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教视窗>> 地理人文

先秦置平阳县浅探

2021年03月01日 14:01:34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佚名 浏览数:217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坤舆有定,沿革无常。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古陈仓这片区域经历过无数的行政区划变更,很多曾经短暂存在过的县级治所,永远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其中先秦时平阳县就是一例。

现存的很多史料及历代《宝鸡县志》均没有记载平阳县是秦时所置县。《中国历代行政区划(公元前221——公元1991年)》[①]中秦朝内史的县没有关于平阳的记载。《中国行政区划通史》[②]中也没有秦内史置平阳县的记载。该书《先秦卷》中统计秦厉公十年(前467)以前为六县,孝公十二年(前352)为二十县,到了三十八年后的秦惠文王后元十一年(前314)时为四十一县;秦王政十七年(前230),秦统治的县数达到一百四十四县时,秦灭韩,韩国的平阳县(此平阳县在《史记·秦本纪》中无记载)被纳入秦的诸县之列。而韩国平阳县的设置则可追溯至晋定公十五年(前497)。而在其他典籍中鲜见秦初期平阳置县的记载。

那么究竟秦内史有没有置平阳县?我们就得从“县”字着手研究。《礼记》王制第五篇记载“天子之县内,方百里之国九,七十里之国二十有一,五十里之国六十有三,凡九十三国。”足见在周时,县即是国。是一个管辖范围更大的行政区域。到了战国时期,开始在楚、秦等诸侯国出现了县的行政区域名称。《中国古代史》“早在春秋初期,秦、晋、楚等国往往把兼并得来的土地和灭亡的小国置设为县。”[③]而县在随后的发展演变中,也经历了“县鄙之县”、“县邑之县”和“郡县之县”。[④]

县被赋予新的含义后,县就具有明确而独立的地名、区域、城池或宫室、官吏,或者明确具有以上其中一项者均被后人考证为县。能印证是否具有县的特征或者说是否曾经是县的凭据,今人仅凭典籍是完全无法找到答案的。《中国行政区划通史先秦卷》在研究中除了引用史书记载以外还大量依据出土文物来印证。如该书第六章第二节《秦县(含周县)考证》中有“出土的封泥中有‘杜丞之印’”则印证杜县的设置”。又如“《史记》卷十五‘六国年表’秦厉共公十六年栏曰‘补庞戏城’”,即可证明有庞戏城县。对咸阳县的研究不仅参考《史记》还要有“咸阳丞印”的封泥来佐证。所以,对于研究先秦时的县,史学界尚无严格的标准。自汉代至今对秦时到底有多少郡都存在着巨大的争议,对秦时的县也就自然没有明确的定论。

《史记·秦本纪》记载“孝公十二年,……并诸小乡聚,集为大县,县一令,四十一县。”而《中国行政区划通史先秦卷》中统计的同期县数则为二十县,两者有着巨大的出入。《史记·秦本纪》中,“县”字共出现了十一次,而其后被称之为县的大多被地名替代,如“雍”“虢”“美阳”“蒲”等等。那么在惜字如金的《史记秦本纪》中“平阳”二字出现多达四次。“宁公二年,公徙居平阳”“武公元年,伐彭戏氏,至于华山下,居平阳封宫”“武公卒,葬雍平阳”“(武公)有子一人,名曰白,白不立,封平阳”,由此可见平阳在先秦时的重要性。

那么平阳在秦时是否置县,我们从以下几个方面浅探其置县的依据。

一、史料记载

《史记·秦本纪》记载“公徙居平阳”。多种《史记》版本均注释为“都”平阳。这是秦人自千渭之会进入关中后第一个都城。以这么重要的城邑,在其后发展中不被列为“县”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宁公二年(前714)至德公元年(前677)“卜居雍”,平阳作为秦人的都城长达三十七年之久。期间,秦已经“初县”上邽、杜、郑。唐人李吉甫《元和郡县图志》记载秦人在都平阳后的武公十一年(前687),“灭小虢,置虢县”。《陕西省行政建置志》在大事记中甚至把置虢县作为陕西设县之始。显然虢县之设置,《元和郡县图志》就成为孤证。依此例看,古人在统计秦初之县时,存在标准的差异性和偶然性。秦人自西陲起源后,先后为周的附庸、大夫,至秦襄公七年(前771)始封为诸侯,建都平阳时,秦还是一个比较落后的小国,其行政区划自然处于雏形,而县的概念尚处于鄙县与县邑之间,平阳以国都之贵设县是最理所当然的事情。纵观秦人平阳之后的都城无一不成为县,如都雍则雍县,都咸阳则咸阳县。

