》里的饮食文化(六)

宋代的人均GDP达到了450美元,大伙钱包鼓鼓,审美情趣提升,加之手工制造业发达,金银器也开始大量应用在餐饮行业之中。

《东京梦华录》所称,东京汴梁大型酒楼多达72家,规模宏伟,每店均可容千人以上宴饮。设备精良,各正店(酒楼)设施豪华,均以全银器待客。

造型精美,工艺复杂,富丽堂皇的金银餐具、酒具和茶具,要运用多种工艺技术才能制作成功。金银皆为贵重金属,本身就具有相当高的价值。而以金银制作成套的餐具、酒具,既是社会经济发展实力的体现,亦是身份/地位/档次的直观象征。

《水浒传》 第七十二回中,宋徽宗的红颜知己李师师曾用“小金杯”为宋江劝酒,还用“大银赏钟”给李逵、戴宗赏酒。

在《水浒传》 第三十回中,打虎英雄武松误入张都监精心巧设的圈套,被人蓄意栽赃陷害,自己床下箱子里“上面都是些衣服,下面却是些银酒器皿”。这足以说明,北宋时期在官员名流的上层社会中,金银餐具早已广泛普遍使用,可说信手拈来,屡见不鲜。

《水浒传》第四回中,被鲁达“见义勇为”救出的买唱歌女金翠莲在做了赵员外的小妾以后,热情款待恩人鲁达时,命“丫环将银酒壶烫上酒来”;《水浒传》第二回中,九纹龙史进中秋宴请少华山众头领时,居然是“金杯频劝酒”……

这都显示了宋代庄园地主大户的富足生活,地主家不仅有余粮,而且酒具(餐具)非金即银,着实羡煞吃瓜群众。

如此奢靡之风,超越了阶层,耳濡目染甚至连打家劫舍的强盗那里,也不乏金银酒具、餐具的华丽身影。

《水浒传》第五回里,桃花山的寨主李忠、周通为鲁智深饯行,“将金银酒器,设放在桌上”后,去打劫从山下客商去了。哪曾猜想,被他们留在山上的鲁智深,单收制服了小喽罗,“只拿了桌上金银酒器,都踏匾了,拴在包里”,从山上滚下开溜了。

水浒传里的饮食文化(七)

水浒传里的饮食文化(七)

水浒传里的饮食文化(七)

六、发酵酒的鼎盛期

四大名著里边,《水浒传》是最贴近民生的,里面讲了很多老百姓的生活场景,展开几乎就是一幅清明上河图。说起水浒饮食文化,离不开酒、肉二字。很多底层老百姓的生活目标就是有酒有肉,所以梁山集团的“革命口号”就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说起酒,水浒传里描写过的最能喝的人物估计就是武松了。景阳冈前喝了十八碗,快活林前喝了三十五六碗。很多人纳闷,感觉写的太夸张了。其实很正常,宋朝喝的酒都是酿造酒,以黄酒为主,最高也就十几度,跟啤酒差不多。还有人发现好汉们如果去了村里,会喝浑白酒,这个白酒和现在的不一样。称为白酒,只不过是发酵酒的一种,造出来是乳白色的,现在南方或者陕西还有这种米酒,乳白色。读水浒传的朋友会发现宋朝人喝酒不说倒酒,说筛酒。是方言吗?不是。当时的酿酒工艺不发达,酿造出来的酒会有沉淀物。其实今天我们喝黄酒有时还会喝到少许沉淀物质。宋朝时普通酒沉淀物很多,所以倒酒之前要用纱布过滤,所以叫筛酒。鲁提辖拳打镇关西那篇,鲁达请史进、李忠喝酒,叫小二先打四角酒来。四角酒是多少?根据《考工记》记载,一角是四升。古代一升大概合现在200ml,也就是说一角酒是800ml,四角酒是3200ml,合6瓶多啤酒。三个人喝6瓶多,也称不上豪饮。宋江在发配过程中,在李立酒店里三个人喝一角酒,就相当于一人一听易拉罐。可见当时人喝酒水平和现在差不多,不过武松确实很能喝。

当然,东汉时期,就有了简单加工的烧酒,大约能到25-35度。李时珍说,烧酒自元代才有,但他又说:“其法,用浓酒和糟入甑,蒸令气上,用器凡酸坏之酒,皆可蒸烧。”这种酿酒法,洪迈的《夷坚志》中也有记载,说的是有人因为酿造烧酒,跌入火窖之事。米酒是不需要烧制的,也就不存在有人失足落入火窖的事故了。而据大量的出土文物表明,金国人就大量的酿造烧酒了。烧酒工艺比较复杂,一般的村寨酒坊是酿造不了的。而且,米酒成本低价格不贵,适合大多数人享用。所以,水浒传中的酒应该有两种,米酒和烧酒,所以,武松在景阳冈下、孔明孔亮庄上喝的酒,以及鲁达在潘家酒楼要的酒、吃狗肉时灌进去的十几碗酒,就应当是烧酒。而鲁智深半山亭上的狂饮,武松醉打蒋门神途中在村子酒望中不断喝的酒,可能是米酒。这一点,智取生辰纲的故事就可以佐证。白胜是安乐村人,他挑到黄泥冈上的酒就是米酒,甜的可做解渴用。喝米酒当然不完全能够解解渴,估计白胜的这担酒有可能加了“冰”。《东京梦华录》中就有记载,说北人善以冰雪藏物,六月天时,东京街头竟然有“冰棍”卖。

水浒传里的饮食文化(七)

水浒传里的饮食文化(七)

水浒传里的饮食文化(七)

七、宋代的饮茶风尚

宋代各种茶店林立,小说中王婆茶坊的各色风味小吃。文中描写的王婆茶坊就是北宋时代的一条小吃街,里面有各色丰富的特色小吃,有什么姜茶,煎宽叶儿茶,还有什么胡桃肉,姜茶就是一种很浓的茶,里面撒上松子、胡桃等调味料,像食物一样饮用。即使是放到现在来说,也应该是一种美味,也会受到众多吃货的喜爱。王婆店就是专门出售泡茶的,她的店里还出售汤饮和茶食,汤饮比如酸梅汤,茶食如蜜饯、糕点一类。由此可见,人们并未把茶当做一种饮品来看待,更多的当成一种食物。既然如此,何不叫酸梅汤馆呢?其实,这些茶馆主要是给休憩之人落脚歇息的所在,社会底层人士不光要闲坐坐,还要喝点茶提神醒脑,方便下面继续赶路或做事。所以人们还是冲着这茶来的。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下一篇:《黄帝内经》之陕西食养习俗的历史与传承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