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教视窗>> 文化视点

宝鸡的格局

2020年11月16日 17:22:10来源:城端City 作者:人猿泰山 浏览数:277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宝鸡是周秦文明发祥地,南屏秦岭,西横关陇,渭水中流。2770余年建城史展尽其辉煌。纵观整个宝鸡的发展,在其内因作用下有更深刻的外因,实非人力所能改变,其命运带有某种“格局”之上的必然性。宝鸡尽管在历史上家世显赫、俊彦辈出,却在周秦过后,作为军事重镇一直是关中西线门户,地缘格局一直影响着宝鸡。

宝鸡决不甘心在交通枢纽上被边缘化,也不想做一个旁观者,而是希望突破原有交通格局。如果说宝鸡因地缘重构交通格局,是不得不面对的现实,那么工业转型与文旅产业的发展,就是宝鸡未来破局的题中应有之义,对宝鸡历史格局之变的认识就是希望重构未来“格局”。

宝鸡的格局

西府入局

宝鸡以北,是苍茫的黄土高原;往西向南,又有秦岭山脉挡住去路,三面环山,地形狭长,本是一座典型的北方城市。但丰沛的水源让这里多了几分南国的秀美:长江支流嘉陵江自凤县嘉陵谷发源,自西向南;黄河第一大支流渭河由黄土高原穿越秦陇山区,自宝鸡一路浩荡东去,塑造出最早的“天府之国”关中平原。

中华文明的背后,是发祥于宝鸡的周秦集体呈现的精彩演出。特殊的地缘,山川形便,使得宝鸡的格局在历史上长期保持稳定,文化可以追溯到上古时期。

尽管炎帝部落在姜水一带开始兴盛,炎黄二帝成为中华民族人文初祖,表示了宝鸡历史的久远,但宝鸡真正入“局”却是在公元前ll世纪,为避免戎狄攻打,且远离商朝核心势力范围,周先祖之一的古公亶父率族人迁徙到宝鸡市岐山县,建立了周王朝早期的国家组织。现在宝鸡很多民俗传说都与周朝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盛名颇丰的岐山臊子面留存的就是周人杀龙入面的传说。

相比夏商而言,周文化极具突破性、开创性。通过周礼,将饮食、起居、祭祀、丧葬等方方面面都纳入礼的范畴,严格制约着各级诸侯,正所谓“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

从历史记叙中,周开始从奇异诡谲的神怪传说步入到坦荡质朴的人文世界,周人用青铜器和农耕文明构筑起一个理想社会的模范。周公制礼作乐保障了中国社会的稳定完善,孕育了中国第一个治世,成为中国封建社会的“祖师爷”,影响中华文明几千年。

宝鸡的格局

不同于诸子百家的孔子,一辈子述而不作,至多也就做个编辑,整理五经。只发表观点,不著书立说,因为他说:“吾从周”。虽然孔子所秉持的态度是既要继承,也要发展,但他并不是一个开创者,在他看来,只要把周公的意思讲透讲好就足够了。古人言必称三代,三代之英在周。

周礼背后的规矩、纽带、哲理,奠定了中国人几千年的基本道德规范,完善的国家典制和社会自治传统构成理想国的蓝图。“周公吐哺天下归心”,丰富的思想对于当今的社会治理,仍具有很强的借鉴价值。如同冥冥中的宿命,能得人、能容人,成为宝鸡以后崛起的转折,这是后话。

而从周到秦,彻底让中华民族走上近两千年世界文化的高峰。周平王元年,秦襄公攘夷,护送平王东迁之功,赐岐以西之地,以此建立了秦国。公元前677年,秦国迁都于凤翔,此后秦十八位国君以雍为国都,“开地千里,遂霸西戎”。由一个落后的诸侯国,跻身进入当时最先进的国家行列。以商鞅改革突起,到大一统郡县制,成就中国历史上社会治理影响深远且最深刻的一场变革,奠定中国两千余年政治制度基本格局。

