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游记随笔

任静:陕北的大气

2021年03月22日 11:28:27来源:静园听风 作者:任静 浏览数:185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陕北的大气

北京很夸张地把湖称为海,比如后海,不知是见识所致,还是“城里人”习惯睥睨一切的结果。云南那么大的湖,竟然叫做池。有诗云,灞城隅,滇池水,天涯望转积,地际行无已。然而,相比北京,滇池谦虚而内敛,甚至有些边陲仆从的感觉了。

陕北没见大海,却不知从哪里生出了一股帝都般的豪气,凡是大一点的湖,甚至池塘,都敢称作海子。喝水,端一个大号茶缸一气不歇地饮尽,或者渴极,干脆用水瓢直接从大水缸舀起一瓢凉井水,咕咚、咕咚,一饮而尽,且形象生动地称作牛饮。喝酒呢,则不像南方人斯斯文文地自称小酌一杯,而是叫海喝。

陕北的大气

有一位榆林的文友曾经请我吃过一顿饭,边聊边吃饭,喝酒极爽快,一不留神一斤酒被他喝了个底朝天。望着空空如也的酒杯,我不禁想到一杯生别离,二杯看剑气,三杯饮尽上马去,爱恨归尘土……这番意境,恰恰应了此时此景。文友不无遗憾地说,今天因为有女士在场甚是克制,平时一般是斤半的量。此话果真不是吹的,此人吃饱喝足后,骑一辆很拉风的偏斗三轮摩托车,面不改色地满大街转悠看夜色。我虽惊叹于那海量,但是心里却直打鼓,真担心他的安全问题。

除了海吃海喝,陕北的大气,还表现在别具一格的命名上。比如民歌,山西人矜持地称“山曲”,内蒙古憨厚地叫做“爬山调”,其他地方通常都以民歌小调一概称之,而陕北人则不同凡响,叫信天游。信天而游,像白云信马由缰地游弋于天宇,星辰旁若无人地闪烁于夜空,这一部用老镢镌刻在陕北黄土高原上的传世巨著,分明是绽放于黄土黄水之间的一朵奇葩。您不妨闭上眼睛细细咂摸信天而游的况味,一片广袤无垠的黄土高原,群山苍茫,千沟万壑,连绵起伏,辽远、恢宏而又空旷的传唱之境,深藏着或深情热烈,或凄然悲壮,或清峻刚毅,或饱含苍凉沉郁的曲调。千百年来,陕北人用勤劳和智慧创造的信天游,以自己的独特个性,潜在地影响着陕北人的生活习俗,塑造了性格鲜明的陕北高原文化。

陕北的大气

陕北人的大气常常会体现在一些你意想不到的地名上。有一个小小的村落,竟然叫天尽头。天尽头这个美丽的村庄坐落于延长县一个偏僻的角落,在延河汇入黄河口的交汇地带,因为偏僻,鲜为人知。延河水从发源地靖边天赐湾,一路蜿蜒曲折奔波流淌,于这里缓缓投入了母亲河的怀抱,恍若一位行旅诗人从天赐湾一路行吟走到了天尽头。

蜗居于黄土高原深处的天尽头,背依群山,面临黄河,立于半山云雾之间,让人情不自禁联想到唐诗里的隐者和那座白云缭绕的名山。站在某一个庄户人家的硷畔上,上可伸手揽月,下可俯视黄河浪涛汹涌,若从小历经此番大境界,大世面,以后尘世间的种种光怪陆离,魑魅魍魉,还有什么看不惯、看不开的。

以陕北人天马行空的想象,黄河竟然是有底的。陕北绥德县城东南七十公里的黄河岸边,有一个依山傍水的小村庄,就叫河底村。河底村窑洞院落错落有致地安卧于枣林绿荫中,几十户人家祖祖辈辈在枣林深处度日月,于黄河浪涛中讨生活。像河底这样的地名,不独陕北有,山西河南也分别有河底乡与河底镇。

陕北的大气

史铁生在《插队的故事》一文中提到一座又高又陡,几乎直上直下的山峁,叫日天峁。那座山峁是延川县青平川关家庄全村的最高点,绝不是说它高得接近了太阳和天。为此史铁生感叹道:“老乡们想象极大胆!”艰辛的三年知青插队生活,让作家深深理解了这片土地和这里的人民,苦焦的生活让老乡们压抑不住自己对命运的呐喊:“日这老天爷的娘!”

