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教视窗>> 三秦回眸

危害陕西的罪人军阀陈树藩

2019年03月12日 14:08:38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正月三草 浏览数:618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清末时期危害陕西的罪人军阀陈树藩

陈树藩

清末时期危害陕西的罪人军阀陈树藩

晚年陈树藩

清朝末年,辛亥革命初期,陕西和全国一样,处在水深火热的政权政变之中,袁世凯之后、直皖奉军阀争夺权力大战好不热闹,后来的黎段之争、张勋复辟、护法运动等纷乱多事之时,陕西地界上群英枭雄四起,各派林立,好坏难分,其中有个叫陈树藩的,真是陕西一大毒害。

陈树藩,字柏森(柏生),陕西安康人,大清光绪十一年(公元1885年)年生于一个贩绸商人家庭。父亲陈声德,四十岁出头才得他这根独苗,从小教他练习儒家经典,望他考取科举,踏上仕途。陈树藩十八岁时,光绪下诏废科举,陈声德的愿望落空。1905年,陕西成立陆军小学,陈声德遂将陈树藩送到该校学习。第二年,北京陆军部成立保定陆军速成学堂,陕西陆军小学决定保送三十名优材生前往深造,陈树藩也得到保送,与同学经张钫等,进入保定陆军速成学堂炮科。1910年,陈树藩毕业返陕西,被分配到陕西陆军混成协炮兵营当排长,不久又调任军械官。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消息传到陕西,陕西革命党人井勿幕、井岳秀、张凤翙、钱鼎、张钫联合洪门帮会首领万炳南、张云山、马玉贵、刘世杰等密谋发动西安起义。陕西护理巡抚钱能训、将军文瑞等极度恐慌,为了防止西安新军起义,他们收缴了新军的子弹,同时派出侦骑四处捕捉革命党人,西安城内空气紧张。由于陈树藩是军械官,西安起义前夕,同盟会陕西支部长井勿幕约陈树藩密谈,劝其加入革命阵营。此时,陈树藩已意识到清王朝气数已尽,加入同盟会对自己会有好处,于是,同意加入同盟会。

1911年10月22日上午,西安起义爆发,陈树藩领着起义新军及时冲进军装局弹药库,取出急需的子弹和炸弹,经过一天一夜的激战,两千旗籍骑兵被歼,将军文瑞投井自杀;六营巡防兵缴械投降,护理巡抚钱能训被俘,西安光复。

西安光复后,同盟会和洪门帮会为领导权问题而意见分歧。为稳定局势,防止内部火并,西安起义的主要领导者、同盟会员、原新军管带张凤翙于10月25日召集各界重要人物到军装局开会,陈树藩也参加,经过一番争议,最后,双方勉强达成一致协议:以张凤翙为大统领,万炳南、钱鼎为副大统领,组成了秦陇复汉军革命军政府,其他人员也有一定职务,如张钫任东路军大都督,张云山任兵马大都督,马玉贵任粮饷大都督,刘世杰任军令大都督。张钫提出任陈树藩为张云山的参谋长,但遭到万炳南、张云山的反对,张凤翙、钱鼎也不表态。结果,自认为立了大功的陈树藩捞不到一官半职,一怒之下,跑到渭北投奔井勿幕,帮助井勿幕组织民军。不久,山西革命党人电请张凤翙派兵援晋,张凤翙才任命陈树藩为河东节度使,指挥陈树发、严飞龙、王飞虎三个标,渡过黄河,占领了山西运城。

陈树藩占领运城后,此人属于投机无远大的政治信仰,只顾正盘算着如何扩大势力,民国成立后,袁世凯对革命党张凤翙(任陕西都督兼民政长,张钫任陕西陆军第二师师长)控制陕西很不甘心,又派了杀人如麻,有“陆屠户”之称的陆建章督陕,陈树藩见风驶舵,给陆建章及其子陆承武送去一批上等烟土和古玩珠宝,还和陆承武结拜为兄弟。这样,陕西两个师三个旅先后被裁减吞并,唯独陈树藩的第四旅得以保存。

陈树藩依附陆建章,引起陕西革命党人的强烈不满和指责,陈树藩一面为自己辩护,一面秘密收留一些被裁下来的民党官兵,掩护一些被陆建章追捕的民党人士,渐渐得到民党人士的谅解。但是,这样一来,陈树藩又受到陆建章的猜疑,陆建章密令陈树藩逮捕军中的反陆分子,陈树藩权衡得失,将王飞虎、郭坚等军官暗中放跑,然后谎报王等已潜逃,陆建章虽怀疑和不满,一时也无可奈何。

