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谈史说艺

秦腔著名花脸左福成采访实录

2018年04月13日 09:51:19来源:秦剧学社 作者:秦剧学社 浏览数:977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采访时间:2016年4月2日

采访地点:渭南市左老师家

引荐人员:张力

采访人员:古洋州

录音整理:瘦詞

文字编辑:陇上一痴

名家简介:左福成,秦腔著名花脸。1941年生于陕西渭南,1956年进入华县剧团学艺,1963年转入渭南地区秦腔团,师承吕成俗、杨治民、郭建民、张振民等人,工大花脸,兼演二花脸。常演剧目有《铡美案》《黑叮本》《火焰驹》《赵氏孤儿》《十五贯》《五典坡》及新编历史剧《秦王剑》等。

以下为采访人员(简称“采”)和左福成老师(简称“左”)对话实录:

采:左老师小时候家里情况怎么样,怎么去学的戏?

左:我是渭南人,上中学时父亲去世了,就上不成学了。那时候上中学还难考,我还考上了,结果因为父亲去世就休学了。在这种情况下,1956年就到华县剧团了,开始学秦腔,后来转到碗碗腔。

采:到华县剧团要不要考试?

左:要呢,考试简单得很,不像现在考文化课。就看你的扮相,叫那琴师拉个胡胡,叫我唱一下,我唱的“刘彦昌哭得两泪汪”。但是考试的杨治民杨老师说:“这娃不要唱胡子生,这娃能唱花脸”,所以我就唱花脸了。

采:当时您的老师有哪些?

左:当时华县从易俗社调来一个吕成俗,是我的老师。另外还有几个老师,那阵老师们都爱给我教戏,杨治民给我排了《斩单童》,郭建民给我排了《三对面》,张振民给我排了《抱琵琶》。

采:您的启蒙戏是哪个?

左:启蒙戏是《三对面》,郭建民老师教的。本戏启蒙是吕成俗老师教《游龟山》,我演卢林。当时我15岁,个子小,蟒拉不起来,穿的女蟒,旦角穿的那蟒短。

左福成《三对面》(饰包公)

采:你们算跟班还是科班?

左:算跟班,但是到华县训练了一年多时间。我刚到剧团时连拉架子都不会,通过这一年多的训练,慢慢才掌握了基本功。

采:培养花脸这个行当,是不是和其他行当还不太一样?

左:练基本功都是一样的,比如踢腿、抖马、拉架子、走圆场,就要求花脸比其他行当粗犷一些。抖马、拉架子,这些都是学戏曲起码要学的程式,戏曲是程式代替内容,比如吹胡子瞪眼表示生气,不像现在电视剧里那种表演。因为舞台离那么远,就需要动作夸张,不然谁能看见?把口条一拉、眼窝一瞪,这程式一用就是生气了。戏曲是这情况,所以必须要学那些程式。

采:当时唱功谁给您教?

左:去以后肯定有老师给教唱腔,教了之后,还是主要靠自己练,每天起得早,睡得晚。剧团有个文武场面,随时可以给你伴奏练习,我刚开始学唱“陈千岁”,没唱好,老师气得拿伢子打我呢。

采:您现在70多岁了,唱戏气息这么饱满,是不是小的时候学戏打出来的?

左:不是打出来的,气是练出来的。所谓练气,就是把气吸起来后灌到丹田,到丹田聚的时间越长越好,然后再慢慢呼出来。这要练好长时间,现在都不讲究练气了。再一个练白口,白口现在谁练啊?!

采:您的白口比较好,是哪个老师给你顺的?

左:白口主要是自己练,比如胡子生练“家住楚国在当阳,”花脸就要练《黑叮本》“君要直正臣要忠”,你早上起来不练,教练就打呢。

左福成《黑叮本》(饰徐彦昭)

采:当时华县剧团有几个老师?

左:学生是一拨人,大人是一班子。那些大人都能演戏,也都能当老师。老艺人主要有吕成俗、杨治民、张振民、王易民。吕成俗老师督促我们练功,要求很严格,比如拿顶,拿的时间短了,人家还没叫下来你下来了,就拿竿子打。现在这娃们演戏不行,原因就是没好好练功,练功练得少。

采:当时好多老师都给您教过?

