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游记随笔

杨烨琼:秦始皇修的“运粮河”

2021年02月07日 05:59:20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杨烨琼 浏览数:243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我站在那个大土包面前详细审视的时候,同行的白家村王双强指着土包告诉我:“这,就是村里老人说的运粮河的北河堤。村里老辈人都说:从先人口里流传下来说运粮河是秦始皇修下的。”

大土包不是很大,顶上立有一座高大的高压铁塔,铁塔在平展的旷野之上,看起来显得愈加高入凌空。

大土包高出地面大约六到七米,呈不规则的介于方与圆之间的台体,东西及南北方向底宽均在20米以上。

那是秦始皇修的“运粮河”吗?

从土包向西,能够看到一片刚刚平整过的与土包台同宽、10多米长的新开田地;土台包向东,是一条同样宽度的白杨林带延伸向远方。老王介绍,土包东的林带,是村里人挖堤取土垫院建房后留下的痕迹;土包台西则是在堤址上新开出的一片田地。老王说土台包上如果没有那个铁塔,早就叫人挖平了。是铁塔保护住了运粮河这一方河堤。

在老王的指引下,在大土包的南面近40米处米看到了一个小土包,残高有两米多。在小土包西不远处,还见到了一条宽近20米的堎脊东向的剖面和堎脊向西延续而去的痕迹。老王说,这曾经是“运粮河”的南河提。从现场可以看到南北河堤的建造均为黄土堆筑、砂砾石块辅面。

那是秦始皇修的“运粮河”吗?

村中93岁的王锁成老先生告诉我们,他很小的时候,老辈人就把那地方称作秦始皇的“运粮河”,把两条河堤称作“北埂堎”“南埂堎”。当时“埂堎”的走向是:西起河池村,经过白家村南后又向东经过梁马村一直到孙家村,孙家村再向东就就看不到了。

那是秦始皇修的“运粮河”吗?

王老先生还回忆说,当时从运粮河底到“埂堎”顶,大约有现在的15米左右;若从堤外田地里看,“埂堎”高度在7、8米左右。

这样,我们就掌握了“运粮河”的一些情况:南、北河堤的宽度均在20米左右,两堤间河的宽度在35米左右;从土的堆积层及面辅砂石看,这是一条古人工河。

那么,这“运粮河”是秦始皇修的吗?

依据得到的数据估算,每修建100米这样的“运粮河”,最少得移动土方砂石6万方以上!建设象王老先生记忆中河池村到孙家村这段3公里多的“运粮河”,需要移动高达180万方的沙土石料!这在依靠筐担篓背的时代,若如村民口中所传的是一直修到了秦都咸阳,那这项工程不论从规模还是动用的人力数量来说,绝对是一个特别巨大的国家工程!

这样一个工程,在对河渠建设历来都非常重视的农耕社会时期,史典志书一定是会有记载的。然而,遍查秦国相关史料以及宝鸡、眉县相关新旧志书发现:秦国时期从没有在渭河以北、北原以南的眉县段修建过河渠。那么,“运粮河”是秦朝所建显然就站不住脚了。

那村民口中有传、且有遗迹留存的“运粮河”到底建于何时?它又是一条什么用途的河渠呢?

在查阅资料中,“成国渠”的相关记载引起了我的注意。《汉书》和《晋书》等典籍史志记载:漫长历史长河中,在渭河以北、北塬以南的眉县段,汉武帝(前140年—前87年)时代曾开凿过一条叫做“成国渠”的河渠。这条河渠从今眉县祁家村附近开修渠道、引渭水,一直向东过漆水河,在今兴平境与古蒙茏渠汇合一直向东通流到皇家园林上林苑,沿途灌溉今眉县、扶风、武功、兴平一带田地;青龙元年(公元233年),曹魏政权为了西引汧水以丰沛成国渠水源,于是从今王家崖水库上游附近开渠,建成一条经土家崖、刘家崖村,然后绕虢镇南侧,又北曲至贾家崖,顺周原脚下向东延伸,与汉成国渠相接的河渠,成为“成国渠”的西段。

那是秦始皇修的“运粮河”吗?

所以后世所说的成国渠有两段,即,首开于汉武帝时期、起于眉县祁家村附近、向东汇于古蒙茏渠这一段,称“汉成国渠”;扩建于曹魏青龙元年、起于王家崖水库上游附近、曲回向东汇于眉县祁家村附近这一段,称“曹魏成国渠”。

以这些资料及“运粮河”的走向、规模来看,村民口中的“运粮河”即是指“汉成国渠”当无异议。所以村民口中的“运粮河”并非秦始皇时期开凿,其作用主要是为灌溉之用,间或有运送木料粮食之用。

成国渠在历史上曾发挥过重要作用!据记载,唐初时曾对成国渠进行了全面修浚恢复,整个唐代是成国渠取得最大灌溉效益的时代。

成国渠前后使用延续了将近1200多年,随着宋朝以后中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东移,成国渠最终湮没在了历史的尘埃之中。

那是秦始皇修的“运粮河”吗?

1935年,相继完工的渭惠渠引渭灌溉工程从渭河北岸眉县魏家堡引水,基本沿着古成国渠的走向,在相当多的地方甚至完全与古成国渠重合,灌溉着眉县、扶风、武功、兴平、咸阳5县60多万亩田地。所以在近现代水利志书中,有:“成国渠为渭惠渠的前身”“渭惠渠是成国渠的新生”之说!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土地大平整,使地貌改变较大;改革开放后快速发展的农村建屋盖房热潮也使得成国渠遗址土方被大量挖取,让许多处遗迹几近消失。

那是秦始皇修的“运粮河”吗?

站在两堆垒土边,呼吸着这冬日田野的风,思想着这从汉武大帝的文功武略中走来、从两晋的喧嚣与狼烟中走来、从盛唐的威武大气中走来的成国渠,想象着它曾滋润千里原野、曾送木运粮、曾滋润了咸阳繁华、曾壮丽过长安殿宇、曾让船工的号子深沉或嘹亮的情景,真是感慨万分。

站在这遗址处,想起了北去不远的渭惠渠,还有北坡半塬1971年建成通水的宝鸡峡引渭渠,清流东去,一代代人那水润关中、丰地富国的宏愿一步一步成了现实。

那是秦始皇修的“运粮河”吗?

那一大一小在田野风中茕茕孑立的土包,向人们讲述着那因古老有了些许模糊的故事,这故事在百姓的口中代代相传,鼓舞着一代又一代人们传承那份对于生活的祈愿与执着,让那些祈愿与执着在清波东流的浪花里吟唱、欢歌!

那是秦始皇修的“运粮河”吗?

【声明】本站为纯公益、非营利性网站,旨在将陕西乃至中华优秀文化的文图汇集于此,供更多公众免费交流、学习。本站未注明出处的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本站无意侵犯原作者或著作权拥有者合法权益,亦无任何将之用于商业获利目的和行为。若本站无意转载其文图,或在原文中无标注原作者,请通过电话13384928744(微信同号),或76517731@qq.com邮箱告知,我站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或按原作者要求补充标注,并对原作者致以真诚歉意。


上一篇:杨烨琼:“斜谷造船务”那远去的背影 下一篇:杨烨琼:五丈原棋盘山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