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史大观>> 诗词歌赋

唐诗闲读:“凉冷三秋夜,安闲一老翁”

2019年04月30日 21:01:00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谈艺录 浏览数:613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我们知道,白居易晚年由儒转佛,成了“香山居士”。一个从小接受儒家教育而又积极入世的儒者为何会有此转变呢?

唐诗闲读:“凉冷三秋夜,安闲一老翁”

(白居易生活图)

白居易晚年生活安适,这是他“独善其身”的结果,他跟杜甫不一样,我们都知道,杜甫穷啊,但朋友们(比如严武)让他出来做官,他却在官场上混不下去,对于看不惯的东西,杜甫耿直的要说出来,要写出来,结果他干不多久就干不下去了,老杜眼里揉不得沙子,心里装不下别扭。

白居易不这样,白居易能在中晚唐混乱的朝局下跟大家互不相扰过自己的安闲生活,对于看不惯的东西,老白干脆闭上眼睛不看,落得个心态平和。其实,和光同尘也是一种境界,并不容易做到。比如828年,白居易已经做到了刑部侍郎,封了晋阳县男,这是有爵位在身了,除了“俸”,还可以有点“禄”的收入了,但白居易不愿在这样的“实职”(必须扎实做点事的职务)上做下去,到829年春,他就因“病”改授太子宾客分司,回洛阳履道里(他是否真的病了,只有他自己知道)。

唐诗闲读:“凉冷三秋夜,安闲一老翁”

(白居易像)

到830年12月,他又被任命为河南尹,这又是一个“实职”,第二年七月元稹去世。后来他为元稹撰写墓志铭,元家给了白居易润笔费六七十万钱,白居易将全数布施于洛阳香山寺。一方面是他真的不缺钱,另一方面,他对元稹的感情真的太深了,再有,就是他那时已经成了一个向佛的虔诚信徒。到833年他又因“病”免河南尹,再任太子宾客分司(注意,这个时候,正是“牛李党争”最厉害的一段历史时期)。这次白居易下决心了,到了835年,他又被任命为同州刺史时,他坚辞不赴任(我们猜想,理由恐怕也只能是“病”吧),后又改任命为太子少傅分司东都,封冯翊县侯(其实这未必不是当权者权衡之后对他心照不宣的“褒奖”),于是他仍留在洛阳,直到他真的病了,直到他一病不起,最后安然逝在家中。

唐诗闲读:“凉冷三秋夜,安闲一老翁”

(傅抱石《九老图》局部)

总之,他能从现实中拔出身来,凡遇“实职”就想办法辞掉不做,然后自己怡然自得地活着,不为生活所困,甚至还能帮助朋友。这相对于杜甫活的苦命挣扎,甚至饭都吃不上,最后死在舟中,未尝不是本事。所以,白居易的人格,也有其现实意义。

今天我们就来读一首大和六年(832年)白居易做河南尹时写的小诗。诗的标题为《秋雨夜眠》,全诗如下:

凉冷三秋夜,安闲一老翁。卧迟灯灭后,睡美雨声中。灰宿温瓶火,香添暖被笼。晓晴寒未起,霜叶满阶红

秋雨之夜的意境,最适合入诗,因为秋风肃杀,秋雨冰凉,最容易引人凄清之情,典型的秋雨夜眠诗也很多,你看,曹雪芹不就让林黛玉写《秋窗风雨夕》,多感人,多凄凉。

唐诗闲读:“凉冷三秋夜,安闲一老翁”

(写《秋窗风雨夕》的林黛玉)

凉冷三秋夜,安闲一老翁。832年,白居易六十一岁,也算个“老翁”了吧,开篇点题是他一贯的创作风格,平淡、直白。倒是这“凉冷”二字值得一说。因为凉冷很准确,除了平仄的原因外,三秋(深秋)之夜,气温说凉不够,说冷太过,既凉又冷,是再合适不过的。已过花甲之年的诗人此时平安、闲适,上面说了,这是他自己追求的结果。

唐诗闲读:“凉冷三秋夜,安闲一老翁”

(安闲一老翁)

卧迟灯灭后,睡美雨声中。不是因为要睡觉了,才灭灯,而是灯灭之后才睡觉,这很有意思。因为是老人,因为睡眠少,灭灯之后可能又闲坐一段时间之后才睡。睡得晚,才会有后一句的“睡美”,睡得太早,很可能半夜再醒,睡不“美”。睡美也很充分,因为没有什么琐事挂心,所以能睡“美”。想这情景,屋外秋雨淅沥,屋内老翁睡美,多安然,多闲适。

唐诗闲读:“凉冷三秋夜,安闲一老翁”

(睡美雨声中)

这还不够,这老头还睡懒觉。

灰宿温瓶火,香添暖被笼。深秋时节就要烤火,显然,他是真的老了。烘瓶里的火已经全部燃尽化而为灰,当然是因为他“睡美”了整整一夜,但他并没有打算马上起床,他(或者是仆人)又添了香,继续暖被窝,他打算继续躺着,天亮而又能躺着,自然是无事,不想起,当然是因为体衰,跟前面的“三秋”“老翁”很贴合。

晓晴寒未起,霜叶满阶红。天亮了,天气也睛了,但是因为天寒,诗人没有起床,这是在交代他不起床的缘由,同时也再次交代了天寒,寒到了原本树上的红叶现在都落到了地上,小径、台阶上满处都是红叶。

唐诗闲读:“凉冷三秋夜,安闲一老翁”

(霜叶满阶红)

诗言志,诗当然是写心。此时的诗人年老体衰,身在闲职,挚友故去,举世再已无知音,遥想长安朝中的争斗,自己少年时所有的宏图大志已消磨殆尽,诗人在三秋的寒凉里心灰意懒,既无比闲散,也无比孤寂。

唐诗闲读:“凉冷三秋夜,安闲一老翁”

(晚年向佛的白居易)

读完这首诗,我们大抵就能明白,那个倡导“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的白居易在心灰意懒的基调之下,到了晚年,是如何从儒家积极入世的人生态度转为万世皆空的佛家思想的。是他对时局失望,对家国无力的心境之下的无奈逃脱,大概是他真的想通过修行最终超越生死、断尽一切烦恼,得到究竟解脱,一个人总归要有一个自己的灵魂皈依之处,而信佛,恐怕是他在当时环境之下,心灵上选无可选,挑无可挑的最后遁逃之处了。

一代“诗魔”“诗王”白居易,从此就成了“香山居士”。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唐诗闲读:“林暗草惊风,将军夜引弓” 下一篇:唐诗闲读:“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