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游记随笔

杨瑶:社火让我们记住了乡愁

2019年02月21日 14:39:10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陕西戏曲广播 浏览数:229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初中同学岳阳在甘肃金昌一家事业单位上班,正月初十晚上坐了一整夜的火车,飞奔回西安。早已等待在火车站的村里朋友接他回家,他的村子史家寨村要在正月十一这天大耍社火,当天村里的社火他也算是主力队员。这次大耍,距离上一次已经整整过去了八年。我调侃他,还是经不住社火的诱惑。因为初九晚上他还信誓旦旦的说自己不回来。但他终究还是没有能抑制内心对于社火的冲动。

社火让我们记住了乡愁

社火让我们记住了乡愁

社火让我们记住了乡愁

我们家居住的地方位于两座土塬夹着的一个川道上,东边是蓝田的八里原,西边是长安的少陵原。川道里的每个村庄名字都很独特,我们南边邻村,叫史家寨,再往南,叫肖家坡,我们村叫小寺村。史家寨村和肖家坡村,在方圆名气很大,特别是每到春节期间,两个村子极为忙碌,一方面,忙活着自己村子里的社火表演,另一方面,还要承接附近村子的邀请,为别个地方带去他们的节目。

社火让我们记住了乡愁

社火让我们记住了乡愁

社火让我们记住了乡愁

追溯自己在史家寨村、肖家坡村还有附近其他村子看社火的记忆,基本上贯穿着成长的各个阶段。不同的成长时段,有着不同的记忆,但有一点却是相同的:每当喧闹的锣鼓家伙响起,脚底便有一种看社火的冲动;每当锣鼓家伙伴随炮声响在耳边,仿佛这个年才有了味道。

社火让我们记住了乡愁

社火让我们记住了乡愁

关于社火,有很多讲究,比方一般的社火都会连续表演三天,第一天,叫踏场子,也算是一场彩排和预演;第二天,一般都是最隆重的大耍,要进行集中的下场表演,有的村子大些,这一天上午、下午会表演两场;第三天,是村里的封神表演,村里的社火局会抬着香蜡、鸣放鞭炮,集中到村里的庙宇表演,一来是汇报几天的表演盛况,二来也是祈祷着来年的风调雨顺。

社火让我们记住了乡愁

社火让我们记住了乡愁

我们周边社火的特色,有这样的说法:肖坡芯子史家寨的腿,柿园村的锣鼓队。肖家坡的社火大概始于清同治年间,最早是乡民们庆祝丰收的重要方式,以芯子最为出彩,最早是背芯子,再到后来逐渐发展为抬芯子、车拉芯子,近些年,芯子大多固定在拖拉机、汽车上。把五六岁的儿童装扮成各种戏曲人物,固定在铁芯上呈现出优美却又惊险的造型,通过外表的戏曲装束,让观众看不出中间的铁芯,每一个芯子表现一个历史故事,最为常见的就是传统戏曲中的故事。肖家坡的芯子最有名的要数《三娘教子》这个造型的芯子了,薛保是芯子的底层,三娘是芯子二层,薛乙哥和三娘同处一层,被悬空吊着,让观者惊叹不已。

社火让我们记住了乡愁

社火让我们记住了乡愁

社火让我们记住了乡愁

柳木腿,又叫高跷,表演者双脚踩在一米多长的木棍上,时而行走、时而跳跃,时而双腿并行,时而单腿跳跃,表演者们大多身着戏装,根据角色不同也是造型各异。史家寨村的柳木腿在方圆是最为出名的,走腿的大多是村里的年轻小伙,柳木腿高者甚至达两米左右,以高、难、险取胜;低者也有一米多,各种动作更为复杂。史家寨村每次耍社火全村都要根据村里的小组分成六个社火分局,每个局都会有一二十人组成的柳木腿方阵,伴随着震天的锣鼓和炮声,社火方阵绕着村子行进。行进途中一般要进行下场子,也就是进行场地表演,这个场地一般会选择农村的大场,各个社火局都在这里放慢了行进速度,为观众表演。高跷表演中始终会有一出《盘肠战》,身着戏服的罗通被老将王伯超枪刺腹部,肚破肠出,二人依然交战,甚是惨烈。通过化妆,年轻的高跷表演者摆出各样造型,总会赢得观众的掌声。

社火让我们记住了乡愁

社火让我们记住了乡愁

关于我们这里的柳木腿还有这样一个传说。由于史家寨位于风凉原与库峪河之间地带,也就是历史中所说的苟家滩的所在地。五代时期,高保童与其他将领组成联军围攻王彦章于苟家滩,上演了一场五代史上最为精彩的一幕“五龙二虎会彦章”。由于苟家滩地处风凉原与库峪河之间,联军无法攻破,于是将树枝砍下,绑于双腿之下渡河,王彦章终因粮尽援绝,自刎身亡。后来,当地人便以这样一种形式来祭奠这位悲壮的历史英雄。但传说究竟是传说,有多少可信度我们不得而知,但无论怎样,种种的风土人情,记录着这个民族的变迁。

