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驿站>> 饮食文化

周朝时期饮食的种类与特点

2019年07月23日 10:41:16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文天下任俊 浏览数:1048 责任编辑:本站小编

周朝时期饮食的种类与特点

簋:周朝盛食物的器具

周朝时期人们的日常饮食,按其地位和的不同大致可分为两类,即贵族阶层及平民庶人的饮食。而周人饮食最明显的特点是它的等级性,贵族和庶人的所食之物并不相同,每一阶层都有自己不同的饮食标准。

一、周朝时期饮食的种类

(1)贵族的饮食种类

作为最高统治者的周天子,其饮食种类当然是最丰富的。

《周礼·天官·膳夫》云:

“膳夫掌王之食饮膳羞,……凡王之馈,食用六谷,膳用六牲,饮用六清,羞用百有二十品,珍用八物,酱用百有二十罋。王日一举,鼎十有二,物皆有俎。”

郑玄注曰:

“食,饭也。饮,酒浆也。膳,牲肉也。羞,有滋味者。凡养之具,大略有四。……六牲,马牛羊豕犬鸡也......王举则醢人共醢六十罋,以五齑、七醢、七菹、三臡实之。醯人共齑菹醯物六十罋……六谷,稌、黍、稷、粱、麦、苽。苽,彫胡也。六清,水、浆、醴、䣼、醫、酏。”

周朝时期饮食的种类与特点

西周“豆”一对:盛肉或其他食物的器皿

“六牲”,《膳夫》疏引王引之云:“……此六牲则牛羊豕犬雁鱼也”;对于五齑、七醢、七菹、三臡,《醢人》郑玄注曰:“五齑,昌本、脾析、蜃、豚拍、深蒲也。七醢,醓、蠃、蠯、蚳、鱼、兔、鴈醢。;七菹,韭、菁、茆、葵、芹、箈、笋菹。三臡,麋、鹿、麇臡也。”

另《内则》还记有以下饮食:

“饭:黍、稷、稻、粱、白黍、黄粱,稰、穛;饮:重醴,稻醴清、糟,黍醴清、糟,粱醴清、糟,或以酏为醴,黍酏,浆,水,醷,滥。酒:清、白;羞:糗饵、粉酏;食:蜗醢而苽食、雉羹,麦食、脯羹、鸡羹,折稌、犬羹、兔羹,和糁不蓼......鱼脍,芥酱;糜腥,酱;桃诸,梅诸,卵盐。”

按此推断,上《内则》所载食饮,也应属于周王享用之物,周天子的日常饮食应具备以上所说标准,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可见周天子的饮食种类是相当丰富的。另外,《穆天子传》载:“辛丑,天子渴于沙衍,求饮未至。七萃之士曰高奔戎刺其左骖之颈,取其清血以饮天子,天子美之。”《穆天子传》之文虽不乏不实的浪漫气息,但从中也可反映出,周王很可能会以某些动物的血液为饮品,以供平日饮用或作为应急之需。

诸侯一级的饮食,《礼记·玉藻》载:“又朝服以食,特牲,三俎,祭肺,夕深衣,祭牢肉。朔月少牢,五俎四簋。子卯稷食菜羹。夫人与君同庖”。“三俎”为豕、鱼、腊;“稷食菜羹”为“忌日贬也”;五俎为豕、鱼、腊,“加羊与其肠胃也。”

此外,《礼记·内则》庶羞“牛脩、鹿脯、田豕脯、麋脯、麕脯,鹿、田豕、雉、兔......枣、栗、榛、柿、瓜、桃、李、梅、杏、柤、梨、姜、桂、黍、稷、稻、粱、白黍、黄粱、雉羹,麦食、脯羹、鸡羹,折稌、犬羹、兔羹、兔醢;糜肤,鱼醢;鱼脍,芥酱。”也是诸侯国君所食之物。

周朝时期饮食的种类与特点

周朝夏日主食大麦粥

上文所列周代贵族的饮食种类,多是从礼书出发而寻找到的材料,其中不乏理想成分,趋于公式化。事实上,周代贵族阶层的很多人除食用符合自己身份等级的饮食外,还有一些特殊的饮食喜好,并食用所谓的“异味”,即当时难得的美味。如以下记载:

《吕氏春秋·遇合》载:“文王嗜菖蒲葅,孔子闻而服之,缩頞而食之。三年然后胜之。”对于文王喜爱的菖蒲葅,孔子就一时难以接受,三年后才算适应。而熊蹯(熊掌)、鼋鼈(鳖类。)则属于珍贵的美味,从上述材料中可以推测,在春秋时期,熊蹯大概只有诸侯国君和其上的周王才可以食用。

据记载,郑国的公子宋与子家因未食到鼋而导致一场弑君的惨剧,引发了郑国的一场内乱,鲁国露睹父也是因为羞鳖小而在宴会上勃然大怒,拂袖而去,这些材料都可证明在春秋时期,鼋鼈这些南方之物在中原地区仍是十分难得的珍贵异味。贵族尚且如此,庶人阶层更是不可能有食用的机会。

