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教视窗>> 方言土语

多元性的陕北方言

2020年10月28日 17:24:00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佚名 浏览数:183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行走在陕北高原,沉浸在悠扬动听的信天游歌声中,你无师自通明白什么叫方言。说白了就是四方之言,无四方何有中央?这个概念是相对于中央而言的,四方之言本身透露出一个重大语言秘密:方言的形成过程就是一个民族融合的过程,是一个文化构建的过程,是一个文化认同的过程。而且这个过程还在继续,网络语、世界语等潮语囧词不断进入,“羊肚子手巾、赶牲灵”等方言词汇不断淘汰,就是现实,就是方言悲哀,也是语言的困境。

“汉语”这个定义究竟对不对?从对陕北方言的考证来看,最起码可以大胆地说:不准确!因为陕北人整天挂在口头的一些方言词汇,根本就是纯少数民族词汇,这就引申出了语言的多元性、社会性、人文性问题,而在这方面,方言表现得更深刻、更充分。

陕北方言,多元性(一)

中华民族由多元民族构成,民族文化的多元是一大特色。这种文化的多元,语言多样性是其基本标志。中国地域宽广,自然地理千奇百怪,即使同一汉语群,其语言也是千差万别,于是有了普通话、方言,就是被称为官话的北方话,内部又分为东北官话、北京官话(普通话)、冀鲁官话、胶辽官话、中原官话、兰银官话、江淮官话、西南官话等,这还不包括北方话中的非官话语系晋语,至于各语系下的方言片的划分更细。

讲陕北方言的多元性,不在于其发音语法等纯语言性的表象,而在于其词汇构成来源的多元,说到底在于其是民族融合的语言样板。

陕北方言,多元性(一)

陕北由于长期处于汉民族政权与少数民族部落的拉锯地带,周灭商以后,自称“华夏”,为与周边部落区隔。《礼记·王制》:“东曰夷、西曰戎、南曰蛮、北曰狄。”先秦时期陕北就是华夏与北方部落的争战之地,“狄”按汉字解释是带着武器领着狗的牧猎部落,也称为“犬戎人”,汉魏后称“丁零”,匈奴人刘勃勃改姓“赫连”,也是从“丁零”音,算认祖归宗了。研究蒙古史的人,一般也将北狄视为蒙古民族之始,由此可见中原与漠北争战,一直贯穿于中华民族发展史始终。与正史不同人们能从听见古代、看见古代的陕北方言中,破解中国历史上的少数民族现象之谜,即凡是在中国历史上建立过强势政权的少数民族都不见了。尤其明显的是,中国历史上魏晋南北朝时期“五胡乱华”的那五胡,除羌族今天在四川等地尚有30余万人外,其余的匈奴、鲜卑、氐、羯四族了无踪影,难道他们断然消失了吗?不是的,也不可能。与此类似,一些北方少数民族政权崩溃后,为防止后朝追杀,族人摇身一变、我不是契丹人,我是陕北人;我不姓野离,我姓王,“胡搅胡、汉搅汉了”!

胡搅胡、汉搅汉,是陕北一句很普及、很常用的方言成语意为含混不清、混杂不清、分辨不清。这是因为胡人与汉人长期混杂而居,分不清谁是胡人,谁是汉人!陕北长期五方杂居匈奴、突厥的逐草而栖,鲜卑、党项的划界而治,龟兹、回鹘的内迁而徙,再加上“何处吹笳薄暮天,塞垣髙鸟没狼烟”“函关归路千余里,一夕秋风白发生”,征战的、戍边的、归附的、避难的、迁徙的…军事上的藩篱区必然是文化上的交融区,陕北历史地成为中华民族大融合的实验地。匈奴被窦宪击败西逃变“上帝之鞭”,抽打欧洲算一种说法,那些失散的少数民族大都就地消化,这客观地回答了陕北文化的多元异质色彩问题,而语言交融尤甚。“胡搅胡、汉搅汉”成分,更是难于厘清。著名语言学家罗常培先生有言:“被征服民族的文化,借字留存在征服者的语言里,大部分在地名中。”陕北方言就是实证。

陕北方言,多元性(一)

中国历史上有元、清两朝少数民族中央政权,至于少数民族五胡乱华类割据政权在陕北曾纷纷亮相,匈奴的大夏,羯的后赵,氐的前秦,羌的后秦,鲜卑的北(西)魏,党项的西夏,女真的金,契丹的辽……在与北方游牧民族的血火征战中,文化攻防也是重要武器,这在陕北地名中屡见不鲜。

陕北方言,多元性(二)

