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史大观>> 史海钩沉

毛泽东《沁园春•雪》遭蒋介石御用文人围剿,郭沫若陈毅和词反击

2021年02月10日 19:23:37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佚名 浏览数:199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毛泽东的《沁园春•雪》作于一九三六年二月东渡黄河,奔赴抗日前线之时。二月六日清晨,红军抗日先锋队行至清涧县袁家沟时,天降大雪,西北高原为冰雪覆盖,一片白茫茫的景像既雄伟又壮观。借宿老农民家中的毛泽东清晨早起,推开屋门,见皑皑白雪笼罩了大地,毛泽东兴致骤起,他文思泉涌,诗性大发,遂提笔写下这首千古绝唱: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毛泽东这首咏雪词的上半阙亟写雪景,将长城、黄河、秦晋高原等标志性地理景观作为背景,借它们来烘托万里雪景的壮丽景色,将雪后那雄伟苍茫的景像加以描述。然后以壮丽的雪后景像来言情,以赞叹祖国山河之美。

毛泽东《沁园春•雪》遭蒋介石御用文人围剿,郭沫若陈毅和词反击

下半阙以“江山如此多娇”作为传承,引发议评,发表观点。毛泽东以宏大的历史观,上溯秦皇汉武,下溯唐宗宋祖,批判了二千五百年的帝制中国,并将他们归于“俱往矣”。豪迈自信地宣示新时代即将来临。

通观全词,上阙借地理上的广阔空间将北国壮丽的雪景烘托出来,抒发了词人对祖国壮美河山的热爱。下阙则顺着历史的时间脉络,来评论历史人物,歌颂当代英豪,抒发无产阶级要做新时代主人的豪情壮志。

全词将写景、议论和抒情融为于一炉,意境壮美,气势恢宏,极富感染力。

毛泽东《沁园春•雪》遭蒋介石御用文人围剿,郭沫若陈毅和词反击

值得注意的是此诗的背景为:红军长征即将取得胜利。但工农红军的前途依然凶险,不明朗。在当时十分强大的国民党军队的不断围追堵截下,红军的生存依然面临难题,中共仍处于绝对的低潮劣势之中。然而毛泽东在这种困难情况下,表现出豪迈的乐观主义精神和对革命最终将取得胜利的巨大信心,在他的这首《沁园春•雪》的字里行间中,丝毫感觉不到挫败感,反而处处体现出乐观自信,这不能不说是毛泽东宽广的胸怀和与生俱来的伟大性格气质使然。

一九四五年八月,毛泽东应蒋介石之邀赴重庆进行和平谈判时,柳亚子前去拜会,毛泽东在重庆与柳亚子有过多次长谈与通信,期间将这首《沁园春》咏雪词书赠给柳亚子。 

毛泽东《沁园春•雪》遭蒋介石御用文人围剿,郭沫若陈毅和词反击

毛泽东为这首词还曾专门致信给柳亚子,信中说:

“初到陕北看见大雪时,填过一首词,似与先生诗格略近,录呈审正。”

毛泽东对旧体诗词一直是持略加批判的态度的,一方面旧体诗词不符合他的革命主张,另一方面毛泽东认为:

“旧诗可以写一些,但是不宜在青年中提倡,因为这种体裁束缚思想,又不易学”。

然而,毛泽东本人对旧体诗词却乐此不疲,他亦说过:

“旧体诗词源远流长……一万年也打不倒。因为这种东西,最能反映中华民族的特性和风尚。”

柳亚子看到毛泽东书赠的《沁园春•雪》后,赞叹不已,引得他也诗性大发,便当即原韵合了一首《沁园春》:

廿载重逢,一阕新词,意共云飘。叹青梅酒滞,余意惘惘,黄河流浊,举世滔滔。邻笛山阳,伯仁由我,拔剑难平块垒高。伤心甚,哭无双国士,绝代妖娆。

才华信美多娇,看千古词人共折腰。算黄州太守,犹输气概,稼轩居士,只解牢骚。更笑胡儿,纳兰容若,艳想秾情着意雕。君与我,要上天下地,把握今朝。

十月中旬,柳亚子将毛泽东书赠他的《沁园春•雪》和自已所作的和词,拿给尹瘦石观赏,尹瘦石看后,备觉珍贵,便向柳亚子索要,并请柳亚子题跋,柳亚子欣然应允,并题写:

毛润之沁园春一阕,余推千古绝唱,虽东坡、幼安犹瞠乎其后,更无论南唐小令,南宋慢词矣。中共诸子、禁余流播,讳莫如深,以词中类似帝王口吻,虑为意者攻讦之资,实则小节出入,何伤日月之明。固哉高叟,暇当与润之详论之。余意润之豁达大度,决不以此自谦,否则又何必写与余哉。情与天道,不可得而闻,恩来始犹不免自郐以下之讥欤?余词坛跋扈,不自讳其旺,技痒效颦,以视润之,始逊一筹,殊自愧汗耳!瘦石既为润之绘像,以志崇拜英雄之概,更爱此词,概乞其无路以去,余忍痛诺之,并写和作,庶几词坛双壁欤?瘦石其永宝之。

一九四五年十日二十一日,亚子记于渝州津南村寓庐

柳亚子在这篇跋中,赞誉了毛泽东的文采,但也指出了此词中的类似帝王口吻,恐成“意者攻讦之资”。

毛泽东《沁园春•雪》遭蒋介石御用文人围剿,郭沫若陈毅和词反击

随后不久,柳亚子先生将两首抄写的《沁园春》交给了《新华日报》,望其同时发表。

但《新华日报》因未得到毛泽东本人的同意,没有马上刊发,只是先行登出了柳亚子的那首和词,而这首《沁园春•雪》却因此在报社内部披露,并被传抄出去。

不久之后,重庆的民营报刊《新民报晚刊》的副刊编辑吴祖光经四处搜集,找来好几个人传抄的不完全版本,将其凑拢,终于得到完整的《沁园春•雪》,率先发表。

毛泽东《沁园春•雪》遭蒋介石御用文人围剿,郭沫若陈毅和词反击

这时,毛泽东已结束和谈离开重庆,返回了延安。两周后,重庆的《大公报》也转载了毛泽东的咏雪词与柳亚子的合作。

《大公报》销路甚广,影响力巨大,刊发后顿时轰动山城,引起各方震动,热度迅速波及全国,

蒋介石的侍从室主任陈布雷把这首词念给蒋介石后,蒋介石反问陈布雷:“此词写得怎样?”

陈布雷回答说:“这首词气势很盛,现在广为传播。”蒋介石先是沉默,而后大怒,他深知文化可攻心的道理,蒋介石原本也想亲自写首词或文章,来盖过毛泽东的风头。但他自知毛泽东的才气为已所不及,他更缺少毛泽东那种与生俱来的豪迈潇洒气质,所以他思考一下后命陈布雷组织笔杆子对毛泽东这首词进行围攻,一定要把毛泽东的气势风头压下去。

蒋介石也写过诗,他在1926年的《江西日报》创刊号上曾发表过一首贺诗,这首诗也是蒋介石唯一公开发表的诗词,全诗如下:

祝《江西日报》诞生

呀!好革命的怒潮呀!

呀!这掀天倒海的潮流,

竟已仗着自然的力,

接着它从珠江来到长江了。

……

呀!好革命的怒潮啊!

呀!好革命的势力!

看过蒋介石这首诗,再与毛泽东的诗词进行比较,就知道差距有多大。

在国民党中央宣传部的指使下,国民党控制的报刊开始组稿,以“和词”的形式展开对毛泽东《沁园春•雪》进行围攻。国民党《中央日报》的主笔王新命亲自上阵,以“东鲁词人”为笔名,写出一首“和问”,打响了围剿的第一枪:

沁园春•次毛润之《沁园春》词韵

抗战军新,受命立功,拥纛东飘。当徘徊歧道,中夜惘惘,惊心怵目,举世狂潮。寇患方深,阋墙难再,回首中原峰火高。却倒戈,看杀人掠地,自炫天骄。

山河美丽多娇,笑草莽英雄亦折腰。想翼王投笔,本矜才藻,押司题壁,夙擅风骚。惜误旁门,终成正果,勒马悬崖着意雕。时未晚,要屠刀放下,成佛今朝。

王新命这首词极尽颠倒是非,故意抹黑之能事,将毛泽东比作草莽英雄,将革命事业喻之为旁门左道,简直是一首蓄意诋毁的歪诗。

此外国民党中有人以“老酸丁”为笔名附了一首和词,这首词极尽嬉笑怒骂之事,以歪句入诗如“凭延安内外,生灵草草;大江南北,祸水滔滔”;如“红妆素裹,卖弄妖娆”;如“数宗忘祖,自诩风骚”;又如“混世魔王,侈言解放,聚得猢狲着意雕”等。 言词之低俗,不堪入大雅之堂。

