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谈史说艺

尚友社第四期学员刘茹慧采访实录

2018年05月21日 05:32:10来源:秦剧学社 作者:秦剧学社 浏览数:652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采访时间:2015年7月18日

采访地点:西安市刘老师家

采访人员:张振秦陇上一痴

引荐人员:王宏义

录音整理:诸葛孔明

文字编辑:陇上一痴

名家简介:刘茹慧,女,著名秦腔演员。1940年出生于西安市,1949年入尚友社学艺,为该社第四期学员,师承张新华、陈尚华等人,主工小生,兼演须生、小旦、老旦。代表剧目有《辕门斩子》《铜台破辽》《游龟山》《三滴血》《二度梅》《西厢记》《庵堂认母》及新编历史剧《夏完淳》等。

以下为采访者(简称采)和刘茹惠老师(简称刘)对话实录:

采:您是什么情况下选择走上了从艺道路?

刘:我生于40年正月初三,家在西安市和平路五道巷。家里非常贫寒,父母也有一点重男轻女思想,我的小名叫引弟,没想到后面还是个妹妹,家里就打算要卖我和我妹妹维持生计。王玉琴她奶见我们可怜,就领着我到了尚友社,那是49年10月份。当时把接待我的老师是刘中光,他问会唱啥,我说只会唱“牛儿还在山上吃草”,唱了之后人家说还可以,能唱小生,让我跟着练功。尚友社当时分大人班和学生班,我跟着学生班学了五年毕的业。

刘茹慧(中)《慈母泪》饰常天宝

采:您的启蒙戏是啥?后来陆续排了哪些戏,分别都是谁给您排的?

刘:当时跟着大师哥孟集民练功、踢腿。启蒙戏是《五郎出家》,是原来唱老旦,后来管后勤的一个老师排的,我的五郎,我老伴王友善(即王君秋)的杨继业。51年,张新华老师给我给排的《花亭相会》《华强杀妻》,惠济民先生给我们排了《二度梅》《黄巢起义》《劈山救母》《牛郎织女》《西厢记》等几个本戏。到了56年,刘毓中和文化局的几个人去挑学生,以易俗社为主,三意社挑了五个,尚友社也挑了我、李宝珍、王君秋、张友震,还有一个谁五个人到青年实验剧团。这个团成立了一段时间,后来上面没有批,就又各自回来了。

刘茹慧《梁山伯与祝英台》饰梁山伯

采:哪您是什么时候开始演须生的呢?

刘:我主要是演小生,只演过两个须生戏,在观众中反响都还不错。第一个须生戏就是《辕门斩子》。有天演《劈山救母》,我唱前面的小生,王君秋后面胡子生。我正在后台化妆,陈尚华和团长王爱民过来了,让我把胡子戴上。我把胡子一戴,人家说还可以,我还不知道是个啥意思,就问做啥呀,他们说让我演杨六郎。当时康正绪老师、李宝珍把《辕门斩子》的本戏《穆桂英》已经演了,我就说我不行,脸又圆,个子又低。结果人家开支部会宣布:给十月国庆献礼,杨六郎换成刘茹慧。这个戏是59年我19岁时排的,大家先训练我,陈尚华把词儿连唱带说给我顺唱,说我这嗓子适合学王文鹏的唱腔,我也没看过王文鹏的戏,陈尚华老师人家能从一段戏中找出好的托腔,就按王文鹏的唱给我教。把我培训后和大家合在一块儿,这个戏演出还是比较出色的。第二个就是《铜台破辽》,我演的吕蒙正。这个戏是易俗社的姬颖副社长由传统戏《状元媒》改编的,当时和易俗社合团着呢,张宁中演的前面武小生“追车”,当时张宁中是英俊小伙子,他不擅长于唱,声音有点左,唱头几句可以,后面就不行了。后边换成赵虹,我这师妹嗓音相当不错。

刘茹慧(右二)《铜台破辽》饰吕蒙正

采:尚友社和易俗社曾经合过好几次?两个团演戏风格应该也有相互影响吧?

刘:尚友社和易俗社几分几合:56年合团一年多分开,60年又合了一年多,70到79年第三次又合了近十年。第一次合团,王君秋和张咏华的《走雪》,就是孟光华和安鸿印给排的。第二次合团,让我给陈妙华《虎口缘》配打虎旦,起初我还以为弄错了,是不是“结拜”一场,人家说就是“虎口缘”。当时我没有接受,现代妇女风格我可以改,古典戏我就是唱小生、须生的,旦角扭扭捏捏我走不了。陈妙华说给她配的那两个她看不上,她就要刘茹慧。叫李毓琳给我排,人家不给我排,认为我就不是那块儿料。陈妙华就说她给我排,她就给我走了个大样子,肖若兰、李爱云都给我又细说,带乐那天肖若兰那些都专门在那儿看。那段时间晚上我把娃哄睡着,就一个人在月亮底下走,就那样几天之内就排出来了。第三次合团时历史戏禁演,我演过《沙家浜》的阿庆嫂,开始这个角还不是我,演员怀孕让我补的;《平原作战》的小英子;《渡口》里的撑船小姑娘;还有《平原作战》,这个戏角色都安排好了,我原来是个报子,在省上调演前五天之内换了个卫镐京打板,换了个刘茹慧。那段时间特别忙,这边正打武戏,那边又叫练唱,就这样赶着排出来。王玉琴和广雪琴的一个戏,演了几场又叫我补,当时我就不愿意了,两团合着一百多人,叫我一补一个尚友社的,弄的和团里其他人关系都不太好,把我就孤立了,后来我就说哪怕把我排在第五个,只要能上台就行。我爱演戏,有段时间我嗓子出现小结,医生建议要动手术,不过一割就唱不成戏了,我不割,结果嗓子越来越好。

