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教视窗>> 镇乡村街

西安二府街

2021年04月06日 15:07:30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西安黄昆 浏览数:260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西安城里的街道 ——二府街

在西安城里,北大街十字以南,或者是在西安城里的中心坐标钟楼以北,西安城南北中轴线北大街向北过了西华门大街有一个丁字路口,顺着红绿灯向西走是西安城里边的一条老街叫做二府街,由东头的北大街口到西头的二府街十字,全长381米,东边宽,西边窄,平均宽度大概是8米,最早形成于隋朝,拓建于明洪武年间。

西安城里的街道 ——二府街

二府街的西口是二府街十字,往南是麦苋街,往西是红埠街,往北是大莲花池街。东口路北过去有一个小巷子叫二元坑,街道西侧路北有个二府园。

1966年文革期间,二府街曾改名红卫街东段,1972年恢复原名。

由于二府街靠近清朝时期的北院。过去先后不仅仅有一些政府机构驻扎在这个街道上,二府街的历史上也曾住过不少名人。

最早在隋唐时期,这里儿就是国都皇城里边的第一横街,唐朝三大内之一的西内太极宫承天门外边第一横街东南。从隋文帝建隋朝国都大兴城到唐末,可以说这条街见证了隋唐两朝的兴盛和衰落,特别是经历过唐朝的多次宫廷政变,由一座作为国都的隋朝大兴城、唐朝长安城变成一个地方府城,太极宫正门承天门外第一横街演变来的二府街绝对是一条见过大世面的街道。

关于二府街名字的由来,有两种不同的说法,但两种说法都跟明朝的秦藩王府有关。

西安城里的街道 ——二府街

第一次听说二府街这个名字很多人会觉得过去某一时期这条街同时住过两个王爷,应该有两座王府,到这个想法有些牵强。

有人说是因为朱元璋次子明秦藩王朱樉所建的花园才得名二府街,或者朱樉是明太祖朱元璋二儿子,他就是当时的二王,的说法我也不认同!因为在朱樉前边还有太子朱标,朱樉叫二王,那朱标岂不是要叫大王,那把他们的父亲朱元璋该怎么叫?

在西安城南的杜陵原上集中分布着号称西安(长安)明十三陵的九井十八寨那一片地区,安葬的各代明秦藩王。

大家都知道,明太祖朱元璋封次子朱樉为秦藩王,从他开始在西安府建国就藩,世代藩居于西安,从那时候开始秦藩国一直凭实力被称为天下第一藩国。根据明朝当时的制度:藩王、诸王出生后只要到了两岁,就开始修建陵墓,陵墓修好以后只留一个天井,等到死后才进行封葬,人活着的时候说那是谁谁的墓或许晦气,为了避讳墓字,所以就都称为井。当时旧制每个井配备有两个营的兵力把守,到明朝结束,西安城南边的秦藩王家族墓葬区因为各种原因最终总共是形成了九个有名气的井和十八个寨,后来九井十八寨的护陵兵与驻地临近地方通婚都发展成为了村寨。在长安地区到现在还有“九井十八寨,个个有由来”的说法,每个井以前就是一处藩王的家室陵墓。

从第一代秦藩王朱樉到最后一位秦藩王,明朝在西安的秦藩王一共是十五代,其中十三个藩王都在杜陵地区的少陵原上(安)葬着,所以那一片区域也被称为明长安十三陵,曾经在历史上完全可以和北京的明十三陵并称。这些陵墓以第一代秦藩(愍)王朱樉的大府井为中心,二府井、三府井、四府井、五府井、简王井、康王井、庞留井、世子井(十子井)等都分布在周边不远的地方,这些明朝的秦藩王陵墓几乎横跨了整个明朝历史的二百多年时间。

