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游陕西>> 地方戏曲

秦腔传统剧《火焰驹》剧本

2019年04月18日 12:52:13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西北梨园 浏览数:446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火焰驹》又名《卖水记》,秦腔传统名剧,原为清代剧作家李芳桂创作之碗碗腔剧本。宋时,番邦北狄王造反,李彦荣奉命挂帅出征。朝中奸臣王强与兵部尚书李绶(李彦荣之父)不和,诬告李彦荣投敌,朝廷遂将李绶下入天牢,李家被满门抄封,家人被赶出京城。李绶次子彦贵危难之中向居住在苏州的岳父黄璋求援,黄璋却冷目相向,悔婚退亲。彦贵在无奈之中,靠沿街卖水度日,侍奉老母。一日,彦贵卖水被未婚妻黄桂英之丫环芸香看见,芸香引其与桂英相会,并约好夜晚在花园赠金。岂料三人举动被家人王良发现,王将此事密告黄璋,黄璋命王良杀死芸香,栽赃于彦贵,预知彦贵于死地。苏州知府受贿,将彦贵判处死刑,秋后待决。李家连遭危难之事被贩马义士艾谦知晓,艾谦乘火焰驹日夜兼程,入番报信。彦荣领兵归劫杀场,救出彦贵,合家团圆。此剧流传久远,版本甚多,现除演出本戏外,其中《卖水》《打路》《祭桩》等折戏亦经常单独演出,《表华》《赏景》更是脍炙人口的驰名唱段。1958年,陕西省演出团(易俗社和三意社)携《火焰驹》赴北京演出,誉满京城。同年由长春电影厂拍摄成秦腔电影艺术片向全国发行放映,轰动一时。陈妙华、肖玉玲、孟遏云、周辅国、李应贞、肖若兰、刘毓中、苏育民、樊新民等主演,更是让人难以忘怀。1999年西安青年秦腔艺术团(原西安三意社)携《火焰驹》作为全国唯一台传统剧晋京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50周年献礼演出,再度引起轰动。

场次

第一场 序幕

第二场 进谗

第三场 抄府

第四场 逃难

第五场 婚争

第六场 卖水

第七场 园会

第八场 栽赃

第九场 访友

第十场 盼子

第十一场 征途

第十二场 边关

第十三场 打路

第十四场 祭桩

第一场 序幕

王强:(上)位压朝班,领枢密,执掌兵权。(坐)老夫王强与宋为臣,官拜枢密使之职。北狄王兴兵犯界,暗贿老夫如能割让边关五城,情愿息战罢兵。那日正要奏明圣上,主持和议,不料兵部尚书李绶老儿,从旁作梗,又使长子彦荣,请缨北征,分明是与我为难,这口恶气怎能咽他得下,是我密嘱运粮官按粮不动,将这个孺子置之绝地,以泄此忿。

怎么出师已久,至今尚无消息?教人好生疑虑。

(旗牌官上)

旗牌官:出了北塞地,前来下密书,谁在这里?

家院:(上)到此何事?

旗牌官:特来下书。

家院:随我来。(半圆场)

旗牌官:参见大人。(施礼)

王强:罢了,你奉何人所差?

旗牌官:运粮官所差,有密书呈上。

王强:呈来。

旗牌官:(递密书)

王 强,下边歇息。

旗牌官:谢大人。(下)

王强:运粮官有书到来,待我拆书一观。(吹牌子)原是李彦荣因粮草断绝,被困阴山,果然不出老夫所料,一定是降番无疑了。明早上朝不免参他一本,管教李绶老儿吃罪不浅,有口难辩。正是:有机幸可乘,无毒非丈夫。(冷笑下)

第二场 进谗

(四龙套,大内侍引宋王上)

宋王:干戈起北塞,时刻挂心怀。

(诗)八方风雨会中州,

偃武修文敷远猷。

胡马无端来犯界,

用张挞伐保金瓯。

(白)寡人,大宋皇帝英宗在位,北狄王称兵南犯,连破五城,曾命李彦荣挂帅北征,至今未有捷报到京,不知是何情由?侍臣!

内侍:奴婢。

宋王:开放龙门,群臣朝见。

内侍:遵旨。(退)万岁有旨,文武上殿。

(王强、李绶、周信卿、卢宣同上,拜舞分坐)

众:(同白)宣臣等上殿,不知有何国事议论?

宋王:李彦荣出师日久,至今无有捷报到京,寡人心甚不安,众卿如有所闻,只管当殿奏来。

王强:万岁,为臣昨接边报,李彦荣已兵败降番了。

宋王:(惊)此话可曾是实?

王强:为臣何敢妄奏,李彦荣战阵无勇,兵败降番,兵部尚书李绶匿而不报,必有逆谋,如不从严治罪,诚恐祸起萧墙,后患不堪设想,还请万岁以社稷为重,当机立断!

宋王:李绶,奸臣!

李绶:(跪)

宋王:尔子投降番邦,匿不报闻。从前主战,显系另有逆谋,欺蒙寡人,那里容得,武士上殿。

内侍:武士上殿!

(四校尉急上分立两旁)

宋王:武士们,将李绶推出午门斩首!

李绶:哎呀,万岁,为臣有本面奏。

宋王:唗!事到如今,那有许多说的,斩!

(四校尉推李绶下)

周信卿:刀下留人,万岁,为臣深知李彦荣素怀忠义,纵然战阵失利,绝不肯屈节降番,辜负圣恩,臣愿以百口相保,万勿听信谗言,自坏长城。

社稷幸甚!

