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游陕西>> 陵墓遗迹

说说昭陵六骏中唯一旁伴人像,现存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飒露紫

2020年12月03日 10:38:15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骆星宇 浏览数:180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唐昭陵是唐太宗李世民与文德皇后长孙氏的合葬陵墓,位于陕西省咸阳市礼泉县烟霞镇九嵕[zōng]山的主峰上,是国家AAA级旅游景区。唐昭陵距离西安市70公里。

飒露紫:它是昭陵六骏中唯一旁伴人像,现存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

李世民画像

唐昭陵持续建设了107年之久,它周长60公里,占地面积200平方公里,共有180余座陪葬墓,是关中“唐十八陵”,也是中国历代帝王陵园中规模最大、陪葬墓最多的一座;是唐代具有代表性的一座帝王陵墓,被誉为“天下名陵”。

飒露紫:它是昭陵六骏中唯一旁伴人像,现存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

飒露紫:它是昭陵六骏中唯一旁伴人像,现存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

九嵕山

九嵕山山势突兀,海拔1188米;地处泾河之阴、渭河之阳,南隔关中平原,与太白、终南诸峰遥相对峙;东西两侧,层峦起伏,亘及平野。主峰周围均匀地分布着九道山梁,高高拱举。古代把小的山梁称为嵕,因而得名九嵕山。

飒露紫:它是昭陵六骏中唯一旁伴人像,现存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

在昭陵祭坛东西两庑房内置有六匹石刻骏马浮雕像,这就是著名的“昭陵六骏”。每边三具,皆背靠后檐墙而立。

昭陵六骏

“六骏”是指唐太宗李世民在建立唐朝和统一全国的过程中所乘过的六匹骏马。唐太宗在隋唐之际南征北战,驰骋疆场,冲锋陷阵,与战马结下了深厚的感情。贞观十年(636年)十一月,他在为自己营建昭陵时,想到了曾经与他屡立战功的六匹战马,决定用青石雕刻六骏的形象,并亲自为之作“赞”,以展现六骏的雄姿,同时炫耀他的武功。据传,唐太宗令画家阎立本先把“六骏”形象画出,然后令石刻家阎立德刻在石屏上,这些骏马雕成以后安置在昭陵北面献殿前的东西两厢,故人们在习惯上称之为“昭陵六骏”。

飒露紫:它是昭陵六骏中唯一旁伴人像,现存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

昭陵六骏

六骏都是有名字的,分别为“特勒骠”“青骓”“什伐赤”“飒露紫”“拳毛騧(guā)”“白蹄乌”。其中“飒露紫”“拳毛騧”二骏,于1914年被盗运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其余四骏现存西安市碑林博物馆。

昭陵六骏刻于贞观十年,各高2.5米,横宽3米,皆在青石平面上起图样,雕刻人马形状的半面及细部,并使高肉突起,称之浮雕,也叫“高肉雕”。姿态神情各异,线条简洁有力,威武雄壮,造型栩栩如生,显示了唐代雕刻艺术的成就。

为什么要讲这六骏呢?

理由一:唐昭陵六骏石刻在品类、造型及题材上,既不取生前仪卫之形,也不用祥瑞、辟邪之意,独具一格,所有石刻都是写实,富有政治意义的不同凡响之作。


理由二:唐昭陵六骏石刻是为纪念六匹随唐太宗征战疆场的战马而刻制的。

今天我们来细说这六骏中的:飒露紫

这是六骏中唯一旁伴人像的,也是故事最传奇,艺术价值最高,保存最完整的。首先为大家介绍下马旁的这个人——丘行恭。

飒露紫:它是昭陵六骏中唯一旁伴人像,现存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

丘行恭与飒露紫

据《旧唐书·丘行恭传》(卷59)记载,李世民与王世充在洛阳邙山的一次交战中,和随从将士失散,只有将军丘行恭一人紧随其后。突然,一条长堤横在面前,王世充骑兵又一箭射中围追堵截的战马“飒露紫”,在这危急关头,大将军丘行恭急转马头,向敌兵连射几箭,随即翻身下马,把自己的坐骑让与李世民,自己一手牵着受伤的“飒露紫”,一手持刀和李世民一起 “巨跃大呼,斩数人,突阵而出,得入大军。”回到营地,丘行恭为 “飒露紫”拔出胸前的箭之后,“飒露紫”就倒下去了。

