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教视窗>> 传说掌故

靖远马鞑子传说

2019年04月15日 16:40:00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西北工程人 浏览数:502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明洪武二年(1369年),元将扩廓帖木耳率领着溃败下来的元军,在西安与尾追的明军劲旅徐达部再战失利,为保存实力,东山再起,便收拾残部,继续向西北退却。

《靖远史话》靖远马鞑子传说

正是天高气爽的深秋季节,枯枝在金风中摇曳,败叶敲打着扩廓帖木耳的中军帐房。他悲叹道:“自祖宗成吉思汗建国以来,我们蒙古族东征西讨,所向披靡,想不到今天竟败在南蛮子之手,九泉之下有何面目去见成吉思汗!”言迄泪如雨下,在座的将士们无不掩面而泣。

《靖远史话》靖远马鞑子传说

正当扩廓帖木耳悲叹之时,忽然天空火光冲天,鼓角齐鸣。一时三刻,他的部队已被徐达的劲旅全部包围,粮草和水源全部被切断。

扩廓帖木耳的儿子坎达帖木耳和骨朵帖木耳是帐前的两员大将。他俩的营寨没有和父王在一起。此时,他俩营寨里的粮草业已用尽,不得不宰杀战马来充饥。帖木耳的部队被徐达围困后,兄弟二人不知如何是好。他们想起父王临行前面授的那个锦囊,父王曾嘱咐,不到万不得已不得开启,现在已是紧要关头,只好打开锦囊了。锦囊中原来是父亲留给他们兄弟二人的一道手谕,内容是:若大势已去,切不可恋战,更不能束手就擒,应保护好自己的家小,向今靖远、会宁一带方向突围,从那里渡河北上,方可有生路。

《靖远史话》靖远马鞑子传说

兄弟二人决定在徐达军队尚未进攻之前,趁黑夜突围逃生。他们宰杀了所有负伤的战马,让全体将士饱餐一顿。待夜幕降临,弟兄二人兵分两路,悄悄地向东北方向行动。二更左右与明军遭遇,展开激战。弟兄二人拼力杀出一条血路,向东北方向落荒而走。

兄弟二人带着随从将士和家小向会川方向跑去。约莫黎明时分,前方不远处传来连续不断的流水声,他们知道黄河已近在眼前。立即派人前去打探,如果能找到黄河渡口和船只,那就应了父王的嘱咐,越过黄河将有生存之地。

《靖远史话》靖远马鞑子传说

坎达帖木耳的妻子是一位汉人,出自名门,乳名小丽,模样极好,文才精湛,人称“三极”才女。她为坎达生一男孩,婴儿尚在哺乳的年龄,随军奔波。

一对探马来报:“前面就是黄河,但黄河水涨,附近的渡口全部淹没,皮筏木船踪影全无。”坎达帖木耳闻讯大惊,命令亲兵道:“什么没有渡口,快领路渡河!”

《靖远史话》靖远马鞑子传说

两个亲兵见主帅急昏了头脑,如若分辨,定要杀头。眼看明军又要追了上来,反正左右是一死,唯有前进,别无选择,只得领着坎达帖木耳的残部和家眷,顺流而下碰运气。说来也奇,他们刚转过一个山脚,突然发现滚滚的黄河上出现了一条横贯两岸的黑线,像绳索,更像浮桥,在激流里摇摆起伏。众人看时,却原来是一道“浪柴桥”。宽处一丈有余,窄处也有五六尺,弯弯曲曲,宛如黑色的大蟒直达彼岸。原来,这黄河在雨季,两岸山坡的支流将大量树枝草屑等杂物冲入黄河,漂浮水面,随波逐流,流待到河水流速变缓时就会在河面上积聚下来,而且越积越多,形成“浪柴桥”。

正当坎达帖木耳惊慌之际,他的战马突然嘶鸣着直立起来。他放放辔头,那马驮着他像箭一般冲上了浪桥,其余的马匹也紧随其后,鱼贯而上。部队通过这道“浪柴桥”渡过黄河,登上了彼岸。当他回头向对岸观望时,明军已到达他们刚才他渡河的地方,但那“浪柴桥”已断为几节,顺流而下。一位明军将领望着汹涌的大河感叹道:真是天不灭鞑子!

《靖远史话》靖远马鞑子传说

坎达帖木耳一行彻底摆脱了追杀的明军,在会川的古道上迤逦前行。从道旁的告示牌得知会川已叛元归明。他们决定放弃大道而从乌兰山下掉头向南。

坎达帖木耳带领随行人马穿过一段深谷,爬上一个山头,只见草木茂密。大家都说是个好去处,与其往前奔波,不如在这块地方上安家落户。当他们落马扎营,正准备造饭安歇时,忽然从树林里冲出一伙人来,个个手持刀枪,凶狠狠地围了上来。坎达帖木耳的人急忙缩成一个圆圈,男的肩并肩站在外层,保护着家小。只听这伙人中喊道:“本方圣土不许鞑子停留,若不快离开,别怪我们的刀枪不认人。”坎达·帖木耳到了此时,确实是人困马乏,加上携带家小,更无力抗争,只好软着口气说:“我们上败兵,实在无处可投,看在这些老人妇女的面上,就让我们一块地方吧!”那人冷笑说:“想留可以,但你们要亲手杀死你们伙里的一个孩子,血染之处就是你们鞑子的地方,若不然就让你们一个个吃板刀面”。

《靖远史话》靖远马鞑子传说

坎达帖木耳望着弟兄们,望着家小们,眉宇间拧起一个疙瘩。忽然,他从妻子小丽怀中一把举起自己的亲生儿子,刀光一闪,鲜血四溅。为了一营人马的生命,他舍了儿子保护了将士们的生命。坎达一行在洒着小儿鲜血的这块土地上定居了下来。这个被婴儿鲜血染过的地方,就是位于今靖远乌兰镇营防村黄河南岸的一所古老村落,它的名字叫做营儿门。为了安全,他们又改姓马,或许是马踏浪柴桥的缘故,仰或是对曾经骑马驰骋草原的生活的纪念。现今,马氏家族已成为靖远一大姓氏,其后裔遍布全县各地。他们每每提起上辈祖先,都说自己是沈儿峪战役败北后,马踏浪桥,洒血西源幸免于难的元代帖木耳家族的后代,自称马鞑子,这就是所谓靖远马鞑子的来历。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康熙皇帝与靖远神驴的传说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