宋王:(沉思)我卿既以全家作保。姑准暂将李绶押赴刑部狱中,限期六月,查明详情,再行处置。

周信卿:为臣遵旨。(领旨下)

卢宣:(看见王强使眼色)哎呀万岁,李绶府第近在辇毂,他父子即已背叛朝廷,如容其家小仍留京师,难保不生他变,谨小慎微,古有明训,如何处置,还请万岁定夺。

宋王:王强听旨!

王强:臣。(跪)

宋王:赐你御旨一道,速将叛臣府第查抄封锁,李绶家小,勒令离京。

王强:(领圣旨)为臣遵旨。

宋王:(暗下)

王强:(唱二流)

在金殿我把御旨奉,(四校尉暗上)

查抄李府莫放松。

(白)马来,马来!

(王强上马介,四校尉随下。)

卢宣:(点首含笑,表示得意慢下。)

第三场 抄府

(周瑞菊引李夫人上)

李夫人:(唱慢板)

老爷在朝把君奉,

忠心耿耿辅圣明。

我儿领兵到边境,

为国御敌请长缨。

但愿得早日凯旋把功庆,

一家团聚乐升平,

来在二堂且坐定,

等候老爷回府中。

李彦贵:(急上)顷刻生变故,报与母亲知。(入内)

母亲,大事不好了!

李夫人:我儿为何这样慌张?

李彦贵:哎呀,母亲,不知为了何事,王强带领许多校尉,直奔府门而来,恐有不测之祸,这便怎处?

李夫人:噢……你们快快回避。(周瑞菊、李彦贵分下)(四校尉引王强急上)

王强:李氏听旨!

李夫人:万岁。(跪)

王强:皇帝诏曰:李彦荣兵败降番,罪在不赦,李绶隐匿不报,显系包藏祸心,与子同谋,已经系狱待罪,限期六月查明详情,从严处置,着将叛臣府第皮抄封锁妻孥勒令离京,钦此。

李夫人:这个……

王强:校尉们,将李绶家小,一齐逐出府外,勒令离京。

校尉等 啊!(分下,拥周瑞菊、李彦贵分上,连李夫人一并逐出,李夫人等恐慌急下。)

王强:校尉们,府门上锁,回朝交旨!(下)

第四场 逃难

李夫人:(内唱箭板)

含悲泪离府第心如刀绞,

(周瑞菊、李彦贵搀李夫人上)

(接唱)

李彦荣竟是个不孝儿曹。

周瑞菊:(接唱)

奴的夫秉忠义谁不知晓,

李彦贵:(接唱)

分明是王强贼妒忌英豪。

(白)母亲行了半日路程,也该歇息片刻,再行不迟。

李夫人:(点首,周、彦搀扶坐于路旁)咳!教我好恨!

李彦贵:事到如今,恨也无益,还望母亲保重身体要紧!

李夫人:儿呀!尽怪你兄彦荣这个不肖奴才,忘却家教,屈节降番,全家遭此大难,好不苦煞人也!(哭)

周瑞菊:(如有所感)哎,我的婆婆呀!

(唱二六)

劝婆婆忍耐莫伤惨,

媳妇有言听心间,

你的儿素怀忠义有肝胆,

降番事实令人生疑团。

王强为人甚奸险,

只恐其中有屈冤。

有一日拨云把天见,

水落石出辨忠奸。

李夫人:话虽如此,只是你丈夫远在边关,杳无消息,你公爹身系牢狱,生死不保,王强一手遮天,有冤难伸,这便怎处?

周瑞菊:婆婆勿忧,暂且回到苏州安身,我想黄吏部与咱家乃是儿女亲戚,求他设法营救,必有良策!

李彦贵:嫂嫂言得极是,谅他也不能推辞!

李夫人:如此说来倒也可通,赶路要紧,搀娘来!

(唱摇板)

穷途末路谁怜念,

且回苏州把身安。

黄吏部必然有高见,

谅他不能作旁观。

(齐、同下)

第五场 婚争

(芸香引黄桂英上)

黄桂英:(唱二倒板)

清风徐来增凉爽, (转慢板)

为遣情思赏秋芳。

花园里边眼界广,

胜似整日守闺房。

芸香:(接唱原板)

满园的花儿齐开放,

绿树荫浓细草长。

你看那红似胭脂,

白如雪霜……

黄桂英:(接唱)

相辉映。

芸香:(接唱)

处处争姘,簇簇堆锦……

黄桂英:(接唱)

暗生香。

芸香:(接唱)

这一旁碧玉生寒仙人掌,

黄桂英:(接唱)

那一边娇容带醉秋海棠。

芸香:(接唱)

木槿花儿并蒂放,

黄桂英:(接唱)

白兰花一朵一朵开得赛琳琅。

芸香:(接唱)

这一丛花儿无俗状,

黄桂英:(接唱)

它可与雪中寒梅雨后晚菊比容光。

芸香:(接唱)

依我看姑娘你比它还俊样,

芙蓉出水胜淡妆。

黄桂英:(略羞接唱)

你既然会说又会讲,

我要把各样的花儿问一场。

啥花白,啥花黄,啥花开得满院香?

芸香:(接唱)

玉簪洁白,荼縻黄,丹桂花开满院香。

黄桂英:(接唱)

什么开花火红样?

什么开花在池塘?

芸香:(接唱)

石榴开花火红样,

碧莲开花在池塘。

黄桂英:(接唱)

什么开花在架上?

什么开花靠粉墙?

