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游陕西>> 地方戏曲

解读秦腔《三滴血》

2019年04月12日 12:22:21来源:西北梨园 作者:甘谷季子 浏览数:561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解读秦腔《三滴血》

秦腔《三滴血》是陕西已故著名剧作家范紫东先生的一部优秀剧作,著名剧作家曹禺曾称赞这出戏是“秦腔之《十五贯》,简直可以同莎士比亚的剧作媲美”。为小生、小旦、老生、老旦、丑唱做工并重戏。其中折戏《虎口缘》《结盟》等可作单折演出。系陕西易俗社所创双生双旦戏的代表性剧目,为范紫东优秀剧目之一。陕西易俗社民国八年首演。导演陈雨农、田畴易,音乐设计陈雨农、田畴易。演员有苏牖民、刘箴俗、刘迪民、沈和中、路习易、马平民、刘毓中等。1958年,杨公愚、姜炳泰、谢迈千重新改编,删去周仁瑞卖子,贾连城偷房,边关御敌等情节,由西安易俗社演出,导演杨公愚,音乐设计薛增录,美术设计陶渠。樊新民饰晋信书,刘毓中饰周仁瑞,肖若兰饰李晚春,陈妙华饰周天佑和李遇春,孟遏云饰王妈,郭明霞饰李三娘,全巧民、曹海棠饰贾莲香,雷震中饰周仁祥。全巧民在《虎口缘》一折中,采用三十年代关德海设计的闪板腔,享名一时。民国十年易俗社带此剧赴汉口演出,1958年到1959年陕西演出团带此剧两次晋京献演,并巡回江南十三省演出,均获盛誉。1960年西安电影制片厂拍摄成戏曲艺术片,发行全国。

我一直对《三滴血》一剧中晋信书到底在哪里任知县迷惑不解?应该是五台县官,那么就是山西五台县令,那为什么又来判断李遇春和李晚春二人的案子?他们姐弟是“祖籍陕西韩城县”啊?这案子应该在陕西韩城县判断啊!一直带着这个疑问在思考,但是没有细读剧本,所以没有弄懂。手边没有剧本,只能在网上搜。搜出来了两个版本,一个原版的,一个是改编的,我们看到的视频资料最早的就是改编的,所以原剧本的演出资料估计没有。改编后的版本大家都知道,我再不叙述,下面着重根据原剧本谈谈。

首先要清楚《三滴血》一剧的历史背景。《三滴血》一剧是李闯王领导的农民起义**了明朝后定都北京后发生的。清军屡屡犯境,破了三海关,和关内明朝旧部吴三桂勾结,准备绕到北京后方攻打山西,以图达到孤立北京进而**李自成江山的目的。晋信书当时正是山西五台县令,马士才当时镇守太行山。

然后让我们来看看这几个地名。

周仁瑞祖籍山西五台县城南周家堤,十八年前(改编后的剧本是二十年)从五台县来到陕西韩城县经商,中途也没有回家。后来生意赔了,就回老家了。和兄弟产生纠纷后,就被兄弟周仁祥告到五台县衙晋信书堂前。李晚春被阮自用看中后设计要拆散李遇春和李晚春的婚姻,达到霸占李晚春的目的,告到韩城县衙。韩城县衙把李遇春和李晚春两人的关系没有办法断清楚,据说山西五台县晋信书饱读诗书,是“亲子认定”的专家,经层层上报后,由陕西省府通过山西省府隔省调到陕西韩城县断这个案子。至此,相信和我一样有疑惑的戏迷朋友现在弄清楚这个问题了吧。晋信书是从山西五台县调来陕西韩城县当“专家”的,破案能手,所以当王妈喊到“大老爷,我实在冤枉!”时,晋信书回到“你还冤枉。吾老爷念了五车书,才做了个小小的七品县令,今天为你这一案官司,把我从几百里路上隔省过山的调来,你还比吾老爷冤枉吗?打嘴!”晋信书其实是苦并骄傲着,虽然没有做大官,但是也是满腹经纶,是断案的专家。

解读秦腔《三滴血》

现在我讲讲这个剧本的情节。

山西五台县城南周家堤人士周仁瑞在十八年前告别家人,来到陕西韩城县经商,生意做的半死不活的,娶了个老婆姓何,生下一对双胞胎后就难产死了。周仁瑞一个男人家眼看没有办法了,好心人王妈出现了。王妈当时正是哺乳期,奶水饱足,又是个热心人,经常给人做媒说合。王妈知道何氏身故后留下两个孩子没有奶水吃,周仁瑞作为一个男人,肯定很是艰难的,就主动来到周仁瑞家,表示愿意给孩子奶吃。周仁瑞万分感激,让王嫂把两个孩子用奶水喂养。王嫂说,这不现实,因为她家里也有孩子,还要吃奶,倒不如把一个孩子送给别人,留着一个抓养,那么留下的这个孩子的奶水她管饱就行。周仁瑞当时非常赞同王妈的建议。正好李三娘也生了一个女孩不久男人就死了,也在哺乳期,有强烈的抱养男孩的愿望。当王妈向李三娘说明来意后,李三娘果然十分愿意收养。于是把左手心有十字纹的弟弟送给了李三娘,李三娘付了十两银子,周仁瑞给了王妈权当是给儿子的奶水钱。当时由王妈给李三娘两个孩子起名李遇春和李晚春,并给李三娘出主意,小的时候把李遇春当儿子养,长大了就和李晚春成婚。

