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游陕西>> 宫观庙寺

华胥镇北岭上圪垯庙的前世今生

2021年02月12日 18:57:40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惠政 浏览数:352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华胥镇北岭上圪垯庙的前世今生

蓝田有一条东西走向的川道,以县城为界,东边的部分叫东川,西边的称西川。西川的北边立着一道横岭,南边站着一条白鹿原,南原北岭似两排雄伟高大的卫士护送着中间的灞河泉水向西奔流而去。

东西走向的巍巍横岭,被大大小小南北走向的沟壑切割,与天际相接处的轮廓线象大海中的波涛起起伏伏。放眼望去,坡地成层,果木林立,住房居窑,古朴无华,如一道乡情悠悠的屏风画,让人百看不厌、回味无穷。

华胥镇北岭上圪垯庙的前世今生

华胥镇位于西川,东距县城30里,灞河在镇南流过。华胥镇油坊街偏西处,有一条大点的沟壑里奔腾着红色的泥水,从屏风里响着浪声流淌而出,直接向南垂直汇入灞河,人们将其叫做红河,把这条沟叫做支家沟。

在支家沟以西二三里外的地方又有一条大小相近的沟壑,名字叫刁旗寨沟,早年一股清水也从横岭这秀丽的屏风时流出来,同样垂直着向南流去,加入到了灞河的清水里。

这两道沟、两道水,一东一西共同切割出的中间这部分横岭,莽莽然,北高南低。危危呼,有向南倾斜之势。一块块田地如台阶由低向高层层垒去。最高处有个大土圪垯,传说是女娲补天时,剩下的一蛋子泥,顺手一甩落到了这儿。这里是西川最高点,俯视川道灞河,平望对岸白鹿原。

传说明朝万历年间,鹿家咀出了个周娘娘,为回家途中休息,在大土圪垯附近平坦之处修了行宫,在大土圪垯上修了庙,烧香拜佛。这庙自然叫成了“圪垯庙”。远望,像个裹肚,人们又叫裹肚山。

华胥镇北岭上圪垯庙的前世今生

这里苍松高耸,巨柏参天,远望墨绿苍苍,到处是铺天盖地的花草树木,庙宇就在藏在树林之中。每年农历三月十三至十五是庙会日。

明王朝灭亡了,周娘娘死了,行宫毁坏了。但庙仍在,庙内有前后殿堂,几十间厢房,庙前有几十亩耕地,庙周围山坡上有成片的树林、果园。三天三夜的庙会也仍在年年进行。由鹿家咀、阿氏庄、支家沟、甘峪、下许村轮流主办。经费开支主要来源于庙产收入。庙里的和尚种地管庙,一年的农林收入,用于日常生活、烧香拜佛、过庙会。这个规矩持续了好多年。解放前后,和尚“王四”是该庙最后一任庙产管理人。

1936年12月12日爆发“西安事变”,张学良、杨虎城在包围华清池临潼山的同时,派兵沿洪庆油坊一线包抄搜寻,也搜寻着圪垯庙,以防委员长翻山南逃。直到水落石出后,才下令撤走了兵。

华胥镇北岭上圪垯庙的前世今生

抗日岁月,日寇战机经常飞越骊山轰炸西安。1942年阴历三月十五日庙会晚上,一架日本战机途经圪垯庙上空,发现这里灯火明亮,怀疑是个战略高地,盘旋片刻之后欲俯冲投弹。

就在这千钓一发之际,不知怎么回事,庙里所有的灯火竞然神秘地全部熄灭,成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呼呼一片。

