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游陕西>> 地方戏曲

秦腔《南北会》唱词(全折)(袁相如演唱版)

2019年05月23日 09:40:05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西北梨园 浏览数:568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秦腔《南北会》唱词(全折)(袁相如演唱版)

剧情简介:

北宋时,奸臣王强暗勾番邦谋夺宋室江山,杨家将忠勇盖世,力拒奸佞。王强五奏杨府,宋王恼怒,将杨府满门抄斩,群臣动本,才免劫难,把六郎发配云南充军。后六郎设谋得以还朝,并挂帅应征番邦。其母命其去北国搬取老令公遗骨,不幸被擒法场,巧遇四郎后,弟兄相会,思忆往事,四郎决计要救六郎还朝。此戏在五六十年代红极一时,为袁派保留之珍品。

演员简介:

袁相如,1940年生于西安。自幼受家乡木偶戏熏陶,开始学唱秦腔,10岁时在业余剧团唱旦角,是一位群众称道的票友。1963年调入陕西省木偶剧团,拜秦腔木偶戏演唱艺术家袁克勤先生为师。勤学苦练,掌握了袁派唱腔宽厚洪亮,字正腔圆,一字一板,铿锵有力的特点。拿手戏有《南北会》《上煤山》《骂四贼》《困土山》《斩黄袍》《孙膑坐洞》《斩韩信》等,有假克勤的誉称。

杨延景(唱):呼喊一声上了绑,(叫头)宋王爷!臣的主!(叫板)难见的老娘呀!

直绑得本帅怒满腔。

我杨家投宋来忠心效命,保国土拒奸佞血洒疆城。

我父兄曾把幽州闯,大战胡儿在两狼。

金沙滩里大炮响,我弟兄为国大半伤。

尸骨堆山鲜血淌,可怜把七弟乱箭亡。

我的父兵困粮绝两狼山上为国尽忠身撞李陵碑前一命丧了!老爹爹!

我冲阵星夜面见当朝。

潘仁美奸贼当殿巧言辩,他言说我父子投番邦。

怒恼群臣拿本上,才将贼贬职下监牢。

到后来等贼松林道,乱枪刺贼把冤消。

朝又出王强贼奸狡,暗通胡儿乱当朝。

宋王爷当殿把旨降,要杨家挂帅把贼剿。

将士奋勇凯旋奏,边关民乐暂安宁。

实可恨王强贼他又把巧计定,暗奏杨家谋绣城。

我的娘当殿拒理奏,宋王爷低头难应声。

王强贼见情巧言奉,他言说无佞清风楼牌压朝廷。

宋王爷闻言冲冲怒,将杨府满门问斩刑。

八贤爷震怒拿本动,才将我解职发配云南把军充。

云南得遇英烈将,任堂会代死救性命。

北国鞑子反边境,命本帅领兵到边廷。

秋八月十五娘寿诞,酒席宴老娘推杯不饮两泪汪汪。

他言说我父北国丧,把一部灵柩未还乡。

本帅点动三关将,随带上孟良闯疆场。

祭奠时不该放炮响,炮响惊动韩昌儿郎。

他将本帅来擒绑,萧太后传旨斩首法场。

思念我主宋皇上,又念南清宫中八主贤王。

思想起天官老寇准,吕蒙正智谋压朝纲。

实难舍年迈苍苍老娘白发降,八姐九妹同胞共一娘。

丢不下我妻柴郡主,难舍宗保小儿郎。

实难舍我杨家父子为国尽忠死的只丢本帅一人

我今一死丢下老小寡妇孤儿靠谁照养!舍不得府下的苍头和家郎。

舍不得三关众兵将,舍不得郎千郎万陈琳柴干大刀岳胜黑子焦赞孟伯苍。

我今一死还罢了,是何人与主保家邦。

刀斧手押爷来沙场上,为国家一死也觉荣光。

杨延辉(唱):适才间银安殿巧拿本上,我特来救六弟转回天朝。

行来在法场上用目观望,刽子手提钢刀站立两厢。

见六弟浑身上尽是绳绑,不由人一阵阵痛烂心肠。

叫番儿将杨将暂且松绑,爷奉了太后旨劝他归降。

随 从:杨将醒得~

杨延景(唱):梦儿里我正在天波游荡,天波府我见了白发老娘。

耳旁厢忽听得有人声唤,一声高一声低喊我还阳。

强挣扎睁双睛用目观看,见一位番长官他打坐一旁。

细观他好象我四哥模样,那里来番官衣穿戴身旁。

施一礼上前去拿言奉上,问番官名和姓请道其详。

杨延辉:杨将啊!