随着王新命围攻的号角吹响,国民党以控制的《中央日报》、《和平日报》(原扫荡报)、《益世报》,以及《大公报》作为阵地,展开围剿,接二连三地发表所谓的“和词”近三十首,文章十余篇,大肆围攻毛泽东的《沁园春•雪》,但反响寥寥,远远没达到蒋介石所期望的“围剿”效果,反而对毛泽东的《沁园春•雪》的传播起到了助推作用,令蒋介石十分生气。

蒋介石那帮御用文人疯狂的谩骂攻击之举,很快激起了全国文化界人士的义愤,一些进步文人纷纷挺身而出,他们以《新华日报》主星期刊等报章杂志做为主阵地进行反击,一场词坛大战就此开始。

郭沫若率先在《新民晚报刊》发表了他的第一首和词,打响了反击的第一枪:

沁园春•和毛主席韵

国步艰难,寒暑相推,风雨所飘。念九夷入寇,神州鼎沸,八年抗战,血浪滔滔。遍哀鸿,排空鸣鹏,海洋仇深日样高。和平到,望肃清敌伪,解除荷娆。

西方彼美多娇,振千仞金衣裏细腰。把残钢废铁,前输外寇,飞机大炮,后引中骚。一手遮天,神圣付托,欲把生民力尽雕。堪笑甚,学狙公茅赋,四暮三朝。

郭沫若是当时全国闻名的大才子,他虽被称之为新派诗人,但郭沫若亦精通旧格律,他这首和词一出手,便直刺国民党要害,郭沫若首先在词中回顾了中国长期受到的帝国主义压迫与侵略。回顾了日寇入侵使国家付出的惨重代价,所谓“八年抗战,血浪滔滔”。

然后,郭沫若在和词中一针见血地指出,“肃清敌伪,解除苛娆”后,打败了“日帝”,却又来了“美帝”,国民党为巴结美国出卖国家主权与利益的事实。

毛泽东《沁园春•雪》遭蒋介石御用文人围剿,郭沫若陈毅和词反击

郭沫若这首和词言词犀利,令国民党当局恼怒不已,国民党御用文人危涟漪惊呼郭沫若是在借题发挥反美思想,称他的思想很危险。但郭沫若不为所动,紧接着又发表了第二首《沁园春•雪》和词,郭沫若在这首词中痛斥国民党反动文人们是“声传鹦鹉翻娇”,是“朽木之材不可雕”,盛赞毛泽东的《沁园春•雪》“气度雍容格调高”。

郭沫若这两首和词,体现出了他的不凡文采,这两首和词似两把尖刀直刺国民党当局的要害,反击可谓十分犀利。

1946年初,远在华东解放区的陈毅,也参加了这场词坛大战,他在戎马倥偬之中,连写三首《沁园春》,用他一贯的豪爽诗风反击国民党御用文人:

沁园春•斥国民党御用文人

毛柳新词,投向吟呍,革命狂飚。看御用文人,谤言喋喋;权门食客,谚语滔滔。燕出危巢,鸿飞寥廊,方寸岑楼怎比高?叹尔辈,真根深奴性,玷辱风骚。

自来媚眉虚娇,为五斗纷纷折腰。尽阿谀独夫,颂扬暴政;流长飞短,作怪行妖。革面洗心,迷途知返,大众仍将好意招。不知是,看所天倾覆,殉葬崇朝。

陈毅这首诗词可谓义正词严,词中有驳斥、有揭露、有警告,似一记重炮射向国民党当局。

毛泽东《沁园春•雪》遭蒋介石御用文人围剿,郭沫若陈毅和词反击

在此次词坛大战中,柳亚子因和词毛泽东《沁园春•雪》亦成被围剿对象,右派杂志《新闻天地》刊载了一首《沁园春和柳亚子》,恶贬柳亚子和词“君君我我,簧言舌乱,絮絮滔滔。浑水摸鱼,断章取义,鼓荡腥天浊浪高”。更直斥柳亚子低三下四,姿态媚俗“巴结妖娆”,“南社声威,何甘堕落”,骂柳亚子“朽木岂真不可雕?”

