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散文诗赋

周养俊:灞桥折柳

2019年05月26日 10:17:27来源:西安晚报 作者:周养俊 浏览数:257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文化周刊」灞桥折柳

灞桥位于西安东十多公里处的灞河上,是东出西安的必经之地。它西临浐河,东接骊山,东南边是广袤的白鹿原,北边是肥沃的渭河平川,东北边是历经沧桑的铜人原。《雍录》上说:此地最为长安冲要,凡自西东两方面入出峣、潼两关者,路必由之。“峣”指陕西商县西北的峣关,也叫青泥关或蓝田关,为西安东南方一大门户;“潼”就是陕、晋、豫三省交会处的潼关。到灞桥这里才会看清,从西安来的公路过了灞桥之后就分为北、东、南三线,北线入陕北,东线达郑州,南线去商州、南阳和信阳。

这里自古是交通重镇,如今交通更是发达,108国道(与陇海铁路线平行)、310国道和312国道,均在灞桥镇境内交会。另有三条高速公路通过灞桥,分别为连云港至新疆、西安至蓝田、西安至阎良,连接西临、西铜、西宝及西安咸阳国际机场专用线,是沟通我国东西部地区的第三条大动脉。陇海铁路和西康铁路跨河而过,并有四条铁路专用线可供使用。灞桥镇已成为陕西省米字形交通布局的中心点,可谓五湖三江,四通八达。

1994年,当地人在灞河取沙时意外发现灞桥遗址。遗址桥墩长约400米,已清理三孔桥洞(桥墩4座、残拱券3孔),桥墩呈船形,长9.25~9.52米,宽2.4~2.53米,残高2.68米,墩距5.14~5.76米。墩下以石条铺成长方形底座,石板长达17米,其下布满木桩构成桥基。桥墩两端设分水尖和吸水兽。出土隋唐时期的瓦片、琉璃瓦,宋、金、元瓷片,以及北宋维修桥身时利用的唐碑等。

2004年10月1日被大水冲刷出的灞桥遗址则为隋桥,建成于隋开皇三年(公元583年),因在原灞桥址以南,故称为“南桥”,桥两边广植杨柳。灞桥在唐朝时设有驿站,凡送别亲人与好友东去,多在这里分手,有的还折柳相赠。清代陕西巡抚叶伯英曾为灞桥题过一联:诗思向谁寻,风雪一天驴背上;客魂销欲尽,云山万里马蹄前。

明、清时灞桥曾先后几次被废毁,到清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陕西巡抚毕沅重建桥,但桥已非过去规模。直到清道光十四年(1834年)巡抚杨公恢才按旧制建造,桥长380米,宽7米,旁设石栏,桥下有72孔,每孔跨度为4米至7米不等,桥柱408个。1949年后当地政府为加固灞桥,对桥进行了扩建,将原石板桥改为钢筋混凝土桥,现桥宽10米,两旁还各留宽1.5米的人行道,大大地改善了公路交通运输状况。

古代的灞桥,一直居于关中交通要冲,它连接着西安东边的各主要交通干线。唐朝诗人王昌龄在其《灞桥赋》中说:“惟于灞,惟灞于源,当秦地之冲口,束东衢之走辕,拖偃蹇以横曳,若长虹之未翻。”

灞桥,这座久负盛名的古桥,曾引起无数文人的咏叹:这桥边的垂柳,又让多少迁客为之断肠;那桥下日夜东流的灞水,又让多少离愁别绪,变得绵绵无绝期。刘禹锡唱道:“征徒出灞涘,回首伤如何”,李贺咏道:“灞水楼船渡,营门细柳开”,李商隐吟道:“灞水桥边倚华表,平时二月有东巡”等等,不一而足。《全唐诗》中直接描写或提及灞桥(灞水、霸陵)的诗篇就达114首之多。

其后经过历代墨客骚人妙笔的润饰,灞桥也被人们称为“情尽桥”“断肠桥”“销魂桥”等。据《唐诗纪事》记载:“雍陶有一次送别故旧,行至灞桥,问随从曰:‘此桥为何称情尽桥?’随从道:‘因送别到此为止点,故称之情尽桥。’雍陶有感惜别之情曰:‘从来只有情难尽,何事名为情尽桥,自此改名为折柳,任它离恨一条条。’”这就是脍炙人口的诗篇《折柳桥》。

至于“销魂桥”则得名于江淹的《别赋》,其赋开篇曰:“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古人折柳赠别,是大有深意的。因为“柳”和“留”为谐音,既表达依依不舍的情感,也寓意人去他乡,宛如柳木随遇而安、发展壮大。这一习俗源自何处,已无据可考。文献记载最早可见诸《诗经·小雅·采薇》中的“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尤其是隋、唐时期,经过文人雅士们不断写诗作赋,灞桥折柳赠别表达的那种离愁别绪和深情厚谊就被定格了下来。

在此唐人留下不少伤情之句,如“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秦楼月,年年柳色,霸陵伤别”(李白《忆秦娥》)、 “朝朝送别泣花钿,折尽春风杨柳烟”(鱼玄机《折杨柳》)、“杨柳含烟灞岸春,年年攀折为行人,好风倘借低枝便,莫遣清丝扫路尘”(杨巨源《赋得灞桥柳留辞郑员外郎》)、“霸陵原上多离别,少有长条拂地垂”(韩琮《杨柳词》)、“灞岸晴来送别频,相偎相依不胜春”(罗隐《柳》)。词人柳永触景生情,一曲《少年游》更是令人黯然神伤:“参差烟树霸陵桥,风物尽前朝。衰杨古柳,几经攀折,憔悴楚宫腰。夕阳闲淡秋光老,离思满蘅皋,一曲阳关,断肠声尽,独自凭兰桡。”

由于灞桥两岸“筑堤五里,栽柳万株,游人肩摩毂击,为长安之壮观”(《西安府志》),每当早春时节,柳絮飘舞,宛若飞雪,就形成了“灞柳风雪”景观,这就是著名的“关中八景”之一。可惜如今这一胜景,只能靠游人去想象了。

说到“灞柳风雪”,不可不提及明代著名画家吴士英的《灞桥风雪图》(现藏于故宫博物院)。此图绘一老者骑驴在风雪中过桥,低首沉思。为烘托主题,景作山野悬崖,树木凋零,风雪弥漫,河流封冻,寒气迫人。侧锋卧笔,线条粗简,水墨淋漓,一次皴染,颇得气势,骑驴人物虽极简洁,但形态生动。据《韵府群玉》中记载:“孟浩然尝于灞水,冒雪骑驴寻梅花,曰:‘吾诗思在风雪中驴子背上。’”此画盖取其意。郁达夫说过:“江山亦要文人捧”,而灞桥可以看作是最好的明证了。尽管桥已不是当年的那座桥,那柳也不是当年的柳,但是由于历代墨客骚人的吟咏,自古至今,灞桥、灞柳一直鲜活在国人的心中。

近些年,随着城市建设的发展,灞桥和灞河沿岸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城镇周边以“灞柳”为文化主题的活动场所多了,柳树也成片地栽植起来,昔日“灞柳风雪”的景象似乎又重现人们的生活中。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积雪草:爱上东坡先生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