芸香:(接唱)

紫藤开花在架上,

牵牛开花靠粉墙。

黄桂英:(接唱)

凌霄开花,

芸香:(接唱)

高千丈。

黄桂英:(接唱)

蔷薇开花,

芸香:(接唱)

泛霞光。

黄桂英:(接唱)

虽然把样样的花儿都对上,

只可惜样样的花儿少比方。

芸香:(接唱)

叫姑娘,你莫忙,

听我把样样的花儿说比方,

海棠姐,紫薇郎,

牡丹的帐子芭蕉床,

绣球枕头荷叶被,

窈窕淑女梦才郎。

(黄桂英追逐芸香至亭前,芸香站住)

芸香:姑娘不要赶我,你看亭前的小鸟,飞来飞去,唧唧喳喳,是多么快乐呀!

黄桂英:(看小鸟介)

(接唱)

小鸟儿不住檐前叫,

比翼双飞恋树梢,(如有所思)

芸香:(会意接唱)

你莫羡小鸟恋树梢,

李公子早筑下金屋待阿娇。(重句)

黄桂英:(伸手欲拧芸香,芸香躲过,跑至鱼池畔上)你再胡说,小心你的嘴!

芸香:姑娘,你看池中金鱼,成双成对,自由自在;是多么有趣啊。

黄桂英:(如有所感,接唱)

金鱼金鱼真可羡,

成双成对水面玩。

心中暗把佳期盼,(芸**)

芸香:(笑,接唱)

单等那桂子飘香月儿圆。

抬花轿,到门前,

做新娘,戴花冠。

你莫急,你莫盼,

迟早总有那一天。

黄桂英:你真淘气!(追逐)

芸香:(正欲跑下,不料遇着黄璋,走进花园—愣)

黄璋:哼!(坐)

黄桂英:爹爹万福!

黄璋:少礼坐了。

芸香:参见老爷!

黄璋:不消。

芸香:咳!(怀疑地退下)

黄桂英:爹爹来到花园,为何长吁短叹,闷闷不乐?

黄璋:为父从前在京—念之差,不该将我儿许与李家。

黄桂英:此话从何说起?

黄璋:我儿那知,李彦荣北征失利,投降番邦,王枢密据实参奏,圣上大怒,将他父李绶问成死罪了!

黄桂英:噢……

黄璋:多亏户部尚书周信卿出班保奏,才将李绶暂押刑部狱中,限期六月,查明定夺,如今李家满门犯抄了!

黄桂英:(一惊)李老夫人和二公子今在哪里?

黄璋:勒令出京了!

黄桂英:爹爹,你是怎样知道?

黄璋:现有王枢密书信在此。

黄桂英:待儿观看。(黄璋将书信给黄桂英)

哎,好怪也!(唱二六)

想李家世代称忠义,

事出意外费猜疑。

莫不是王强暗中施奸计,

只怕其间有跷蹊?

(白)爹爹,王强为人十分奸诈,此事未可轻信。

黄璋:女孩儿家晓得什么。

(夺过书信)

王良:(上)禀老爷,我家李姑爷来拜谒!

黄璋:敢是那李彦贵?

王良:正是我家李姑爷。

黄璋:他来的倒也凑巧,命他在客厅等候,老夫随后即到。

黄桂英:爹爹!

黄璋:嗯!不必多言。为父自有安排。

(急下)

云香:咱们且到屏后窃听,看老爷怎样安排?

黄桂英:如此快走。(同下)

王良:(王良上)有请李姑爷。

(李彦贵上)

李彦贵:(唱摇板)

闷坐半晌心慌乱,

不知怎样把话传?

(白) 你家老爷怎样吩咐?

王良:请你在客厅相见。

李彦贵:如此前边带径。(半圆场,黄璋暗上)

岳父在上,小婿参拜。(施礼)

黄璋:噢,李彦贵,坐了。

李彦贵:谢座。 (坐介)

黄璋:何时回来?

李彦贵:昨日回苏。

黄璋:今来见我有得何事?

李彦贵:岳父容禀!

(唱二六)

家遭大祸封府第,

回到苏州把身栖。

来投岳父问主意,

还请设法辨冤屈。

黄璋:此事非同小可,我也无能为力。(王良暗上给黄璋递银两)这是二十两银子,拿去。

李彦贵:多谢岳父。

黄璋:李彦贵,你我从今以后,不必这样称呼了。

李彦贵:噢!这个……

黄璋:这个什么,如今你是被罪之人,常来常往,多有不便,我看咱这两家亲事么……以后也就不必再提了。

李彦贵:啊岳父莫非你要悔婚?

黄璋:情势如此,这也是出于无法。

李彦贵:这门亲事,原是你亲自上门求的!

黄璋:是呀,今日也是我亲自向你退的。这二十两银子,便是退婚之礼,你拿上走。

李彦贵:(摔银在地)哎,好气也!

(唱七棰)

你不该失信义将亲昧了,

见我家遭祸事忘却故交。

到今日我虽然穷途潦倒,

大丈夫岂容你下眼来瞧。

(拂袖而去)

黄璋:(接唱)

事到如今还高傲,

在老夫面前竟撒刁。

(白)哼!太不自量。(拾起银子冷笑)(黄桂英、芸香从屏后转出)

黄桂英:爹爹,李公子来到咱家,不分皂白,糊里糊涂就与人家退婚,如此无情,难道都不怕旁人议论啊!?

黄璋:哎,女儿呀!

(唱二六)

叫女儿听父说仔细。

人生作事贵知机,

他如今满门犯抄大势去,

我岂肯跟上他沾污带泥。

黄桂英:(接唱)

爹爹讲话欠思虑,

说什么跟上他沾污带泥。

想从前千方百计把婚许,

难道说为了献殷勤求提携。

黄璋:(接唱)

许婚姻原为光门第,

与叛逆结亲有何益?

黄桂英:(接唱)

降番事还未见底细,

六个月为何等不及?