左:都教过,像杨治民、张振民,他们懂的戏多得很。尤其杨老师,被称为“戏包袱”,随便哪本戏,他都能给你从头说到尾,缺啥角他都能补。

采:您几年就出师了?

左:那不叫出师,我们就以拿工资说。开始当学生时给你管吃,一年发两套衣服,一月1块钱,后来变成7块钱了;粮食紧张以后改发饭票了,12 块钱生活费;到62年,才按国家级别发工资,我是每月49块5。

采:您第一次登台是在啥时候?

左:1957年就唱戏了,第一个戏就是《三对面》。我当时嗓子好,主要原因是倒仓的时候嗓子没有出多大的力。1959年和潼关剧团合并,成立了渭南碗碗腔剧团,我唱了几年碗碗腔,不费声,与那可能有关系。到1961年跟潼关分团了,我又回到华县剧团。到1963年6月,又跟华阴眉户团合并了,10月份,我就调到渭南地区秦腔团了。

左福成《铡美案》(饰包公)

采:您从1963年就到渭南剧团了?

左:嗯,63年到渭南剧团,一直到现在,哪里都没去。省戏曲剧院、西安三意社,那时候都叫过我。那会儿跟现在不一样,现在改革开放了,随随便便说走了就走了。那时候把你档案卡死,你走不了。三意社温好德当书记的时候,把我叫到西大街文化招待所,硬要鼓动我去三意社。张燕说:“你挖谁都可以,你不敢挖左福成,你不是说挖人家墙角,是放人家墙了。”当时剧团就我一个唱花脸,背的重戏多得很。比如唱现代戏,所有的角都是AB角,就我一个不分AB角,而且都是主角。

采:当时学戏的时候给您不分大花脸二花脸吗?

左:分了,分的是大花脸,但我也常唱二花脸。像《黑旋风李逵》、《火焰驹》、《赵氏孤儿》等,《火焰驹》我演的艾谦,周辅国给我等过戏。再一个《赵氏孤儿》的屠岸贾,我的屠岸贾跟现在唱的还不太一样,李文宇原来在戏曲剧院排过《赵氏孤儿》,后来到渭南以后,看我的动作以后说:“福成,你就按你那来。”他认为我这个比较好。比如屠岸贾说“斩尽了杀绝了”这几句话后,“哈哈哈哈”,“从此后屠岸贾要夺王侯”要耍翎子,包括脚底下,要表现出那种得意洋洋的劲头。

采:当时老师给你都教过这些?

左:有些动作是老师教的,像耍翎子是我自己琢磨的。我当时唱的戏多,还唱过娄阿鼠。老戏刚开始上演,排《十五贯》,剧团里没有这丑角。我演的娄阿鼠还受欢迎得很,多年以后我到大荔去清唱,唱毕了之后,有个老汉说:“让左老师把娄阿鼠那一段再来一下”。

左福成秦之声演出《苟家滩》(饰王彦章)

采:到渭南之前,您在华县已演不少戏了?

左:演不少戏了,当时在碗碗团常演《火焰驹》《铡美案》《洪湖赤卫队》《黑旋风李逵》《岳云》的牛皋,那是碗碗腔演的。

采:您在华县剧团的时候,吕成俗老师还演戏不?

左:老师不怎么演戏了,我只见过他演《逃国》的卞庄,再一个就是《回荆州》的孙权,那时候他也老了。老汉在易俗社都叫他“黑老虎”,戏相当可以。

采:吕老师后来是在咱们这边还是回到西安了?

左:他退休以后就回到西安,在西安去世了。吕成俗情况还好,他的娃们对他都好,有的老艺人可怜得很,像华县的李芳中都自杀了——跳井了,老艺人可怜!吕老师是支援华县剧团时调来的,当时易俗社支援华县的人还有王仁民、曹恩民、贾忠民。王仁民拿手戏是《水淹泗州》,过去在李箴民之前就是他唱的,你到易俗社找年龄大的人问王仁民,都佩服得很。贾忠民是唱胡子生的,后来是华县剧团的业务团长,华县过去的人都厉害得很。那时华县跟易俗社的关系特别好,到啥程度了,我们到易俗社随随便便都有地方住。我在那住过一个月时间,也学过戏。

采:当时跟谁学戏?