此外,在战国时期,雁鹜成为贵族肉食的代名词,《尔雅·释兽》云:“舒雁,鹅。舒凫,骛。”雁即家养之鹅,骛即家养之鸭。战国时期,鸭鹅在贵族阶层是极其普通的肉食种类。又如《孟子·滕文公下》云:“他日归,则有馈其兄生鹅者……他日,其母杀是鹅也,与之食之。”可证明这一点。

周朝时期饮食的种类与特点

而犬肉在周代也占据着重要的位置,犬在六牲中的地位远远不及牛羊豕三牲,但却为贵族阶层喜食,其中以狗肝制成的肝膋还属于周王的“八珍”之一。《仪礼·燕礼》记云:”狗取择人也,明非其人不与为礼也。”可见,在周代的南北两地,狗肉受到了贵族阶层的普遍欢迎。而战国时期,犬肉也成为平民广泛食用的牲肉之一。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在市井中出现了很多以屠狗为业之人,《史记·刺客列传》云:“荆轲既至燕,爱燕之狗屠及善击筑者高渐离。”有狗屠就说明有大量的食狗之人,这表明狗肉此时已普及到了民间。

此外还有马肉,《吕氏春秋·爱士》云:“缪公叹曰:食骏马之肉而不还饮酒,余恐其伤女也,于是遍饮而去。”在春秋战国时期,马不仅仅被用在力役战争之中,马肉,尤其是千里马、骏马等良马之肉,还是统治阶层食用的珍馐美味,并且食用方法已具有一定的经验,秦穆公所说的食马肉必须饮酒就是一例。

另外,骡马之肝在战国时期也可以说是美味之食。《七国考·燕群礼》云:“太子有千里马,轲曰:‘千里马肝美。’太子即〔杀马〕进肝。”;春秋战国时期上层社会以马为食的现象在西周时期就有存在,总的来说,有周一代,马肉都是上层社会所食牲肉的一种。

周朝时期饮食的种类与特点

西周水瓢

(2)庶人的饮食种类

正所谓“庶人无故不食珍”、“庶人食菜,祀以鱼”,可以说,在等级森严的西周时期,庶人的饮食限定在“食菜”的标准,只有祭祀时才能用鱼。另《诗经·豳风·七月》载:“六月食郁及薁,七月亨葵及菽,八月剥枣。十月获稻。为此春酒,以介眉寿。七月食瓜,八月断壶,九月叔苴。”

可见,郁、薁、葵、菽、枣、瓜、苴等瓜果蔬菜正是平民的日常食物。并且平民多以粥为食,如《荀子·富国篇》载:“垂事养民,拊循之,唲呕之,冬日则为之饘粥,夏日则与之瓜麮。”与贵族的以粥养生不同,平民阶层的食粥主要是由于粮食匮乏,而不得已为之,如有天灾人祸等特殊情况,大概连粥食都会无法周济。

平民阶层的饮品也主要限于水,如《论语·雍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不仅仅是圣贤可以欣然接受的窘迫境遇,也是庶民饮食生活的真实写照,与统治阶层的“食肉饮酒”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此外,禽蛋类在周代也应是庶民的食物之一。《礼记·王制》云:“庶人春荐韭,……韭以卵。”另须指出,周代还有一些隐遁山林之人,他们以蔬果素食为食,好清淡之味,在形式上与庶民阶层的饮食特点大致相同,如《庄子·徐无鬼》载:“徐无鬼见武侯,武侯曰:先生居山林,食芧栗,厌葱韭,以宾寡人,久矣夫!”可见其并不食肉饮酒。不过此种食饮方式,与其说为物质生活所迫,不如说是某种人生理想的表现途径。

周朝时期饮食的种类与特点

西周铜盉:盛水或酒的器具

二、周朝时期饮食的特点

周朝人们日常饮食的最显著的特点就在于等级性,这就使贵族和平民之间的饮食有明显的划分标准。首先,是肉食者和藿食者的区别。肉食是周代统治阶层专享的美味,在周代主要限于六畜,即牛、羊、豕、犬、雁、鱼等,此外还有一些飞禽走兽水产等“异味”。因此统治阶层又被称为“肉食者”。《左传·庄公十年》载:“曹刿请见。其乡人曰:肉食者谋之,又何间焉?’刿曰:‘肉食者鄙,未能远谋。”乡人称朝堂之上的贵族为“肉食者”,言外之意,则有不能食肉之人。

对于主食来说,在周朝,稻粱在中原地区是一种很高级的食物。稻粱在礼书中是贵族阶层的“加食”,“粱”是粟中的精品。可以说,在周代,只有贵族等身份高贵之人才能食用稻粱,如:《史免簠》:“史免作旅匡,从王征行,用盛稻粱,其子子孙孙永宝用享。” “粱肉”与糟糠形成对比,代表了周代统治阶层与普通平民不同的饮食内容。如:《国语·齐语》:“昔吾先君襄公筑台以为高位,……食必粱肉”;《荀子·荣辱篇》:“惟菽藿糟糠之为睹,则以至足为在此也。”