尽管秦始皇拥有诸多争议,但还是被誉为“千古一帝”。因为谁也无法否认,书同文、车同轨、统一度量衡,设立郡县制的贡献,也给我们留下太多持久的印记。

宝鸡的格局

如今,秦制和诸多遗址于荒烟蔓草间,渐行渐远。但它留下的统一基因,中央集权和超稳定社会结构的基础,以“汉承秦制”为始,影响了后世几千年。

周朝开始,逐渐向东发展;继而秦历时294年,在凤翔完成奴隶社会向封建社会的过渡,迁都阎良。政治、经济中心的偏离,衰退不可逆转,西府地位随之旁落,注定相对衰落的格局,“青铜器之乡”就是最好的证明。

但宝鸡“川陕咽喉”及散关的地缘,一直作为关中西线门户存在。即使如此,中原逐鹿争斗的背后,宝鸡在历史上并没有发生过大规模的激烈战争,尽管有 “暗度陈仓”一说,但只是出兵通道而已,其位置甚至有些尴尬。

相比宝鸡的战略地位,“周礼”“秦制”才是宝鸡给中华文明的最大贡献,并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逐渐形成一支具有独特风俗习惯、文化形态的中华文明重要支脉之一:宝学。

从人类学的角度而言,中华文明选择宝鸡作为起源,主要动因,还是生存与文明传播,一旦站稳脚跟、实力足够,就会向中原进军。成就这样的立足点,就在于宝鸡山水相依,秦岭横亘的屏障。

宝鸡的格局

不管怎么说,在中华文明的发展过程中,宝鸡扮演了至关重要的孵化作用,中国社会转型的重大变革,离不开周秦。尽管这两个朝代黯然远去很久了,但西府人对其文化,以至于到了顾影自怜和故步自封的地步。当热爱走向极致和物我两忘,人就成了青铜器。著名的西府三宝,如今就出来一个西凤酒。在整个中华民族复兴的大背景下,千年厚积的文化内涵缺乏现代意识和手段包装。

灿烂的文化也塑造了西府人的性格,倔与土、执拗与传统在西府正经历一场否定之否定的过程。

格局转变

尽管我们说宝鸡是中国的文化plus,但其实就城市而言与如今的宝鸡关系却不大。但时局的变迁往往直接影响地域的兴衰。

尽管宝鸡城市的历史也可以追溯很远,但宝鸡入局或说是步入“盛局”,始于1937年。在这之前,凤翔才是关中西府重镇,城区人口最盛时曾达8.6万人。当时宝鸡经济落后,交通不便,仅是一个县府驻地,人口6700人。同时,工商各业的发展甚为滞后,不仅是宝鸡,就是整个陕西工业也几近手工操作状态,地域与行业上的不平衡更加突出。宝鸡虽为县城所在地,但商业繁荣程度远不及所辖虢镇,当时虢镇负担全县税款70%以上。1945年的《陕西省经济调查报告》称:“宝鸡在陇海铁路未到达前,仅一普通县城,至为敞陋,城内不过有资本微薄之商号百余家”。

宝鸡的格局

但宝鸡的地缘,带来宝鸡格局之变的,是铁路,1937年陇海铁路西安至宝鸡段运营,使宝鸡工业开始起步。刚运营的铁路恰遇抗战,宝鸡以另一种“革命”方式加速了彻底改变。

人口,一直是城市发展的最大动力。抗战时,铁路延伸到哪里,难民就聚居到哪里,大批沦陷区人口流向宝鸡。特别是花园口决堤所带来的灾难,对河南影响深远。河南迁陕难民目的地中,宝鸡仅次于西安。1936年至1946年,宝鸡人口数量增长13.5倍之多。因为地缘关系,宝鸡成为联结西北、西南大后方和国际援助的交通枢纽和抗战战略基地。沿海地区遭受挫折的工厂开始大规模迁入,对工人的急需,也使当地农民进城成为新兴工人阶层。当然,这也是陇海铁路影响关中交通格局的直接结果。

随着人口的迁入与城市的发展,1941年,陕西省凤翔专员公署迁宝鸡,宣告凤翔西府地位的结束,关中西部的地位随即被宝鸡取代。

1940年,冰心在《战时景气的宠儿——宝鸡》中写道,“田野上耸立了新式工厂的烟囱,市区迅速发展,追求利润的商人、投机家,充满在这新市区的旅馆和酒楼;银行、仓库,水一样的通货,山一样堆积的商品和原料......”