黄璋:(接唱)

王枢密参奏有实据,

八个月也难变为虚。

黄桂英:(接唱)

此事还须多计议,

莫使儿终身无所依。

黄璋:(接唱)

另在高门选佳婿,

免得我儿受委屈。

黄桂英:(接唱)

纵然受屈儿愿意,

誓不与他人做夫妻。

黄璋:蠢才!

(接唱)

此事由我不由你,

梧桐树岂容乌鸦栖。(齐,拂袖下)

黄桂英:(伏案哭)

芸香:姑娘,姑娘!哭也无益,总应该想个法子。

黄桂英:我如今方寸已乱,茫而无计,如何是好?

芸香:依我之见,还是先将李老夫人寻着,把你的心事告知与她,再送些银钱,使他母子暂为度用,日后水落石出,自有相会之期,不知姑娘你意下如何?

黄桂英:如此甚好,就烦妹妹替我代劳。

芸香:事不宜迟,我便去了。(下)

黄桂英:(唱摇板)

老爹爹他为人从来势利,

见李家遭祸事变了面皮。

到此时却教我难以为计,

且等候小芸香来报消息。

(恨望良久,慢下)

第六场 卖水

(李彦贵上)

李彦贵:(唱二六)

离京地回苏州无处立站,

母子们在庙堂暂把身安。

恨黄璋太势利旧情不念,

我纵然身受苦不乞人怜。

(白)昨日街邻给我一副桶担,言说卖水可以度日,不免挑起桶担,前往河湾取水便了!

(唱慢板)

这样事自幼儿何曾做惯,

(夹白)老娘亲!……

看见那过往人瑟缩不安。

为生活我只得挑起桶担,

且到那河湾里取水卖钱。(下)

第七场 园会

(芸香引黄桂英慢上。)

芸香:(唱二六)

小芸香扶姑娘花园游玩,

黄桂英:(接唱)

寻不见老夫人我心不安。

芸香:(接唱)

到明天我再去仔细打探,

黄桂英:(接唱)

这件事还望你多费周旋。

小鸟儿哀鸣声不断,

它好像与人诉屈冤。

是何人将你们双双拆散,

看起来你与我同病相怜。

(重一句)

芸香:(接唱)

劝姑娘英要再伤感,

赏一赏风光解愁烦。

你看这点水蜻蜒上下飞翻……。

黄桂英:(接唱)

我无心看。

芸香:(接唱)

还有那恋花蝴蝶,

往来旋转……

黄桂英:(接唱)

我不喜欢。

芸香:不要听鸟声了,咱们看鱼走! (拉黄桂英,鱼池畔边)

黄桂英:(接唱)

金鱼呀,金鱼呀!

鱼儿结伴戏水面,

落叶惊散不成欢。

我好比镜破月缺谁怜念,

不知何日得团圆?

芸香:(接唱)

劝姑娘且把愁眉展,

镜破月缺可重圆。

岂不闻好事多磨终有盼。

来来来,同上翠楼把景观。(下)

(李彦贵挑水担上)

李彦贵:(唱二六)

这重担压得我浑身是汗,

穿大街越小巷行步艰难。

我这里放水担暂且歇缓,(发现花园)

是谁家这一座大好花园?卖水来。

(坐,用草帽扇凉)

(启二幕,黄桂英闷坐楼内,芸香凭栏眺望)

芸香:(唱二六)

上得楼来用目看,

李彦贵:卖水来!卖水来!

芸香:(看见李彦贵)呀……

(接唱)

原来是他坐一边。

我说人隔千里远,

却怎么近在眼面前,

(白)姑娘你看那边有一处好景!

黄桂英:(略看)原是一个卖水的。

芸香:你仔细看!

黄桂英:怎么是他!(向前一闪)

芸香:(挡)小心跌下去。

黄桂英:他怎么卖了水了?(擦泪)

芸香:姑娘不必啼哭,将李公子唤进花园,把你的心事,告诉与他,然后设法周济,也就是了。

黄桂英:这个……别人看见,如何是好。

芸香:买水浇花,事属平常,你在假山下等候,我便去了。

(下楼介)

黄桂英:芸香!(下楼在假山旁边停立)

芸香:(山角门介)喂!卖水的把担子挑进花园,我家要买水浇花。

李彦贵:(回顾)

芸香:叫你呢!

李彦贵:噢!前边带径了!

(唱二六)

我只说这担水无处变卖,

幸遇着爱花人将它买来。

芸香:(接唱)

园中花渐枯干等水灌溉,

管保你此一去多卖钱财。

芸香:(向李彦贵招手)

李彦贵:就来。(入角门介)小姑娘将水浇在哪里?

芸香:浇在桂花树下。

李彦贵:是是是! (正欲浇水,发现黄桂英)

我这水不卖了。(转身欲走)

芸香:此花非你的水浇它不活,为何又不卖了。

李彦贵:(气愤地)桂花树十分高贵,我的水太浊,不配浇它,请到别处去买。

(又欲走)

芸香:(拦阻)公子留步,我家姑娘有肺腑之言相告,你何必如此固执。

李彦贵:(放下水担)这才奇了。(怒立一旁)

芸香:姑娘有话只管去讲。

黄桂英:(羞怯地)芸香,你与他说去。

芸香:这是你的正事,小丫环怎敢代替。

黄桂英:(踟蹰不前)好不难煞人也!

(唱摇板)

今日见面非容易,

千言万语无从提,

走上前来先施礼,(芸香暗下)

李彦贵:哼!(不理睬)

黄桂英:(接唱)

劝公子莫上气且展双眉,

只因你兄蒙罪戾,

王强辞媒来威逼。

李彦贵:(接唱)

我兄平素怀正义,

岂肯屈节降外夷。

咱两家已断丝萝形同陌路绝亲谊,

命丫环唤我为怎的?