陈毅得知后,他写了一首《沁园春慰柳亚老》,诗词中赞柳老“鞭笞权贵,南社风骚”,“傲骨峥嵘,彩毫雄健,总为大众着意雕”。陈毅更以“万古云霄”比喻柳亚子才品杰出,以回应攻击柳亚子的那些谤言。

民主人士、著名教育家黄齐生也和词声援柳亚子,痛斥国民党当局,他写道:

沁园春•和柳亚子

是有天缘,握别红岩,意气飘飘。忆郭舍联欢,君嗟负负;衡门痛饮,我慨滔滔。民主如船,民权如水,水涨奚愁船不高?分明甚,彼褒颦妲笑,只解妖娆。

何曾宋子真娇。偏作装腔惯扭腰。着羊胃羊头,满坑满谷;密探密捕,横扰横骚。天道好还,物极必反,朽木凭他怎样雕!安排定,看居邠亶父,走马来朝。

围绕毛泽东《沁园春•雪》这场词坛大战,引出无数和词与文章,凭心而论这些和词文章无一能达到毛泽东那首词的艺术水准。毛泽东作《沁园春•雪》时,是有感而发,他在特定的环境之中将文采天赋与性格中与生俱来的豪迈气质相结合,才写出了这首气势磅礴的千古之作,这远非是那些文人们搜肠刮肚,绞尽脑汁的拼凑之作所能与之相比的。

毛泽东一生酷爱充满了民族风格和中国特色的古典诗词,他广读各种诗词总集、选集、专集、合集,也读各种诗话、词话、音韵、词律。可谓是广收博览,兼采众家精华。毛泽东涉猎的诗词作品遍及历朝历代。正因为毛泽东对传统文化知之甚广,对古典诗词烂熟于心,所以,他才能够在下笔之时,处处彰显丰厚的传统文化底蕴和卓越的诗人才华。

而毛泽东诗词中常常表现出来的乐观、积极、雄壮、豪迈、气势磅礴等气质特征更是他人难以企及,难以望其项背与之相比的。

著名文人胡适曾与人争论,他一度认为毛泽东不会写诗词,但用胡适本人的诗词与毛泽东诗词相比较,却高下立判,孰好孰差是人就可分辨。胡适在二十世纪初,也写过一首《沁园春•咏俄罗斯二月革命》:

客子何思?冻雪层冰,北国名都。想乌衣蓝帽,轩昂少年,指挥杀贼,万众欢呼。去独夫“沙皇”,张自由帜,此意于今果不虚。

论代价,有百年文字,多少头颅?冰天十万囚徒,一万里飞来大赦书。本为自由来,今同他去,与民贼战,毕竟谁输!拍手高歌,“新俄万岁!”狂态君休笑老胡。

从今后,看这般快事,后起谁欤?

曾称毛泽东不会写诗词的胡适填的这首词,意境浅薄,语句生涩拗口,文辞生硬,毫无想像力,更谈不上什么气势,似政治标语一般,字里行间亳无感染力。将此《沁园春》与毛泽东《沁园春》相比,差距不可以道里计。

毛泽东不但是一位出色的政治家,军事家,还是一位伟大而杰出的诗人,这一点,连他的敌人们都不敢否认!围绕《沁园春•雪》而起的词坛大战,早就证明了这一点。

【声明】本站为纯公益、非营利性网站,旨在将陕西乃至中华优秀文化的文图汇集于此,供更多公众免费交流、学习。本站未注明出处的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本站无意侵犯原作者或著作权拥有者合法权益,亦无任何将之用于商业获利目的和行为。若本站无意转载其文图,或在原文中无标注原作者,请通过电话13384928744(微信同号),或76517731@qq.com邮箱告知,我站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或按原作者要求补充标注,并对原作者致以真诚歉意。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