此时的宝鸡,先后建成炼铁、采矿、采煤、纺织、服装、酿造、机械制造等20多个生产合作社。

城市规模也开始扩张,城墙打破,1940年前后,已经出现了交通警察以指挥和维护交通秩序。这一时期形成的宝鸡市区至今仍是其主城区。

移民的涌入与求生,也使宝鸡风俗渐变,河南话与宝鸡话相互融合。企业、机关迁入的同时,也给宝鸡当时落后、保守的思想带来巨大冲击和思想启蒙。

宝鸡的格局

抗战战略要地寻求的是边缘化和屏障的结果。抗战结束,一大批抗战难民重返故里、资金回撤,1937—1945年的繁荣逐渐被萧条所取代。即使如此,1949年7月,宝鸡的工业企业达到85家,机械工厂7家。

但宝鸡的地理决定了他将继续成为时代的宠儿。其实在陇海铁路设计之初曾提出过南北两条比较线,北线由咸阳经礼泉、乾县、永寿、彬县越过六盘山,经定西到达兰州,也就是今天西银高铁的大致线路,但北线地形复杂,工程十分艰巨,遂采用南线即经过咸阳、宝鸡、天水、陇西到达兰州。

建国后,随着宝成铁路的开通,宝鸡真正成了东西南北铁路十字交汇的枢纽,奠定了宝鸡发展的格局。

“一五”时期,国家在宝鸡的投资占到宝鸡工业总投资的70%以上,工业主导地位在宝鸡确立。三线时期,宝鸡被列为重点,一批沿海企业内迁,国家在宝鸡建设39个项目,27户大中型企业在宝鸡建成投产,包括宝光、秦川等等,使宝鸡工业形成较完整的门类体系,不仅成为工业重镇,而且在机械、电子等工业方面展现出突出优势。

短短二十年间,宝鸡的发展天翻地覆。

宝鸡的格局

作为一座铁路拉来的新时代城市,宝鸡是幸运的。近百年间,来自天南地北的移民为她带来“小河南”“小上海”等称呼,也带来横跨陕、甘、宁、川、豫五省的风味。

大山大水,表里河山的体系与大量移民,使得宝鸡人的性格难以看清。身处历史洪流之中,人们往往很难感知到潮水对个人命运的冲刷和洗礼。

在特殊历史机遇中萌生的宝鸡,无疑是计划经济体制的受益地区,也对计划经济体制体验深刻,形成宏观管理上的条块分割、微观构造上的“大而全”“经济运行上的行政指令驱动”等现实问题,“一朝皇粮在口,人生与未来可期”思想严重,国企的比重、计划经济体制及其观念对宝鸡工业的影响比较深远。

宝鸡虽然是陇海、宝成、宝中铁路交汇处,但它本质上还是一个三面环山的地方,是西府的延续,有着典型的农耕文明气质:先义后利,保守谨慎中精打细算,生意特点就是很难做大。外部植入的经济要素与固有的传统观念结合,某种意义上强化了轻商的地域文化。

费正清说:“导致中国落后的一个原因,恰恰就是中国的文明在近代以前已经取得的成就本身”。这句话用在西府人身上再合适不过。西府固有丰厚文化积淀形成的思维,是它相对发展缓慢的更深刻内因,在历史上光芒一闪后,在更长的几千年里默默蹲在秦岭脚下,成为隐士“扫地僧”。尽管经历工业与移民的变迁,始终无法摆脱这种农业文明的普遍世俗化与泛化的深刻影响。

宝鸡的格局

地缘优势亘古长存,但历史的进程从不会为谁停下脚步,正如宝鸡历史受时局青睐大放异彩,但一旦与“时局”错位,与地方人文风俗保守的一面相融,走向的只能是边缘化的结果。

城市格局

军事重镇往往意味着交通枢纽,连绵的秦岭在历史上作为一大屏障,但当经济建设成为时代主航道时,却成为城市发展的限制。长期以来,宝鸡城市规划建设受北塬、南山、河道等自然环境制约和影响,市区呈东西狭长走向,主城区主要集中在长33公里、平均宽约5公里的“喇叭形”川道地区。