黄桂英:公子……

(接唱)

你那日摔银扬长去,

我父女争吵辩是非。

他纵然不念旧情义,

我愿效鸳鸯永结同心立志不做他人妻。

曾命丫坏寻找你,

府第封闭无人知。

我为你深闺常忧郁,

我为你泪湿青罗衣。

黄桂英并非薄情女,

此心耿耿暂不移。

今见面不容说仔细,

冷语冰人太惨凄。(擦泪)

李彦贵:噢……(接唱)

听小姐讲出肺腑语,

为我憔悴受委屈。

小姐坚贞有志气,

李彦贵也非负义的。

黄桂英:(接唱)

公子有情我有义,

形迹虽疏……

李彦贵:(接唱)

心如一。

黄桂英:(接唱)

海枯石烂情不易,

(王良暗上藏于石后**)

黄桂英

(合唱)

李彦贵

我和你,…患难与共,生死相依,永世不离。

(拥抱,芸香暗上)

芸香:姑娘,(黄桂英、李彦贵一惊,分立)

(接唱摇板)

李老夫人尚在堂,

一家三口缺米粮。

凭他卖水难供养,

还请姑娘作主张。

(王良倾耳偷听)

黄桂英:(接唱)

今晚黄昏月初上

柳荫下赠银两……

芸香:(接唱)

表一表你的心肠。

(对李彦贵)公子,今晚黄昏,柳荫之下……

李彦贵:(点首)记下了。

黄桂英:芸香,将水浇在树下,送公子出园。

(芸香、李彦贵倒水浇树介)

芸香:李公子,这担水未卖分文,回去该用什么?

李彦贵:哎,这个……

黄桂英:这是指环一只,送与公子。

(芸香转交李彦贵)

李彦贵:多谢小姐,告辞了。(挑起桶担欲走)

芸香:公子,柳荫之下……

李彦贵:(点头慢下)

黄桂英:(目送李彦贵出园,发愕)

芸香:李公子已走远了,同回绣阁。

(扶黄桂英慢下)

(王良从石后跳出来,东瞻西望 )

王良:哼!这还了得!

(唱二六)

适才间在石后耳闻目见,

约今晚柳荫下暗赠银钱。

到书房与老爷讲说一遍,

方显得我替他常把心耽。

(半圆场,白)有请老爷。

(黄璋暗上)

黄璋:何事?

王良:小人有话禀知老爷,只恐……

黄璋:只恐什么?

王良:只恐老爷怪我多嘴!

黄璋:有话只管讲来。

王良:老爷请听!(扑灯蛾)

小人去到花园,迎到了姑娘丫环。

黄璋:(表示太平常)

王良:李彦贵也在当面,小芸香从中周旋。

黄璋:啊!这个小贱人,周旋什么?讲!

王良:她们低言小语说了一大串,总是不忘前缘。

黄璋:还有什么?快讲。

王良:约定今晚……

黄璋:(一把拉住王良)今晚怎么样?

王良:今晚角门外边相见,杨柳树下暗赠银钱。

黄璋:(愤恨)气煞我也,气煞我也!

王良:此事传到王枢密耳畔,只怕与老爷要惹祸端。

黄璋:如此大胆,这还了得,王良附耳来!

(耳语)

王良:(惊恐)老爷,这事 ……

黄璋:事成之后,老爷重重有赏。

王良:小人遵命。(暗下)

黄璋:(冷笑下)

第八场 栽赃

(起更,王良持刀慢上,左右搜门,藏于树后,芸香李彦贵分上)

芸香:(唱摇板)

约定黄昏赠银两,

望不见公子在那厢?

这半晌无有人来往,

等的我心中好着慌。

(二人摸索前行)

芸香:李公子在那里?

李彦贵:丫环姐在那里?

(王良跳去,一刀杀死芸香,李彦贵闻芸香惨呼一声,转身欲逃,被王良揪住)

王良:那里走!

李彦贵:(惊慌地)这这这是何意?

王良:(不理睬)来人啊!李彦贵偷盗财物,杀死丫环,速报老爷得知。

(四家丁持灯笼引黄璋上)

黄璋:(行至李彦贵面前)噢,原来是你,绑了,你为何杀人行凶?

李彦贵:我我我何尝杀人!

王良:(拾起钢刀)现有凶器在此。

黄璋:凶器在此,还敢抵赖,将他送往苏州府衙,按律治罪。

李彦贵:我才明白了!

(唱七棰带板)

黄璋贼你真与豺狼一样,

父女们设诡计陷害善良。

此一去到公堂要把理讲,

岂容你奸险辈无故栽赃。

黄璋:押上走!

李彦贵:好贼呀!(四家丁押李彦贵下)

黄璋:王良,多带银两前往府衙打点,总要李彦贵一死,速去!

王良:遵命。(下)

黄璋:(看芸香死尸)哼!自寻死路。

(冷笑下)

第九场 访友

(四伙伴引艾谦上)

艾谦:(唱浪头)

来往北国把马贩,(齐)

(白)愚下艾谦,贩马为生,昔年生意亏折,多蒙兵部李老爷帮助银两,重理旧业,今从北国贩得良马百匹,获利定然丰厚,意欲进城访友一回,众伙伴!

众伙伴 (同白)艾爷。

艾谦:俺要进城访友,天色已晚,你等将马赶至店内,好生喂养,俺便去也!

(接唱)

幸喜平安转回还。

暂且辞别众伙伴,(拱手)

进苏州会良友细把心谈。(下)

伙伴甲 艾爷进城访友,将马赶至草坡。

伙伴乙 啊!(作驱马介,同下)

第十场 盼子

(周瑞菊扶李夫人上)

李夫人:(唱慢板)

黄昏时彦贵儿花园前往,

周瑞菊:(接唱)

到此时不见回所为那桩?