周人的主食还有麦,麦在商代就已是贵族阶层的主食。在周代,麦也是一种重要的主食来源,《左传·襄公二十九年》载:“于是郑饥,而未及麦,民病。子皮以子展之命饩国人粟,户一锺,……”郑饥发生在麦未收获之时,民因此而困苦,可见麦应是普通平民可食之粮。同样统治阶层也以麦为食。可以这样说,与商代相同,麦在西周时期应是统治阶层的主食,但至春秋时期后,由于其产量的增加,使平民也有了食用的机会。

至于黍稷,《左传·桓公二年》人曰:“稷,粟也。”可见稷、粟虽异名,却实为一物。粟在殷商时已是很普通的一种粮食,用于充当国家的储备之粮。至周代,在贵族阶层,黍稷被认为是“正食”。平民阶层的日常主食则为稷,黍稷是周人最主要的日常食粮。另外,粟在周代的功用也十分广泛,或用于赈济灾荒,或作为私秩俸禄,或直接用以日常食用,都表明粟是周代人们社会生活中的寻常之物,可以满足多方面的需要。

周朝时期饮食的种类与特点

东周牛骨羹

总之,五谷中豆粟质量较次,一般人以得能常食为幸,麦和稻粱质量较高,往往为贵族所享用,一般人只能于特定季节或可能条件下分食一小部分。这可以说是周代人们主食特点的一个很准确的概括。

再者,虽然在周代,尤其是在礼制严格的西周时期,肉食基本是贵族阶层专享的食物。从“六牲”到各种山林野味、水产鱼鳖之食,都在贵族阶层的饮食范围内,而庶民则是以“食菜”为其饮食的主要特点。但这种情况也不是绝对的,即使在西周,平民阶层在特殊时期,也有些许食肉的机会。《国语·周语上》载:

“ 宣王即位,不籍千亩......毕,宰夫陈飨,膳宰监之。膳夫赞王,王歆大牢,班尝之,庶人终食。”

周宣王即位后不行籍田之礼,并与群臣、庶民共食大牢之食,以显恩惠均等,被及万民。虽说按等级分配下来,庶人所食已是极少极差的一部分,但这也表明庶人在周王举行籍田礼时可以有食肉的机会。

时至东周,平民更有了一定的食肉自由。在春秋时期,肉于在平民阶层应已是一种很普通的食物,《论语·述而》载:“子曰: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尝无诲焉。”《礼记·少仪》孔疏曰:“束脩,十脡脯也。”可见,束脩即为一捆肉干。孔子教而无类,学费自然微薄,束脩应是当时一般平民之家能承担的食物。

周朝时期饮食的种类与特点

出土的藕羹

而战国时期,随着井田制的瓦解,普通单个家庭的园圃和家畜饲养得到了发展,使得肉食成为普通平民家庭可以承担的一种食品消费项目。《韩非子·外储说左上》载:“妻适市来,曾子欲捕彘杀之……遂烹彘也。”可见,在战国时期,一般的普通家庭已经可以饲养一些家畜,并有食用的自由,但也能看出,此时的平民家庭虽可食肉,但肉食还是十分珍贵的食物,非特殊情况不能取食。

《庄子·山木》云:“夫子出于山,舍于故人之家。故人喜,命竖子杀雁而烹之。”故人杀雁款待夫子,同样表明战国时期,肉食在普通平民阶层仍是用来款待贵客,以示自己喜悦心情的高级美味。黍米和肉,也是庶民阶层比较珍贵的食物,大致用来款待贵客和犒赏劳作之人,而非用于平常之食。《论语·微子》载:“丈人曰:四体不勤,五榖不分。孰为夫子?植其杖而芸。子路拱而立。止子路宿,杀鸡为黍而食之,见其二子焉。”;《孟子·滕文公下》载:“汤使亳众往为之耕,老弱馈食......有童子以黍肉饷,杀而夺之。”《孟子》中商代的黍米肉食更可以说是战国时期食物的一个反映,丈人用鸡和黍米盛情款待子路,农夫犒以黍肉,正反映了黍米和肉食在平民心中的特殊地位。

周朝时期饮食的种类与特点

出土的鸡蛋

同时,春秋时期一些被视为异味,只有贵族才能食用的食物,战国时期也已进入了寻常百姓之家。《韩非子·外储说左上》载:“郑县人卜子妻之市,买鼈以归,过颍水,以为渴也,因纵而饮之,遂亡其鼈。”战国时期,鼋鼈一些水产品在中原地区的普通集市上就可以买到,平常的庶民之家也有食用的机会,食物种类等级性垄断的情况也可以说被打破了。这应当归功于战国时期的经济发展,经济的发展对人们饮食内容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参考文献:《诗经》《吕氏春秋》《论语》《孟子》《左传》《《尔雅义疏》等。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