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游记随笔

马琦:当年比高陵县城繁华的永乐店集市

2019年02月24日 12:04:56来源:西安晚报 作者:马琦 浏览数:450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我的老家在高陵, 二三十年前,家里买贵重一点的东西去的最多的不是本县集镇,而是隔壁县泾阳的永乐镇,当地人也叫永乐店。

【西安地理】当年的永乐店集市,比高陵县城繁华

永乐店集市上的国营商店

我们老家所在的马窑村处于高陵西陲,与泾阳仅隔一条宽不过三米,深不及两米的水渠,去永乐店比去高陵县城近一些。此外,永乐店在二十多年前比高陵县城要繁华一些,店铺也多,菜市、集市更大,物品更多。小小一个永乐店,在民国时已通了火车,高陵人搭火车上铜川、西安、咸阳,都要去永乐店火车站坐车。解放后,永乐店又聚集了不少国有企业,由于工业的带动,交通便利,商业也较高陵县城发达。

【西安地理】当年的永乐店集市,比高陵县城繁华

永乐店民国时期的建筑

去永乐店途中,要经过西铜高速,那会高速还没有封闭,留有非机动车道,当然,非机动车道上跑得最多的就是自行车,还是前边带横梁,后边带椅架的加重自行车。爸爸前边带着弟弟,后边带着我,一路晃荡着沿高速行驶。不时从身边飞驰而过的货车,让人有些胆寒,但永乐店的热闹,又让我们多了向往。

【西安地理】当年的永乐店集市,比高陵县城繁华

老店铺

经过亢营村后要过咸铜铁路,经常能碰到火车,道班站房的高台上就会出现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手中挥舞着小旗,铁铸的黑色横杆缓缓放下,离地约有半人高。远处已经传来火车的汽笛声,划破长空,响亮又刺耳。爸爸下车推着我和弟弟站在等候放行的人群中,我从爸爸背后歪着脑袋向前张望,看着黑色的火车头如同一个巨型怪兽一样飞速逼近,头顶喷着白色略带青黑的浓烟。货车和炭车比较多,高高的车厢一节连一节。数火车节数,一度成为我童年的一件乐事。一、二、三……数过四十节的货车,也数过二十来节的绿皮客车,还数过五十多节的炭车。甚至有时候,路过铁路,车并没来,我会央求爸爸专门等火车,就为看那长龙呼啸,就喜欢数那火车节数。

【西安地理】当年的永乐店集市,比高陵县城繁华

永乐店火车站

过了火车道,走不远就进入永乐店所在地。靠路南是一座乳品厂,墙很高,墙根的护坡用砖也砌了一人多高。拐进一条小巷,转几个不大的弯,就到了永乐店南街,两排铺面沿街摆开。卖水果糖的,卖调料的,熙熙攘攘的人群裹挟着此起彼伏的叫卖声。车子在人流中艰难地前行,到宽敞处,会有专门寄存车子的地方。通常都是私人在自家门口或者街道边辟出来的,用绳子围起来。存车时,车子锁好后,一个老妇人从手里的对牌串上取下两个牌,一个挂在车头上,一个交给车主。我曾经仔细看过那对牌,硬铁皮制的,约有两指宽,十厘米长,两片对牌上用红色油漆画着数字或者写着如“天、地、人”等简单的汉字。两片对牌合起来,数字或者汉字才能严丝合缝地对上。这也是一种古老又便捷的验证方法,有些像古代行军打仗的虎符或者阴阳印信。

通往西马路有一段老街,经营纸扎的店铺很多,都是瓦房,门脸是用木板一块块插在上下卡槽里对起来的。早上取板开门营业,晚间上板关门。这种门板几乎贯穿了古代及近现代中国商业史,也正因如此,我们现在才有“老板”这种看似很奇怪的称呼,假如你见过老铺面可拆卸的那些门板,或许就好理解了。老板,得经得住风雨的洗礼,经得住商业浪潮的冲击,经得住诚信良知的考验。老板,是物,也是人。

市场位于北街的西边,仍要穿过一个短巷。市场两边是民居,市场中有大棚,棚下是一排排水泥板搭成的台子,上面铺了粗布单子或者塑料纸,上边放着琳琅满目的货物。爸爸拎着一个印有“解放”字样的军绿色提包,买着各种物品,开始瘪瘪的提包也就一点点变得饱满起来,最后,口都合不上了,只能用拉链给缝起来。

永乐店卖炮的摊位集中在中街丁字口,奶奶曾说丁子口东侧解放前有一处高墙大院,她义父王锡爵先生和她父亲胡凤鸣先生民国时曾先后在里边当永乐镇的联保主任。这里汇集各种花灯,有石榴灯、莲花灯、麒麟送子灯,还有小小的火罐灯、长命富贵灯。花灯摊位前就是各种花炮摊,有一百响的,也有一千响的。

后来,我们都长大了,外出求学,也就很少逛永乐店了。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