李夫人:(接唱)

莫不是花园外有人来往,

小丫环她不敢透露行藏。

周瑞菊:(接唱)

莫不是黄小姐情深义广,

叙衷肠忘却了更深夜凉。

李夫人:(接唱)

眼看更漏尽东方发亮,

周瑞菊:(接唱)

婆媳们苦盼望意乱心慌。(马鸣)

李夫人:(接唱二六)

烟雾里有人影仔细观望……

周瑞菊:(接唱)

因何故马如飞形迹仓皇?

艾谦:(上唱浪头)

实可叹二公子遭受冤枉,

公堂上定死罪勒写招详,

飞马来到庙门上,(齐,下马介)

(白)那旁可是李老夫人?

李夫人:正是老身。

艾谦:给老夫人叩头。

李夫人:慢着,你是何人?

艾谦:小人艾谦,老夫人可曾记得?

李夫人:噢,原来是艾壮士,到此何事?

艾谦:哎呀老夫人,小人昨晚在大街市上,看见二公子彦贵,被黄府家院锁拿送官。

李夫人:(吃惊)因为何事锁拿送官?

艾谦:小人亲往苏州府衙探问,乃是黄璋诬赖公子,偷盗财物,杀死丫环,因此拿见知府,屈打成招,已定成死罪了。

李夫人:罢了儿呀!(昏倒)

(艾谦、周瑞菊搀扶)

周瑞菊:婆婆

醒得。

艾谦:老夫人

周瑞菊:你这人好莽撞!

艾谦:我真莽撞!

周瑞菊:婆婆

醒得!

艾谦:老夫人

李夫人:我的受苦的儿呀!

(唱七捶代板)

我只说黄桂英情深义广,

有谁知她才是蛇蝎心肠,

悔不该命我儿轻身前往,

到如今活活的悔煞老娘。

艾谦:老夫人,此事非同小可,依我之见,还是速往边关,与我家大公子传信,必有营救之策。

李夫人:哎!这个不肖奴才,已经投降番邦,提他则甚。

艾谦:老夫人,你错怪了,小人从北国贩马回来,路过边关,得知我家大公子并未降番。

李夫人:怎么他……未降番?

艾谦:乃是王强奸贼假报军情,陷害忠良。

李夫人:好奸贼!你害得我一家好苦呀!

周瑞菊:婆婆,你儿既未降番,若能得他回来,我那彦贵兄弟就有了活命了。

李夫人:好糊涂的媳妇,你丈夫远在边关,一时怎能回来呀?

艾谦:老夫人勿忧,小人情愿前去传信。

李夫人:但不知何日决囚?

艾谦:八月中秋!

李夫人:路途遥远,怎能等他得及?

艾谦:说是夫人你来看,……(指马介)我这匹坐骥名叫火焰驹,身高力壮,日行千里,我不分昼夜,兼程而进,何愁不能按期回来。

李夫人:如此受我婆媳一拜了。

艾谦:老夫人不必如此。(同拜)

李夫人:(唱七棰代板)

你真是飞将军从天下降,

去传信我全家感戴不忘。

艾谦:(接唱)

老夫人不必那样讲,

见义勇为理应当。

千万珍重把心放,(上马介)

俺不分昼夜奔边疆。(急下)

李夫人:(接唱)

艾谦义气高万丈,

但愿彦荣早还乡。

(白)黄桂英,我把你狠毒的贱人!

(周瑞菊搀扶下)

第十一场 征途

(艾谦急上,作驰马飞奔介)

艾谦:(唱浪头)

跨下的火焰驹四蹄生火,

正奔驰又只见星稀月落。

加一鞭且从那草坡越过,

惊动了林中鸟离却巢窝。(下)

第十二场 边关

(李彦荣戎装慢上,闻天空雁声,观望良久,如有所感)

李彦荣:我已修表进京,却怎么数月之久,杳无音信,好不闷煞人也!

(唱浪头接塌板)

北狄王逞干戈强施蛮横,

请长缨奉君命领兵北征。

到边关克五城旗开得胜,

王强贼断粮草军心不宁。

破重围多亏了将士用命,

只杀得北狄王求和罢兵。

进名骥丹凤驼永不犯境,

又献出王强贼密书一封。

(周刘二将暗上)

方知晓狗奸贼通敌行径,

和议成修表章报捷帝京。

却怎么数月久未见诏命,

莫不是王强贼又把计生。

这件事倒教我疑惑不定,(远望)

对关山望古道感慨无穷。

见一骑快似箭尘沙飞动。

想必是有圣旨来到边庭?

(白)二位将军,你看那人飞驰而来,莫非钦差到了?

周将军:定是钦差到了,一同迎上前去,(半圆场)

刘:(艾谦急上,跌下马,周、刘二将搀扶)

李彦荣:原是艾乡亲到了?

艾谦:参见帅爷!(作腿酸下跪艰难介)

李彦荣:(搀起艾谦)艾乡亲你从那里来,为何成了这般光景?

艾谦:俺从苏州来,乃是专为你家之事。

李彦荣:我家有何大事?

艾谦:帅爷请听! (唱头浪)

可恨那王强贼欺君罔上,

诬奏你在边疆降了番邦。

李彦荣:好贼呀!

艾谦:(接唱)

万岁爷听谗言御旨下降,

立刻将太老爷绑赴法场,

李彦荣:王强,本帅与你誓不两立。以后怎样?往下讲来!

