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游陕西>> 地方戏曲

秦腔传统剧《五典坡·三击掌》剧本

2019年04月05日 10:24:54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西北梨园 浏览数:475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王允带家院上

王允:(引)有心栽花花不成,无意插柳柳发芽。

(诗)两鬓白发赛银条,古树临崖怕风摇。

所生三花无一子,闪得老夫无下梢。

(白):老夫王允。与唐为臣,官居一品首相。年老乏嗣,所生三花。

今乃二月二日,曾为三女以在十字街心,高搭彩棚,飘彩择婿。

不料绣球落于城南乞儿薛平贵之手。我想吾女千金,怎配乞儿。

家院,唤那一乞儿。

家院:乞儿走来。

[薛平贵上

薛平贵:(引)相爷一声唤,急忙走上前。与相爷叩头。

王允:乞儿站起来。

薛平贵:相爷恩宽。

王允:这一乞儿,你看你如此身贫,怎配千金。

老夫多与你些银两,拿上权便去罢。

薛平贵:噫这个?啊!老相爷,你家榜上书字分明,不论王孙公子,

举生监员,贫穷富贵,尽是同等看待。堂堂宰相,如今出此言语,

藐观寒士,岂有此理!

王允:走!好一乞儿,口出不逊之言。家院,摘了绣球,赶出去。

薛平贵:好不气、气、气煞也。[下

王允:我想今科状元,中在晋省安邑县,姓李,名应魁。此人才貌双全,

不免留他相府招亲,不知三女意下如何。

家院,吩咐内宅丫鬟,唤你家三姑娘。

家院:有请三姑娘!

[王宝钏上

王宝钏:(引)富贵功名尽由命,栋梁曾多遭穷困。

爹爹万福!

王允:罢了。

王宝钏:唤儿到来,有何教训?

王允:儿呀,你先接喜喜到。

王宝钏:想是绣球打中那家王孙公子、举生监员手内。

王允:你还想打中王孙公子、举生监员。

不料绣球落于城南乞儿薛平贵之手。

王宝钏:我王宝钏的好苦命。(假哭介).

王允:我儿不必啼哭。你看今科状元李应魁,才貌双全,

为父心想留在相府招亲,不知我儿意下如何?

王宝钏:孩儿先告过不孝之罪。曾不记我母染病在床,孩儿许下花园祈祷百日。

三宫主母见喜,赐来了五色花线,孩儿造就绣球一联。曾许下二月二日,

以在十字接到心,高搭彩棚,飘彩择婿。是儿对天有愿,打中富贵人,

作为富贵妻,打中贫穷汉,哪怕去行乞。打中胡儿去投番,

要学个昭君娘娘怀抱琵琶去出雁门关。今乃打中乞儿手内,

也是你儿命该如此。

(唱):儿对苍天盟过誓,怎敢违心把天欺。

老爹爹不必溺爱女,贫穷富贵天造的。

王允:这绣球也非佛前经,将我儿定住不成,以为父之见,

还是将绣球毁了方好。

王宝钏:爹爹之言孩儿实难从命!

王允:蠢才大胆!

(唱):骂一声蠢才好大胆,为父面前把嘴翻。

我二老乏嗣无有后,所生你姐妹无一男。

你大姐身配苏官宦,你二姐又配魏左参。

唯有你蠢才年纪小,曾许下与儿选奇男。

状元中在安邑县,父留他相府招姻缘。

席棚听了父相劝,你我还有父女缘。

席棚里不听父相劝,儿前悔容易悔后难。

王宝钏(唱):老爹爹不必那样讲,儿命穷怎配状元郎。

有几辈古人对父讲,老爹爹耐烦听心上。

甘罗十二为宰相,司马光七岁击水缸。

罗通九岁为上将,十二岁挂帅小周郎。

百里奚不得时列国流浪,在秦过父子作宰相。

姜太公钓鱼渭河上,八十二岁遇文王。

把这些阁老尚书宰相且莫讲,孔圣人受辱陈蔡绝过粮。

老爹爹莫嫌贫穷样,命运迟早谁敢量。

王允:(唱)我儿既把前贤论,可知晓张良韩信并苏秦?

王宝钏(唱):说什么张良韩信并苏秦,他都是安邦定国臣。

公孙衍不中苏季子,六国拜相人上人。

王允(唱):六国拜相且莫论,未央宫斩的是何人?

王宝钏(唱):未央宫斩的是韩信,自古道忠臣不爱身。

董永典身曾葬父,大孝之人也受贫。

王允(唱):董永典身曾受贫,天仙女下凡配何人?

王宝钏(唱):天仙女下凡配董永,儿毁绣球万不能。

王允(唱):要悔要悔实要悔。

王宝钏(唱):不能不能实不能。

王允(唱):一句话儿不让父,句句话顶的父心疼。

席棚不听父相劝,两件宝衣款席棚。

(白):王宝钏呀,小蠢才,今日听了为父良言相劝,还则罢了,

执意不听,将两件宝衣宽下,任凭你个蠢才去吧!

王宝钏(白):孩儿请问爹爹,这两件宝衣从何处来的?