找不到投弹目标,匆忙中扔下的一颗重型燃烧弹,掠过黑色的夜空向东飞去,把三四里外的赵沟竹园炸了个稀巴烂,天亮时火还在燃烧,烟雾还在弥漫。

而圪垯庙却毫发无损……

随后,三天庙会演变成声讨日本鬼子的战场,老百姓的抗日热情空前高涨。

华胥镇北岭上圪垯庙的前世今生

1949年春,我党一支队伍悄悄进驻圪垯庙,他们在鲁世曾、王志杰率领下,配合南下解放西安的解放军,准备解放华胥、洩湖,接管伪乡镇政权。

在环境非常险恶的情况下,他们秘密开展工作,积极发动群众。圪垯庙附近村里人张润华、陈振杰、许振升、支建民等为这支队伍提供了吃的喝的,购买了生活用品,为顺利完成任务提供了有力支持。

解放后,在破“四旧”的日子里,这里的庙被拆了,爷像被砸了,和尚、道士及僧人被一一赶走。遍地的断壁残垣,满眼的碎砖青瓦。成了一个没有“庙”的圪垯庙。

有着约四百年辉煌历史的古建筑从此就这样消失了,只剩下了一个土圪垯。春来草生,冬来野荒。雨一季,雪一季,岁岁匆匆,一年又一年。

后来,满地里长出了成千上万棵杏树簇拥着圪垯庙独居高处静观四季之变。

华胥镇北岭上圪垯庙的前世今生

杏花春雨,自不必说,把人心美得象醉了酒似的。每当空中传来了算黄算割的叫声,杏儿便熟了。大人们忙着收麦顾不上杏园,孩子们趁着割草时机,三天二头地钻进去。杏林里,浓荫遍地,硕果累累。孩子们灵巧地上了树,算辫子一样的黄亮亮杏儿咚咚地碰到了头、碰到了眼、碰到了嘴。背靠树身,身坐树杈,摘个轻轻一捏,抠去核放进嘴里,象肉却甜。放开肚皮,让我一次吃个够吧,一直吃到端午节,把牙咬得都咥不成白蒸馍了。

后来杏林消失了,满地里长出了好多楼房,一道道的铁丝网把四周围挡,成了“某某军区后勤部”。小时侯,我引着弟弟还去过一次,看了一位军人叔叔,他是父亲的学生,当时在这里工作。吃了一顿饭,回家时,我俩小心走过半崖上弧形羊肠小道,沿着红河一道水,从支家沟里走了出来。

再后来,后勤部撤走了,楼房拆了,铁丝网拔了,这里只剩下荒野一片……

来这里,再也听不到了军人的出操声,看不到了军人的绿军装,那种力量与生机也一一远去。

曾经那满坡的绿叶浓荫 ,绿叶里露出的黄橙橙杏儿,浓阴中传出动听的鸟鸣,树林遮挡中如綿的野鸡,可爱的野兔……都一一消失。

独居高处的圪垯庙,无言地沉黙着。无论周围怎样变化,没有了庙的土圪垯,象一位饱经苍桑的老者,孤独而坦然,悠坐北岭,俯看灞水,静望南原,任凭冬去春来,静观日出月落,一直岿然不动,永恒在天地这间。人们看见她、说起她、想起她,还一如既往地称她“圪垯庙”

华胥镇北岭上圪垯庙的前世今生

小时侯,队里在支家沟崖背上有好多地,每年夏收时节上来给生产队拾麦时。会远远地望见北边的她,抬手一指,兴奋地说看那就是“圪垯庙”。逢年过节,每次去岭上走亲戚的时,会从她的身旁路过,真切地感受到她的雄伟高大。

时过境迁,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人们在土圪垯上又建起了庙,新塑了爷像,重燃了香火,又成了真正有庙的“圪垯庙”。但却看不到了昔日的和尚、道士、僧人……

华胥镇北岭上圪垯庙的前世今生

【声明】本站为纯公益、非营利性网站,旨在将陕西乃至中华优秀文化的文图汇集于此,供更多公众免费交流、学习。本站未注明出处的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本站无意侵犯原作者或著作权拥有者合法权益,亦无任何将之用于商业获利目的和行为。若本站无意转载其文图,或在原文中无标注原作者,请通过电话13384928744(微信同号),或76517731@qq.com邮箱告知,我站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或按原作者要求补充标注,并对原作者致以真诚歉意。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