但城镇化建设浪潮,使得宝鸡迎来城市格局变化。

根据《宝鸡城市总体规划(2010—2020)》,宝鸡定位确定为:关中-天水经济区副中心城市,全国重要的新材料和装备制造业基地,西部地区重要的综合交通枢纽,文化名城和生态宜居城市。将市域划分为北、中、南部三区,差异化发展,形成“一主一副、一带两翼”的城镇体系空间结构。至现在,宝鸡的城市框架基本拉开,建成区面积从2001年的38平方公里扩展到2019年的117平方公里;城市人口从54万人发展到102万人,城镇化率达到53.2%,形成“一带一轴五组团”城市空间布局。

但宝鸡市辖区面积虽然达到3625平方公里,但有2272平方公里因生态保护等原因无法规划开发,剩余的被河渠沟峁、半山地和永久基本农田保护又占去一部分,真正可供开发和承载城市功能的区域十分有限。一提宝鸡,经久不变的就是经二路。城市“东扩”裹足不前,“南移”只能望山止步,“北上”战略也迟迟没有突破。

2020年4月,宝鸡市领导在“城市建设座谈会”上指出,“宝鸡主城区在遭遇‘五次切割’后,不仅直接影响城市互联互通,还引发了一系列新问题。”“陇海铁路、连霍高速市区过境线大部分区段都是封闭的,致使一些市政公共设施虽然近在眼前,但‘咫尺天涯’,市民上不了公路,去不了河堤,进不了公园。其次,宝鸡这座城市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门户’”。

宝鸡的格局

在宝鸡的城市发展格局中,宝鸡考虑的是副中心城市怎样发挥引领、示范和辐射带动效应?怎样成为实施新发展理念的标杆和高质量发展的新引擎?怎样代表国家参与国际竞争与国际合作?

按照“宝鸡城市建设座谈会”上的要求,宝鸡未来的规划将放在“一带一路”、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黄河流域生态保护与高质量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关中平原城市群等国家战略中去谋划定位、明确方向。全面提升城市核心竞争力、影响力和话语权。

今年初,宝鸡入选住建部首批确定的15个全国城市综合管理服务平台试点城市,开始向智慧城管升级。但宝鸡在建设上应该打破固有思维模式,统筹安排好人口迁移、产业发展、生态建设等空间布局。留住城市特有的地域环境、文化特色、建筑风格等“基因”。

中国城镇化已经走进下半场,对于老工业城市宝鸡来说,站位高是一回事,面对的困难却很具体,城市更新,让城区产出更大的价值似乎迫在眉睫,疏解整治“老城”与优化提升“新区”,重新整合配置城市资源,成为宝鸡当前发展的课题。

地缘格局

当下,整个中国的区域格局随着高铁的时空压缩而改变,宝鸡凸显出某种尴尬,也侧面印证了宝鸡极其特殊的地理位置。

风水轮流转,历史总会在某个偶然的瞬间开个玩笑。

2018年,宝成铁路“停运”事件,让人们意识到宝鸡枢纽地位下降。京昆铁路让成都与西安直接连通,兰广铁路直接让兰州与成都连通,西银高铁也不需要绕道宝鸡。现经由宝鸡开往成都方向的客运列车班次大为减少,从火车订票网上看仅为3个班次,兰渝铁路虽只是国铁一级客货双线电力牵引铁路,却是西部地区连接长三角、珠三角的重要通道,使原本需要绕行宝鸡的列车全部改线,西向来车减少。宝成线虽贵为建国后第一条电气化线路,但是几乎全部处于山区,且自然灾害频发。