羌族,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古老民族,因“羌笛悠悠霜满地”“羌笛何须怨杨柳”等诗句而为人熟知。原本是广泛分布于北方、西北的游牧民族,晋五胡乱华时期,在北方建立过后秦政权,后因战争势力渐衰,今主要聚居于四川大巴山地区。因陕北曾为羌族的重要活动区域,有关“羌”的地名在陕北多有分布,如洛川县的上铜堤、下铜堤,就是由羌姓“同蹄”演化而来,但更多的地名是以汉族文化心理而出现的。

陕北方言,多元性(二)

镇羌堡:也可能是出于对羌人犯边的恐惧记忆,直到明代,朝廷仍高筑墙、广筑堡。成化二年(1466)依尚书王复奏,在今府谷境内修筑镇羌堡,可以说目的明确,与拒墙堡、拒门堡、助马堡一起被称为“塞外四堡”。可能是寓意过于直白而暴力,1952年改为新民,今属府谷。

陕北方言,多元性(二)

羌村:在今富县。鄜州羌村因杜甫的《羌村三首》而为世人关注。羌村无贬义,也可能曾经是羌人的生活区域而留下的标记。因清代有人打“诗圣”品牌办酒坊,名气渐大,导致酒坊号逐渐代替了村名,“圣”发音变异为“申”,今为富县岔口乡大申号村。这也许就是商业氛围的特殊功效,而我国历来不乏、今天仍有这种去真存伪、以商凌文的实例。

陕北方言,多元性(二)

平羌:顾名思义、望文思义,是汉人单向思维的一种心理诉求,至于这里有无平羌的战果今已不得而知。不幸的是,对于命名者来讲,由于时间的推移与羌人的迁徙,解除危险后人们早已失去了也许不应有的警惕,这个被赋予特殊寓意的安塞村庄,今发音、文字均已失去本色,成了一个镇子---坪桥。

陕北方言,多元性(二)

无独有偶,汉中市也有个宁羌县,县名不言而喻,目标明确。民国年间“陕西三杰”之一的于右任,从民族团结角度,建议改“羌”为“强”,遂成今宁强县。孤立来看,这些地名也许没必要被人重视,但如果把陕北这几个地名与汉中的宁强(羌)县连线,再看看现在紧邻宁强的羌人的主要聚居地北川、汶川,便不难发现,那正是一条羌人的迁徙路线,也许是一条血泪生命线,这也许就叫陕北话中的羌秘密。

陕北话中的让历史告诉未来,不仅仅是一个美秘密那么简单,匈奴与大汉的纠缠,以南匈奴降汉、北匈奴西迁雨结束,而匈奴与陕北的交集却延绵难绝,我们熟知的南泥湾,就曾是匈奴降部的安置地。而唐诗宋词中出现的一些熟悉的古国名,在陕北也能找到根脉。王昌龄《从军行七首》之一:“大漠风尘日色昏,红旗半卷出辕门。前军夜战洮河北,已报生擒吐谷浑。”“吐谷浑”在佳县就有身影,《佳州志》把过境的秃尾河叫“吐浑河”,而佳县“吐尾”方言发音tuyi与“吐谷”相近,秃尾河正是“吐谷浑”的方音。而这与史实相符。唐开元年间,吐谷浑大酋长慕容道奴率众降唐,唐封其为“云中郡公”,将其安置在河套以南,流经神木、佳县的秃尾河正是在河套以南。在宋代,官方对陕北榆林一带的山川表述仍有吐浑川,只是经语言流变,字无形而声有韵,陕北更有大量吐谷浑慕姓佐证。

陕北方言,多元性(三)

龟兹,在陕北方言中读guǐzi。这不是别字,中古以前,龟兹国就是被译为“丘慈”或“龟兹”,作为古代西域大国之一,鼎盛时辖境以库车绿洲为中心,相当于今库车、轮台、沙雅、拜城、阿克苏、新和地区。龟兹文化发达,无论是佛教、石窟艺术,还是兵器都对内地有较大影响,特别是乐舞更是影响深远。《新唐书》记载唐宫廷音乐分四部,第一部即龟兹部。但“龟兹”在陕北是一句骂人话,相当于下九流的意思。这又是为何呢?

陕北方言,多元性(三)

表面上看陕北与龟兹国天各一方,实际上陕北与龟兹有很深的渊源。历史上龟兹夹在匈奴与汉王朝中间,反复不断,汉武帝时国力强盛,帮助西域各国脱离匈奴控制,龟兹不少部落纷纷内附,武帝建元六年(公元前135)在今榆阳与米脂一带设龟兹县,安置归民。建安二十二年(217),曹操下令撤废该县,但龟兹文化却深深根植于陕北文化中,如陕北著名乐器中的唢呐,就有龟兹的影子。因唢呐系龟兹人带入陕北,当地百姓顺应称唢呐为龟兹,称唢呐艺人也是龟兹,虽唢呐逐步在陕北民间红白喜事中担当大纲,但汉民族对民间艺人有根深蒂固的偏见,将卖艺行当归入下九流,久而久之就将对唢呐艺人的“龟兹”称谓,作为对下九流的代称,“龟兹”也就成为大不敬的骂人话。

