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教视窗>> 三秦旧事

关中人永远的噩梦——民国十八年年馑

2021年03月08日 20:23:08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西部捿报 浏览数:330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民国十八年年馑,关中人永远的噩梦

著名作家陈忠实在其长篇巨著《白鹿原》中写过这样一个故事:民国十八年,有一个媳妇,晚上饿得睡不着,就悄悄的爬起来,想看看公婆是不是在偷吃啥东西。到了公婆的窗前,却听到了公公婆婆对儿子说: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还不如把你媳妇杀了吃,起码还能活两个人。媳妇听了,吓得汗毛都竖起来了,连夜跑回娘家,爹娘听了,安慰女儿道:回来了就好,你踏实睡吧!惊魂未定的女儿在炕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就偷偷地走到爹娘的窑洞外,听到父母商量说:与其让别人杀了吃,还不如咱自己杀了吃!女儿听了,当时就被吓得疯了。

时间过去了九十多年了,民国十八年的那一场旷日持久的年馑在关中人的记忆中依然日久弥新,口耳相传的、文字的、影像的等等形式的资料,依然在告诉着人们那几年发生在关中地区的那场灾难,至今,人们谈起“民国十八年年馑”依然不寒而栗。

从民国17年(1928)开始,到民国19年(1930),以陕西的关中地区为中心,北方八省爆发了持续3年的以旱为主,蝗、风、雪、雹、水、震、疫并发的巨灾。这场巨灾致陕西全省有300多万人死亡,600多万人流离失所。这场灾害,其规模之大、灾难之惨烈在中国以及世界历史上都极其罕见。

“民国十八年年馑”,实际上从民国17年(1928)就已经拉开序幕。这一年有个闰二月,从这时候起,天不落雨,麦子旱得枯黄。麦季里,河滩地多少还有点收成,旱地则绝收。到了七八月,天气热得邪乎,最高气温到了摄氏44度,田野里旱得尘土一尺多厚。到了麦子播种季节,依然是亢旱,关中地区绝大多数地方未能下种。年馑开始了。从各县向省府的报告中,老百姓已经开始剥树皮、挖草根充饥,还有些地方吃棉花叶、剥房顶上霉烂的梁椽度日,各地饿死的、自杀的人数已经以十计,外出逃荒的以千计。惨不忍睹的文字就已经宣告了一场人家浩劫的来临。

进入了民国十八年,春二月下旬,老天忽然刮起了罕见的暴风,天色忽黄忽黑忽赤,大树被拦腰刮断,河岸好不容易长出来的麦苗全都刮得无影无踪,道路被沙土填平。六、七月间,好歹落了点雨,有个别地方种了点豆子,秋收时收到场院里,还没来得及碾打,到九月底,突然下起了鹅毛大雪。这场早到的雪非常大,持续的时间很长,时断时续,两个月也没有好太阳。到了民国十八年十一月十八日和腊月初五(1929年1月15日),关中地区下了两场罕见的暴雪,积雪有半人深,很多外出逃难的人被活活冻死在雪窖中,省城西安也发现了数十个冻饿而死的尸体。

民国十八年年馑,关中人永远的噩梦

1929年,即民国十八年,陕西全省92县尽成灾区,匪患丛生,尸横片野,殍满道旁、尸腐通衢、流离逃亡,难以数计!

雪上加霜的是,就是这一年,主政陕西的冯玉祥与蒋介石、阎锡山又在中原一带开了战,根本无暇顾及救灾。

于是,关中地区就成了人间地狱!

1929年《大公报》报道:“合阳一家7口人,两个女儿被卖斗麦,父亲饿极了,抓了一把往嘴里塞,结果被饿红了眼的三个儿子活活掐死了。”为了活命,许多父母将子女卖于他人,人市上都是插草标卖人的。刚开始一个十几岁的女孩还可以卖到5块钱,高一些卖到8块钱,当时一斗麦子卖到12块,价值2个人。随着后来灾情越来越严重,父母为了子女活命,不用给钱,直接可以把人带走。

民国18年9月10日,以回杰生为代表的“西北灾情视察团一行到省城附近的西北二乡、东菜园、含元殿、孙家湾、坑底寨、二府庄、大白杨、火烧壁、西十里铺等地视察。只见秋田枯萎,焦如火焚,玉米只有一尺来高,收获不足一成。地里的棉花也只有一扎高。吃的只有糠秕,有人甚至吃白土度日。视察团的车子行驶了不到5分钟,看见路旁饿死的人就有10多个,行走中,忽然觉得一股奇臭扑鼻而来,仔细向当地人一打听,才知那是“万人坑”里死尸腐烂后发出的恶臭。走到“万人坑”,大家看到了更凄惨的景象,偌大个土坑,塞满了尸体,四乡仍不停的往这里运死人,都来不及掩埋。