艾谦:帅爷!(接唱)

有户部周老爷立下保状,

限六月查明后再论短长。

下天牢太老爷遭受冤枉,

太夫人回苏州住了庙堂。

李彦荣:(接唱)

我的父系天牢遭受冤枉,

我的母住庙堂受尽恓惶。

为国家守边关把烟尘扫荡,

(白)万岁!

(接唱)

你为何听谗言委屈忠良。(擦泪)

艾谦:帅爷!(接唱)

劝帅爷莫伤心再听我讲,

李彦荣:(接唱)

还有何重要事细语端详?

艾谦:(接唱)

贼黄璋他也把天良尽丧,

昧婚姻杀丫环诬赖栽赃。

因此上二公子身陷罗网,

定死罪中秋节命丧法场。

李彦荣:(接唱)

听说是彦贵弟身陷罗网,

不由人一阵阵痛断肝肠。

我有心回朝去面见圣上,

怎奈我守边关身在戎行。

艾谦:哎呀帅爷,二公子已定死罪,八月中秋便要处斩,事不宜迟,还请帅爷速作主张。

李彦荣:这个……

周将军:元帅!王强诬你降番,若不回朝辨明冤枉,六月期满,岂不是将假成真。

刘将军:八月中秋转眼即到,倘再犹豫不决,二公子性命休矣。

李彦荣:也罢,搭救兄弟性命要紧,还是先回苏州,然后回朝面君,有王强通敌密书为证,何愁此贼不除。

艾谦:帅爷,中秋决囚,转眼即到,此去苏州还隔几千里路程,我有火焰驹日行千里,尚可如期赶回。帅爷你是怎样的回去?

刘将军:那却无妨,北狄王献来丹凤驼一匹,日行一千余里,胜过你那火焰驹,待末将备来。

李彦荣:作速备来。

刘将军:遵命。(下)

李彦荣:这是周将军!

周将军:元帅!

李彦荣:我今去后,军中大事,交你执掌,宁要小心。

周将军:末将记下了。

(刘将军牵丹凤驼暗上)

刘将军:鞍马齐备,请元帅登程。

李彦荣:(向艾谦)你我一同启程了!

艾谦:如此请。(各作上马介)

李彦荣:(唱代板)

艾乡亲策马前开径,

艾谦:(接唱)

名骥骏马并追风。

周将军

送帅爷。

刘将军

李彦荣:免。(分下)

第十三场:打路

黄桂英:(内唱箭板)

黄桂英离府第为祭夫婿,

(急上,搜门横跌)

(接唱)

背爹爹瞒仆婢无有人知,

到此时我还要坚守信义,

忍不住伤心泪湿透孝衣。

(滚白)桂英易红妆,私自奔法场,

要将心腹话,当面告李郎。

(接唱拦头)

老爹爹嫌贫穷暗用毒计,

却教我跟着他蒙受冤屈,

此一去到法场说明来历,

我情愿拼性命用表心迹。(下)

李夫人:(内白)媳妇随上些!

(李夫人、周瑞菊同上)

(唱二六)

黄桂英他父女暗设毒计,

赖人命害我儿实在惨凄。

周瑞菊:(接唱)

有艾谦去传信前往北地,

到如今无音信令人生疑。

李夫人:(接唱)

走得我眼昏花喘不过气,(跌倒)

周瑞菊:(接唱)

见婆婆倒尘埃暗自悲啼。(暗擦泪)

(白)婆婆,敢是走得累了?

(搀扶坐在地上)

李夫人:唉!霎时心跳气喘,两腿酸痛,实实走不动了(发现竹篮)媳妇竹篮内边放的何物?

周瑞菊:乃是给我兄弟准备下的米食面饼。

李夫人:好糊涂的媳妇,事到此时他怎能吞食得下。

周瑞菊:(看天色)哎呀婆婆,眼看天色不早,倘若一步去迟,只怕看不见我那彦贵兄弟了。

李夫人:噢!如此,你我快走!

(唱带板)

满目中尽都是荆天棘地,(走场)

周瑞菊:(接唱)

也只好忍悲泪强把步移。

黄桂英:(急上接唱原板)

自幼生长闺阁里,

出门不辨路东西,

(发现李夫人婆媳)

走上前来忙施礼,

望妈妈你与我引路指迷。

周瑞菊:婆婆慢走,有人问话。

李夫人:噢,大姐唤我作甚?

黄桂英:请问妈妈,杀人法场,是在那里?

李夫人:我婆媳也是往那里去的,你随着后边来吧!

黄桂英:妈妈,我的事急,请妈妈告知与我,我要先行。

李夫人:哎!你比我还急,我且问你,你往法场,所为何故?

黄桂英:前去祭桩。

李夫人:你祭何人?

黄桂英:我祭李家二公子。

李夫人:(怀疑地)你祭哪个李家二公子?

黄桂英:就是兵部尚书的二公子李彦贵。

李夫人:哦!他是你的什么人?

黄桂英:他是……我的丈夫!

李夫人:(颤抖地)啊!你就是黄桂英?

黄桂英:正是。

李夫人:(狠狠地击一掌)我今日才见着你了!

(箭板转浪头)

你父女定下牢笼计,

要害彦贵一命毕。

今见面岂肯饶恕你。(举杖打介)

黄桂英:(抓住竹杖不放)

李夫人:(接唱)

打死你与他报冤屈。

黄桂英:(怒)老妈妈这就不是,我向你问路,你说也罢,不说也罢,为何开口便骂!执杖便打,真是岂有此理。

(把杖一推,李夫人几乎跌倒)

李夫人:我和你就不讲理!(喘嘘)

黄桂英:哎呀妈妈……

李夫人:谁让你叫妈妈?

黄桂英:(发愕)

周瑞菊:黄小姐,你可知她是何人?

黄桂英:她是何人?