王允(白):为父不说,你个蠢才如何得知?只因西凉狭国,

缺少我朝三年贡奉,进来了日月龙凤袄,飞凤绛香裙,

圣上念起为父是三老元臣,赐与为父。为父带回府来,

穿在你大姐身上,一片着天;穿在你二姐身上,一片落地;

唯有穿在你个蠢才身上,不长不短,刚刚合体,

你当从何而来?

王宝钏(白):圣上赐这两件宝衣,为着何来?

王允(白):他不过为的是君臣之义。

王宝钏(白):圣上既有君臣之义,难道爹爹就无有父女之情吗?

王允(白):席棚听了为父良言相劝,为父就有父女之情,执意不听,

为父就无父女之情。

王宝钏(白):纵然爹爹忍绝父女之情,孩儿实难忘养育之恩。

这两件宝衣孩儿不宽。

王允(白):丫环院子:扯定你家三姑娘,将两件宝衣宽下。

丫鬟/家院:是。

王宝钏(白):你们谁敢来?你们谁敢来?爹爹既叫儿宽,儿就与你宽了。

(唱):爹爹既要两件宝,何必把丫环院子劳。

上宽日月龙凤袄,下宽飞凤裙一条。

两件宝衣儿不要,付与了嫌贫爱富的老年高。

王允(白):好一蠢材,为父数说了几句,竟然将两件宝衣宽下!

拿着穿去,为父不要!

王宝钏:孩儿我也不穿了!

(唱)此间不和你讲话,相府里辞别儿妈妈。

王允(白):回来!

王宝钏(白):回来就回来。

王允(白):你向哪里去?

王宝钏(白):今儿是孩儿遣嫁之日,奔上相府,作别我娘去。

王允(白):席棚不怕气死为父,相府还想怄死你母?你母乃是圣上封为

一品诰命夫人,父命你见,你才能见;父不命你见,如何得见?

丫环院子!哪个放进你家三姑娘,砸坏你们的骨拐!

王宝钏(白):哎!儿也不去了!

(唱):王宝钏来怒生嗔,一死不进相府门。

王允(唱):父死不见你丫头面。

王宝钏(唱):儿死不见老父亲。

王允(唱):倘若谁将谁来见?

王宝钏(唱):将双目剜在了地埃尘。

王允(唱):你说此话父不信?

王宝钏(唱):如不然打一打儿的掌心。

[王允起立欲走

王宝钏(白):爹爹你向哪里去?

王允(白):为父回上相府!

王宝钏(白):莫非爹爹反悔?

王允(白):你却莫要逼父无奈!

王宝钏(白):儿我一死不悔!

王允(白):说是罢罢罢!(击掌介)

王宝钏(唱):这一掌击得昏迷了,父女之情一旦抛。

我望着相府将娘拜,再拜过嫌贫爱富的老年高。

怄气不过说几句,再叫爹爹你细听。

我大姐二姐是亲生,难道说你儿是螟蛉?

问的爹爹无言应,城南找夫把身容:

丫环院子(白):三姑娘向哪里去?

王宝钏(白):奔上城南,找我乞儿丈夫去!

丫环院子白):丫环院子舍不得三姑娘。

王宝钏(白):三姑娘怎舍得你们,说是你们站起来。爹爹将儿再望得一眼,

孩儿就此去了!为何不言?为何不语?怎么说……说是罢罢罢!

[下

丫环(白):三姑娘转来!

王宝钏(白):我不不不来了!

院子(白):相爷醒得!相爷醒得!

王允(唱):梦儿里我正和女儿争辩,忽听得耳边有人言。

挣扎扎睁开昏迷眼,我面前不见王宝钏。

丫环院子,怎么不见你家三姑娘?

丫环院子(白):奔上城南,找她乞儿丈夫去了!

王允(白):那是什么地方,岂是她去的?

丫环院子(白):相爷让她去的。

王允(白):噢,怎么说是相爷让她去的?你们搀相爷来。

她从哪条路径去的?

丫环院子(白):就从这条路径去的。

王允(白):你们快快赶她回来。

丫环(白):走得远了。

王允(白):怎么说走得远了?

院子(白):过了大雁塔了。

王允:哎呀!

(唱):我一见三女奔城南,

(喝场)三女儿呀,哎呀宝钏儿呀!

(唱)不由老夫心痛酸。

进得席棚用目看,两件宝衣在面前。

你家三姑娘走去,怎么未穿这两件宝衣?

丫环院子(白):相爷命她宽下的。

王允:怎么也是相爷命她宽下的。你们呈宝衣来。

(唱)栽松栽柏体栽花,穿绸穿缎休穿纱。

膝下若有一子孝,不要你蠢才身披麻。

(白):丫环、院子,回上相府,夫人若问,就说你家三姑娘一怒

出了席棚,千万莫要说和相爷怄气。

丫环院子(白):我们记下了。

王允:吩咐外边打轿伺候。罢了女儿。

[同下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秦腔传统剧《五典坡·闹窑》剧本 下一篇:秦腔传统剧《五典坡·飘彩》剧本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