先秦的平阳即今日阳平一带,这一观点得到史学界的公认。乾隆版《宝鸡县志》记载今阳平镇在东汉为平阳亭。旧阳平治地在今阳平镇东南约三公里处的东风村。乾隆五十年,宝鸡(县治在今宝鸡市中山路、龙泉巷一带)知县邓梦琴曾为阳平镇东西二坊题写了碑额,分别为“亭仍汉魏”“地界岐眉”。昔日的平阳亭到清代时,早已失去其重要城邑或关隘的意义,又远离当时的政治中心达六十五里,据县治内的经济中心虢镇二十余里,日渐式微,邓梦琴为其立坊纪念已经难能可贵。“地界岐眉”坊则又有不同的含义。北魏太平真君六年(445),眉城县改名平阳县,其所包括的地域大致已经涉及今阳平地区,而该地区又长期与岐山县西南接壤,故而才有坊表的意义。此平阳与彼平阳之间的关系本文暂不涉及。

《史记·秦本纪》“武公元年,……,居平阳封宫”中的平阳宫,史学家多解释为平阳城内的宫殿。既然平阳有城,则置平阳县纯属必然。“武公卒,葬雍平阳”一句说明了武公葬在平阳地界,从侧面可以看到平阳不仅有城池,更有属地。而该文中的雍则可以理解为雍州,而非雍县,因为都平阳显然在设立雍县之前。“(武公)有子一人,名曰白,白不立,封平阳”。我们很难揣测秦武公的儿子赢白为什么没有被立为秦国王位的继承人,或许自身有隐疾,或许平庸无功,总之由武公的弟弟继承了国君的位子,白被封在平阳。史书上没有明确白的爵位,更没有关于平阳的只言片语,其后继位的德公于次年即迁居雍城。平阳便再没有出现在秦的历史记载中。

乾隆五十年《宝鸡县志》记载宝鸡“东周为秦地曰陈仓、平阳”“秦曰陈仓、平阳属内史”[⑤],表明清代时的宝鸡县包含了秦时的两处区域,陈仓、平阳。该记载语出何典不得而知,至少给了一些让我们探究的信息。先秦时,陈仓已经置县,与其并列相称的平阳显然应具有县的规格。令今人匪夷所思的是这里并没有提到虢县。

《陕西秦代的行政区划》及其所附的地图中,秦内史有平阳县,且注解为战国时所设,其区域为汧水及清水以东地区。该文中的虢县则在今凤翔县虢王镇、彪角镇及岐山西南一带。假如该文及其地图有可考的史料为依据,则给予了武公灭小虢一个比较符合逻辑的理由。传统观点认为,虢县的治地应在今日的虢镇,秦宁公定都平阳,在其属地陈仓与平阳之间竟存在着一个周王室后裔姬姓的方国,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况且秦灭小虢是在其定都平阳二十七年之后,小虢在秦人的属地之中存在数十年实在令人费解,除非其位置不在今虢镇一带。历史上的陈仓县管辖范围从来都没有越过汧水这个自然界线,而汧水以东则存在过虢、平阳、雍等县。

二、文物印证

今阳平镇周边出土文物众多,为研究春秋时期秦人的历史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现藏于宝鸡青铜器博物馆的秦公镈(三件)、秦公钟(五件),为春秋时期的乐器,国家一级文物,1978年出土于太公庙村(距今阳平镇约三公里)。其中秦公镈和秦公钟的铭文135字,是研究秦代先祖的历史和了解春秋早期秦地的青铜铸冶技术及音乐文化的重要实物。1998年南阳村(距今阳平镇约一公里)出土两座周代秦墓。出土的铜器二十一件,分别为鼎、簋、壶、盘、匜、铃、环、戈;而陶器有三十一件之多。宝鸡市考古队和宝鸡县博物馆的发掘报告认为,包括太公庙、南阳村在内的片区处在秦时的六大陵区之一平阳陵区,有青铜器陪葬的高等级墓葬是秦人建都平阳长达三十七年的重要文物依据,也成为寻找平阳故城的重要线索。

那么平阳故城究竟在什么地方?有大量文物出土的宁王村[⑥]砖瓦场进入了考古工作者的视野。宁王遗址发掘有水井、陶窑、灰坑、建筑遗迹多处,数出土的瓦当、弧形板瓦、空心砖等数量众多。据民间藏家说,宁王砖场历年出土的文字瓦当达十多种,一些稀见的瓦当如“郁夷”、“西×冢当”“延年永寿昌长乐未央”也有出土。而动物纹、云雷纹、莲纹数量种类多以百计。秦始皇兵马博物馆的许卫红认为该遗址与平阳故城有关[⑦]。雍正十一年(1733)的《凤翔县志》[⑧]记载凤翔有宁王里,辖宁王、野市、秦家渠等村,足见宁王及秦家渠等地名数百年前已经存在,这些地名信息会否与秦宁公、秦人有关,只能作为一种假设。