赫连倒阵:也说“赫连阵倒”,用来形容快速、利落。细究其来源,竟与匈奴有密切关系。

匈奴作为长期活跃在欧亚大陆北部的古老强大的民族,以凶猛善战而著称。正因有此等邻居,在战国时期,各诸候国就广开思路,纷纷大修长城,避之不及。赵国的“胡服骑射,李牧、蒙恬的戍边,卫青、霍去病的马踏匈奴,王昭君、蔡文姬的和亲,更是丰富了中华传统的英雄故事。到了东汉初年,汉、匈长年厮杀的局面终于有了改观,匈奴分裂,南匈奴归顺汉朝,北匈奴则变成“上帝之鞭”去“抽打”欧洲朋友去了。

陕北方言,多元性(四)

到了晋五胡乱华之际,匈奴也来了个回光返照式的余晖,由赫连勃勃在十六国中争得一席。赫连勃勃(381--425),原名刘勃勃,北魏皇帝拓跋嗣赐他侮辱性名字“屈孑”,匈奴铁弗部人,利用其父刘卫辰被秦天王苻坚任为西单于督摄河西诸部之势起事,于407年自立天王、大单于,创大夏国(又称赫连夏、胡夏),在陕北(今靖边县境内)筑统万城建都,413年改姓赫连。大夏国虽只存世短短25年,但由于建都陕北赫连勃勃又在陕北整修秦直道,用兵驰骋,东攻西掠,在陕北的影响自不可小看。418年更趁东晋将领刘裕灭后秦后急于南归之机,攻取长安,称雄灞上。相对于善步兵作战的汉人军队来说,百姓惊奇赫连勃勃的布阵变形快速利落,久而久之,就以“赫连倒阵”来形容快速、利落了。

陕北方言,多元性(四)

瓦刺国:在陕北方言中有两层意思,一是指崴脚,二是指不检点、不成器的人。本来一个国名,怎么能进入陕北方言,又为何成为近乎不成体统的形容词呢?

这还得从我国历史说起。如今人们往往有一种误解,认为明灭了元,事实是明朝建立,只是终结了蒙古对中原的统治,并未终结蒙古政权,元至正皇帝孛儿只斤·妥懽帖睦尔退出中原,率部返回漠北,蒙古势力分裂为鞑靼、瓦剌东西两部。瓦剌是指西部蒙古部落国,先世为“斡亦剌惕”,原居住在叶尼塞河上游八河地区,即今新疆北部、蒙古国西部、西伯利亚西南部,与成吉思汗有世婚关系,成吉思汗立国时,领四万户享受“亲视储王”的特殊地位。元朝衰亡过程中,瓦剌趁机扩大实力。元亡,东蒙古鞑靼势力与瓦剌为争汗位,战事频繁。明初对鞑靼用兵,瓦剌乘势兴起,进而南下攻明,永乐十年(1414)明成祖亲征瓦剌,瓦剌谢罪受封。宣德九年(1434)瓦剌袭鞑靼统一蒙古帝国,势力达到顶峰。正统十四年(1449),瓦剌大举攻明,明英宗在宦官王振挟裹下亲征被俘,随军的户部、工部、刑部、兵部尚书丧生,史称“土木称堡之变”,这是“靖康之变”后的又一次国君蒙难事件。土木堡在今河北怀来县,榆林(也称延绥镇)是明朝设立的九边重镇之一,战事波及陕北是必然。不过瓦剌虽为游牧政权,但也绝非等闲之辈,可能是受的心理伤害太重,或阿Q精神作祟,于是将“瓦剌”当作贬义词使用,不管怎么说,瓦剌这个陕北方言词汇为蒙古势力分裂定格存照,透露了历史真实。

陕北方言,多元性(四)

一对鞑子喝烧酒:这是陕北十分通用的一句民谚,意思是两人意气相投或半斤人两。其中“鞑子”二字,是陕北对北方少数民族的泛称,准确点讲,是对建立过征服政权的少数民族的一种蔑称。这个词有两点应引起人们的关注,一是鞑子这个词历时久远,唐时即有通古斯靺鞨别部。元朝时,蒙古人对东北黑龙江、乌苏里江流域及朝鲜半岛东北部“通古人”称“水达达”或“水鞑靼”,至今克里米亚仍有鞑靼人。元亡后东部蒙古人自称鞑靼,以与西部蒙古人瓦刺相别。二是这一称呼除了调侃使用外,骨子里有贬称倾向,“鞑子”常来形容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也用来形容刁顽之徒。与少数民族相比,汉族长期以来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别说元清时代,就是在南北朝、五代十国甚至宋代时期,陕北相当长时期内为北方少数民族征服政权所统治,这就是常说的落后文明对先进文明的征服,被征服者虽自视清高,但必须面对元朝“十丐九儒”、清朝“剃发易服”的现实。如元朝时汉人只位列蒙古人、色目人、汉人、南人四等人中的最低等级,心中的无奈与无助可想而知,称外族人“鞑子”,偷偷过过嘴瘾罢了。