李世民为了表彰丘行恭拼死护驾的战功,特命将拔箭的情形刻于石屏上。石刻 “飒露紫”正是捕捉了这一瞬间情形,中箭后的“飒露紫”垂首偎人,眼神低沉,臀部稍微后坐,四肢略显无力,剧烈的疼痛使其全身颤栗。飒露紫为立姿,前面的武士是李世民部下大将丘行恭正在拔箭。这种救护之情,真乃人马难分,情感深挚。李世民为其题赞文日:“紫燕超跃,骨腾神骏,气詟三川,威凌八阵。”

由此可见,李世民的君臣情义,以及对这匹战马飒露紫的喜爱。

飒露紫:它是昭陵六骏中唯一旁伴人像,现存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

“飒露”一词来源于突厥语,将“飒露” 的读音还原为唐代域外的非汉语词汇时,对应汉译为“沙钵略”“始波罗”。这两个词常被突厥人用作为领袖的荣誉性称号,并将其“勇健者”称为“沙钵略”和“始波罗”,是突厥汗国的高级官号之一。用突厥汗国的荣誉性称号和高级官号来称唐太宗的坐骑,既符合对突厥汗国“勇健者”的赞颂,又能表达唐太宗李世民初唐征战疆场的丰功伟绩,体现了唐太宗对突厥“沙钵略”、“始波罗”者的敬佩之情。所以,“飒露紫”的含义应是“勇健者的紫色骏马”。

飒露紫:它是昭陵六骏中唯一旁伴人像,现存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

被砸后盗运至美国

可惜的是1914年的时候,美国人毕士博勾结国内不法文物商人将“飒露紫”和“拳毛騧”盗运出国,现藏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然而无论石像当初经历了什么,“飒露紫”和“卷毛騧”如今都是流失在海外的重量级国宝。这两匹李世民的“爱马”,在精美程度上远超霍去病将军目前“马踏匈奴”和“跃马”石像。

在20世纪80年代,关于“二骏”回归问题也曾出现过转机。1986年夏,陕西省考古学会会长、著名考古学家石兴邦到美国考察时,与美国哈佛大学华裔考古学家张光直一起到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观看“昭陵二骏”。宾大博物馆馆长戴逊先生和张光直是好友。在张光直的斡旋下,戴逊表示愿意考虑将两件藏品归还中国,但提出中方用几件文物作为交换。碑林博物馆随后挑选出两尊唐代石造像,打算与宾大博物馆交换:一尊是一米多高的佛像,另一尊是两米多高的菩萨像。当时正值一个美国考察团访问西安。代表团中的凯赛尔先生是戴逊馆长的挚友,他在参观西安碑林博物馆时,发现“四骏”解说牌上写着,“昭陵六骏”中的“飒露紫”“拳毛騧”被美帝国主义分子盗走,现藏美国费城宾大博物馆。凯赛尔十分生气,给戴逊写信说:“如果解说词属实,我感到羞耻,请你把文物还给中国。如果不是,也请你告诉他们,希望能阻止这样的谴责。”这一事件使得文物交换事宜不了了之。此后,石兴邦一直为昭陵“二骏”的回归做着努力,但却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进展。

其间,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曾多次举证,博物馆是通过合法手续购买昭陵“二骏”,即1918年时任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馆长的高登向中国文物商人、纽约来远公司老板卢芹斋以12.5万美元购买,并列出各种收据清单,证明这一文物交易的合法性。这些举证能否阻断“二骏”的东归之路呢?今年早些时候,中国国内不少媒体转载了陕西省昭陵博物馆发布的《昭陵“二骏”,中国等你回家》一文,该文从多角度陈述理由,包括违反《国际博物馆协会职业道德准则》、与美国法律中“盗窃不转移所有权”这一重要原则背道而驰、不符合美国博物馆协会制定的《博物馆伦理守则》等等,要求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归还民国时期被盗卖的 “飒露紫”和“拳毛騧”。但昭陵博物馆的呼吁似乎没有得到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的正面回应。

飒露紫:它是昭陵六骏中唯一旁伴人像,现存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

从法律层面看,也不是不可为的。但要成功索回百年前被盗文物,必须从国际法、美国法和中国法三个层面进行分析思考。如果“二骏”能够成功索回,那些曾遭掠夺偷盗而最终收藏于美国各大博物馆的、成千上万的中国珍贵文物就有机会重返故国。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下一篇:说说昭陵六骏中现存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拳毛騧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