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游记随笔

朱捷:长乐坡挂坡

2019年03月17日 13:32:06来源:西安晚报 作者:朱捷 浏览数:450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今年过年时,70岁的我去给80岁的大姐拜年,两家人见面其乐融融,拉家常时,大姐夫聊起了我儿时去长乐坡挂坡的往事。

那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后期,上小学的我,已算是小男子汉了。放寒暑假时,我们几个同学多次相约,一起前往长乐坡去挂坡。很多人可能以为挂坡只是郊区一些青壮年农民的差事,想不到城里的小孩子也会去挂坡。其实,在那个年代,像我这样年龄的城里小孩挂坡的不在少数。那时候我们去挂坡,是小伙伴们口口相传,可以挣些学费、零花钱,也是一种玩耍的乐趣。那时候小孩子挣钱的门路几乎没有,像挂坡这种既简便、又能挣钱的事情,对我们小孩子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消失的老行当】长乐坡挂坡

长乐坡挂坡 作者手绘插图

那时候我家住在城里的尚俭路,离长乐坡有好长一段路。我从尚俭路出发,拎上一条长约三米的绳子,和几个同学相约,出朝阳门,一路走一路唱歌,说说笑笑,一个多小时就走到东郊浐河西岸的长乐坡。

长乐坡是一段西高东低,长约两公里的坡地,高处在万寿路口,低处在浐河桥头。古时从长乐坡可直达长安城东大门,这儿也是长安城东去的一条必经之路。我听说古代人到了此地,往往会在路旁的柳树上折一枝柳枝送别亲友,借用“柳”字寓意“留”字,以表挽留之意。

我们就在长乐坡的浐河西岸桥头,等候那些拉着架子车运送货物的人,他们需要借助挂坡人的一臂之力,将一辆装满货物的车拉上坡顶。挂坡时,我们将手中的绳子一头绑在架子车上,另一头搭在自己的肩上,双手紧拽绳子,弯腰躬背面朝地,与拉车人齐心合力将架子车拉到坡顶,即万寿路口,可赚一毛钱。也有人只让我们帮他拉到坡的三分之二处,即铁路高架桥下,只给五分钱。一天下来,我多的时候能赚个四五毛钱,少则两三毛钱。

我们几个去长乐坡挂坡的小伙伴中,武升同学最让人羡慕,他每次都能第一个挂上坡,他也是我们当中赚钱最多的。常常当我们第一趟挂坡在路上时,他已经开始第二趟了。武升从小习武,练就了一个健壮的身体,他个头不算高,但一看就比我们健壮,他干起活来也特给力,拉车的叔叔们第一眼就能看上他。

有一次去挂坡,去时还风和日丽,但到下午四五点钟,天空突然黑暗下来,乌云密布,接着是电闪雷鸣,暴雨倾盆而下。我们分别躲了起来,我躲进了马路北面土崖上废弃的半截窑洞里。此刻路上已不见行人,只见那瓢泼大雨打得地面啪啪作响。天空中,不停地闪现出一道道电光,紧随其后就是一波又一波震耳欲聋的雷鸣,从远到近,从小到大,轰轰隆隆滚滚而来。我从来没遇到过如此猛烈的电闪雷鸣,吓得在窑洞里浑身发抖,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几十分钟后,暴雨才越下越小,渐渐地停了下来,那霹雳的雷电声也消失了。乌云散去,天空突然变得格外晴朗。走出窑洞,眺望晴朗的天空和那迷人的彩虹,心情豁然开朗,抹去夹在眼角的泪花,也忘掉了刚刚的惊恐。

路上车辆行人渐渐多起来,路边停着一辆装满河沙的架子车,主人看我手上拎着绳子便向我招手,我急忙上前接应,他让我帮他一起把车拉到城里的东门口,费用是一毛钱,我点头答应,迅速绑好绳子,搭在肩上,拉着车一路前行。路上,我向他聊起了那场暴雨来时自己的恐慌,他告诉我,遇到这种情况不要慌,先找个地方躲一躲,这是一场夏季里的过云雨,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一路上聊着不知不觉到了东门口,他付费后我们分了手。

挂坡虽然算不上是一份正规的工作,但可以凭自己的劳力赚点小钱,到了开学报到时,足够交学费了,这让我们这帮小伙伴好开心。挂坡是辛苦的,也是快乐的,在劳动中增强了体魄和毅力,也让自己获得了生活乐趣,还了解了社会,学习了与人交往时处事的方法以及应对突发情况的能力。挂坡,是儿时生活中自己主动去做的事情,有时去还不敢告知父母。当回家后父母下班回来,向他们展示自己的劳动所得时,也会得到父母的认可和鼓励,那一瞬间让自己感受到了收获的喜悦。

那时每次寒暑假,我们都会去挂坡五六次。后来上了初中,就再没有去挂坡了。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下一篇:周成民:二月二的棋子豆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