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教视窗>> 三秦旧事

虢镇陈年旧事散记

2021年03月08日 19:30:00来源:千渭之汇 作者:蔡建生 浏览数:179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虢镇陈年旧事散记

1、虢镇南堡西菜地庵棚的记忆

1938年6月9日,蒋介石为阻止日军南下湖北,冒天下大不韪,愚蠢地下令炸开花园口黄河大堤,致使豫东南、安徽一片汪洋,房塌屋毁,到了秋季,水未退去,百姓生活无着、多饥饿病死。在早日逃荒到虢镇东关老乡捎信下,伯父领着三爷四爷伯叔姑童养媳上十口逃荒到虢镇城。伯父在虢镇城开中医门诊,其余在西关租房开磨坊磨面卖面为生。父亲1940年到车站东闸口北业精纱厂学徒。当时钱币贬值物价飞快上涨,卖面前先看麦价,就这还是经营不下去,几个债主上门牵驴掀磨。二爷女儿远嫁兰州一个大十几岁的汽车修理工,二爷和儿子到天水修铁路,四爷到业精纱厂赶马车。为还债,大伯把父亲从纱厂叫回,租了南堡李地主的土地种菜卖菜还债。菜地位于西关外去渭河南大路的清水河桥东北的南北向台地(大约位置在现在的新时代花园),台地边是李子树和稻田沟。父亲在地里搭了高粱杆茅草庵棚居住。

我是1946年麦收后出生,父亲用在油灯上烤几下的剪子剪脐带,剪子上破伤风菌使我患了四六风,嘴巴乌青奄奄一息,准备扔稻田沟,又活了过来。

小时最早的记忆是在河边玩,把父亲的图章不小心沉入了塘底。听母亲说,我有次玩火把高粱杆茅草庵棚烧着了。解放宝鸡前几天,国军几架飞机从上空西飞,父亲给解放军带路到宝鸡后又返回。

当年人很穷,有的人当蝥贼土匪,我家住撩天地庵棚,半夜还有单个土匪抹黑脸拨开门,拿假手枪威逼交出钱,连鞋窝都摸遍藏钱没有。母亲说,有一个独居老婆的儿子寄给她4个银元,她吹牛说寄了8个银元,几个土匪半夜找上门,老婆只能交出4个银元,土匪不信把老婆绑在树上火烧逼拿出钱,最后老婆被烧死,这也教训后人说话不能显富吹牛。

父亲种菜,需要到业精纱厂去担粪肥,他老鼠属相胆很大,凌晨4时担粪桶出门,从大冢子官道北西堡祖坟牌楼前经过,斜插另一个坟地到东闸口纱厂。一次碰到一白衣女人在牌楼前哭泣,走近消失,他还掂着扁担到牌楼缝去找,啥也没有,可能是幻视吧。回家后害病躺床上,母亲用炊帚扫脊背起的粉刺。1963年,我随虢镇中学师生到615厂礼堂听完中印边界反击战报告后,回校路过车站请假回家吃饭,黑夜走到半路西堡祖坟时,眼角看见一细白高物体在地里,冷静细看是刚栽的刮了树皮的电线杆。又一次黑夜去学校,半路上看到高家堎方向高出地面的铁路路基像一行黑黝黝的长墙。

父亲从纱厂带回工人吃剩不要的雪白馍头让家里人吃,那是头次吃到雪白的馒头。这是工人斗争提出改善伙食,资本家妥协的结果。

2、搬家到虢镇车站

临近解放,李地主得到土改消息,强行把土地收回,卖给别人。还记得那天新主派人犁地,犁掉还长着的菜。父亲只得在火车站买了一块(位于后来的木材公司后官道南)惠家湾人的地种菜,父亲请高家堎的高根来套马车搬家拉家什,我拿了一个苇子杆圆篦走在车后。在车站学校操场东厢房租间房住下,父母上地把我锁在屋里,醒来扒在门缝嚎哭一小时多。父亲用桔槔一桶桶提水浇菜,让我看水流到畦尾喊他改水浇另一畦菜。有次冬天傍晚跟父亲到石鹤林家串门,主人给我烤馍我就吃,回家后,父亲说我没出息。

1950年时冬天很冷,冰冻有两寸厚,在车站小学东住的李胡子拿铁钎戳小水塘的厚冰取水,砸了十几下才开了个小洞。

父亲后来在车站邮政局院南又买了杨家堎人的4亩地,我跟母亲从车站小学经王老头旅社南路口上地,被几只街狗狂吠,母亲挎只篮子,狗以为是要饭的。在新地上,父亲请人盖了两间土墙草房搬进去,1956盖了瓦房,1986父母翻盖了二层楼,一直住到现在近70年。