大明朝开国以后,朱元璋的次子朱樉到西安府建国就藩成为第一代明秦藩王,现在东大街以北的端履门里边陕西省政府所在的新城大院以及新城广场所在的那一片区域周边的明代城墙遗址合围的就是朱樉起居理政的明秦王府。通过明朝秦藩王家族墓地称呼上分析,我认为二府街应该是明朝秦藩王朱樉的嫡长子朱尚炳——也就是后世所说的那个世袭的第二代明秦藩王秦隐王的府邸所在地,新城大院里边的明秦王府有可能在朱尚炳当藩王的时候应该是像现在政府,后面的秦藩王应该只在那里理政,而不再在里边居住了。所以除了二府街以外,其他的四府街、九府街(现在的青年路)等街道名字也都能说的清楚了。

根据相关资料显示,二府街西北边西安市最早的公园——莲湖公园,最早是朱樉挖掉了唐朝三大內之一的西内太极宫正门承天门遗址修建的那个私家王府花园,在私家王府花园里边莲花池的基础上建成的。

在清朝光绪年间到改革开放时期,二府街东口路北边,原来有一条碎(小)死巷子,叫做二元坑,或者又叫二府坑,据说是“二王”建府的时候取土挖出来的深坑,在光绪年间的《西安府图》中标注的是二元坑。 清末废除科举制度以后,宣统二年(1910)在二元坑建有一个陕西模范小学堂(全省两等小学堂,二府街小学)。到民国时期,陕西督军陈树藩在陕西模范小学堂原址上建了“成德中学”,原来的小学堂变成了成德中学的附属学校。当时,中学的大门开在北大街,小学的校门在二府街,二府街小学在民国时期是中山中学。

解放前,很多外地逃荒来的人都居住在巷子北头,填了北头的深坑,搭建起简易的棚子,居住下来。有院子也大多不是特别好的院子,很多是当时的打工人,积攒些钱,买上半院房子,或是买一间房子。只有李家、杨家几户人家的院子较好。每家每户虽然都有井,井水都不甜也不是很苦,日常吃水都用自家的。厕所都在后院,都是旱厕。

西安城里的街道 ——二府街

解放后,二元坑的一些平房被拆除以后,建起了3栋4层楼房,当时是西安市政府下属的几个机构的办公地点。改革开放后,由于二元坑临近北大街,建了高层,二元坑就从西安的地图上消失了。从清朝开始,那个叫二元坑的碎(小)巷子以及民国时期的陕西模范小学堂和成德中学大致就在现在我们在二府街和北大街交汇处西北角看到的宏府大厦那个位置。

西安城里的街道 ——二府街

据附近的老人说:“弯弯曲曲的二府园基本上几十年来一直没有大的变化,只是过去巷子当中路很高,路两边的房子则很低,整个二府园北低南高,过去,巷子北头还有个深坑,据说过去是个涝池。因为地形低,下雨的时候经常积水。改革开放后,巷子里面那些住户重修房屋的时候,都把自家的房基垫高,两边的房子越盖越多,巷子也越来越窄了。1942年至1952年,那时候二府园共有22个院门,大多数是穷苦人家。有做羊血的,卖饸饹的,收破烂的,挑担卖水的,玩蛐蛐儿的,摆小食摊的,当法警的,理发的,练武术的,等等。1号关麟征是大官,和巷子百姓从不来往外,3号院子除住了几户人家,上庭房是座大殿,每年七月都组织庙会,那就是全巷子的盛大街日,几乎全巷子歇业,参加庙会活动。记得巷子也有住户不参加庙会活动,4号院的后院住着一位颇受人敬重医生,至于医生姓什么,跟我说起的老人也记不清楚了,医生的父亲被人们人叫作洪五爷,写得一手好毛筆字,过去常在二府街法院门口摆摊给人写状子或书信。5号、7号、18号平时也不見有人出入,18号门楼较高,好像是一个中学校长的家。

巷子北头挨的是省二中的操場,解放前些天二中变成兵营,操场放着各种大炮。

过去因为人穷,巷子里的好房子不多,大多是普通砖瓦房跟土房,垒砖墙的房子特别少,也都是平房,更不要提说啥一砖到顶。一进巷子那时候就能看见西边那个小庙。上个世纪60年代,文化大革命时期,破四旧,庙被拆了。现在,住在巷子里的老住户已经不多了,大部分都是租房的外来户。