刘茹慧、王君秋八十年代合影

采:介绍一下您去大庆油田演出的情况。

刘:回到尚友社,大庆油田去了两次,那里的负责人爱看我和李爱云的戏。第一次去和李爱云《庵堂认母》,之后就是我的《辕门斩子》。当时没声了,连着歇了十天;第二次去就是和广雪琴演的《庵堂认母》,和赵虹把《虎口缘》演了,旦角化妆比较难,王君秋替我把《辕门》“一帐”演了,我赶紧卸妆、化妆接着演“二帐”、“三帐”,大家还是爱看《辕门斩子》《庵堂认母》。

李爱云、刘茹慧《庵堂认母》剧照

采:您对您的艺术人生是怎么总结的?

刘:我在团里有个外号叫“运动儿”,我这辈子一直运动着,小时候大家还睡着,我就先起来练一场功。所以说任何角色都能适应了,就是小时候的基础打的比较好。我也不想成啥大事,就是个演员,只想把戏演好。到四十多岁的时候,晚上一本戏完就十一二点,回来就失眠了,早上还要起来去练功,练功回来才做饭吃,那都两三点了,吃完又要化妆。正因为更年期时没注意保养休息,现在脸上就是油彩色,我平时也不注重美,说话也大大咧咧,陈妙华说我说话像黄河决堤了。

那时候和易俗社合团的时候,易俗社的人就说,只承认一个演员刘茹慧,不管文的武的老的少的拿不倒。我这个人悟性很差,一方面是遗传因素,因为我父亲就很老实,但我相信勤能补拙,所以心思都在戏上,我妹子说我除了唱戏啥都干不了。我感觉这么多年的付出,同行和观众还是认可了。

刘茹慧(右二)《辕门斩子》饰杨延景

采:您对王君秋老师的艺术是怎样评价的?

刘:王君秋这个人很好学,平时也爱琢磨。他在没学戏之前把《三国演义》这些书都看了,因为我公公是私塾老师,有这个条件。在新生班的时候,他就是主要须生,后来又尝试改剧本,做编剧。《娄昭君》这戏我看了之后说想排,他把剧本拿来一看说主线不对,就重新修改,领导班子还通过了,把这戏排了出来。此外还改编过《秦王求贤》《银屏挂帅》等戏,他和我演的一些传统剧目,也都经过了他的加工。现在他身体不好,中风说不了话,但是很喜欢王宏义,以前给他排《赵廉悔路》说他悟性很好,又给排了《走雪》。

君秋《法门寺》饰赵廉

采:您对老一辈哪位演戏印象比较深?

刘:张新华老师演戏很见功力,他演过武戏《独木关》《杀四门》,文戏《西厢记》《梁山伯》。他演戏时我给穿的小书童,我后来身上的动作就是学张老师的,那动作可潇洒了。61年组织拜师,我、杨晨、赵虹拜的张新华老师,他给我教的《写状》,先和刘芳玲演,后来齐海棠演。李爱云唱戏味道浓,会表演,过去一个折子戏就是一个多小时,她的唱越听味儿越深。

君秋、刘茹慧《走雪》剧照

采:除了《辕门斩子》,您感觉哪个戏比较拿手?

刘:不管是《慈母泪》的配角,《英烈传》的郑成功,我感觉我演的大小角色都还能进入人物。

刘茹慧《英烈传》饰郑成功

采:您对现在的这些年轻演员有啥看法和希望?

刘:不管原来有刘毓中等人,毕竟都是历史,每个剧团发展,任何时候都要有他的角儿。真正能否演好戏,和老师教学有很大关系,培养学生不容易,尤其出尖子演员更不容易,四、五十人培养出四、五个各个行当挂头牌的就算不错了。如果说现在还有角儿,那么李淑芳就是角儿的榜首,不过很可惜,退休了。四十出头就退休成了小老艺人,这是西安市上的情况。省上研究院人才太多,把地市培养的给挖着来,挖来闲置,成了养老院。就像永寿的赵改琴,《三娘教子》《庵堂认母》唱的相当好,调到研究院后连F调都唱不上去了。这就是毁灭人才。

尚友社的戏吃的就是农民饭,过去条件差,都是搬着铺盖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唱出名的。现在设备多好的,还有媒体报纸捧红,会清唱一两段都能出名。演员这个行当不像培养大学生,这行当你几天不练功一场戏下来就小肚子疼。现在舞台上没实践机会啦,下来也不下苦练功了,这样很危险。

希望能给真正会演戏的年轻人多给机会,不要让有才华、有天赋的年轻人浪费了他们的青春年华!

本社采访人员与王君秋、刘茹慧老师合影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尚友社第四期学员李宝珍采访实录 下一篇:集义(尚友)社第二期学员朱尚玉采访实录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