周瑞菊:她便是李二公子生身之母,李老夫人!

李夫人:哎,谁叫你告诉她。

黄桂英:噢……哎呀我的婆婆。(往前一扑)

李夫人:哼,谁是你的婆婆!

黄桂英:哎……(滚白)我叫叫一声婆婆呀婆婆!只因我父嫌贫爱富,昧却婚姻,是我心中不愿,约他花园赠金,谁知事出意外,就惹下这场大祸了!

(接唱拦头)

劝婆婆且压心头气,

听儿把话说仔细,

我的父差人杀了芸香女,

嫁祸公子把命逼。

儿女流无有救夫计,

誓同生死志不移。

背爹爹私自离府第,

到法场祭桩明心迹。

今日中途巧相遇,

婆婆呀,

你打死儿媳我也不冤屈。

李夫人:(接唱)

实难得我儿有志气,

(白)我的贤德的媳妇呀!

(接唱)

如此节烈世间稀。

为娘今日错打你,

教我儿平白受委屈。

(白) 怪我一时气愤,将我娃错打了。

(搀起黄桂英)

黄桂英:哎呀,婆婆,午时快到,倘若一步迟慢,就见不着你那儿子了。

李夫人:着着着,你我快走。(同下)

第十四场:祭桩

李彦贵:(内唱箭板)

李彦贵:今世里含冤到底!

(四刽子手架李彦贵急上)

(白)我并未执刀杀人,竞将我问成死罪,斩首法场,黄桂英,你父女害得我好苦啊!

(接唱)

设诡计买官府来把命逼。

纵然间钢刀响人头落地,

我要到阴曹府去喊冤屈。

(内白)监斩官到。

(刽子手扶李彦贵坐于桩下)

(八兵卒持枪刀引监斩官上)

监斩官:奉命决囚犯,兵卫要森严。

(入坐)刽子手!

刽子手:啊!

监斩官:今年决囚不比往常,准其犯人至亲厚友前来祭奠,午时三刻,便要行刑!

刽子手:法场以外人等听着,监斩官有命,犯人上桩,准其至亲厚友,前来祭奠,午时三刻便要行刑。

(李夫人、周瑞菊、黄桂英同上)

李夫人:儿呀!

罢了(同至李彦贵身旁)

周瑞菊:兄弟!

黄桂英:(欲前又退,略思,膝行扑到李彦贵面前。)

李夫人:(紧七锤代板)

见我儿上了绑心肝疼烂,

(喝场)我的彦贵儿呀!

周瑞菊:(喝场)我的兄弟呀!

黄桂英:(喝场)我的……我的我呀……

周瑞菊:(接唱)

恨官府受贿赂把人屈冤。

李夫人:(接唱)

彦贵儿将娘再望一眼,

周瑞菊(接唱)

见此情好一似心如油煎。

李夫人:儿呀

(同白)醒得!

周瑞莲:兄弟

李彦贵:(微醒,左右望介)母亲!

李夫人:儿呀!

李彦贵:嫂嫂!

周瑞菊:兄弟!

李彦贵:(向李夫人)孩儿遭此不白之冤,再不能常侍膝下,堂前行孝了!

李夫人:儿啊!

李彦贵:(向周瑞菊)嫂嫂,从此以后,还望替我多在母亲面前行孝,为弟纵死九泉,也是感激不尽!

周瑞菊:兄弟!

李彦贵:(看见黄桂英)她是何人?

李夫人:她是你的妻黄桂英。

李彦贵:噢……怎么她是黄桂英!

黄桂英:公子。

李彦贵:(气愤地,伸足踢倒黄桂英)贱人!

(唱浪头)

恨不能一足踢死你,

休要再用假意来把人欺。

李夫人:此事乃是她父之过,不要错怪与她。

黄桂英:我的公子……

(唱拦头)

叫公子莫上气容忍须臾,

且听我黄桂英表明心迹。

花园里约赠金原是好意,

有谁知出意外反把祸遗。

虽然说我的父有心害你,

还怪我太大意作事不密。

今日里即到了这步田地,

黄泉下等候你一处同栖。

(亮匕首)

刽子手:(夺去匕首,扯住桂英)禀老爷时刻已到。

监斩官:开刀!

(刽子手逼退李夫人等)(擂鼓)

(刽子手解下李彦贵,推至台中跪下,将要举刀行刑,艾谦跳出架刀,踢倒刽子手)

(李彦荣暗上怒立一旁)

监斩官:胆大的狂徒,竟敢擅闯法场,该当何罪。

李彦荣:本帅李彦荣在此。

(艾谦与李彦贵松绑)

监斩官:(下座)原是李元帅,下官奉命决囚,怎敢擅自停刑。

李彦荣:此乃黄璋陷害,知府受贿,冤枉好人,罪及无辜,明日回朝面君,查明情由,再与赃官算帐,此事有本帅一面承当,与你无干!

监斩官:是…… (引刽子手、兵卒等暗退)

李彦荣:参见母亲。

李夫人:儿呀,你才回来了,王**贼害得我一家好苦!

李彦荣:母亲不必伤悲,孩儿明日便要回朝面君,与我爹爹和兄弟明冤,请母亲进城歇息,与兄弟压惊。

李夫人:如此甚好,媳妇! (拉黄桂英)

黄桂英:婆婆!

李夫人:(拉李彦贵)孩儿!

李彦贵:母亲。

李夫人:艾恩人!(同跪)

艾谦:不敢,老夫人请起。

李夫人:大家一同进城。

艾谦:老夫人前行。 (李夫人等先下,李彦荣携艾谦后下)

(幕落)

——剧终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下一篇:秦腔丑角戏《穷乐观》唱词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