宁王遗址发掘固然取得了一定的研究成果,但是许多具有珍贵研究价值的文物均遗失在砖场取土中。笔者曾在阳平的古玩店购得两件有印文的陶罐,分别有“×亭”“美亭”印文,应属秦汉遗物。类似这样有价值的文物竟然俯拾即是,是否有佐证平阳置县的文物被私藏贩卖,我们难以猜测。随着宁王地区及阳平周边秦人遗址的发掘,我们相信,平阳置县的论断一定会有重要的佐证文物出现。

三、今人新论

西北大学文博学院徐卫民教授的《秦内史置县研究》[⑨]一文把平阳县列入秦的内史置县当中。徐教授认为《史记·秦本纪》中关于孝公十二年四十一县的记载是正确的,后世之所以有“三十一县说”“二十县说”是因为“史书缺载、不得其详”。徐卫民教授是西北大学历史系主任,博士生导师,师承历史地理学大家史念海先生,是秦县研究的专家。史念海先生早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即著有《秦县考》[⑩],徐卫民教授对秦县的研究,是在考古资料不断丰富之后对史念海先生学术的补充,平阳置县的观点应被学界所认可。遗憾的是,徐教授在文中并没有提供足够的论据,只是认可平阳县属于秦内史所置的县。

综合以上论据,基本可判定平阳置县的事实。那么为什么史料却没有记载呢?原因无外乎一下几种。其一,秦是东周时最早设县的诸侯国之一,初置平阳县时还很落后,县作为行政区划单位的概念尚不完备,远没有达到建立郡县制时县的概念,史料对先秦时的县数都没有定论,平阳县自然难免被忽略。其二,平阳县辖区行政区划更迭复杂,与虢县、雍县、眉县、美阳接壤,而其属地狭小,后来并入或分割给其他县。比较公认的观点是并入虢县成为其境内的平阳亭。其三,虢县的历史沿革更加复杂多变,元代至元元年(1264年)撤虢县设镇后并入宝鸡县,虢县至此淡出视野,其境内两千多年前短暂存在的平阳就更不被后人注意了。

现在的陈仓境内在历史上短暂存在过很多县,如长蛇、吴山、南由、鄜县、苑川,其历史重要性远逊平阳,今人却多有咏叹,甚至以其历史为噱头开发旅游,而平阳县则湮灭于史海,不为人认可。研究平阳县对于挖掘地域历史文化有至关重要的意义,也为厘清周秦时期宝鸡地区行政区划沿革起到正本清源的作用。由于掌握的史料较少,加之笔者属于民间文史爱好者,文中难免谬误百出,敬请方家指正。

[①] 张明庚主编《中国历代行政区划》,中国华侨出版社1996年版。

[②]周振鹤主编《中国行政区划通史·总论·先秦卷》,《先秦卷》为李晓杰著。复旦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

[③]朱绍侯主编《中国古代史·上》166页,福建人民出版社。

[④]周振鹤主编《中国行政区划通史·总论·先秦卷》241页。

[⑤] 乾隆五十年邓梦琴版《宝鸡县志》(卷一沿革)。

[⑥] 宁王村原属凤翔县宁王乡。宁王乡1957年7月划入宝鸡县,1987年2月撤销并入阳平镇。

[⑦]许卫红《宝鸡市陈仓区宁王村遗址两次调查之心得》,见三秦出版社《早期秦文化研究》142页。

[⑧] 雍正十一年韩镛版《凤翔县志》(卷二建置志)。

[⑨] 见《中国历史地理论丛》20卷第1辑(2005年1月)48页。

[⑩] 民国《禹贡半月刊》第七卷,第六七合期。

【声明】本站为纯公益、非营利性网站,旨在将陕西乃至中华优秀文化的文图汇集于此,供更多公众免费交流、学习。本站未注明出处的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本站无意侵犯原作者或著作权拥有者合法权益,亦无任何将之用于商业获利目的和行为。若本站无意转载其文图,或在原文中无标注原作者,请通过电话13384928744(微信同号),或76517731@qq.com邮箱告知,我站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或按原作者要求补充标注,并对原作者致以真诚歉意。


下一篇:虢县、陈仓县、宝鸡县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