宝鸡的格局

现实太残酷,原来一个十字形枢纽硬是成为线段上的一个点。整个交通运输大环境的改变,使宝鸡交通枢纽开始边缘化,特别是西部陆海新通道的建设与东盟协议的签订。

要知道,交通的改变在一定程度上体现的是中国与世界经济关系的变化,所带来的是中国经济中心与经济格局的改变。

宝鸡,不想做一个旁观者。

《关中平原城市群发展规划》提出,要积极建设宝鸡全国性综合交通枢纽,而10月出台的《宝鸡市综合立体交通网规划(2021-2050年)》指出,到2025年,宝鸡基本建成全国性综合交通枢纽、生产服务型国家物流枢纽;到2035年,建成面向全国的“1123出行交通圈”和面向全球的“123快货物流圈”,建成承东启西、贯通南北的全国性货物集散中心,支撑宝鸡基本建成交通强市。

宝鸡作为关天经济区副中心城市、陕西省第二大城市,决不甘心在交通枢纽上被边缘化,而是希望突破原有交通格局,“十四五”期间,宝鸡将建成西安经法门寺至咸阳机场城际铁路,力争开工陕川渝能源通道、法门寺至宝鸡城际铁路、宝中复线以及崔木等煤矿至宝麟铁路连接线。

同时,宝鸡凤翔机场和麟游通用机场也将建成运营;打造宝鸡城南、法门寺、眉县、宝鸡空港综合换乘中心等综合客运枢纽以及阳平铁路物流基地(二期)等货运枢纽。

宝鸡的格局

宝鸡重构交通格局的心早已有之。

在此之前的2019年初,在“宝鸡市加快轨道交通产业发展专家座谈会”上,首次提出“西宝一体化”,意在突破“西咸一体化”经济圈。尽管官方尚未有正式表态,但交通的布局似乎已经开始有所指向。

处于陇海产业和关中平原城市群城镇发展轴上,宝鸡交通的布局是发展的必要基础。作为陕西工业重镇,宝鸡的工业也步履蹒跚,所幸底蕴深厚,此起彼伏,还足以支撑。

从上世纪80年代末,在人们印象中,宝鸡一直是陕西工业的骄傲。拥有数量众多的品牌产品,“宝鸡制造”声誉日隆,比如,长岭、宝钛、宝石油、宝光、宝桥、宝烟、西凤酒等;机械装备制造、汽车、有色金属、食品等产业特色分明,无论在经济总量、城建水平、城市规模、品牌经济影响力,还是城市知名度、产业结构模式等方面,宝鸡是陕西名副其实的“第二城”。

但正如上面所说的原因,作为工业重镇,近年宝鸡的体量也不太好拿得出手。主要是发展还不够快,城市的局限与工业发展明显滞后,在沧海横流的大时代下,多少天翻地覆的变化迅速发生。虽然宝鸡较早落实“以信息化带动工业化,走新型工业化道路”,但由于人才与科研投入等条件的限制,未能很好抓住工业转型契机。直到现在,宝鸡普通高校和成人高校才6所,而本科仅一所,“技工之城”直到现在被迫接受西安虹吸。西北有色金属研究院、陕重汽、法士特等从宝鸡部分迁往西安就是例证,随之人才也流向西安。

从关中平原城市群来说,由于西安与宝鸡间缺少大城市,在等级结构上出现断层,导致宝鸡直接受特大城市辐射,由于自身经济实力限制,又很难接受和消化产品、技术转移;反之,也无法向西安提供完善的资源基础和储备,城市群难以呈现整体性的发展气势。

但宝鸡工业门类齐全,在钛材制造、数控机床、桥梁、航天装备、铁路装备等方面优势明显,且工业结构较多元,“东边不亮西边亮”,不易大起大落。像吉利、宝钛、东岭等一批“大型”企业,在拉动宝鸡工业增长的同时,也带动相关配套中小企业在宝鸡落户生根。

宝鸡的格局

因此,在2019年,宝鸡超越了咸阳,这一天距其被咸阳超过的1991年,足足过了28年!逆转的关键就在于工业。根据2019年8月宝鸡新闻发布会消息,宝鸡工业企业达6200余家,工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为47%。事实上,即使榆林被誉为“中国科威特”的帽子,其第二产业占比还比宝鸡低。

