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游记随笔

程华:记忆中的秦腔

2019年02月25日 10:33:24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陕西戏曲广播 浏览数:295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在我的记忆中,老艺人不是剧团里威严正坐的那种,是在田间地头、走在人群中分不出来的那一种,他们戏台子上是演员,唱的虎虎生威,惟妙惟肖;戏台子下就是大伯大叔,大娘大姐,他们会逗你玩,用涂满油彩的花脸吓唬你。

记忆中的秦腔,在田间地头

我记忆中的秦腔演员其实也不是真正的专业演员,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大娘领我去串门,门楼是老式四合院,墙壁是青砖,四周围墙刷得很白,房间里也很整洁,被子一层层摞在板墙上,又来了几个人,大家说说笑笑,然后就听到一老生苍凉浑厚的声音,这声音至今还在耳边回旋,掩盖了当时的其他情景。事后想,这不是戏台上的演戏,是生活里的抒情。

记忆中的秦腔,在田间地头

我大娘是村子里的秦腔演员,她住的村子名叫井溢村,有上十个生产队,这样的大村子一般都有戏台,戏台很大,台子下有空阔的场地,正式演戏的时候,能坐上千人。当然,那时候都自带板凳,板凳高高矮矮,一排排一列列,从下午三四点就开始占位子了,开戏前,台子底下比台子上要热闹很多,周围有卖各种小吃的,戏唱得好,戏台子四围的大树上都有人喝彩。看戏曾是我童年生活最重要的节目,不仅看正式演出,还看演员走台、彩排和化妆。

记忆中的秦腔,在田间地头

自我能记事起,大约六七岁左右,喜欢到外婆家去,外婆家离我家四五里路,表兄弟也多,大伯对我好,大娘喜欢演戏。其实,外公和大伯不喜欢大娘演戏,演戏耽搁生产,大娘为此还挨了很多打骂。听我妈说,大娘偷偷背整段整段的戏词,偷偷去排戏。我能看戏的时候,我的四个表兄弟都大了,我表姐也演戏,我表哥是乐手,拉板胡的,这都是受大娘的影响。或也是时代的影响,上世纪80年代初,家庭联产承包后,商品经济还未波及到农村,每个人都回到村子里营生,大多数老百姓在土地上劳作,农余之后的娱乐就是演戏,演戏也是纯粹的娱乐,就是自己找乐子,也让大家都高兴。一般是农历新年排大戏,从腊月开始排到元宵节演出结束,要一个半月,这期间,我常常会到戏台子上看他们排戏、化妆。

记忆中的秦腔,在田间地头

戏台子北面有一排小平房,那是放演员戏箱的地方,五颜六色的丝质类戏服、各种的假胡子、假发,羽翅、官帽子以及头上的各种钻饰,晃人眼睛。那时候特别喜欢看这些衣服,我表姐经常演丫鬟,头上几乎没什么装饰,就很为她遗憾,而我大娘经常会演皇后、太后,头上亮亮的一片,很是羡慕。每每坐到台下,看我大娘出来了,其实有时候唱腔并没有几句,但就恨不得大家都知道,这是我的熟人。其实,坐在台下的和坐在台上的都是熟人,大家有的就来自一个生产队,虽然化了妆不大能认出来,听声也是可以听出来的,人们并没有觉得会演戏有多么了不起,秦腔在老百姓的生活中太普通了,就是日常的佐料,一个在演出中娱乐,一个在观看中娱乐,其实,看场上的娱乐远比在演者的娱乐更多,村子里很多的情爱故事是在戏台子底下发生的,小伙伴们打闹游玩找朋友也是在戏台子底下发生了。

记忆中的秦腔,在田间地头

那么多年,看了那么多场戏,除了一个《铡美案》和一个《柜中缘》还有点印象,竟没有记住其他任何戏曲,也可见孩时的注意力并不在戏台子上,也不在听戏上。看戏以及看戏带给人的欢乐和记忆却也成为生命中的一部分。

记忆中的秦腔,在田间地头

不记得有多少年了,再也没有实地看过秦腔大戏。其实,现在在村子里也看不到了,我大娘那一辈人现在都80多岁了,村子演戏红火的时候,恰是他们的盛年,不过也没过多少日子,所有的东西都成为商品,演戏也成为商品而非纯粹的娱乐。村子里那些能唱的唱得好的又不愿干别的营生的就加入了农村演艺队,后来演艺队也不演秦腔了,家家老人过世请响子时不唱秦腔开始唱卡拉OK,以前邻居盖房,大家是帮忙,后来由帮忙变成了付费的小工,人情的维系越来越淡薄。商业浪潮冲击下年轻人几乎没有人学唱秦腔,村子里的戏台子逐渐萧条了,后来曾经放过一段时间电影,再后来就被拆掉了,其实也拆掉了一代人的记忆,那是多么富有人情和欢乐的美好记忆!

记忆中的秦腔,在田间地头

有时候会记起儿时看排演的情景,一段老生的苍凉浑厚的声音会从记忆里出来,表姐的姿态灵活的身影也会浮现在我眼前;大娘的声音略带沙哑,伴着鼓点表情严肃;一个武生从台子这头翻跟头直翻到那头;一个老人,手把手在教演员下腰;还有那碎步快走的美娇娘,后来知道,这也叫水上漂,是演员的基本功。还有那晃眼睛的美丽的戏服……

记忆中的秦腔,在田间地头

我那个会拉二胡的表哥画也画得很好,后来做过木匠,再后来做了建筑工人,给人包活,大门照壁上的吉祥如意图多是他自己画的,还开过长途汽车,现在在城里专门给人你铺地板砖,他做活细致,很受主家欢迎,那是他本来就有文艺天分。我大娘后来也不唱戏了,但她到老眼睛很好,现在缝纫机上用布片拼贴各种图案的门帘,再后来,还会做了各种小孩子用的布猫、布老虎、布的猫头鞋。我表姐生活的很幸福,怕是再也演不成丫鬟了。

记忆中的秦腔,在田间地头

世异则事异!秦腔,这个农耕时代的文化产物,这个反映西北地方人的性情和生命的民间剧种,会不会像贾平凹小说《秦腔》中所写那样随着农耕时代的衰亡而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记得陈彦先生说过,对于秦腔传播区来说,秦腔是故乡音,故乡在,乡音就在。其实,乡音也需要传承。

记忆中的秦腔,在田间地头

秦腔的承续需要市场,秦腔市场也是承继性的,需要有浓厚的秦腔氛围。我有两个学生,他们喜欢秦腔,是因为他们的父辈和祖辈喜欢秦腔,一代代承继着的市场或许是秦腔发展赓续的源头,仅谈乡音和情调是很难在商品经济时代维系某种文化形式和艺术形式。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