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教视窗>> 地理人文

朱克雄:话说“泾渭分明”

2019年05月25日 21:02:34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朱克雄 浏览数:928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泾渭分明。是一个成语,源自自然景观。渭河是黄河的最大支流,泾河又是渭河的最大支流,泾河和渭河在西安市高陵区交汇时,由于含沙量不同,呈现出一清一浊,清水浊水同流一河互不相融的奇特景观,形成了一道非常明显的界限。后人就用泾河之水流入渭河时清浊不混来比喻界限清楚或是非分明,也用来比喻人品的清浊,比喻对待同一事物表现出来的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

“泾渭分明”

渭河,古称渭水,是黄河的最大支流发源于今甘肃省定西市渭源县鸟鼠山,流经甘肃、宁夏、陕西三省(区),在秦晋豫三省交界处--号称陕西省东大门的潼关县港口镇注入黄河。渭河干流全长818km,分为上中下游三段,其中宝鸡峡以上为上游,河长430km,河道狭窄,河谷川峡相间,水流湍急;宝鸡峡至咸阳为中游,河长180km,河道较宽,多沙洲,水流分散;咸阳至入黄口为下游,河长208km,比降较小,水流较缓,河道泥沙淤积。渭河流域面积13.48万km2,其中甘肃占44.1%、宁夏占5.8%、陕西占50.1%。渭河南有东西走向的秦岭横亘,北有六盘山屏障。渭河流域可分为东西二部:西为黄土丘陵沟壑区,东为关中平原区。

“泾渭分明”是一个普通的成语,诗词文章中常有引用。但查阅辞典之后,竟越发觉得“清”“浊”难分。《汉语成语词典》的解释是:“泾、渭:甘肃、陕西境内的两条河,古人认为渭水清,泾水浊,两水在陕西境内汇合时,清浊分得很清楚。比喻人或事物的好坏就象泾水和渭水的清浊一样,分得清清楚楚。”《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简洁而明确:“泾河水清,渭河水浑。泾河水流入渭河时,清浊不混,比喻界限清楚。”

《辞海》对泾渭的解释,以《诗·邶风·谷风》中“泾以渭浊”为基础。引孔颖达疏“言泾水以有渭水清,故见泾水浊。后常用以比喻人品清浊。”则引《毛传》“泾渭相入而清浊矣。”和《朱传》“泾浊渭清,然泾未属渭时虽浊而未甚见,由二水既合而清浊益分。”

《辞源》对泾渭的清浊作了特别说明:“传‘泾渭相入而清浊矣’。释文‘泾,浊水也;渭,清水也。’按泾清渭浊合于实际,其两水交汇之处,泾因渭入而浊。诗意甚明,而释文有误”。似乎古人搞错了,应该是泾清渭浊。然而“泾水一石,其泥数斗。且溉且粪,长我禾黍。衣食京师,亿万之口”的汉代民歌,明确表述了泾水之浊。而杜甫久居长安,《哀江头》中“清渭东流剑阁深,去往彼此无消息”和《秋雨叹之二》中“去马来牛不复辨,浊泾清渭何当分?”总不会有误吧?显然,虽然有“泾渭分明”之说,但到底是“浊泾清渭”还是“清泾浊渭”,实在是太不分明了。

《辞源》“泾渭”一条中“按泾清渭浊,合于实际”以及《汉语成语大词典》“泾渭分明”这一词条注解中“按,古人误认为泾水浊,渭水清”等说法是违背出处本义的。其实,如果单纯从文学的角度来看,无论是古代还是现在,泾渭的清浊只是一种说法而已,根本不存在所谓的“实际”。

若要准确理解“泾渭”的本义,就要对《诗经·邶风·谷风》作一番分析:

习习谷风,以阴以雨。黾勉同心,不宜有怒。

采葑采菲,无以下体?德音莫违,及尔同死。

行道迟迟,中心有违。不远伊迩,薄送我畿。

谁谓荼苦?其甘如荠。宴尔新昏,如兄如弟。

泾以渭浊,湜湜其沚。宴尔新昏,不我屑矣。

毋逝我梁,毋发我笱。我躬不阅,遑恤我后!