车站村组织青壮年人参加民兵训练,在车站小学操场看到父亲头扎白毛巾手提大刀在列队训练。小时的任务就是跑到火车站票房站台去玩,看到解放后国军丟在火车站西铁道北货场上的打烂的吉普车卡车大炮,锈迹斑斑,不几个月清运走了。在站台西200米 一股铁道南有一7米多高水塔给蒸汽火车头加水,货车停时间长时,火车头司机拿着油壶给火车头车轮摇臂膏油,司炉往轨道上卸炉渣。

大妹1949年正月生,1950冬天母亲带上我和大妹坐火车回河南通许郜庄参加土改,火车走到华县一带好像在水田边行驶,到了开封母亲叫一辆黄包车把我们拉到旅社,那时头次看到昏暗的电灯。次日又掏钱坐轮胎马车经朱仙镇到水坡下车走回郜庄。

郜庄在水坡东4里。住在二堂伯家,那时大妹一岁多,一天到晚昏睡。母亲每天抱着大妹带着我串门,走到哪一家都是烤豆杆火、烧花生招待,一天一个妇女在街道给我一块豆腐,吃不完就扔了。咸阳的四继奶领着女儿(和我大妹同龄)也回去了。二伯家吃窝头,晚上喝红薯水,一天二伯要我下红薯窖拾红薯,吓得不敢下,在好话劝说下,用绳束腰吊下去捡一篮红薯后把我拉上来。

一天开斗争地主大会,会台是由数辆四个木轱辘的太平车(沙土路马车)铺上木板搭成的,台上站着低头弯腰几名地主,一位贫农上台哭诉地主的罪行,说到难受处躺在台上打滚哭诉,浑身沾满黄沙尘。解放前河南平原上土匪猖獗,南面尉氏县的土匪跑到通许县抢劫烧房牵牲畜绑票,有卖人肉包子的,我父亲的头个娃娃媒一家被仇人串通土匪堵在房子里烧死了。

母亲看老家没有虢镇好,退出分地,开了份贫农证明,由二堂伯套太平车送我们到东北二里多的李左寨里我二姥娘家。我外爷和他弟黄泛时饿死,外婆改嫁到孙营北九女冢,舅托付给他婶子(我称二姥娘)养活。舅比我大一轮12岁,二姥娘的独生子年梢比我大10岁,十五六岁的两个舅和我玩得很开心。黄泛时,泥沙淤积,寨外比寨里高出1米多。一天村里娶媳妇我跑去看,新媳妇身穿红色婚衣,脸也如唱戏演员画眉涂粉抹胭脂,美若天仙,2016年回孙营,堂弟和两位堂侄的妻子确实很漂亮,通许县美女多。

虢镇陈年旧事散记

1936年前建虢镇火车站时,民国政府铁道部征了近千亩杨家堎惠家湾的耕地,在东西闸口间站台南北取土垫站台形成铁道北一长条几十米宽30米的凹坑(大雨后成水塘)和铁道南票房街东15亩西30亩两个大水塘,西闸口闸房南还有泉眼汨汨往水塘里流水。平时太阳晒蒸发水塘水位不变。夏季连阴雨时水塘爆满几乎漫进票房街住户后院,青蛙昼夜齐鸣“儿啊,苦啊”。水塘有鱼茭白荸荠,秋天割茭白捕鱼,春天脚摸荸荠。石自强家的鸭子每天到西水塘游水觅食,常把蛋下在水塘里,有次我捡了7个鸭蛋,回家煮吃一股草腥味。

虢镇车站十字路口东有一邮政所,客车来时,邮政职工站台上从行李车厢接帆布邮包,分拣后用骡子驮到虢镇城邮政局。十字路口西南有点心铺和税务所,天黑火车客车到站,出站口站满打着马灯、旅社接客的店家和打着手电筒的税务所收税员,挨个检查从宝鸡返回批发点心的挎篮小商贩,收税三五角钱不等。后来邮政所搬到王祥大院,分车站、厂区、周原、渭河南各片,各片的邮递员有骑自行车的,有步行。

车站东小街路南往东依次是李麻子文具店、蒿大个菜摊、充公院子、余天吉院、符蒸馍家、酱菜园。酱菜园是由江苏人创建的,有上百口晒缸,生产酱油醋豆酱各种腌菜,腌制的八宝咸菜有杏仁蒜薹红白萝卜丝,非常好吃。