1929年4月9日,《大公报》报道:“郿(眉)县之井沟村,有郭氏夫妇二人,因绝食日久,无法生活。适正月望后,有逃难出山者三人行抵该村,饥疲已甚。一人进郭家乞食,余者在外等候。愈时不返,二人进入室内窥看,此人竟被郭氏夫妇缚于柱上,手巾塞口,以刀斫伤头部,血流如注。两臂之肉,已割煮中。二人视之骇走,即狂奔槐芽镇向驻军报告。驻军随即派队将郭氏夫妇拿回审问,该犯直言不讳云:‘食粮早绝,无以为生,已食死尸三具,活人两身,恳速枪决,免再受这饥饿之罪。’又该县王村有杨姓者,亦因饥饿难忍,竟将一饿至奄奄待毙之人杀而食之。陕西亦有烹食儿童之事。故各县儿童不敢出户,防被人劫去烹食。”

1929年4月28日《申报》报道:“食人惨剧,愈演愈烈,犬鼠野性,更为上肴。一部分灾民,自1928年秋季以来,恒以人肉充饥。初仅割食无名死尸,后虽家人父子之肉,亦能下咽。近则隐僻地方,往往捕食生人。”

1929年5月5日《大公报》报道:“陇县南七新庄柳姓一家,死亡殆尽,最后其父将其十二岁的女儿吃了。花石岩地方亦有被吃死尸一具。以前报告饿毙者,尚多游手;近日死亡枕籍者,纯系良民。现在各县饿死者,每日二千人以上,且日复日有增加。”

1929年5月6日《大公报》报道:“陕灾情愈重,饿殍载道,伏尸累累,春雨失时,生机断绝。近日陕西省饿毙之饥民,仅西安一隅日毙数十人。市面死尸累累,触目皆是。赈灾会每日接到灾民饿死照片,盈千累万。陇县铁佛寺去年有烟户六十余家,现在绝户已十余家。房已拆完,死亡四十余口;活埋妻者十余人;逃亡在外者二十余口。顺八渡以南,本有四十八户,现在仅剩八户。民食仅有苜蓿一种。真是民有菜色,面皮青肿。每斗麦价已涨至十元。”

时任国民政府监察院长的于右任先生自南京带回20万元现金回陕探望,救济灾民,于右任先生看到家乡人民遭受大灾的惨痛情景,感到深深的痛心,他在《闻乡人语》中描绘了当时的情形:“兵革又凶荒,三年鬓已苍。野有横白骨,天复降玄霜。”面对灾情,他彻夜难眠,感叹道:“迟我遗黎有几何?天饕人虐两难过。河声岳色都非昔,老人关门涕泪多!

民国十八年年馑,关中人永远的噩梦

在经历了连续4年人间地狱般的灾难后,到了1932年,即民国二十一年,旱情终于在一场透雨后缓解了,关中地区的老百姓终于看到了苦难结束的希望。然而,到了春夏之交,关中的西府眉县、宝鸡、岐山、陇县、麟游一带接连遭受热风袭击,庄稼在大风中大片大片地枯死。热风过后接着又是黑霜,刚起身的麦苗被黑霜杀死;然后,又是冰雹袭击,躲过了黑霜的庄稼又是一片狼籍。到了七月,凤翔、陇县和千阳又发生了水灾。

然而,灾难并没有到此结束,民国二十一年六月之后,关中地区又爆发了“真性霍乱”,又称“虎烈拉”。

直到1932年底,这场由于长达四年的持续干旱等原因形成的瘟疫终于结束了。

至此,“民国十八年年馑”像噩梦一般的留在了关中人的记忆中。

【声明】本站为纯公益、非营利性网站,旨在将陕西乃至中华优秀文化的文图汇集于此,供更多公众免费交流、学习。本站未注明出处的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本站无意侵犯原作者或著作权拥有者合法权益,亦无任何将之用于商业获利目的和行为。若本站无意转载其文图,或在原文中无标注原作者,请通过电话13384928744(微信同号),或76517731@qq.com邮箱告知,我站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或按原作者要求补充标注,并对原作者致以真诚歉意。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