(唱): 杨将不必问其详,听本官与你表家乡。

我家住山后在贺塘,我爷爷人称贺山王。

所生下我父三员将,继业继凯杨继康。

我大伯为国把命丧,我二伯在外远离乡。

单丢下我父一员将,东挡西杀保刘王。

宋王爷马踏隋河收杨将,我父子别刘投宋邦。

投宋来父子九员将,九人九马九根枪。

在金沙滩里打一仗,我杨家就把大半伤。

我大哥身替宋皇上,我二哥揽剑一命亡。

我三哥马踏肉泥浆,我本是四郎杨.....我本是你四哥失落番邦。

弟本是忠孝子来把坟上,被胡儿将六弟捆绑法场。

适才间银安殿巧拿本谏,兄特来救六弟转回我朝。

杨延景(唱):听说是我四哥来在杀场,(二人同喝场)兄长啊!~

杨延辉:兄弟啊!~

杨延景(唱):不由人一阵阵痛烂心肠。

杨延辉(唱):我只说弟兄们

杨延景(接唱):难以相见。

杨延辉(唱):谁料想相会在

杨延景(接唱):北国法场。

杨延辉(唱):兄落泪来

杨延景(接唱):弟悲伤。

杨延辉(唱):珠泪滚滚

杨延景(接唱):洒胸膛。

杨延辉(唱):我心中可恼

杨延景(接唱):宋皇上。

杨延辉(唱):他不该五台

杨延景(接唱):来降香。

杨延辉(唱):在金沙滩里

杨延景(接唱):打一仗。

杨延辉(唱):我弟兄就把

杨延景(接唱):大半伤。

杨延辉(唱):咱大哥身替

杨延景(接唱):宋皇上。

杨延辉(唱):咱二哥揽剑

杨延景(接唱):一命亡。

杨延辉(唱):咱三哥马踩

杨延景(接唱):肉泥浆。

杨延辉(唱):将为兄失落

杨延景(接唱):在番邦。

杨延辉(唱):你五哥五台

杨延景(接唱):为和尚。

杨延辉(唱):六弟你替宋

杨延景(接唱):保家邦。

杨延辉(唱):咱七弟高杆

杨延景(接唱):万箭伤,七第啊!

杨延辉(唱):群羊阵八弟

杨延景(接唱):难还乡。

杨延辉(唱):咱的父李陵碑前

杨延景(接唱):一命丧啊,老爹爹!

杨延辉(唱):这才是死的死来

杨延景(接唱):亡的亡。

杨延辉(唱):我先问宋王

杨延景(接唱):龙驾好。

杨延辉(唱):八主贤爷

杨延景(接唱):驾安康。

杨延辉(唱):咱的娘在府

杨延景(接唱):把孙抱。

杨延辉(唱):你四嫂在家中

杨延景(接唱):懒对梳妆。

杨延辉(唱):八姐九妹

杨延景(接唱):想兄长

杨延辉(唱):宗保侄儿

杨延景(接唱):断肝肠!

杨延辉(唱):叫六弟

杨延景(接唱):四兄长。

杨延辉(唱):弟有难

杨延景(接唱):兄着慌。

二人(合唱):思想起杨家为国尽忠大大叫人泪两行,

杨延景(唱):这才是君坐江山做臣的遭殃。

杨延辉(唱):叫六弟请起听听兄讲,同坐在法场诉衷肠。

杨延景:四哥请起!

杨延辉:六弟请起!

杨延景:这是四哥,天到这般时候,就该设法搭救为弟一条活命啊。

杨延辉:六弟但放宽心,为兄定要搭救六弟回朝。

唗!好一杨将,本官良言相劝,是你执意不肯投降,那里容得。来!

随 从:有。

杨延辉:将杨将暂且收监。正是:(念)兄在北来弟在南,

杨延景:(念)如同隔了千重山。

杨延辉:(念)高堂老母难相见,

杨延景:(念)太娘府下盼兄还。

---剧终---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秦腔传统剧目之《春秋笔·杀驿》 下一篇:秦腔剧本《放饭》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