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海撷粹>> 文人轶事

李煜——作个才人真绝代,可怜薄命为君王

2018年10月21日 17:28:42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齐居士 浏览数:205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李煜——作个才人真绝代,可怜薄命为君王

从金陵被攻克的那天开始,

南唐的天空里

便再没有了浪漫的抒情、

再没有了繁华的笙歌,

落木萧萧声中,

一窥微雨落花下的李煜,

不禁生出了一份愁怨与感伤!

(一)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李煜——作个才人真绝代,可怜薄命为君王

作个才人真绝代,可怜薄命为君王。的确,作为一个“好声色、不恤政事”的亡国之君没有什么好说的,可是作为一代词人,他给后代留下的惊天地泣鬼神的文字却又千古传诵不衰。

李煜何其不幸,艺术之心融于君王之身,家国悲哀;李煜又何其幸运,亡国之痛抒写悲愤之词,永垂千古。

李煜——作个才人真绝代,可怜薄命为君王

风回小院庭芜绿,柳眼春相续。

凭阑半日独无言,依旧竹声新月似当年。

笙歌未散尊罍在,池面冰初解。

浊面香暗画楼深,满鬓清霜残雪思难任。

《虞美人·风回小院庭芜绿》

其实李煜的一生就像一首词一样,上阙是那样的香艳软浓、旖旎秀丽;下阙是那样的情真意切、深沉悲怆。­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

李煜——作个才人真绝代,可怜薄命为君王

在他称帝之时,他的江山其实就已经是个烂摊子了,李煜的父亲李璟留给他的是憔悴的南唐,是不堪看的山河!而今,作为国君的李煜,他温尔文雅、一介书儒,难不成他还能用一支墨笔去对付北宋数十万的金戈铁马吗?据史书记载,其实当时的李煜还是有所作为的,只是历史统一的趋势已然选择了赵宋,一切的作为都是徒劳。

早在之前,北宋就对南唐虎视耽耽,而李煜却天真至极,心想只要以事君事父的态度来对待北宋,就可以偏安一隅,过歌舞升平的日子。­然而他错了,当赵匡胤说出那句“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的话时,他和他南唐的命运就已经注定。

公元975年,北宋十万大军征讨南唐,不久攻克金陵,南唐灭亡。­

李煜——作个才人真绝代,可怜薄命为君王

亡国后,李煜所走的路坎坷、曲折、多舛。从“窗外雨潺潺,春意阑珊”到“昨夜风兼雨,帘帏飒飒秋声”;从“世事漫随流水,算来梦里浮生”到“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从“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到“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多情的李煜已被摧残得发如雪,鬓成霜­。

在那个明月清风的七夕之夜,日夕以泪洗面的李煜迎来了自己四十二岁的生日,浪漫的月色和静谧的夜色伴着朱颜的歌舞声深深地唤醒了他的国仇家恨。他已管不得旧臣徐铉的来意究竟如何了,亡国之痛压抑着他的内心实在是太久太久,今天他只想真正地做一次自己。

酒入愁肠,他蘸墨挥笔,用一江滚滚东流的春水将自己的灵魂与生命带走。其实从李煜被封为“违命侯”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预料到自己今日的结局,只是没有想到,时光竟会停留在自己生日的当天。­­

李煜——作个才人真绝代,可怜薄命为君王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

一首《虞美人》成了他的绝笔,缪塞说:最美丽的诗歌是最绝望的诗歌,有些不朽的篇章是纯粹的眼泪。至此,那个历尽坎坷、命运多舛的南唐后主消失在了那夜哀婉的歌声中,但是,那个情真语挚、空前绝后的词帝却在后世词人们的血脉里站得愈高愈大。

(二)天若有情天亦老

李煜——作个才人真绝代,可怜薄命为君王

有人说:灰姑娘的梦想定格于一场华丽的婚纱,那是西方的爱情,而中国版的爱情却是才子佳人的情投意合、缠绵绯侧。梁山伯与祝英台、宝玉与黛玉,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他们无不是有尽之身对永恒之情的真诚啜饮!­

秦楼不见吹箫女,空余上苑风光。

粉英含蕊自低昂,东风恼我,才发一衿香。

琼窗梦空留残日,当年得恨何长!

碧阑干外映垂杨。暂时相见,如梦懒思量。­

《临江仙·秦楼不见吹箫女》

一首《临江仙》饱含了李煜多少的凄怆与泪水,顺着脸颊流下已打湿了他的稠衫。娥皇何幸,担此深情!­

后主十八岁娶司徒周宗长女蛾皇为妻,即位后立为昭惠后(通常称大周后),夫妻感情笃好。婚后十年,娥皇病逝。此词便是李煜深痛哀悼亡妻大周后所作。据马令与陆游所撰之两部《南唐书》记载,后主“哀苦骨立、杖而后起”,并自撰诔文,文中有“苍苍何辜,歼予伉俪,绝艳易凋,连城易脆”等语,言极酸楚。­­

大周后带给李煜的是红袖添香的温存和牵魂引魄的心灵相偎。“纤侬挺秀,婉娈开扬”,大周后的美丽是他无法释怀的忧伤;“通书史,善歌舞,尤工琵琶”,大周后的才情是他无法忘却的温存。从“晚妆初了明肌雪,春殿嫔娥鱼贯列”到“琼窗梦空留残日,当年得恨何长”;从“片红休扫尽从伊,留待舞人归”到“帘外芭蕉三两窠,夜长人奈何”。

多情的李煜,多情的词。词能感人,也是因为是心灵的恣情一恸,一恸显真挚、一恸照千古。纵然时光无言,也应记住这多情而又悲伤的十载!­

李煜——作个才人真绝代,可怜薄命为君王

或许是上天的悲怜,李煜等来了他人生的另一位红颜知己——小周后。­

花明月暗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

划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

画堂南畔见,一向偎人颤。

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

《菩萨蛮·花明月暗笼轻雾》

洗尽铅华,不事雕绘。小周后的美可以让“六宫粉黛无颜色”;可以让“花见花羞,鱼见鱼沉”;可以让“花不足以拟其色,蕊差堪以状其容”。­

李煜——作个才人真绝代,可怜薄命为君王

人生最美的花不是尘世的,而是灵魂的,灵魂的花要开在精神的沃土,要开在心灵的深处。美丽如小周后,她当然懂得。可是,李煜整日不理朝政,诗词乐画、歌舞升平,直到金陵被克。对于他的际遇,红颜祸国和诗词祸国都已成为浅薄之论,我们唯一愿信的或许就是命运的阴差阳错。李煜死后不久,悲痛欲绝的小周后也随之郁郁而终。­她终究没有违背他们“生死契阔、不离不弃”的誓言。­­

有人说,词中最是痴情者有三:南唐李后主,北宋晏几道,清初纳兰容若。如此说来,他还开了痴情的先河。­

李煜——作个才人真绝代,可怜薄命为君王

对于李煜其人,王国维先生曾这样评价道:词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故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是后主为人君所短处,亦即为词人所长处也。不得不说,这是一个中肯的评价。被喻为中国最后一个旧式文人的王国维先生,想必是真正懂得李煜的。

徜徉在《唐宋词全集》的书页间,后主李煜这个清丽洒脱而又悲观落寞的名字在他绮丽柔靡、深沉悲怆的词风中,渐渐由漫漶变得清晰;又在我满是感伤的泪眼迷离中,渐渐由清晰变得漫漶。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