我的故乡也有一座很高的山,叫天界山,陡峭如梯,高耸入云,乡民在山上种地极其辛苦,因为山高路远无法浇灌,只能靠天吃饭。我虽然没有骂过天界山的娘,但是小时候每每跟着父母爬山去收秋收夏,总会发憷于天界山的高耸与陡峭,背上即使只背着一小捆谷子,或者几棵玉米棒子,也会腿抖如筛。我惊叹于乡民们的智慧,天界山,一座敢于与天比高的山,该有多么伟岸与庞大。

陕北的大气

陕北的大气,不仅显示在一山一水一村一庄的名头中,更是渗透于陕北人粗犷豪爽的性格与血液之中。

陕北人有一个习惯动作,叫瞭天,手搭凉棚仰望天空。望文生义,瞭天,即瞭望天际,目光所及之处,是长远的一番景象。关中一些地方习惯把看景象称为卖眼,这个词从字面看,似乎有些媚俗,仿佛女子以眼波媚人。相比来说,陕北人看景象则充满了豪爽大气,统统称作“瞭天”。即便是一个乡下普普通通的老妇人出去搂柴的当空,也要抬头撩起眼皮,望一望日头白云,环视一下山水树木。问在干啥呢?答曰:瞭天哩!

这种豪气冲天的“瞭天”,估计是天下头一份狂吧。

我曾经去过一次神木二郎山,看到山门前楹联,出语惊人,气度不凡。联曰:海到天边天作岸,山登绝顶我为峰。且不说从这楹联隐隐透漏出千百年前的神木周围似乎是聚着一片汪洋大海的,单从楹联字面理解,也就能读懂神木人,甚至陕北人性格中那种与生俱来的洒脱不羁与大气磅礴了。试想,站在二郎山上,可以望见无边的大海,海的尽头,就是天了,海天相连,气魄可真够大的。以脚踏绝顶峰,堂堂正正,顶天立地,不是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而是一览天下小,这又是何等的凌云壮志!

陕北的大气

清光绪年间,陕西靖边县知县王沛棻作《七笔勾》叹曰“圣人布道此地偏遗漏。”当然,这个外调干部的诗作是语带讥诮的,他囿于眼前的困境,幻想着别处的雕梁画栋、山珍海味、粉黛佳人,似乎根本没有看出陕北这块平凡的黄土高原上,处处所蕴涵的不平凡之处。陕北高原,一个站在云上看世界的民族,那种大气开拓的视野,当然容不得小觑。

大气厚重是陕北的底色,这大气,赋予陕北人豪迈大气的秉性;这大气,赋予陕北人骨子里流淌的自信豪情;这大气,赋予陕北人宽厚质朴的品质;这大气,赋予陕北人力争上游的进取精神。大气的陕北与陕北人的大气,相互影响、相互融合,为这块广袤无垠的皇天后土,打上了坚实的地域烙印,共同创造了璀璨独特的陕北文化。

有一首新陕北民歌《大陕北》,我很喜欢其中几句歌词,尽显陕北的大气,也唱出了我此时激动的心声——

“亿万斯年的黄土铸就了陕北的脊梁,

黄河的血液流淌过陕北的村庄,

窑洞里的灯光依然闪耀着光芒,

小米的清香萦绕着文明千古情长……”

写于2020年6月13日上午6:30

陕北的大气

陕北的大气

【作者简介】任静,清涧人,陕西省作协会员、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会员,现居古城西安。著有散文集《枕着你的名字入眠》《想要一座山》,长篇小说《浮生》、中篇小说《靳凤的本命年》《查无此人》《云水谣》 ,公开发表散文、短篇小说、诗歌等共计200余万字。

【声明】本站为纯公益、非营利性网站,旨在将陕西乃至中华优秀文化的文图汇集于此,供更多公众免费交流、学习。本站未注明出处的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本站无意侵犯原作者或著作权拥有者合法权益,亦无任何将之用于商业获利目的和行为。若本站无意转载其文图,或在原文中无标注原作者,请通过电话13384928744(微信同号),或76517731@qq.com邮箱告知,我站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或按原作者要求补充标注,并对原作者致以真诚歉意。


下一篇:佚名:故园行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