社火让我们记住了乡愁

社火让我们记住了乡愁

柿园村的锣鼓队与这两个村子的社火比起来似乎更年轻一些。进入新的历史时期,柿园村依托地理优势加之村里人们勇于开拓,很多村民搞起了劳保生意,在方圆很快就发展了起来,成为远近闻名的小康村。一到过年,社火表演自然也是少不了的。一方面,邀请附近村子表演传统的社火种类,另一方面,置办全新的锣鼓铜器、社火行头,有了自己村里的特色。很小的时候记得看过一次柿园村的社火,统一着装整齐划一的锣鼓队、直径近乎两米多的打鼓,至今依然记忆犹新。

社火让我们记住了乡愁

社火让我们记住了乡愁

社火让我们记住了乡愁

我们村在2003年正月也有一次大耍社火的经历。那年,自己读小学五年级。正月初上,村子里就开始吆喝着要耍社火了。由于长时间没有耍了,就需要添置很多东西,加之耍社火那几天的开销,这笔钱也不少。农村的村上、小队,不比城里,没有经济来源,肯定没有多少余款,耍社火的钱款大多是乡党们凑起来的。在外有营生的乡党们自然出的多些,村里的人也都是根据情况拿出来一些,这社火就基本能耍成了。那年村上的大耍已经是正月的二十二、三了。

社火让我们记住了乡愁

社火让我们记住了乡愁

大耍那天,天刚一亮,自己就去小组的社火局等着了。一大早,请来画脸的老师傅就要在队里的小孩中根据脸型挑选适合社火扮相的小演员。那年,我们小队有五桌芯子,十个平头桌,我被挑选进了平头桌那个序列。十桌平头桌社火是一整出戏,吉祥如意的《龙凤呈祥》,我被打扮成了孙权,大红脸,还有很多小伙伴被扮成其他一些角色,像刘备、诸葛亮、孙尚香、赵云等等。从上午九十点开始画脸,一直张罗到下午四五点社火结束。那时候,村里还有一个靠近马路非常大的农用场,下场子社火表演就在那个地方,十里八乡的人都涌进场子,社火队伍根据原计划的行程表演,在场子上转着,接受乡党们的检阅。

社火让我们记住了乡愁

社火让我们记住了乡愁

耍社火会使得整个村子都忙碌起来,小孩自然是社火的主力,锣鼓队、彩旗队、秧歌队,村里的男女老少基本上都会被发动起来,在整个社火队伍中找到适合自己的那份工作。忙碌的这些天,这些人没有一分钱的报酬、没有一丝的怨言,只为了社火能够圆满的结束。到现在,我再为周围很多人讲起这些,一些人会诧异,这是怎样一种魔力吸引着乡民们拥有无限的热情投入其中,我想,那依旧是一种冲动,庄稼人为了庆丰收在过年期间喜悦的冲动;乡民们在平日忙碌的生活中,过年期间对于浓烈年味儿的冲动;村里的男女老少的这份发自心底的冲动聚集起来,就让年里的乡村沸腾了起来。

社火让我们记住了乡愁

社火让我们记住了乡愁

今年春节前,腊月二十八九,村里的锣鼓家伙又敲起了。一到过年,乡村会突然之间变得热闹,与平常的沉寂截然不同。因为农村人都拥进城里了。有的人,通过种种拥进了上层社会;自然,更多拥进城里的人的靠着力气赚取生活所需。然而,“拥”并不是这群人的问题,而是中国社会这个大熔炉里存在的普遍问题。谁也没有办法解决,过去、现在、将来都会存在,甚至由于过分的拥还会造成种种问题,就比如乡城之间的严重失衡。村里年轻人多起来,自然就灵动了起来。回乡来的年轻人,大多在幼时都曾经有过乡间年味的冲动,亦或者就是曾经的亲历者。相互之间对于过往的回忆,似乎又会萌发新的冲动。就我们小队,从大年三十开始,连续四五天晚上乡党们自发组织起来小型的社火表演。几年不曾谋面的乡党成了秧歌队的组员,在外上学的小孩跑起了竹马,锣鼓队的阵容里以老带新,好像一场社火总能带给人们无尽的惊喜。

社火让我们记住了乡愁

社火让我们记住了乡愁

村里一位年长的乡党说,“没有了大场表演的社火,像走在大街小巷的流浪汉”。看到这句话,很多人的内心萌生起一丝悲凉,似乎我们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个大场,在长久以来没有留给诸如社火这样的民俗一席之地;我们的乡村快速的迈步发展,留给社火下场子的大场越来越少。但我的内心也在庆幸,庆幸一场场社火带给我们好久不曾有的回想,庆幸我们在外流浪的内心都在回乡!

社火让我们记住了乡愁

社火让我们记住了乡愁

史家寨大耍社火那天晚上,岳阳又连夜赶回甘肃金昌。他在那边已经定居,有了自己的家庭,有了自己的孩子。岳阳笑着说,按先前八年一次大耍社火的时间推算,下次再耍起社火,自己的高跷显然是跳不动了,至于是否还会有连夜回乡的冲动?依然会有。

社火让我们记住了乡愁

【作者简介】杨瑶,生于1992年11月,陕西蓝田人,2014年6月毕业于中南民族大学新闻学专业。曾就职于西安秦腔剧院,现担任陕西广播电视台戏曲广播《夜话秦腔》《我爱咚咚锵》节目主持人。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