西安城里的街道 ——二府街

在二府园南边的二府街上,过去最有名气的其实应该是罗真庙,也就是理发行业的祖师爷的庙,过去剃头理发的人都要到罗真庙烧香磕头,祈求手艺精湛,生意兴隆。

1921年,民国时期任杨虎城第十七路军参议、独立旅旅长的刘文伯(字敬业)、陕西教育界名人赵弘文在二府街罗真庙里边办了一个私立敬业小学,赵弘文当时在那个小学当老师,1923年私立敬业小学升成了私立敬业中学。

西安城里的街道 ——二府街

现在二府街靠近北大街方向路南的二府街小学的建校史可以追溯到1929年,也是一所有着九十多年历史、造就了大量优秀人才的学校,到现在仍然在正常开展着教育工作。

二府街自古到今除了有学校以外,先后还是不少政府机关单位的驻地,能够追溯到 最早级别也最好高的应该是二府街北边承天门里边隋朝和唐朝国家最高权利机关大隋王朝和大唐王朝的皇宫。

清朝时期,八国联军进了北京城以后,慈禧太后带着光绪皇帝来到西安避难,差不多一年时间就在二府街南边的老市政府也就是清朝时期北院门里边被称作北院的陕西巡抚部院衙门起居理政。

那时候二府街绝对算得上是全国范围内戒备最森严的地方,要想在这里居住或者从这条街经过,要不就是朝廷大员和重臣,要不就是相当于中南海保镖的满清皇室的大内侍卫。

清朝时期二府街有一个陕西提督府下辖的左营中军都司署和知府衙门,陕西提督府当时下辖本标中、左、右、前后五个营,二府街这里驻扎的左营都司署下设的有:都司一人、千总一人、把总一人、外委两人、额外外委三人、两百二十个兵。二府街中段路北当时有个绿营兵日常训练的协标教场,教场西边有个协标都司署衙门。民国以后这一带经常驻扎的有军队,保留的有一个大操场,当时还盖了百十间房,抗日战争胜利以后,协标教场这一带才变成了居民区。

在民国年间,二府街也曾是西安一条非常重要的街区。在当时的西安地图上,二府街就有中山中学校、地方法院、第四公安分局等许多机构驻扎。除了地图上标注的机构以外,从民国到解放以后,二府街先后有不少政府单位、军事机构和其他各类单位驻扎。

相关资料显示:

1914年二府街的西安府地方检察厅后来更名成为陕西长安地方检察厅,检察长和检察官当时都是由北洋政府大总统任免的。

在明清时期,诉讼案件由知县审理,到了民国初年,开始设置承审员协助县知事办案。民国28年(1939年)设置了承审、助理承审、书记员三个职务,一样一个人,负责审判普通民事、刑事案件,重大案件转到长安县地方法院审判。长安县地方法院管着长安临近几个县的民事、刑事案件,原来设在西安城二府街,1941年迁到了长安县杜曲镇关公庙,1945年又迁回二府街。1949年5月西安解放后,成立了西安市人民法院,院址设在二府街55号,也就是原来的国民政府西安地方法院的位置。解放后,原来地方法院的位置才成了市中级法院,直到近些年中级法院搬走。

1938年,抗战时期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改组空军部队,撤销了空军前敌总指挥部,在航空委员会主任之下设置了第一路、第二路、第三路三个司令部,其中的国民党空军第三路司令部当时就在二府街。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在航空委员会之下设第一路、第二路和第三路3个司令部。其中,空军第三路司令部驻西安二府街,负责指挥驻豫鄂陕甘等省的空军部队作战,并在西关机场设立西安空军总站,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的空军第三路司令部在二府街设立时间不长,后来奉上级命令搬到了河南南阳。