就其深矣,方之舟之。就其浅矣,泳之游之。

何有何亡,黾勉求之。凡民有丧,匍匐求之。

不我能慉,反以我为雠,既阻我德,贾用不售。

昔育恐育鞫,及尔颠覆。既生既育,比予于毒。

我有旨蓄,亦以御冬。宴尔新昏,以我御穷。

有洸有溃,既诒我肄。不念昔者,伊余来塈。

《谷风》共有六章,是一首典型的弃妇诗。全诗以女主人公自述的口气写出,没有一丝疾声怒颜之辞,全是殷殷相诉的哀哀之语,通过女主人公自叙性的语言,把她善良温顺又带软弱的性格鲜明地呈现在读者面前。在该诗的第三章,她对自己的被弃进行了非常理性的分析:“泾以渭浊,湜湜其沚。宴尔新昏,不我屑矣。”

孔颖达《毛诗正义》有“妇人既言君子苦已,又本已见薄之由,言泾水以有渭水清,故见泾水浊,以兴旧室以有新昏美,故见旧室恶。本泾水虽浊,未有彰见,由泾渭水相入而清浊异,言己颜色虽衰,未至丑恶,由新旧并而善恶别。新昏既驳已为恶,君子益憎恶於已。”之说。

马瑞辰:“按《说文》:‘湜,水清见底也。’引诗湜湜其止。《说文》又曰:‘止,下基也。’湜湜即状水止之貌。《毛诗》旧本,盖本作止。凡水流则易浊,止则常清。……诗意盖谓水之流虽浊,而止则清,以喻己之色虽衰,而德则盛。沚当从《说文》作止。”

江苏古籍出版社的《诗经全译》对于这两句诗的翻译就很到位:“比起渭水呀,泾水浊,泾水定下来也清清。”

丈夫喜新厌旧,怪她年长色衰,容颜不美,她执着地为自己辩解。诗用借喻的修辞手法,将泾浊渭清作比,泾水浊,是因为和渭水相比较,如果泾水止而不流,也会是清的。生动形象地说明自己并非不美,在容颜上也不见得比新妇差到哪儿去,只是丈夫迷恋新婚宴尔的美人,再也不愿接近故妇罢了。因此,“泾以渭浊”的本义应该是“泾水因为有了清澈的渭水而显得浑浊”,言下之意是“我(弃妇)因为你(前夫)有了新婚的妻子才显得人老珠黄”,这里运用的是《诗经》中非常典型的“比”的表现手法。

此后,文学作品中“浊泾”与“清渭”之说比比皆是。西晋文士潘岳从洛阳前往长安,作《西征赋》述写沿途见闻,其中说到对泾渭的直接观感:“(长安)北有清渭浊泾。”《梁书·元帝纪》也有“浊泾清渭”的文字。唐代学者韦挺在《泾水赞》一文中写道:“决渠浊流,属渭清津。”可以理解为将泾水的“浊流”和渭水的“清津”对举。诗圣杜甫又有“浊泾清渭何当分”,“旅泊穷清渭,长吟望浊泾”等诗句,在他的诗作中,说到“清渭”的共有将近十处,说到“浊泾”的就有四处。唐人王维、储光羲、皎然、权德舆、柳宗元、欧阳詹、贾岛、李德裕、白居易、李商隐、许浑、韩偓、吴融、贯休等人的诗文中都可见“清渭”字样。譬如,白居易作品中五处说到“清渭”,他的《重到渭上旧居》诗写道:“旧居清渭曲,开门当蔡渡。”他在《泛渭赋》中也曾经写道:“泛泛渭水上,有舟沿兮溯兮,当此百里之清流。”因为白居易住处近临渭水,所谓渭水“清流”之说应当确凿可信。南宋诗人陆游《剑南诗稿》中也有七处见“清渭”之说,其中有“我昔从戎清渭侧”句,又如《远游二十韵》:“辕门俯清渭,彻底绿可染。旧史所登载,一一尝考验。”从口气之坚定看,似乎当时人所说“清渭”也是确实的。南宋学者朱熹《诗集传》也写道:“泾浊渭清,然泾未属渭之时,虽浊而未尚见,由二水既合,而清浊益分。”

不仅在文人的诗赋之中有“泾浊”“渭清”之说,而且在《柳毅传书》《魏征梦斩泾河龙君》(《西游记》中魏征梦斩泾水老龙的故事即出自此)之类的唐传奇中,泾水龙王以及龙子都是昏聩、邪恶、坏蛋的化身。这些文学形象无疑与“泾水浊”这一本义密切相关。

因此,关于泾水和渭水清浊之辩,古人毫无疑问认为泾水是浑浊的。

那么,后来人们为何会将泾渭的清浊颠倒了呢?

西汉《诗》学大家毛苌解释说:“泾渭相入而清浊异”,他没有明确说“泾渭”究竟何者清何者浊,因此,从语序来看,一般拘泥于字句的人习惯将“泾渭”和“清浊”理解为先后对应。此后,东汉末年的经学大师郑玄为《诗经》作笺注,态度明朗地解说:“泾(水)以有渭,故见渭浊。”郑玄如此笺注,只有两种可能:一是误解了原文,二是他在东汉末年所见所闻确实是“渭浊”。

郑玄“渭浊”说一出,后来就误导了许多学人。以致于不少人将文学思维与科学事实搅混了。南宋王迈则有“由浊渭而入清泾”的说法。可见清浊之判断,在南宋已经出现异议。元代诗人侯克中则有明确题名为《浊渭》的诗作,其中写道:“浊渭清泾未易论,从他燕蝠自朝昏。商君必欲更秦法,宋玉徒劳吊楚魂。”所谓“未易论”强调“浊渭清泾”确凿无疑。