陕北方言,多元性(四)

曾经部分或全部统治过陕北的征服政权有氐族的前秦(350-394),羌族的后秦(384-417),鲜卑族的北魏(386-534),北周(557-581),匈奴族的夏(407-431),女真族的金(115-1234),党项族的西夏(1038-1227)等,这些被陕北人称为“鞑子”的统治者,最后也无奈地融入被统治者的汉族人群中,成为陕北人的一份子,“一对鞑子喝烧酒了”!人常说音乐无国界,文化交融其实很难有国界。就拿中国来讲,历史上少数民族要进,汉民族要御,这是军事层面的事,但长城没有阻断汉民族的外向型交流,秦直道反而加快了文化的交融。从范仲淹的《渔家傲·秋思》词中,我们嗅到更多的则是陕北文化、陕北方言的大中华色彩。

渔家傲·秋思

塞下秋来风景异,

衡阳雁去无留意。

四面边声连角起,

千嶂里,

长烟落日孤城闭。


浊酒一杯家万里,

燕然未勒归无计。

羌管悠悠霜满地,

人不寐,

将军白发征夫泪。

陕北方言,多元性(五)

这首词是范仲淹任陕西经略副使兼知延州时所作,也就是说这首词的创作地在延州,即今陕北,有的说得更具体,说在麟州(今神木)创作。而范是吴地吴县人,他从千里之外的江南,北上抗西夏,等于浓缩了汉民族政权与少数民族千年征战的宿命。我们就从这个“吴”字说起,有句民谚是“南方才子北方将,陕西埋的是皇上”,北方出皇帝,也出一统朝代、治国理政的能人,而风流倜傥的才子多出自南方。更羞于启齿的是中国历史上纷争、战乱大抵发生在北方,作为火线、一线,前方告急,一定是举全国之力来应对,与少数民族的兵火交融,被动地促进了汉民族间的文化交融,“浊酒一杯家万里”成了常态,那些南方将土戍边在北,将南方的语言、文化自然带到了陕北。

陕北有个吴堡县,一说是吴国偏军后裔或囚徒居此而得名,一说是大夏赫连勃勃俘吴人于此地得名,但都无实据可考。“吴堡”二字最早出现于五代十国,当时的设吴堡水赛而留名。但吴人到陕北则是历史真实,范仲淹知延州,绝非单枪匹马,范家军是人不在少数,这种南北交流的文化痕迹,陕北方言有。

陕北方言,多元性(五)

依声二气:是陕北的一句损语,是陕北人听吴侬软语的一种感受,表说话女声女气、奶声奶气、柔软有余、阳气不足。“二”字在陕北四字格成语中大量使用,一般当衬词,但这里有没有“二尾子”之“二”的意思还真说不准,“二尾子”在陕北谓指中性人、假女子。实际上长期当“统治阶级”的自信,让自大保守的北方人动辄取笑南方人成了传统,讥南方人说话像“鸟”语,也不是现代的发明。早在春秋时代,亚圣孟子就曾嘲笑楚国的许行讲话像伯劳鸟,并发问:“若使其子之齐语也,则使齐人傅诸?使楚人傳诸?”但正是南方的方言,如粤语、闽语、客家话,才更多地保留了我们祖先的声音,保留大量的上古音、中古音,今天通行的京腔普通话,最起码从发音上应是满化汉语。陕北深居内陆,远离大海,在漫长的游牧农耕时代,陕北人见大海,比登天还难,令人惊奇的是“海”字却在陕北海量存在,这恐怕也是吴人的功劳。

海海:宽敞,宽松。

海开:让开,拓展开。

海口:大话,无法对现的承诺,非海口市。

海来:更,特别,尤其,越发,更加。

海利:更。

海量:不像普通话用来说简单的数量,而是用来形容人的能量,如酒量大说“海量”。

海势:大阵仗,气势。

海碗:特大的碗。

海着:还……才,还…...更。

【声明】本站为纯公益、非营利性网站,旨在将陕西乃至中华优秀文化的文图汇集于此,供更多公众免费交流、学习。本站未注明出处的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本站无意侵犯原作者或著作权拥有者合法权益,亦无任何将之用于商业获利目的和行为。若本站无意转载其文图,或在原文中无标注原作者,请通过电话13384928744(微信同号),或76517731@qq.com邮箱告知,我站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或按原作者要求补充标注,并对原作者致以真诚歉意。


上一篇:音韵通古的陕北方言 下一篇:陕北方言的选择性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