左:当时李可易不一定给咱教,年龄大了。给我教过戏的有伍敏中、赵正民、王侃中、薛庆华,就这些人。

从左至右:李买刚、王明亮、左福成、宋百存

采:文革当中可能您演的都是现代戏?

左:对,老戏都禁了。当时我爱演现代剧,现代剧讲人物,有演头。当然咱这老戏也讲人物,但是基本上是以程式代替内容。后来渭南排了一个《秦王剑》,我演的秦王,我就把那改了一下,动作、白口、服装啥都改了,当时反应好得很,我还写了一篇文章登到《戏剧动态》上。但现在来看,实际那些观点是错误的,戏曲是程式代替内容。《秦王剑》把蟒弄成了掐腰,水袖也没了,胡子也是粘上去的。当时我认为那好,现在看还是传统戏曲好,演传统戏曲需要功夫,那个不用练功都能唱。现在这没办法说。

采:您现在回过头再看,当时的想法可能不太成熟,还是按原来传统的那种好?

左:还是按传统演的好,戏曲程式很重要。秦腔人不太注意,人家说怎么改就怎么改。尤其电影导演把《三滴血》,给刘毓中出来粘个山羊胡子。京剧这种现象就少,演员说了算,你要拍就按我这个拍,不拍了滚。

左福成《秦王剑》(饰秦王)

采:您现代戏都演过哪些?

左:那演的太多了,《山上桃红》我是队长,《洪湖赤卫队》我演的刘闯,《江姐》一开始演的警察局长,后来改成蓝洪顺,《杜鹃山》演的雷刚,《红灯记》演的鸠山,《龙江颂》演的李志田。

采:有没有本团独创的现代戏?

左:剧团原来弄了《银光重放》,还有李文宇导了个《年青一代》,但这两个戏我不是主角。

采:很多人提到李文宇,都佩服得很,说是个好导演。

左:但是有些人不佩服,啥原因?李文宇启发内心多一些,但程式少一些。咱这个戏曲,既要有外表的程式,也要有内心,两方面得结合起来才好,不然唱戏没神韵。我也常在思考,比如咱这个老戏,在唱《铡美案》时,我放的犟音就少得很,因为包文正是个文职官,但是唱《黑叮本》就犟音放的多一点,徐彦昭他是武将家风,还是有区别的。

采:李文宇是哪一年到咱渭南的?

左:社教那一年,63年。李文宇在戏曲剧院犯了点错误,有人想把他往下弄,马健翎舍不得李文宇。但是不行了,就以社教名义把他寄到渭南,意思是社教毕了以后马健翎就把李文宇再弄回去。结果紧接着文化革命,越弄越深,连马健翎自己都保不住了,李文宇就一直待在这里。后来给弄到剧院梆子团了,这文艺界人派性大得很,他站错队了,站到弄秦腔的队了,梆子团人都欺负他,他就在家里待着。后来叫他当团长,他就高兴了,当时连任都没上,就去世了。

左福成《铡美案》(饰包公)

采:左老师文革当中有没有受过冲击?

左:受过,我是牛鬼蛇神。

采:为啥把您还要弄成牛鬼蛇神?

左:三高三名受打击,给我定的间谍一级分子。团里受整的主要就余巧云、张彩香,还有我,再一个我家里成分不好。

采:到文革后期又给您平反了?

左:剧团我是最后一个解放的。我嘴硬得很,不服那事情,态度不好。人家态度好的六几年就解放了。

采:传统戏恢复后,最早上演的是哪个?

左:《十五贯》,我的娄阿鼠。这个戏在西安老人民剧院,一连演四十多场,有人每天到《访鼠》,就把板凳拿进去看了,《访鼠》一结束就回去了。那时有个坏的演出习惯,一本戏连着演,把你演得受不了,光在大荔,娄阿鼠连续演了五十四场。后来改革开放,陆续恢复《赵氏孤儿》,接着是《铡美案》。排《铡美案》时我坚决不唱,我说我一个唱不下来,后来调来了一个演员,结果把那唱的抬回去了。后来我一看实在不行,只好我一个唱。那一阵我给这剧团把力出尽了,大花脸是你的,二花脸是你的,啥都是你的,人家都是双双对对——AB角,我是一个人。

采:那年在省上演《回荆州》,您演的乔老?