1915年,陆建章积极拥护袁世凯称帝,被封为一等伯爵,6月7日,陈树藩即通电全国,取消陕西独立,吹捧袁世凯为“中华共戴之尊,民国不祧之祖”。陈树藩的行为,即遭到于右任等陕西革命人士的斥责。然而,袁世凯的继任者段祺瑞对陈树藩却大加赞赏。6月10日,段祺瑞发出命令,委任陈树藩为将军府汉武将军,7月,正式任命陈树藩为陕西督军。1916年任陕西护国军总司令。自此,陈树藩投靠段祺瑞,成为北洋军阀皖系军阀的得力干将。

1916年7月,黎元洪继任大总统,为削弱内阁总理段祺瑞的军事势力,提出各省“军民分治”,任命老同盟会员、云南腾越人李根源为陕西省长,段祺瑞暗中授意陈树藩发动陕人反对李根源赴陕。先是指使旅京陕西同乡会中的陕南老乡请愿,反对李根源任省长;接着又操纵陕西省议会致函黎元洪,不欢迎李根源来陕。但两计不成,李根源还是入陕就任省长。之后,陈树藩处处与李根源作对,并派亲信监视李根源的行动。1917年5月,“府院之争”的结果,段祺瑞被黎元洪免职,陈树藩作为段祺瑞皖系的干将,当即通电宣布陕西独立,脱离中央。6月,陈树藩将李根源赶出陕西。7月,段祺瑞平定了张勋复辟,“再造共和”,重新组阁,陈树藩兼任陕西省省长,集陕西军政大权于一身。

陈树藩当上陕督之后,便积极扶植个人势力,打击革命力量,为了增强实力,扩充军队,打击靖国军,保住督军的地位,陈树藩决定在陕西大种鸦片以征款。1918年春开始,陈树藩通过各县县长明令农民公开种烟,强令各县按耕地面积的百分之五十交纳烟款。开放烟禁后,陈树藩从中捞到了巨额款项,但给陕西人民带来的痛苦和损失则无法估算。陕西的粮田逐年减少,从产粮区变成缺粮区,陕西吸食鸦片烟的人数达二、三成,造成了极大的危害。陕西人民对陈树藩恨之入骨,驱陈运动持续深入地发展。

陈树藩大开烟禁,给陕西人民种下了极大的恶果。如民国十八年即一九二九年陕西大旱成灾,即其显著例证之一。当时陕西农民由于良田种烟,粮食减产,不能自给;同时也由于鸦片流毒,为害日深,益使农业雕敝,农村破产。一遇民十八到民廿一三年连续的自然灾害,这就形成“哀鸿遍野、饿殍载道”的悲惨局面。根据旧有资料不完全的调查统计,单是省西各县先后饿死的人就有七、八十万之多,而卖出的男女人口尚不在内。农民处于这种情况下,为什么有些人不出外逃荒就食呢?当时有一查灾人在其日记中写了这样一段故事,可供参考。他说:“扶风县有一老农,先把土地卖光了,卖什物,什物卖完了,卖儿女,儿女离开他了,他就拆房子卖木料、砖瓦,卖到最后,只剩半间房屋,而且上不遮天,下不掩体,寒风一来,四壁响动,观者不堪其忧,而这一老农,铺着半张破席,枕着几块烂砖,瘦骨支离,抱着一盏烟灯,尚在吞云吐雾!”这说明了鸦片毒害人民之深,也说明了陈树藩罪孽之重。自陈树藩以后,以迄解放前夕,反动统治阶级历来主陕政者,既借禁烟以剥削人民,更借禁烟以镇压人民,恒假所谓“烟案”,栽賍诬陷,已成为他们残民以逞的惯用手段,这不能不说是从陈树藩开其端。

与此同时,陕西各县商民代表也于9月间汇集西安,抗议陈树藩强派捐款两百万两,印发纸币五百万元并强换现金的暴敛行为。代表们在西安湖广会馆召开驱陈大会,成立陕西各界驱陈联合会,决定派代表赴京请愿,要求撤免陈树藩职务,否则停止纳税。

陕西旅京学生也在北京中山公园召开驱陈大会,遥相声援。

1921年3月,陈树藩为改变困境,率部袭击靖国军,但遭到失败,驱陈斗争更趋高涨。陕西旅京、旅沪学生纷纷集会,决心铲队陕西祸根陈树藩。4月,陕西靖军各路将领通电北京,痛斥陈树藩祸陕罪行,呼吁各界“共剪凶顽”。在这种形势之下,把持北京政权的直、奉军阀也无法再保陈树藩。5月25日,北京政府宣布免去陈树藩职务。令人可笑的是对于北京政府的任免令,陈树藩还拒不接受,但最终只能接受历史的审判。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清末举人刘古愚与他的家乡马庄天阁村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