1942年1月成立的西安海关地址在二府街11号,临时总帮办叫刘郑林,税务司叫卢斌。还在全市设东关、南关、西关、北关4个分关,统辖全省18个支关,到1946年西安海关关闭。

工矿业方面的在眉县开采铅矿的眉山公司,1943年时办公地点就在二府街。

文化方面,由毛树声创办,属于国民党第一战区长官部胡宗南系统的报纸《自由晚报》,1947年时报社就在二府街公字2号。西安解放前夕迁往成都。

另外在二府园巷子南口还有一个国民党警察六分局。

解放后,除了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外,西安市公证处、西安市商贸委、财贸大院等机构都在二府街。西安市公证处成立于50年代初,在全国范围内都是成立比较早的公证处之一。

1949年5月西安解放后,为了支援解放战争,西北军区后勤部还在二府街建立公益帽厂。

1954年7月,西安市郊区人民武装部改组为西安市兵役局,驻址也在二府街,下辖市属各区兵役办事处,1955年迁到了北大街。

1959年西安市司法局撤销,西安市公证处归属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领导,1979年恢复组建又归属西安市司法局。

1964年,西安市人民委员会设立财贸办公室。

1968年设立财贸办公室,此后多次更名,1986年,在二府街27号成立了西安市商业贸易委员会。

除了先后有不少政府机关单位在二府街以外是,这条街还住过不少名人名士。

1905年出生于陕西鄠县,也就是今天西安市鄠邑区真花硙村,毕业于黄埔一期的抗日名将国民革命军二级上将关麟征(1905-1980年,原名关志道,字雨东),是民国时期住在二府街最有影响的人物之一,1933年他曾担任第十七军第二十五师师长、中华民国陆军总司令,参加过长城抗战,血战古北口,在全身五处重伤的情况下,顽强坚守,初战显威,受到国民政府嘉奖。1937年8月晋升为陆军中将的关麟征任第五十二军军长,参加平汉路北段的漕河战役、漳河战役,1938年率领五十二军参加了著名的台儿庄大战,驰骋战场,对日军猛烈打击围歼,攻无不克,当时的表现堪称关麟征将军一生军事生涯中的最为精彩的一段,日军坂垣征四郎战后说:“关麟征的1个军应视为普通支那军10个军”,只有真正的勇者才能得到敌方的尊重。战后,负责进攻的关麟征被国人誉为“关铁拳”,与“孙钢头”孙连仲并称,在抗日战场上打出了响当当的威名。

1939年9月他率部参加的第一次长沙会战,后来成为国军抗战以来第一次完胜的大会战,共歼灭敌人大约有两万人,是日军侵华以来遭受最大损失的战役。那一仗打完关麟征因功升任第十五集团军总司令,成为黄埔军校毕业生里边第二个集团军总司令。关麟征作为一名抗日名将,他曾自豪地总结自己的戎马一生:“我的一生是打日本鬼子的一生”。

1929年前后,被称为‘梅花上将’的著名抗日名将张自忠也曾经住在二府街二府园22号,是在二府园南段路西。听附近老人说,关家院子很深,进了大门里边的院子一个比一个低一个台阶,院子后边有楼房,上边是塔型,下边是圆形,在过去二府园的平房里边特别显眼,另外还有地下室跟走廊,他家的花园也非常的气派。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关家老院子才拆掉了以前的建筑盖起了新式楼房。

直到现在,二府街的老人说起曾经在这里住过的关麟征都非常的自豪,说他是从二府街这里走出去,参加中原大战一举成名的英雄。

抗战期间这里除了有一些抗日名将和东北军和他们的家属以外还住过韩国人,韩国的一些机构也在二府街这里办公。

为陕西民族工业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的西北民盟的创建者、早期同会会员、参加过西安辛亥革命,曾任陕西靖国军第三路第一支队司令杨虎城部参谋的韩望尘住在二府街。韩宅还与王一山的公馆相邻。