周仁瑞带着大儿子周天佑,在王妈的奶水喂养下长大了,但是周仁瑞做的生意非常艰难,还落了一屁股的债,在韩城无法混下去了,于是就领着大儿子周天佑回到了山西五台县老家。“在陕西经商十八载,只落下这个小男孩。客囊空虚又累债,却幸我年老回家来。”从这几句唱词就可以看出周仁瑞的境地。

那时候和现在不一样,交通不方便,没有火车,更没有高铁,再别说飞机了,几百里地也是很不容易到的,更何况周仁瑞生意一直不行,想着生意做好了回老家,所以周仁瑞没有常回家看看,以至于在老家守老院的弟弟周仁祥以为老哥周仁瑞去世了,所以当周仁瑞领着儿子周天佑回到山西五台县老家时,周仁祥夫妇都认为是周仁瑞在哪里随便领了一个野孩子回来分家产了。不论周仁瑞怎么解释,周仁祥夫妇就是不听,坚决认定老哥周仁瑞从哪里领来了个野孩子骗取家产了。其实,剧本就是具有跌宕起伏的冲突才有了戏剧的感染力。老剧本在这里还有一大笔交代,为了后来打了埋伏。周仁祥和贾连城是隔壁邻居,贾连城是谁?他是贾莲香父亲,甄氏的老公。贾连城风流成性,和周仁祥老婆马氏有染,而且周仁祥儿子牛娃就是贾连城和马氏苟合的结果。改编后的剧本里没有这些交代,而且改编后的剧本在后面第三次滴血认亲时,晋信书让马氏说清楚是和谁偷情生下的牛娃时,马氏刚要说,被周仁瑞和王妈大闹一通遮掩了过去。所以周仁祥夫妇前边越是对周仁瑞苛刻,那么后来第三次滴血就越是对他的嘲讽。

对簿公堂后,晋信书也对周仁瑞这个儿子产生了怀疑,于是周仁瑞“(叫板)咹!老爷!

(苦音二六)在陕西经商为生计,

二十年来为回籍。

娶妻原是何氏女,

一胎两男甚罕稀。

谁料产后绝了气,

两个儿无娘怎提携?

小儿与人把姓易,

抓养大儿做后裔。

谁料回家见兄弟,

偏说儿是抱养的。

大老爷在上听详细,

(留板)小民只有这根基。”

晋信书苦思冥想,想起来在书上有滴血认亲的记载,于是把周仁瑞和周天佑父子的指头刺破,把血滴在水里,凭血没有粘连就认定不是父子,没有血缘关系,当堂拆散,父子两分离。

贾连城被老婆甄氏苦口婆心劝说后,浪子回头,重新做人,于是领着老婆甄氏和女儿贾莲香去五台山上香并游玩,一方面显示忏悔,一方面巴结老婆孩子,弥补曾经的过失。不料正当一家三口玩的高兴之时,五台山上猛虎出山,惊散了游客,也惊散了贾莲香和父母。和父亲被拆散的周天佑也跑到五台山,正好碰见出山的老虎,几拳打跑了老虎,救下了贾莲香。这里有一段贾莲香的唱段,是经典唱段,一并引用,

“贾莲香:(叫板)相公请听啊!

(苦音二导板)家住在五台县

(苦音慢板)城南(咹)五里,

周天佑:她也是五台县人!

贾莲香:(唱)寒舍就在周家堤

周天佑:噢!你也是周家堤人氏?

贾莲香:(唱)随父母(咹)进香到此地,

(苦音二六)从早直到日偏西。

谁料猛虎出崖(咹)(呀的)底,(哪,咹)

爹娘和奴两失迷。

穿林越涧自逃避,

不辨南北与东西。

生死关头幸遇你,

(留板)虎口里得生甚感激。”

在随后找来的贾连城夫妇的撮合下,认了周天佑为女婿。这便是剧本里可以当做折戏演出的《虎口缘》。

“兄弟窗前把书念,

姐姐一旁把线穿。

姐弟二人同作伴,

天伦乐事非偶然。

可恨女儿难久站,

出嫁便要辞家缘。

母女姊弟怎留恋,

想起教人好心酸。”

