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史大观>> 诗词歌赋

唐诗闲读:“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

2019年04月26日 21:24:16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谈艺录 浏览数:268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在自然界中,冬天的雪最容易引起人的诗思。春天的风与花很美,可惜过于妩媚,适合写词,如《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或《浣溪沙·一曲新词酒一杯》;夏天的雨与荷也很美,可惜过于热烈,适合写小说或剧本,如《红楼梦》或《雷雨》;秋天的月与枫也很美,可惜过于浪漫,适合写散文,如《秋声赋》或《故都的秋》;冬天的雪却与诗最配,因此,与雪相关的诗最多,诗意也最浓厚。

唐诗闲读:“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

(雪霏霏)

雪本来就是简简单单、朴朴素素地铺在大地之上,却在雪下掩埋了丰富的大地与万物,这跟诗很像,诗的文字有限,文字外的意思却体味不尽。

关于雪的好诗太多,不能一一罗列。让我说最让人发呆的诗,我第一就选《诗经》的“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让我选最孤独的诗,我第一就选柳宗元的“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让我选最惊艳的诗,我就选岑参的“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让我选最温暖的诗,我就选刘长卿的“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雄浑的雪如老杜的“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惆怅的雪如韩愈的“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就连俏皮的雪也有张打油的“黑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足以让人会心一笑……

唐诗闲读:“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

(雪拥蓝关马不前)

白居易也写与雪相关的诗,可以选为最友爱的诗,如“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但白居易另有一首“单纯”写雪的诗,也很值得一读,即《夜雪》,全诗如下:

已讶衾枕冷,复见窗户明。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

这首诗写于唐宪宗元和十一年(公元816年)的冬天。这一年白居易45岁,前一年,他刚刚因上书要求严惩刺杀武元衡凶手而惹怒权臣(其实是惹怒了藩镇力量)被贬到江州司马任上,他被贬的理由很牵强:白居易的母亲看花坠井而死,而白居易却写了《赏花》《新井》两诗(实际上诗写得很早),因此得了个罪名叫“有害名教”。

唐诗闲读:“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

(九江的白居易像)

更有甚者,最初是商议贬他为刺史,后来又认为他的德行不配治理一州之地,因此只得了江州司马的职司,我们只要想想稍早一点刘禹锡、柳宗元等的“八司马”事件,就知道司马这个职位有多强的惩罚性质了。这件事对白居易的思想打击非常大,因此贬江州成为白居易一生做人准则的转折点,此前他还想着“兼济天下”,此后,就转为“独善其身”了,而这首小诗,就写于这个关键的思想转变期。

唐诗闲读:“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

(诗意图)

这是一首五言绝句,字面意思,二十个字就只写雪,夜晚的雪。

已讶衾枕冷。首句点题,起得够陡。因为诗人已经躺在床上准备休息了,所以他才会感到被子和枕头都是冷的,不提“夜”字,但“夜”已在句中。白居易的诗是不识字的老妪都能听懂的诗,诗意不用多解释,已经惊讶于被子和枕头的寒冷,值得一提的是诗人没有直接写雪,先写“冷”,冷到什么程度呢,盖被子的时候,觉得被子都是冷的,躺在床榻上,觉得枕头都是冷的,这当然是十分寒冷的天气,这也是人的正常经验,人们一般都会有冬天钻到被窝里不愿伸腿的经历,因为被窝的“深处”太冷了。这一句,从触觉写起。

唐诗闲读:“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

(夜雪)

复见窗户明。这句承接巧妙,诗意递进,雪已隐隐约约就要出现了,但字面上仍然无雪。在深夜,在室内,能够看到窗户显得格外明亮,是窗外的雪,映得窗户更加明亮了,这也是平常人的生活体验。这一句,从视觉写起。

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这两句转、合有力,诗意又加深一层,虽然字面有雪,但却仍然是侧面描写,夜更深了,时不时传来竹子折断的声音,竹子为什么折断呢,当然是雪下得太大了。会什么会听到折竹的声音呢,潜台词是诗人夜深难眠。由折竹的声音,更衬托出雪的“重”,竹是因雪重压折的。这两句,又转为从听觉写起。

唐诗闲读:“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

(大雪压竹)

一首小诗,诗人调动了触觉、视觉、听觉,把一场自然界的大雪写得自然而生动,难道诗人真的是仅有字面的意思吗?不是的,如果仅仅写雪,他就不会“时闻折竹声”了,因为“时闻”,既说有不间断的折竹声传来,也说明他一定是夜深难眠的,折竹声或许代指代更深的意思,比如:朝中不断传来不好的消息。这正如柳宗元在永州做司马时写《江雪》,他写的也不是简单的雪,是朝局大环境下的孤独和寒冷。

唐诗闲读:“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

(独钓寒江雪)

白居易当然也不会只写雪,因此我们前面写“单纯”时,加了引号。他一个人在江州睡不着觉,当然不仅仅是因为“衾枕冷”,还有更深层的东西:夜深天寒是自然环境,但实际上也指朝局环境,“折竹声”固然有他谪居江州的清寒与孤冷,也应当有他其他朋友们的愁惨遭遇,在这一年,他最好的朋友元稹去做了通州司马,刘禹锡在连州刺史任上,柳宗元在柳州刺史任上,可不是“时闻折竹声”。

唐诗闲读:“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

(雪压竹断)

但从字面上看,这又是一首单纯的不能再单纯的写雪的诗,诗境平易,用词浅淡,没有雕琢之痕,这是白居易的高明之处。在隐藏真心的语言能力上,这首诗与柳宗元的《江雪》差相仿佛,甚至更加隐晦一些。《江雪》一诗,人们大多也只说是一首山水小诗罢了,看不出柳宗元深重的怨怼之心,想来,白居易该是从柳宗元的《江雪》那里,获得了某种精神传递吧,诗人们眼里的雪,正是他们心底的冷。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唐诗闲读:“一看一肠断,好去莫回头” 下一篇:唐诗闲读:“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