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教视窗>> 方言土语

文白混读的陕北方言

2020年11月03日 17:12:00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佚名 浏览数:182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语言流变绝不是断崖式,而是渐进式,这个流变过程在方言中表现为文白混读。陕北方言典型的是“姐”字,同一人、用同一字、表达同一意思,却用不同的音。

在陕北绥米一带,叫“姐姐”发方音jǐjǐ,但叫“姐夫”时,则发普通话音jiěfu。更绝的是同一个“解”字,同一人讲,在一句话中却发四种音。

文白混读的陕北方言

例:“解家沟解放军解小东解。”

四个“解”字依次发四个不同音:hài、jiě、xiè、gǎi。

第一个字在陕北姓氏、地名中用;第二个字是普通话;第三个字是姓氏;第四个字是“解”的本义,但陕北发古汉语语音。现在无法全部弄清楚这几个音在陕北是怎么流变的,但最起码能弄清楚,第二个“解”字音是20世纪40年代随“解放军词进入陕北的。因为同义的动词“解放”,陕北仍读gǎifàng,例:“快把捆定的那个小偷解(gǎi)开。”

文白混读的陕北方言

最有意思的是,陕北人开口说话像曲艺对话,高古而文艺。当然,这类对话前提是不识字者间交流,如上过几天学,“秀才识得半掐字”,反倒把“供给”读作gònggěi,不论不类。

陕北人表内心臣服、佩服、遵从,曰“宾服”,这是庄子、管子们对话的语言。《庄子·渔父》:“四封之内,天不宾服而听从君命者矣。”《管子·小匡》:“故东夷、西戎、南蛮、北狄,中诸侯国,莫不宾服。”不知听过陕北人讲“宾服”的人,宾服不宾服?

陕北人表不宾服甚至小瞧,直至用语言讽刺叫“捼莎(rángsan)”,辱骂叫“凌谇(suì)”。

例:“官大一级压死人,口号一股劲,看把后生搂莎的号下嚂。”

口号:在陕北表套话、现成话、官话,口号最初为古体诗题名,南北朝简文帝萧纲有《仰和卫尉新渝侯巡城口号》,唐代李杜等大诗人均有以“口号”作诗的范例,李白就有《口号》《口号吴王美人半醉》《口号赠徵君鸿》等名篇。

捼莎:从语言上讽刺、挖苦、欺凌,《礼记·曲礼》:“共饭不泽手。”汉·郑言注释:“泽,谓接莎也。”陕北由手搓揉,变成了用语言搓揉,比皮肉之苦还难受。

凌谇:这词更高冷,《庄子·徐无鬼》:“知士无思虑之变则不乐,辩士无谈说之序则不乐,察士无凌许之事则不乐,皆囿于勿物者也。”在这里专挑毛病的“察士”,是闲话少说、直接开骂。

在陕北你偶尔听到一些不明义理的熟语,不是土得掉渣,而是文得出奇,最起码也能搭个元曲。

例:“这事我放他不下,常记得。”

这一听就像戏剧道白,实际上来自元曲。“放他不下”指牵挂、难以忘怀。元散曲《沉醉东风》:“玉有香,春无价,侍相逢放他不下。”“常记得”指常常想起,元·吴昌龄散曲《端正好·美妓》:“常记的五言诗暗寄回文。”

文白混读的陕北方言

例:“算到天明走到黑,又打料账嚂。”

算到天明走到黑:日谋夜算,但人算不如天算。元·关汉卿《乔牌儿》:“算到天明走到黑,赤紧的是衣食。”

打料账:在陕北有打水漂义,也有事已至此只得接受义,还有无关大局不足挂齿义。元杂剧《延安府》二:“兀那厨子,今有八府宰相,在省堂筵宴。唤你来打个料账。”这句说延安府事的话,延安府辖地的人讲到现在。

例:“合剌剌剔留突鲁踢下来那是甚?”

合剩剌(hlàlà):象声词,这句读起来似绕口令的话,关键词也来自元曲。元·无名氏杂剧《朱砂担》一:“我则见那野水穿花径,村犬吠柴扃,合剌剌辘轳响,可正和着各琅琅的捣碓声。”

剔留突鲁:形容团状物。元·郑光祖散曲《蟾宫曲·梦中作》:“皎皎洁洁照橹篷剔留团栾月明。”

例:“七八下里人都到嚂,那铺眉苫眼那个丑势。”

七八下里:是方方面面、四面八方义。元·宋方壶散曲《一枝花·妓女》:“打发了这壁,安排下那壁,七八下里郎君都应付得喜。”

铺眉苫眼:形容人面无表情、不动声色、喜怒不形于色。元·马致远《黄梁梦》二:“想元帅顶天立地,铺眉苦眼,做着个兵马大元帅。”元曲中这词像是形容其面容不凡,陕北人就是这样,爱讲老祖先的话。

丑势:陕北话读qiūshì,在陕北话中则不是个好词表象看精气神不佳,运势上看见衰见败,品质上看弱、残、次、劣。元·王约散曲《点绛唇》:“一个道一阵黄风一阵沙,一个天生丑势煞。”

文白混读的陕北方言

例:“行思坐想就这破不刺剌窑,谁能够问下囚子。”

普通话意:“想来想去就这破败不堪的窑洞,谁能取回来媳妇?”

行思坐想:元,无名氏《十样锦》:“行思坐想,望尽老今生,同效攵鸾凰。”

破不刺剌:元杂剧《举案齐眉》三:“恰捧着个破不刺碗内,呷了些淡不淡白粥。”

例:“看恹溜溜那个死临浸样,见女人眼和绿狼也似。”

恹溜溜:宋词之语,无精打采、萎靡不振样。北宋·欧阳修《定风波》:“把酒送春惆怅甚。长恁。年年三月病恹恹。”

死临浸:其意思不言自明。元·白仁甫杂剧《裴少俊墙头马上》三:“被老相公亲向园中撞见者,唬的我死临侵地难分说。“

绿狼:陕北用来形容两眼放光,夜幕中似狼眼放光。金·董解元《西厢记诸宫调》一:“小颗颗的一点主朱唇,溜汈汈一双绿老。”这里“绿老”表眼睛。

文白混读的陕北方言

陕北方言文白相间,有板有眼,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一一过目,说美不胜收也不为过。

【声明】本站为纯公益、非营利性网站,旨在将陕西乃至中华优秀文化的文图汇集于此,供更多公众免费交流、学习。本站未注明出处的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本站无意侵犯原作者或著作权拥有者合法权益,亦无任何将之用于商业获利目的和行为。若本站无意转载其文图,或在原文中无标注原作者,请通过电话13384928744(微信同号),或76517731@qq.com邮箱告知,我站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或按原作者要求补充标注,并对原作者致以真诚歉意。


下一篇:音韵通古的陕北方言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