正当享受天伦之乐的李晚春和李遇春,因为李三娘身染重病,所以和王妈两人将二人不是亲姐弟的秘密挑明了。李三娘去世后,混混阮自用欺负孤男寡女,扬言要娶李晚春为妻,并伪造婚约。在李三娘灵堂前被李晚春撕扯了伪造的婚约后,将李遇春和李晚春告上了韩城县衙。韩城县衙没有科学技术来认定李晚春和李遇春姐弟是不是亲姐弟,于是调来了山西五台县令晋信书。当时晋信书已经俨然是断“亲子认定”案的专家,掌握着在别人看起来是“法术”的独家秘籍。晋信书从几百里的地方隔省翻山来到陕西韩城县衙,当堂进行第二次滴血认亲。这次滴血判案,结果把本来不是亲姐弟的李晚春和李遇春因为血液粘连而断成是亲姐弟,进而判决亲姐弟成亲是伤风败俗,由阮自用当堂将李晚春领上回家成亲。当晚阮自用高兴坏了,和家郎小子们喝醉了,阮自用妹妹负责在洞房劝说李晚春从了阮自用,偏偏阮自用妹妹喜欢喝酒,李晚春将阮自用妹妹灌醉,当阮自用进来后,李晚春把兄妹二人拖到床上,二人在酒醉不知道对方的情况下,做了男女之事,羞愧难当,被人传了出去后,导致阮自用妹妹在本地找不上对象,只能去兵营寻找可心人。李晚春趁夜色逃出阮府,四处打听,听说兄弟李遇春当了参军,寻到太行山行营。

无处可去的李遇春在翻山涉水寻找姐姐李晚春的时候,在蒲关和同样是被滴血认亲拆散父子的周天佑相遇,互相讲述经历,

“祖籍陕西韩城县,

杏花村中有家园。

姐弟姻缘生了变,

堂上滴血蒙屈冤。

姐入牢笼她又逃窜,

不知她逃难到那边。

为寻妻哪顾得路途遥远,

登山涉水到蒲关。”

两人因为有着相同的遭遇,结为了异性兄弟。这便是剧本里可以独立演出折戏的《结盟》。

两人在同行途中,捡得一份清军写给吴三桂的密信,信中清军要吴三桂率旧部配合清军绕过北京攻打山西,企图达到围剿北京的目的。二人将密信交给镇守太行山的马士才,马士才命能武的周天佑为先锋,能文的李遇春帮办文案,击退了前来进犯的清军,立了大功,周天佑官拜游击,李遇春官拜参军。

周天佑派人把贾连城和甄氏以及贾莲香接到太行山,并派人去五台县白牌调来五台县晋信书。

周仁瑞在寻找周天佑的过程中,路遇王妈,王妈的女儿出嫁在五台山,看望女儿来了。两人互相说明了情况,周仁瑞才知道自己的小儿子也被晋信书这个昏官害惨了,决定和王妈闯大堂,为自己翻案。

晋信书为了让周仁瑞和王妈相信自己的断案的正确性,传来了周仁瑞的亲弟弟周仁祥夫妇和儿子牛娃,第三次滴血验证周仁祥和牛娃是亲父子关系。

这次出现的结果是谁也不愿意看到的:牛娃和周仁祥的血液不粘连!周仁瑞大骂晋信书“难道我兄弟的儿子也不是亲生的吗?”晋信书让周仁瑞不要着急。这对父子的血液不粘连,晋信书认为问题在马氏身上,“马下牛娃也是有的!”通过威逼,马氏承认了和贾连城的奸情,并承认牛娃是她和贾连城偷情的孽果。正在这时,周天佑的白牌到来,提五台县令晋信书到太行山行营。

这时晋信书已经知道了周仁瑞、王妈和周天佑、李遇春的关系,急忙备了大桥抬了周仁瑞和王妈,一干人一同到了太行山行营。到了太行山行营,由王妈给周天佑和李遇春详细讲明了身世,

“王妈:(叫板)你二人近前听妈妈讲来!

(唱苦音二六)你二人原是一胎养,

佑、遇:噢……!

王:(接唱)产后你母把命亡。

你爹爹当时无法想,

将你卖与李三娘。

恐怕你知晓便他往,

因此上不肯说端详。

他自幼是我亲抚养,

他婚姻是我做主张。

论起来你还是兄长,

佑、遇:噢……!

王:(接唱)同胞兄弟未同堂。

父子当面把话讲,

(留板)因此把你叫儿郎。”

周天佑和周仁瑞相见,李遇春和王妈相见,周天佑和王妈相认,李遇春和周仁瑞相认。

周天佑当堂将牛娃交给了贾连城和甄氏,并把由兄长阮自用带着前来兵营找女婿的妹妹阮判给了牛娃做妻。全剧终。

在这部戏中,虽然晋信书一而再地断错案子,但是自始至终没有涉及腐败问题,晋信书没有收受任何人的钱财,只是书读的多了,不会灵活应用。为什么没有腐败呢?我想这可能与李闯**坐江山有关,政策紧,官员意识强烈,不敢贪。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