宝鸡市领导在2020新年致辞中也讲到:宝鸡钛产业列入首批国家产业集群发展工程,全市汽车产业产值超过600亿元,每150秒就有一台汽车下线。

其实,从2016年开始,宝鸡就提出工业强市“1553”行动计划,重点做大做强汽车及零部件、钛及钛合金、烟酒食品、能源化工、优势装备制造“五大支柱产业”,到2020年,宝鸡工业总产值要达到5700亿元。

不管目标是否能实现,当前的工业已经开始进行产业链区域重组,形成更为细化的价值链分工体系和产业生态。

目前,宝鸡正加快建设装备制造业名城,做强产业集群,培育航空航天设备、光伏等新兴产业,尤其是工业改造提升。2019年,宝鸡出台《老工业城市产业转型升级示范区建设方案》,2020年4月,宝鸡印发《老工业城市产业转型示范区建设重点工作任务分工方案》,在装备制造、“互联网+”、智能制造等领域,建设先进制造业创新中心,推动工业从传统制造向智能制造转变。

宝鸡的格局

根据《2019年宝鸡市经济运行情况》数据显示,虽然2019年投资增速低位运行,但投资质量明显提升。宝鸡2019年高技术制造业投资额增长77.9%,其中航空、航天器及设备制造增长5.12倍,计算机及办公设备制造增长4.96倍。为宝鸡转型发展埋下了重要伏笔。

《宝鸡社会科学》2019年第三期发表民建宝鸡市委员会所做的《宝鸡市国资国企改革专题调研报告》称,市国资国企“困难企业数量多,资产质量差,人员负担重,企业改革重组难度大”。可见,宝鸡产业转型非朝夕之功,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但更重要的是要做好与西安的产业分工,在当前东部产业转移过程中,这一点尤其重要。

正如2020年宝鸡市政府工作报告中所指出,“目前,宝鸡仍处于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产业转型升级正在爬坡过坎,新的大项目特别是重大产业项目偏少,支撑发展的内在动力仍显不足;乘用汽车、机床等行业市场低迷,经济下行压力加大”。

谁将决定宝鸡的未来

历史的舞台上谁都有机会成为主角,当大而全已经成为过去式,宝鸡的未来一定要发现特色,打造有识别度的区域名片。

宝鸡的格局

宝鸡一直致力于关天经济区副中心城市建设,期望成为陕西乃至整个关中平原城市群中名副其实的“双子星”,究其优势,重要的还是制造与旅游,这或许是决定宝鸡未来发展的关键之路。

宝鸡既是地理分野地,又是中华文化之源,中华文明重要支脉之一宝学所在地,“真身宝塔”法门寺素有“关中塔庙始祖”之称,可谓佛缘深远。历史文化资源与自然景观相互辉映,这种全方位的文化基因,很多是全中国乃至全世界绝版的资源。这可以说是宝鸡走向世界的一大名片;而凡属城市环境的荣誉,宝鸡都拿得手软。在这种背景下,宝鸡越走越寂寞,是没有道理的。

宝鸡经济增速从2012年开始,从15.4%的高位逐渐放缓,2019年只有3.5%,生产总值为2223.81亿元,连续两年低于全省增速。不仅体量小,且在工业占比长期居于高位,其中集体企业、股份合作企业、外商及港澳台商投资企业产值均出现下降。

而第三产业占比在几十年间变化却并不大,2009年,宝鸡第三产占比28.5%,到2019年,为34.7%,但这是在工业数据下滑的基础上出现的结果,参考意义并不大;在2018年,这一数字仅为29.5%,并且在2018年以前,这个数据变化不大。在消费拉动的预期之下,宝鸡服务业近十年几无变化不得不说是一个短板。

而宝鸡旅游综合收入近两年出现高速增长,2019年为21.9%,接近西安23.1%的增速。

宝鸡的格局

宝鸡南屏秦岭,西横关陇,渭水中流。山、川、原兼备,呈“六山一水三分田”之势,巍峨峻峭的秦岭群峰与平畴沃野的渭河平原互为映衬,境内秦岭主峰太白山是中国大陆东部的最高山峰。依山傍水,文化闪耀,宝鸡具有塑造城市特色,发展旅游等三产的天然优势,使得经济、文化、生态互为作用。