左:我在西安的那些戏,都是陈尚华把我叫去的。当时排《五典坡》,没有花脸,陈尚华说到渭南叫左福成去。后来张西园聊天,他说:“《回荆州》让你演乔老,害怕你太轻浮,没料想你还演的好。”

采:那魏虎也好得很,大家都给你外号“活魏虎”,特别是《算粮》。

左:这魏虎是我拾来的。那时候在华县剧团我演过,一晚上就练会了,练会就演了。过去比如说明天晚上你演魏虎,下来就问其他老师,你坐下老师才给你说,说了记下之后一等就行了。过去老艺人不排戏。在西安演完以后,反响还可以,在会上有人说:“左福成是关中第一‘活魏虎’”,哈哈哈。

左福成《五典坡》(饰魏虎)

采:您脸谱也画得好,是跟着谁学的?

左:脸谱是自己学的,看谁画脸就在那看,看完了之后就回来拿笔画下。我在易俗社的时候,孙省国演马武,他脸画得好,我就拿一张麻纸,说孙老师我往你脸上一粘。他擦了,说那有个啥粘头,不让粘,保守得很。我看这好,我就画,自己也琢磨。张江中出了一本《脸谱集》,陕西东部、关中派都是我给他画。原来有些脸谱画得有点走样子,我感觉不太美,我就把脸改了。比如屠岸贾这个角色,过去脸勾得太碎、太花了,光有阴险的方面,但屠岸贾他是个上大夫,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角,你把那弄得太毛躁了也不行,可太稳了也不行,所以我把他介于中间了,既要凶还要有给人上大夫那感觉,现在的屠岸贾基本演得都像二杆子。

采:左老师见过罗四奎吗?看过他的戏没有?

左:见过,看过。罗四奎、田德年、张健民、周辅国、苏育民、赵振华都见过。

采:他的戏也没有人学下来?

左:过去有好多老艺人的东西都失传了,像东路秦腔的王莱莱,《滚鼓刘封》就好得很。袁世海看后上来说:“王老师,你这个跑得好啊”。“娃你就不懂,那不是我跑,是马跑了。”说袁世海,娃你不懂。一句话,咱唱戏的没有啥诀窍,就是要好好练功,还要学些文化,光练功也不行,有些人练的是死功,光耍嘴皮子,不好好练功更不行。

采:您的表演唱腔有没有吸收这些老一辈演员的优点?

左:肯定要吸收,像我的抖马基本是周辅国给我教的,有些戏别人给我教的。但是有些戏主要还是自己好好琢磨,老艺人哪些该学,哪些不该学。像《黑叮本》,周辅国就跟李可易不一样。当时易俗社到长春拍电影期间,我看到李可易他们演《黑叮本》,孟光华的胡子生,张隆华的李艳妃,李可易的徐彦昭,赵晋国的李良。李可易嗓子一般化,但他的的神气好得很,好得很。他的戏我成天晚上看,咋能不学呢。

采:他的《黑叮本》徐彦昭出场都跟一般的不一样?

左:李可易好,他有个特点,眼睛特别好。演《回荆州》的潘璋,把娃吓得哭,那是真的。他那眼窝一瞪,感觉要跌下来,好得很!

采:您白口方面有没有吸取张健民的特点?

左:肯定要学一点,张健民的白口主要是鼻音重得很,发音老是在上头。有一次王军武搞了个秦腔花脸研讨会,我那会年轻,就给学了几句张健民,陈幼韩这些人都说学的像得很。学咋不学,有好的我都学。

采:您是哪一年退休?

左:我是2001年,整60岁退休。

采:退休之后还经常参加演出吗?

左:不!

采:跟他们有时搭班演出?

左:不!

采:你觉得秦腔花脸现在有哪些问题?

左:问题还是不好好练功,尤其白口差得很。那就叫“没办法”,不练你有啥办法?这都是练出来的。

左福成手绘脸谱一组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秦腔著名须生阎瑞民采访实录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