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游记随笔

惠政:一条绳把我拴在华胥那条老街上

2021年01月28日 11:26:04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惠政 浏览数:188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我家在华胥镇,镇上有个油坊街,这是一条繁华的古老街道,是方圆人们生活购物、进行物资交易的地方。这里是东南沿海各省区、陕南、商洛去古都长安的必经之地。历史上东来西往的客商往往在这里歇脚、吃饭、住店休息。很长的一段岁月里呈现着商贾云集,来来往往的繁荣景象,是名副其实的一个商业重镇。自明代设置起,时而兴旺,时而萧条的变化着。1932年民国时期,重立集市,店铺林立,商业兴隆。岁月不居,时过境迁,老街或人流减少、增多,或门面关闭、搬迁,如一个大舞台演绎着风云变幻的历史话剧。

一条绳把我拴在华胥那条老街上

童年的我每天都去街上玩。“妈,我到街上浪呀!”“去吧,浪会儿就回来,不要跑远了。”于是,我高兴的走出家门后向东以拐,斜登角直线走过小队打麦的大场,由东北角出去,钻过两户人家大房之间相夹的二三尺宽南北走向的小巷道,就来到了街上,象往常一样坐在街边五婆家门口的石墩上看街景。

忙着的五婆看见了门口的我,就从屋里走出来,手上总是忙得拿个笤子、盆子、毛巾、纳着的鞋底什么的,对着我笑着、慈祥地看着:“好好坐在这,不要乱跑,一会来找你又不见了。”我听话的点个头。“这娃真乖!”五婆笑着丢下这么一句话转个身又回家里面忙去了。可能是气管不好,五婆说话时或多或少有气喘的样子。

我每次看到的“油坊街”是解放以后的样子。街是个东西走向,长度不到一里。当我会走路,能一个人独自到处浪时,常常来到街上玩,度过了自己幸福的童年。整条街道南北两边,各家各户姓甚名谁,那家连着那家,我现在闭上眼也能按顺序有条不紊的说个详细,许多家的孩子都是我童年玩耍时的伙伴、上小学上初中时的同学。那时,每次上街除逛商店以外,也经常到他们的家里去玩。

一条绳把我拴在华胥那条老街上

“油坊街”作为一个名字,从小处讲是这条老街道的称呼,指的就是这一条老街道。街道方圆数里之内,村连着村。这些村在外谋生的人,回答自己家在那里时,若不想告诉村的具体名字,或者怕说了村名人家不知道时,一般就笼统的说成“油坊街”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油坊街”又是方圆这些村的共同称呼。这名字有年头了,据蓝田县志记载清嘉庆年间就这么叫着。可能是因为街上曾有一家榨油作坊而得名。然而,具体遗址到底在那一块儿、什么时侯有的、存在了多长时间、规模如何、生产如何、后来为什么又关闭了?在长长的岁月里没有留下丝毫的文字记载或实物见证。搞得现在的人谁也不知道,谁也说不清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就这么不明来历的叫着喊着。无情的历史就这样简单的抛下“油坊街”三个字构成的名子而远去,让后人去做无尽地猜测和想象。

“油坊街”也常被叫作“华胥镇”,称镇是因街而得名。但这“镇”又以“华胥”来限定,却是因为华胥陵遗址在“油坊街”的缘故。了解历史的人都知道,华胥氏是中华民族的始祖母,是中华民族的根系,她在8300年前在这儿建立了华夏大地上第一个母系氏族部落。写《史记》的司马迁说华胥氏她生了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后来有了孙子少典,少典又生了炎帝和黄帝,中华民族由此繁衍生息不断壮大。

小时,与小伙伴在街道上玩时,会常常沿着街北通向孟岩村那条土路到那个水库玩去,水库东边有个高高的黄土长梁,就是华胥陵。只可惜小时侯不知道这个情况。

“油坊街”与“华胥镇”仿佛一个人的两个名字。但与人名的情况却不完全相同,其内函与外延,在不同的情况下是不完全一样的。随场合和环境不同而有所偏重、有所专指。

一条绳把我拴在华胥那条老街上

我看到的“油坊街”实际上包含两条街道,一条是老街,一条指长坪公路上的一段。两街平行,老街在南,长坪公路位北,相距不足百米。老街上有信用社、医院、商店、药铺、供销社、理发馆、公社、高中。长坪公路边有修车铺子、铁匠铺子、铁木业社、书店、食堂、初中。两条街的共同特点是各种门面都与民房混杂布局,这里一二个门面相隔,那儿一二家住户相间,隔三差五的,商店就象原坡上的杂树,这一株,那一棵,零零散散的分布在人们的住房之间。一些门面商店也处于动态之中,这几年在老街,过几年又迁到了公路上。有的先在街西边,后来又搬到了街东边。时而在街北,时而在街南,象人坐板凳时间长了、困了一样地起个身子挪个位置。