宝鸡背靠秦岭,完全可以成为“中央公园城市”,把城市建成一个大公园。将周秦文化、工业文明、神话传说、风土人情等文化元素融入到城市门户、主要街区、公园广场中,不断增强人们对宝鸡城市文化的识别度、认同感、归属感。展示渭河“一河两岸”与挖潜滨水空间生态休闲优势。具有中国优秀旅游城市、国家森林城市、中国人居环境奖获得城市等等名片,在通达性日渐好转的今天,抓住东部城市环境移民,是宝鸡可以好好打的一张牌。

如果说宝鸡因地缘重构交通格局是不得不面对的现实,但工业转型与文旅产业的发展就是宝鸡未来破局的题中应有之义,对宝鸡历史格局之变的认识就是希望重构未来“格局”。

以产业转移为例,宝鸡具有很好的基础,承接产业转移看似不费吹灰之力,但要与西安竞争显然不现实,还面对郑州等真正工业大市的虎视眈眈。宝鸡应体现出城市的比较优势和资源禀赋,与西安形成产业梯度层次和主导与配套的垂直产业关联,这样才能构建城市间的内部职能结构协调,进而以园区为载体,加强城市间优势产业集群成链。

今天的中国,已开始了以“可持续发展”为导向的治理模式;精细化运营、创新驱动等模式正推动全行业深刻变革。这不仅是一次经济模式的改变,更是一次文明的前行。在这样的环境剧变下,旧标准已不再适用,全新的“格局”正待探索。风起于青萍之末,“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有抱负者在顺势而为中应敢于构建“格局”。

2019年,宝鸡《宝鸡市全域旅游发展规划》发布,按照“全景、全业、全时、全民”模式,创建全域旅游示范区,意在把宝鸡市打造成国内一流旅游目的地、集散地。这是很有远见的,但要取得质的突破,必须了解自己的独特之处。

宝鸡的格局

一个成功的实践,胜过一千打纲领。炎帝故里、青铜器之乡,佛骨圣地、社火之乡,周秦文明发祥地、民间工艺美术之乡......对于底蕴深厚的宝鸡而言,未经雕琢的璞玉很多!在构建国内循环为主、国内国际双循环新格局的今天,文化价值消费凸显更广阔的空间。对于宝鸡来说,一定要重视市场的作用。在快速迭代的时代,面向消费者的文旅产业,需要非常敏感的触角才能感知细微的变化,因为,这是市场的长处。

宝鸡的厚重不应该仅仅是观赏或小打小闹,过去宝鸡旅游业欠发达,规划与基础设施不完善,开发力度小,工业重镇名声在外,导致软环境太硬,硬环境太软。但经过近些年治理,城市形象有很大改观,新的规划与落实有望使宝鸡人文、营商、形象环境得到质的突破。

未来,宝鸡可充分发挥比较优势,以工业转型升级提升城市厚度,以文化旅游打造全新形象;以新兴产业机会,实现边缘突破。

不管怎么说,发展文旅和培育新兴产业,都不是一朝一夕之功;而工业升级换代,培育产业生态更是所有城市面临的重要课题;但必须认识到,中国的GDP挂帅期已经结束,正进入到高质量增长时代。

今天的中国,文明已开始回归;让世界发现中国,这是宝鸡的使命。

【声明】本站为纯公益、非营利性网站,旨在将陕西乃至中华优秀文化的文图汇集于此,供更多公众免费交流、学习。本站未注明出处的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本站无意侵犯原作者或著作权拥有者合法权益,亦无任何将之用于商业获利目的和行为。若本站无意转载其文图,或在原文中无标注原作者,请通过电话13384928744(微信同号),或76517731@qq.com邮箱告知,我站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或按原作者要求补充标注,并对原作者致以真诚歉意。


上一篇:历史为何再次选择了西安?向西看 下一篇:西安拿什么硬牌,赢回错过的十年?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