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史大观>> 诗词歌赋

唐诗闲读:“忽忆故人天际去,计程今日到梁州”

2019年04月28日 22:08:08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谈艺录 浏览数:337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今天我们接着读白居易的诗。

本文专门分析把前面文章中遗留的一个问题:就是白居易跟元稹的“千里神交,合若符契”是是确有其事还是唐人传奇?本文重在通过两首诗找证据证明两人的“千里神交”,信了,当名人轶事,不信,当传奇故事。

唐诗闲读:“忽忆故人天际去,计程今日到梁州”

(元白塑像)

白居易跟元稹的友情,一般人给的评价就是“金石胶漆,未足为喻”。两个人的友谊跨越时间自贞元十九年(公元803年)相交始,至大和五年(公元831年)元稹去世止,时间长达近三十年,我们知道,在利益为上的现实社会,三十年的友情让人赞叹!但这并没啥,让人赞叹的是他们俩在近三十年的时光里,来回唱和成诗约900余首,如果加上元稹死后白居易另写的纪念性的诗篇,这个数就奔1000篇去了。这很牛!两人交往之勤,感情之殷,友谊之深,有诗为证!

不过这也不算奇怪,这两位(特别是白居易)都属于“诗就是生活,生活就是诗”一类的人,他们写诗,就像现代人发朋友圈,吃个饭要发,被蚊子咬了要发,家里的狗做了个萌萌的表情也要发……

唐诗闲读:“忽忆故人天际去,计程今日到梁州”

(白居易与元稹)

元、白二位生活琐事都能成诗,例子不胜枚举,如果一一列出,就成了两人的交往日记,篇幅太长。这里倒是有个建议,读其他诗人的诗,不必看全集,白居易的诗,看全集却比较靠谱,并且也不累,他的诗读起来难度不会高于看朋友圈。

书归正传。

两人的唱和事迹之中,最有故事性的就是“千里神交”事件。事情是这样的:元和四年(公元809年),元稹奉使去东川。大好春光,白居易在长安闲居无事,就约了弟弟白行简和朋友李杓直一起到曲江、慈恩寺去游玩,游完之后又去李杓直家饮酒,席间白居易突然非常怀念元稹,于是写了一首诗,诗的标题是《同李十一醉忆元九》,全诗如下:

花时同醉破春愁,醉折花枝作酒筹。忽忆故人天际去,计程今日到梁州。

诗的标题写到两个人,李十一,就是李建李杓直,元九,就是元稹元微之,唐人喜欢以行第相称。直译就是同李杓直一起醉酒怀念元稹。

唐诗闲读:“忽忆故人天际去,计程今日到梁州”

(慈恩寺塔)

诗也好懂,就是在春花盛开的日子里,几位朋友一起饮酒消解春天的愁闷,醉中折断花枝当作酒筹。忽然就想起去了远方的好友元稹,计算行程,他今天该是到了梁州了。老白的诗差不多都是这样,就是大白话,更何况,这是即席咏诗,几乎可以算是随手拈来,遣词造句完全不事雕琢,诗意朴素而又浅显。

唐诗闲读:“忽忆故人天际去,计程今日到梁州”

(诗词酒筹)

当一个人远行,惦念和计算他的行程的人,该一定是这个人最亲的人了吧!比如:如果我们远行,能掐着指头算出我们的准确行程的,多半是母亲。但白居易就算准了元稹的行程。这一天元稹确实走到了梁州。这已经足见两人友情之笃。神奇的是——

元稹当天也写了一首诗,甚至还跟白居易用了同一个韵。元稹的诗写道:“梦君同绕曲江头,也向慈恩院院游。亭吏呼人排去马,忽惊身在古梁州。”最为神奇的是诗题之下元稹写了一篇小序,序中写道:“是夜宿汉川驿,梦。与杓直、乐天同游曲江,兼入慈恩寺诸院,倏然而寤,则递乘及阶,邮使已传呼报晓矣。”

厉害吧,元稹梦到跟李杓直,白居易一同游玩,他梦中的事,同时就真真切切地发生在白居易身上,甚至同游的人,同游的地方,元稹也梦到了。

唐诗闲读:“忽忆故人天际去,计程今日到梁州”

(白居易、白行简和元稹像)

有人怀疑说,这件事,很可能是两个人事后“串台词”串出来的。其实,这两首诗并不单独记在两人的诗集里,还同时被白行简(白居易的弟弟,也是同游当事人之一)记到了自己的作品《三梦记》里,原文很详细:

“元和四年,河南元微之为监察御史,奉使剑外。去逾旬,予与仲兄乐天,陇西李杓直同游曲江。诣慈恩佛舍,遍历僧院,淹留移时。日已晚,同诣杓直修行里第,命酒对酬,甚欢畅。兄停杯久之,曰:‘微之当达梁矣。’命题一篇于屋壁……“这首诗就是上面提到的白居易的诗。注意,白居易的这首诗,是写在墙上的。后续还有:

唐诗闲读:“忽忆故人天际去,计程今日到梁州”

(白行简《三梦记》书影)

”……实二十一日也。十许日,会梁州使适至,获微之书一函,后寄《纪梦诗》一篇……“白行简算计书信行程给了自己的判断:“日月与游寺题诗日月率同,盖所谓此有所为而彼梦之者矣。”言下之意:我们这边游玩,元稹同日在梁州做梦,真的好神奇!

或者又有人说,白行简跟白居易是兄弟,这个证据不算数。更何况,《三梦记》本身就是唐传奇性质,不能算有效证据,就算是证据,也只是个“孤证”,不足为证!

唐诗闲读:“忽忆故人天际去,计程今日到梁州”

(三游洞三人全身像)

同游的还有李建李杓直,可惜他留下来的文字太少且散乱,实在找不到相关的内容,当事人李杓直这条线索断掉了。

能成为另一个证据的只有稍晚一些的孟棨所作《本事诗》一书,该书一共七卷,主要记录唐代诗人的奇闻逸事,著名的诗坛事件被他记录下来的有很多,比如张九龄《海燕》诗的成因,贺知章称李白“谪仙”的来由,韩翃与柳氏“章台柳”的故事,刘禹锡的“前度刘郎”,崔护的“人面桃花”,杜牧的“三年(后作十年)一觉扬州梦”等等都源自本书,元白这件事记在第五卷《征异》里,显然,孟棨认为他们这件事,非常“灵异”!

唐诗闲读:“忽忆故人天际去,计程今日到梁州”

(孟棨《本事诗》书影)

孟棨是僖宗乾符二年(公元875年)进士,据他自己作序说,《本事诗》成书在光启二年(公元886年)十一月,这个时间点,比故事发生日,不到80年,离白居易去世,才刚好40年,还不到胡说八道的时间,因此所记应当可信。

《本事诗》里记了那么多诗人轶事,往往被人当作确有其事,而元白这件事,偏有很多人不信,我其实也找不到更多的证据,只是越读白居易与元稹两人写的诗,就越相信两人友谊已经到了心灵相通的地步,于是我只能安慰自己说: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唐诗闲读:“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下一篇:唐诗闲读:“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