1930年10月,杨虎城主政陕西时,韩望尘任陕西省烟酒印花税局局长、西安绥靖公署参议,并协助杨虎城创办蒲城尧山中学、三原靖国小学。西安最早的阿房宫电影院他也是主要参与创办之人。韩望尘为陕西民族工业发展的开拓者之一,他继承父亲的两个商号,创建新华机器砖瓦股份有限公司,任董事长。1943年8月,韩当选为眉山笔铅矿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他联络杨虎城的部下,成立咸阳裕农油厂股份有限公司。他联合13家厂矿,在西安开积义兴银号,任银号董事长;还先后向西安集成三酸厂、渭南象峰面粉厂等企业和西京医院投资入股,为陕西民族工业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

抗战时,他与武念堂、崔叠生、刘文伯、戴铭九、景梅九等七位开明绅士被誉称为西安“八大家”。西安解放后,韩望尘历任陕西省政府委员、西安市副市长、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等。

民国年间爱国民主人士西安三桥人李焕卿也住在二府街的二府园,1927年经王一山等推荐,参加了杨虎城任军长的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第十军,出潼关参加北伐,并先后任杨部南阳、驻马店等地的烟酒税务局长,后进入杨虎城部队的十七路军,在十七路军参谋长王一山手下任参谋处科长。解放前中共临时省委、渭北工委进行秘密活动的据点就曾设在李焕卿二府街二府园的家里。1948年病逝于老家三桥。

韩望尘的宅院与王一山公馆的前半院解放后在1956年前后,成了西安市剧装厂所在地。开始名字叫西安市星火戏剧服装工厂。

剧装厂西隔壁还住过西安市市长徐步,徐市长文化革命前以绿化植树而遐迩闻名,他在南京市当市长时就以植树而获好评,1965年徐步任西安市市长时,为改变干旱西安的生态环境,他邀请南京、杭州的园林专家指导确定中槐、法桐、毛白杨等五大行道骨干树种,并参照隋唐时西安以中国槐为主要行道树的历史,建成行道树绿化景观,今天西安以中国槐为市树,徐步也因此被誉为植树市长。

文化大革命期间的1967年6月 23日徐步被迫害最终跳楼自杀,后来他在二府街的居所成了西安市机关房管局。

如果从二府街东口说起,过去路南1号是工商业者张曙光的院子,盖的有二层小楼,有凉台,还有地下室,在路口很显眼。

1949年前后搬进二府街路北的市级机关房管所对面的红霉素眼药膏创始人白敬宇家院子东边的两个院子,在“西安事变”前后,住着东北军的中下级军官及家属。解放后,成了市百货公司家属院。抗日战争时期,河北省同乡会就设在这里。

4号是杨虎城17路军参谋长王一山的府邸,他的儿子、著名文艺评论家王愚娶了辛亥老人窦荫三的女儿为妻,王家及窦家的子孙都一直住在那里,王一山隔壁是韩望尘家。

二府园南口斜对面的32号院,是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齐淑芳的家,不过人们都称她为齐律师(她父亲)的女儿。那她没能进陕西省京剧团,却被上海京剧团看上了。上世纪七十年代她曾回到这里造访老邻居。她家的对面是抗日名将关麟征的府邸,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还住着关姓人家。

二府街45号市法院里边有个西安市法官协会。

到现在不少已经离开二府街多年的人都还记得二府街上的“友谊楼”。

西安城里的街道 ——二府街

很早以前,我就看过一段文字,上面说:台湾著名画家、学者《红楼梦》研究专家蒋勋1947年出生在二府街,蒋勋的母亲是西安正白旗的旗人,她的祖父做过知府。辛亥革命时期,西安的旗人被杀了大一半,蒋勋外祖父全家只留了他一个男丁,家族从那以后就败落了。经历过《红楼梦》类似家族历史的母亲,从蒋勋三四岁起,就不断地跟他讲西安知府衙门的宅子,和宅子所在的‘二府街’。母亲的大脑里有一张清晰的三维地图,什么地方走几步有一个佛堂,再走几步有一家绸缎店,祖宗的画像怎样挂在墙上……