街道中间有城隍庙,始建于明惠帝建文年间,香火极盛。在嘉靖三十四年的大地震中倒塌,后又重建而成,规模宏大。清同治元年五月,回民起义,一把火又给烧了。1939年在原址上建了蓝田县第五完小,我在这里上了小学第五年级、初中六七年级。学校先走南门,一出门就是老街道。后又走北门,一出门就是长坪公路。再后来学校迁走,公社建筑队占用,庙只剩下很小一部分范围。近些年来,人们集资盖了五间小庙。城隍庙敬的是华胥氏的儿子伏羲,娘娘庙敬的是华胥氏的女儿女娲,二庙合一,每年农历二月初九和八月初二进行两次庙会,周围几十里路的村民们到此赶集逛会,香火兴盛。

一条绳把我拴在华胥那条老街上

来“油坊街”的人,东到张河湾村,西到新街子村,北至羊茂山,南到白鹿原上的枣村。逢年过节时,街上人来人往,熙熙嚷嚷,打羊袜子的,卖冻肉的,卖拨浪鼓的,卖狗娃咪的,卖叮当的,卖摔炮的、卖吹大不管的都来了。各个店铺门口出出进进,整个街道就象《清明上河图》描绘的一样热闹繁华。在长坪公路上坐公共车的匆匆各地过客,每每看到这个繁花的路段,总是要问问这是什么地方?他们听不懂这里的方言,本地人就指指站牌,引导他们的眼睛去看“油坊街”那三个汉字去。

韩愈当年就是从油坊街路过的,后来到了蓝田东山时,遇到那一场满天纷飞的大雪,感慨地写下了“雪拥蓝关马不前”的诗句。王维来往于辋川与长安之间,无论东行,还是西去,每一次也必须路过油坊街。他隐居辋川好多年,写下了许多诗中有画的好诗,画下了许多画中有诗的好画。当年,牛兆镰从油坊街的西边穿着长袍而来,买好了笔墨纸砚,回到新街“牛家沟”苦学苦读,成了清末民初名满三秦的理学家和关学派的代表人物、杰出的理学家、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被尊为关中大儒,民间美赞为牛才子。他居住的“牛家沟”后来叫成了“鹤鸣沟”,再后来又叫成了“老爷沟”。陈忠实年少时,就是从白鹿原脚下的西将村过灞河来油坊街学校读书的。成年后常来街上购买油盐酱醋,顺便走乡窜村,走亲访友。曾与街上一位女子深深相爱,成了岁月中一段佳话。他是一个爱写作、能写作、会写作的关中汉,用四五年时间写成了一部能当枕头睡的《白鹿原》。当年,贾平凹也是坐车经过油坊街继续西行,在西安上了大学,在西安参加了工作,在西安安了家、落了户。做了一辈子作家,不仅著书,也写字,也画画,也搞收藏,人都说他是个鬼才。

一条绳把我拴在华胥那条老街上

如今,“油坊街”是华胥镇政府所在地,是华胥政治、经济、文化的活动中心。有国道、省道、西蓝高速公路横贯镇域东西,连通华中、华南、华东各地。老街道上的各家店铺先后搬到了公路两边,形成了近二公里长的新时代购物消费区域。楼房林立,百货齐全,繁荣昌盛。公安分局、工商分局、邮政分局、电讯分局、人寿保险公司、学校、诊所、医院、银行营业所、农行信用社、蔬菜市场、超市、餐馆、酒楼、美容师、理发店、摄影师、照像馆、澡堂子、中老年活动中心、小吃摊点应有尽有,小康气象。公路北又建了一条两公里长的农业产品交易市场,号称北新街,听起来好象到了西安城里,洋气得让人有些得意,晕晕然,身子仿佛要飘起来一样。

老街道人去楼空,没有了集会日,没有了各种市场、没有了昔日那些推车的、挑担的、住宿的、吃饭的过往客商、喧嚣声逝去,渐渐归于平静,与村里所有巷道一样,成了一个村民居住地。

事无常态,凡在变亦。到了近年,有人把老街道又叫成了南新街,事实上有关组织正在做着拓宽,拆建、筑花坛等基础工作。种种迹象表明,借以时日,若有投资者前来开发,老街道也许会梅开二度重放光彩。

一条绳把我拴在华胥那条老街上

【声明】本站为纯公益、非营利性网站,旨在将陕西乃至中华优秀文化的文图汇集于此,供更多公众免费交流、学习。本站未注明出处的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本站无意侵犯原作者或著作权拥有者合法权益,亦无任何将之用于商业获利目的和行为。若本站无意转载其文图,或在原文中无标注原作者,请通过电话13384928744(微信同号),或76517731@qq.com邮箱告知,我站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或按原作者要求补充标注,并对原作者致以真诚歉意。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