清代乾隆皇帝读《诗经》,不满意“泾浊渭清”的解释“大失经义”,他说,陶渊明读书不求甚解,作为隐居放言之人是可以的,稽古考经的学者则不能这样,更何况“作君师司政治者”呢?于是特地派陕西巡抚秦承恩进行实地考察。秦承恩奉旨亲自先后循泾水和渭水考察其水文状况,并前往泾水之源和渭水之源调查,又特别注意了两水交汇之处的情形。他在考察报告中写道:泾水“其流与江汉诸川相似”,而渭水“其色与黄河不甚相远”,“至合流处,则泾水在北,渭水在南,泾清渭浊,一望可辨。合流以后,全河虽俱浑浊。然近北岸数丈许尚见清,过此七八里外,清浊始混而为一。”据调查,泾水四时常清,只是每年十几天的汛期内河身浑浊,而渭水“水挟沙行,四时常浊,从未见有清澈之日”。秦承恩又进行试验,据说泾水一石澄静之后有泥滓三升许,渭水一石则澄滓斗许。于是乾隆帝宣布了“实‘泾清渭浊’”的考察结论。秦承恩的汇报,作为乾隆帝《泾清渭浊纪实》一文的附录,也收录在《御制文集》三集卷一四之中。这篇可以看作水文史研究和生态史研究重要资料的文书,很可能就是《辞源》“泾清渭浊,合于实际”之类的说法的由来。

如果真要从科学的角度考证泾渭“清浊”所谓的“实际”,就必须从历史文化典籍上找依据。著名历史地理学家史念海教授对于泾渭清浊的历史演变进行了研究。他指出:“泾渭两河的清浊问题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春秋时期是泾清渭浊,战国后期到西晋初年却成了泾浊渭清,南北朝时期再度成为泾清渭浊,南北朝末年到隋唐时期又复变成泾浊渭清,隋唐以后又成了泾清渭浊。”他认为,泾渭清浊的历史变化,与当地植被的保存与毁坏以及水土流失是否严重有密切的关系。不同历史时期在泾水和渭水上游地方开发程度的不同,导致了这两条河流含沙量的变化。比如秦汉时期,泾水上游地区接受了大批移民,农田面积的增大,森林的砍伐和草场的破坏,使得水土严重流失。泾水上游的马连河,当时称作“泥水”,可见河中有大量的泥沙。南北朝时期,北方游牧族南下,农耕族内迁,大片耕地转变为牧场。据《水经注》记载,“泥水”在当时已经改称“白马水”。可见泾水上游植被有所变化。然而到了唐代以后,相应地区承受了更为沉重的人口压力,森林破坏更为严重,泾水又转而浑浊。渭水流域植被变化对河中泥沙量的影响,也有同样的规律。清代著名学者谭嗣同《石菊影庐笔识》中有:“泾涨渭涸,则泾清渭浊;泾涸渭涨,则泾浊渭清。”

史念海先生得出的结论,如果是以《诗经》以后的文学作品中的相关内容为依据来判定泾渭的清浊的话,那就有值得怀疑的地方,因为文学上不可避免地存在“套板反应”的现象,一旦某个词语或说法形成,人们往往会不加考证地袭用。如果纯粹是从历史的角度考察泾水和渭水的植被等地理环境的演变,则具有相当高的可信度。

总之,从“泾渭分明”这一成语的本源以及文学意义上来看,毫无疑问应该是“泾浊渭清”;而从历史地理的角度来看,泾渭的清浊并非一成不变,之所以各种词典上会出现与“泾浊渭清”完全相反的“泾清渭浊”之说,与郑玄的“误导”和乾隆皇帝的“定评”有一定关系,但更为重要的是在不同的时代、不同的季节和不同气候条件下两个河的清浊程度也有变化罢了。

因为有“泾渭分明”这一成语的缘故,现在每年有不少人前往泾渭河会合处观看“泾渭分明”景观。但去的季节和天气不同,看到的情况也有所不同:有分明的,也有不分明的;有泾清渭浊的,也有泾浊渭清的;还有泾渭河水色一样的。

非常有趣的是新华社记者徐金泉在瑞士日内瓦萨克森罗纳河与阿尔沃河在的交汇处也拍摄到了“泾渭分明”的奇特景观:只见从莱蒙湖流出的罗纳河水在左侧清澈几可见底,而从欧洲第一高峰勃朗峰流出的阿尔沃河水在右侧却湍急浑浊,两河交汇形成非常明显的界线。

【作者简介】朱克雄,男,汉族,1964年7月出生,甘肃静宁人,中共党员,大学本科学历,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兼中华辞赋报(网)副主编,甘肃省平凉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经济师。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