在抗日战争时期,老宅租给一百多户人家,据说当时蒋勋的母亲和外婆就靠着房租生活。1988年,蒋勋回到他一岁时离开的西安,特意去找‘二府街’。用他的话说就是:清朝的知府衙门早已不知去向,空留了一个‘二府街’的街名。蒋勋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失魂落魄’。

后来我还看过一段文字,是一位学者写的,他翻阅了大量清朝到民国时期的历史档案和资料,根据史料详细做过对比:清朝西安历任的西安知府没有一个能跟他描述的情况相符。

所以,很可能当时他的母亲讲述的时候夸大了外祖父的职务,或许是一位官商,因为最起码在1900年慈禧太后在西安的时候,普通人不可能住在这条街,抗战期间他家老宅还能租给一百多人多户人家,那也着实是家大业大。他的外祖父究竟在清朝是什么职务我们不得而知,通过他的所描述的内容我们就记住一句二府街曾经有一个清朝时期的知府衙门就可以了。

西安城里的街道 ——二府街

解放后二府街几家公立机构当中最有名的是法院,法院门口是个小广场,法院门前的路稍微窄一些,文革时期,这个小广场上还建有一个忠字塔,人们每天都要在塔下早请示晚汇报。

过去的法院也是老式院子,两扇大门里面是传达室,走一段下坡路,里面就是法院的楼房。后来把小广场拓宽成路面,法院大院也经过了改建。财贸大院的形式基本没变,二府街小学还是原先的地方和所在地。财贸大院再向东,靠近北大街,老的民房都被拆除了。

过去,二府街上的店铺不多,只有几家杂货铺,售卖些酱油醋等日用杂货,还有修车的小铺面,现在很多老户都不在二府街居住了。

很多人现在可能都不相信,三年自然灾害期间,罗真庙东边两个被人们叫做“工地的”空院子还是一片菜地,后来盖了房子,市上领导张书云还在那里住过。

市中院门口当初的小广场在唐山大地震那一年是附近的一片临时疏散场所,那时候人们在那里搭起了一个挨一个的防震棚。

市中院对门的21号院连同旁边的两个院子过去都是王家的大院,六十年代左右其中一个院子是制鞋厂,西安市曾经有一位领导冯茂青过去就住在王家的院子里。

王家院子东边几个相连的院子过去都空着,一直到1960年才成了市商业局的办公院。

西安城里的街道 ——二府街

现在从北大街走进二府街,过了宏府大厦不远路南边就是二府街小学。

西安城里的街道 ——二府街

二府街小学西隔壁二层小楼是西安市法律援助中心服务大厅。

西安城里的街道 ——二府街

路北边有一个西安市城市公共停车建设管理公司二府街27号院公共停车场。

西安城里的街道 ——二府街

接着往西走,路南边比较宽敞的地方是一排餐厅饭店,特别是到了晚上非常的热闹。

西安城里的街道 ——二府街

越往西走两边的商铺就越集中

西安城里的街道 ——二府街

走到这个巷子口的时候就能看到在那个房子的山墙上有一个二府园的牌子。

西安城里的街道 ——二府街

西安城里的街道 ——二府街

西安城里的街道 ——二府街

二府园斜对面偏西有一家二府面馆,面不知道做的怎么样,但看到他家的门头估计也应该是二府街的老住户了。

西安城里的街道 ——二府街

【声明】本站为纯公益、非营利性网站,旨在将陕西乃至中华优秀文化的文图汇集于此,供更多公众免费交流、学习。本站未注明出处的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本站无意侵犯原作者或著作权拥有者合法权益,亦无任何将之用于商业获利目的和行为。若本站无意转载其文图,或在原文中无标注原作者,请通过电话13384928744(微信同号),或76517731@qq.com邮箱告知,我站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或按原作者要求补充标注,并对原作者致以真诚歉意。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