虢镇陈年旧事散记

火车站铁道南街面几乎都是外地来谋生的人,虢镇车站人很少,没有几家富家,大多是小业主和靠卖力气的穷家或老光棍,还有几家从东北军裁军下来的团长营长军医马弁士兵,军长师长大鱼则落户到西安等大城市。虢镇火车站1936年通车后,一些外省到虢镇火车站谋生的人在票房街盖旅馆饭馆门诊点心店压面部日杂店菜铺缝纫店春柳院和寓舍,他们手头顶多上千银元,盖的店铺门面都不大,大的院子一亩多上10间房子 。到1949年解放时,火车站铁道南北500米、东西闸口1000米内也只有上百户人家。他们主要是开旅社饭馆商店门诊。南小街只有3米多宽,有近10家回民靠杀牛宰羊卖牛羊肉开饭馆为生。那时不能耕地的老牛报批后才能宰杀。回民把五香腊牛肉煮熟后压成一尺见方的方锭,顾客买时用刀片下,牛肉松软香辣可口,晚上推熟牛肉车到票房街销售,买的人围车,熟剔骨牛筋牛肚也好吃,一元多一斤,用报纸包,那时人不知道报纸油墨有毒。

南小街只有3米宽,仅能一辆马车通过,车站小学操场西还有20多米宽的卖蒸馍罗锅的院子和几家回民临街房,现在车站南小街拓宽到30米。2008年汶川地震波及到陈仓区,出现危楼,车站小学改建成幼儿园,好像没有我上小学时大。在木材公司南盖起陈仓区实验小学,学校规模小了,赶不上城区人口快速增多的需求。

虢镇车站还有卖香烟卤鸡蛋烧鸡五香兔子肉蒸馍锅盔麻花油茶醪糟稀饭面皮凉粉蜂蜜粽子瓜果蔬菜的小贩,田老头的杏仁油茶特别好喝,我现在都做不出这个味道。高老汉的铜锅木炭火烧出的荷包蛋醪糟好喝,吴元来木炭火炕的油旋饼香脆可口,耿老头的烧鸡皮脆肉香一个鸡爪子1分钱。早上学生上学、搬运站工人上班都在车站十字路口买馍喝大豆稀饭和其他小吃,冬天有炒凉粉卖给学生吃。张十能卖稀饭赚的钱盖起了二层楼。到兰州西宁新疆全国各地工作的虢镇籍和凤翔籍乘客人来人往,车站非常繁华,饭馆吃饭的人常满,有扯面也有几个人压杠杆的饸饹面油旋饼 烧饼加肉 炒菜应有尽有。夏季连阴雨天5分钱一个大梨瓜还削好皮切开,西瓜切开5分钱一牙。夏天父亲命我在票房街卖地里成熟的西红柿,1角钱6斤。周原的学生暑假到菜地里批发一些剪掉洋葱头的绿葱杆之类便宜菜回原贩卖赚点课本钱。

车站南小街有陈剃头在家为人理发,一次理发给他9分少1分钱他不高兴。西小街路南有露天理发摊,后来合作到票房街西合营理发店。西闸口有个周剃头还会治脱臼崴筋,一次我打扫厕所用铁锨铲垃圾碰到软布条腿关节滚筋,父亲背我到西闸口找到周剃头,让我坐在椅子上,他蹲下,一只手按着腿弯筋腱,另一只手把我小腿摇了两次,马上不疼,下地走路灵活。

那时渭河南的农民非常穷,上秦岭打柴割茅草背到虢镇城车站卖,在去车站的官道上一溜十多人的背树枝捆和茅草捆的农民,棉袄一律白布里子在外反穿,为了黑棉袄面不磨破,好在过年走亲戚穿。每捆柴近200斤,他们多半人脖子前有婴儿头大瘿瓜,是缺碘造成的。木柴背到车站西街后来的新华书店门前路北,过称卖给车站居民和615二村的家属。1斤柴2分钱,卖柴人再送到住家户用自带的利斧劈开斩短码好柴堆,买家才付钱。茅草卖给车站三家豆腐坊。木炭用背篓背,带一丁字形木撑,走累了,丁字木撑顶着背篓底休息片刻。2000年时到蜀仓宝光厂看妻姑,下午表弟带我游秦岭北麓,山坡下拉道铁丝网封山育林,且渭河南农民养殖奶牛打工致富,告别了贫穷。

【作者简介】蔡建生,出生于南堡西南清水河畔,解放后住在车站大众十队。现居湖北十堰。闲时无事写几篇回忆录已聊晚年。

【声明】本站为纯公益、非营利性网站,旨在将陕西乃至中华优秀文化的文图汇集于此,供更多公众免费交流、学习。本站未注明出处的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本站无意侵犯原作者或著作权拥有者合法权益,亦无任何将之用于商业获利目的和行为。若本站无意转载其文图,或在原文中无标注原作者,请通过电话13384928744(微信同号),或76517731@qq.com邮箱告知,我站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或按原作者要求补充标注,并对原作者致以真诚歉意。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